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二百零六章 殺人
  “主子!”

  謝雨氣喘地跑上來,剛要熱淚盈眶地撲向季時宴,有一道身影卻比他更快。

  藍白的小身影極其迅速,飛竄過來,撲在了季時宴的腰間:“爹!”

  季時宴剛殺完人,還是滿臉戾色,被這聲爹叫的蒙了一下。

  來的人太多,將容錦剩下的人迅速包圍了。

  容錦一死,群龍無首,都像炸開了鍋。

  沒一會兒就都被收服了。

  季時宴將云瑯一把抱起,又因為扯到傷口悶哼了一聲。

  他兒子完成了當日的承諾,還真帶了人來救他。

  云瑯緊緊摟著季時宴的脖子,因為劫后余生,他重重地松了口氣:“還好我趕到了,謝雨哥哥調了你的兵出來。”

  他被謝時留在山下,都要擔心死了。

  好不容易緊趕慢趕到了地方,他簡直要將小小年紀的心都操完了。

  環視了四周,云瑯從季時宴身上跳下來:“娘親呢?謝時叔叔和徐叔叔呢?”

  此時沈默已經快速帶人去崖邊查探了一圈,可懸崖深深,哪里還有謝時他們的身影。

  “主子,他們掉下去了。”

  方才所有人都在忙亂間,根本沒人顧得上謝時。

  季時宴沉著冷靜:“派一隊人下去搜,無論如何也要找到。”

  藥王谷的人若是出事,卿酒酒還不是要跟他拼命。

  想到卿酒酒,季時宴眉目柔和了不少,他看向方才讓卿酒酒離開的方向,吩咐沈默:“將王妃找回來,馬受驚應當跑不遠,她還發了信號,應當是跳馬下來了。”

  “是!”

  有季時宴在,不論是沈默還是謝雨,再或者是云瑯,都莫名地安心下來。

  在他們心底,季時宴就是整個主心骨,只要他沒事,接下來的事情定然就順利了。

  聽著他有條不紊地安排章程,沈默由衷地將心放回肚子里。

  他轉身派人去找卿酒酒,連身上的傷都顧不得。

  云瑯以為娘親就在附近,也不由地安下心來。

  他有點小小的尷尬,方才朝季時宴飛撲的太快了。

  這本來不是他的性格,他向來沉穩一些,情緒不愛外露。

  可是經過上一次的生離死別,季時宴分別時的那句話還歷歷在耳,要他好好活下去。

  他相信季時宴對他跟娘親不是沒有感情的,謝雨哥哥后來也跟他說,他爹這幾年都在找他們。

  他別扭地退開一步,表示對季時宴的關心:“你的傷還好嗎?我們帶了大夫過來。”

  “不急。”季時宴眼睛盯著卿酒酒離開的方向,那邊搜尋的士兵身影熙熙攘攘。

  他要先確保卿酒酒是沒事的。

  可是好一會兒,沈默神情凝重地來回稟:“主子,沒有王妃的蹤跡。”

  “那匹馬倒是找到了,它撞死在一顆樹下。”沈默將手里的一個藥包遞過來:“看樣子是藥王谷的東西,王妃應該就是用它做的信號彈。”

  云瑯一聽,急得不得了:“可是娘親是哪兒了?她不會拋下救急包的!”

  救急包里頭的東西,遇到危險的時候甚至可以救命。

  娘親又怎么會輕易拋下?

  可是方圓兩里都搜遍了,就是沒有見到卿酒酒人。

  季時宴的神情又一寸寸陰沉下來,他抓過那個急救包,捏在掌心。

  “她的雙腿傷勢還沒好,靠她自己走不遠,一定是遇上別的人了,給拎一個活著的上陽兵來!”

  他雖然猜測容錦帶來的這波人是上陽人,猜測孟九安在那次的暗殺里沒死。

  但是今天到底是沒有見到這個人,難保他不會耍別的手段。

  人很快就拎來。

  為了防止他自盡,嘴里被綁著一根碎布。

  季時宴一把扯開,捏住他的下巴,被迫他抬頭:“你是上陽人?”

  那人死犟著,倔強的看著季時宴,一言不發。

  季時宴氣笑了,將他的眼睛轉向旁邊尸首分離的容錦:“你也想這么死?本王不才,在上陽也少有眼線,要查個人還是容易,到時候,都用這個方法送你的家人下地獄,怎么樣?”

  那人發起抖來,顯然被捏住了軟肋。

  他猛地跪下來,點頭:“是、是。”

  “孟九安給的令?他人呢?”

  “我、我不知道,我們只是領命的,根本見不著大殿下,只說出任務,來、來白方城殺你——”

  果然是沖著他來的。

  一個底層的兵,確實不太可能知道什么。

  他跟孟九安死對頭已久,知道對方是個什么樣的人。

  算計,陰詭。

  他不想露面,自然有的是替他露面的人。

  既然此次沒有將他的命拿下.....那卿酒酒,很可能落入了他的手中。

  后手。

  他冷冷一笑,手轉向那士兵的脖頸,只需要微微用力,那脖頸咔嚓就能掐斷。

  “爹!”云瑯忽然出聲:“他也是奉命行事,當俘虜就好了,別.....”

  他兒子不知道像誰,心腸軟。

  沖沈默使了個眼神,季時宴示意帶下去處理。

  接下來到日上三竿,滿山都搜遍了,關于卿酒酒的好消息始終沒有。

  白方城郡守府。

  郡守肖博元滿臉戚戚心有惴惴地立在堂前,對季時宴點頭哈腰。

  他的郡守位如今叫季時宴坐著。

  大夫正在給季時宴上藥包扎。

  隨著又一波人過來回稟,說沒找到承安王妃。

  堂前的氣氛一下降到了冰點。

  肖博元兩股戰戰,簡直要跪下去:“王、王爺,喝點水。”

  一名美姬上前,說是送水,實則穿著暴露,溫軟的身子就要貼在季時宴身上去了。

  “王爺~山頭如此之大,一時半會找不著人也是正常,王爺疲乏過度,不如妾服侍您去沐浴,放松一會兒?”

  邊城貧苦,這美姬卻養的細皮嫩肉,手段妖嬈。

  她身上帶著香,挒過季時宴時,帶著股柔媚。

  肖博元只敢不斷用余光打量著。

  他知道自己與彭楊勾結的事定然瞞不過季時宴,現在就盼著將季時宴哄高興了,可以不計較那事兒。

  男人,無外乎就是下半.身那些事兒。

  肖博元覺得自己懂得不得了。

  果然,季時宴身上陰沉的氣勢散了大半。

  他抬手覆上美姬嬌美的臉龐,指腹輕掃她的眉目,開口:“既然是放松,一個怎么夠?”

  “有!”肖博元大松一口氣,趕緊一拍手:“都給我進來伺候王爺!”

  話落,一群美姬從門外魚貫而入。

  一個塞一個腰細,一個比一個柔媚。

  一擁而上時,將季時宴圍了個徹底。

  肖博元心底一聲嗤笑,什么承安王,還不是幾個美人就能搞定?

  不過如此。

  可突然,一陣慘叫傳來。

  緊接著,美姬四下轟散:“啊——!殺人!殺人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