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二百章 混亂
  藍夢第一個贊同:“放,僵著不是事,更何況,我們也不能斷定這東西就一定會投到谷主頭上去。”

  “是的,我們要的效果是里邊亂起來,而后趁機突圍進去,最好,它在靠近山門的地方投下那枚蛋。”

  這個謝時還真不敢保證。

  卿酒酒當初給他這個東西的時候,也不敢保證它能飛多遠。

  因為每一根彈簧能承受的極限都是不一樣的。

  而沈默和徐白還沉著臉。

  良久后,徐白似乎想通了,也跟著點了下頭:“投吧。”

  沈默:“你們!”

  合著你們的谷主都有概率能避開,那玩意這東西落在我主子頭上呢?

  以你們谷主恨我主子的那股勁,她就算在一邊也不會提醒我主子避開的。

  “把他拉下去。”謝時說了一句,手上的機關鳥被他緩緩放開。

  沈默眼睜睜看著那機關鳥嗖一下飛了出去,難以置信地飛過了眾人頭頂,飛進了飛獅寨。

  他們帶來的季時宴的親兵有一千人,藥王谷還有幾十號人,個個都睜大了眼睛看著那只被委以重任的鳥。

  但是卿酒酒做出來的東西,顯然不是什么水貨,它不僅能飛,還飛的挺高。

  而且彈簧帶來的射程,不需要它煽動兩片翅膀,靜悄悄地落在上空,幾乎無人能感知。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

  不遠處有個滴落著水滴的巖石,等待的空擋,他們都在細數。

  一.

  二.

  三.

  ......

  不知道數到第幾聲的時候,寂靜的夜里響起了一聲咚。

  ——那是什么東西落地的聲音。

  “就是這個時候。”謝時猜測是那顆鳥蛋落地爆開了,里面的人聲也沸騰了一瞬。

  謝時面色一冷,揚手一揮:“沖進去!”

  都到這時候了,沈默也沒功夫計較其他,手一揮,號令季時宴的親兵:“砸門!”

  他們都帶了兵器,要破開一道山門還是容易的。

  只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東西等著,未知對人來說是恐怖的。

  但是季時宴的親兵全都是訓練有素,唯命是從的,他們眉頭都沒有眨,直接就砸開了門——

  危險似乎并沒有如想象的襲來。

  那山門后是一塊空曠的大平地,兩百米處還有一道門。

  入目之處,那道門里貼了喜字和紅綢,襯得非常的喜慶。

  ——還真如那個貨郎說的那樣,飛獅寨今日在辦喜事。

  不用多想,喜事的主角,定然是卿酒酒了。

  可是自從他們闖入后,入目之處一個人都沒有,怎么回事?

  謝時領了頭,朝前走著:“來幾個人跟我上去探一探先。”

  沈默和幾個手腳麻利的親兵一涌上前。

  然而剛走了幾步,他們便猛地頓住了腳步。

  因為月色攏著,方才離得遠看不清,此時倒是看清楚了——

  那道高高的木門,柵欄旁邊的柱子上,此時高高掛著三個人。

  一眼過去就能分辨出來是誰。

  卿酒酒,季時宴,還有一個是.....宋旬。

  謝時腳步頓在原地,喃喃道:“宋旬怎么會在這兒?”

  沈默不認識什么宋旬,看見季時宴他整顆心都提起又放下。

  提起是因為他家主子現在看起來不怎么好,身上明顯一身是傷。

  而放下是因為,他家主子還活著。

  活著就比什么都強。

  卿酒酒顯然也已經看見了他們,美目一喜,咬著牙道:“我就知道這小破鳥是你們放進來的。”

  大門緊閉,所以在門這頭的謝時他們看不清門那頭的景象。

  ——在那小破鳥的蛋落下時,地上倒了一堆人。

  幸運的是,卿酒酒他們幾個已經被人掛在了高高的木桿上。

  彭楊原本是想將他們幾個掛起來當成人質的威脅的,可是還沒行動好,就被謝時打破了。

  就連卿酒酒也只來的及沖季時宴和宋旬喊一句閉氣。

  勉強沒有吸入什么毒氣。

  但是——這個寨子不可能全都被毒氣弄死了。

  沈默動作很快,抬腿踢開了門:“主子,王妃!”

  入眼是一群橫七豎八的尸體。

  還有一群躲在遠處不敢貿然靠近的剩下的山匪。

  ——沒死的還有彭楊。

  他正縮在不遠處,卿酒酒那聲‘閉氣’傳來的時候,處于多年的臨場反應,他也捂住口鼻,躲在了一旁。

  此時,他手中正握著一根繩子。

  看著闖入的這群人,虎視眈眈又充滿了殺意,嘴角竟然還能掛著一個獰笑:“原來是王爺王妃啊,你們敢過來嗎?”

  宋旬在高處跟謝時打了個招呼:“阿時,又見面了。”

  謝時冷凝著眉目,看向他們中間被綁著的一個巨大火雷,而那火雷的引線,就握在彭楊的手中。

  “你怎么會在這兒?”

  他與宋旬分開的時候,他明明說要回山莊跑鏢局,說接了生意的。

  再見面,竟然是在這土匪窩里。

  卿酒酒被綁的渾身難受,腳不著地的感覺太飄了,讓人覺得危險。

  “他是為了救我,是我連累他了。”

  徐白和藍夢也趕上前:“谷主,你的腿——”

  沈默也道:“主子,你的腿——”

  季時宴往下一撇,看見沈默,表情也沒什么改變,又靠回卿酒酒身上去了。

  卿酒酒:“......他的頭撞傻了,估計不認得你。”

  “什么?!”

  “傻了?!”

  他家主子傻了?

  怎么能傻了?

  沈默驚愕之下,打探的目光又回到季時宴身上。

  這回看見的,是季時宴黑沉眼眸里的一點警告。

  這是傻了的眼神嗎?

  警告他什么?

  不能亂說話嗎?

  不過想想,要不是傻了,王妃能讓主子靠在身上嗎?

  這么說起來,大概在王妃那,主子是真的傻了吧.......

  沈默還是覺得魔幻,他當即飛身而起:“王妃,我救你下來。”

  “你們是不是當老子死了?”

  這時一道聲音陰沉地發出:“弄死我這么多人,還想著將人救走?”

  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火折子,那火折子的一端被風一吹,散出幾縷橙黃的火花。

  正對著那根引線。

  彭楊的聲音低低,陰鷙猶如閻羅:“你們猜,是你們的手快,還是引線燒的快?”

  謝時瞳孔一縮,提劍就沖過去——住手!

  ‘砰!’

  一道更重的破門聲傳來,后頭有人倉皇地喊:“報!容錦帶人包抄了我們!”

  呦呦鹿鳴:終于終于終于彭楊要寫完了,我要寫吐了。

  大家有想看的劇情給我留言呀!

  追妻還沒完,要上新板塊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