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牽著個侍衛
  這轉變來的太過突然。

  誰也沒有想到,將公主殿下的火氣惹起的男人,又輕易將她哄好了。

  他始終沒有碰過孟熙苑的十指,只是將她的手搭在了自己捆著臂縛的手腕上。

  而長公主殿下的氣焰,就在這一個根本不起眼的動作中消散一空。

  孟熙寧倉促抬頭,撞進那雙含笑的眸里,又匆忙撇開了。

  “你是為她們求情嗎?”孟熙苑的聲音還壓著兩三分不滿,卻因為面子得到滿足而多了幾分滿意:“不惜妥協?”

  “只是皇后娘娘那兒應當等久了,”季時宴的眼睛看不出喜怒:“公主不過是要微臣攙扶一下而已,也算微臣分內。”

  孟熙苑滿意了:“這還差不多,本公主還當你當真不畏強權,你這性子,在宮里還有的磨呢。”

  畢竟在宮里敢得罪她的人,少之又少。

  只要孟九安不在,她就是在宮里橫著走,母后也舍不得說她。

  區區一個侍衛而已,她現在有幾分興趣,他還真以為他自己多特殊了?

  孟熙苑搭著季時宴的手腕往外走。

  這幾番轉折,在場所有人的心態都要崩了。

  什么意思?

  這個姓季的怎么又愿意哄著長公主了?

  林鎮海與地上跪著的孟熙寧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狐疑。

  孟熙寧自然也錯愕。

  方才那個季蕭,是為了救自己,才主動對長公主軟了態度的?

  可是怎么會?

  他們明明素昧平生......

  冬日的暖陽都帶著一抹金黃,她側過臉去看這男人。

  他已經斂起了笑,又是那一副死人模樣。

  可是整張臉浸在陽光下,卻比孟熙苑過往見過的任何男人都要好看。

  他剛剛明明笑了的。

  頓了頓,安靜不過半盞茶的時間,孟熙苑的戲耍心思又升起來。

  她停住步子,伸出長指,在季時宴臉上戳了一下:“你笑一下。”

  “.......”

  季時宴向來沒有耐心,這個宮里頭的大概他在入宮前也了解過一些。

  孟熙苑什么性子,他當然知道。

  說白了,就是個被寵壞了的。

  那孫章慧膝下就生了個兒子和女兒。

  皇宮里獨獨的兩個嫡子嫡女。

  加上孫家在上陽朝廷的地位,所以這兩個,從小就養的性子驕縱蠻橫。

  他向來對人沒有什么耐心,就連小皇帝年紀小的時候,也不敢在他面前這么鬧。

  這孟熙苑還敢直接上手戳他的臉。

  “公主。”季時宴一把攥住孟熙苑的手腕,當著眾多宮人的面,將她拉到近前,凝著對方的眸:“安靜一點。”

  明明是大不敬的一句話。

  聽得宮人們冷汗都冒出來了。

  都猜測孟熙苑又該發飆了,長公主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脅迫?

  還敢令她安靜,簡直是不要命了。

  這人不會真以為公主多看了他兩眼,就真的當他自己不一樣了吧?

  可笑。

  可是——等了半晌也沒見孟熙苑有什么動靜。

  她幾乎矮了季時宴一個頭,男人高大的身子壓迫下來時,身上的氣場更是大張開來。

  沒人敢對她這樣過。

  安靜一點四個字,他說的明明不大聲,卻又讓人覺得難以忽視。

  孟熙苑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薄唇,不想承認自己竟然有些緊張。

  “你、你靠太近了。”她嘴上雖然這么說,手卻無意識地捏緊了季時宴的一片衣角。

  ——隨即她被人推開了。

  季時宴重新讓她搭著手腕,如同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朝著鳳鸞宮而去。

  孟熙苑有些挫敗,又有些欣喜。

  而且從未有過的,面頰上感到一陣熱燙。

  林鎮海恍惚地跟在后頭,猶疑也奇怪,這個季蕭的腦袋到底能在他脖子上留多久。

  **

  嬪妃與小輩請安,是后宮每日的例行。

  鳳鸞宮里每日上午都熱鬧的很。

  孫章慧單手撐著頭,斜倚在軟榻上,看著下邊兒的一堆嬪妃在嘰嘰喳喳。

  華妃向來聒噪:“眼看著都小年了,你們說那大殿下,還能趕回來過年么?”

  孟九安這個人,在上陽皇宮里表現了絕對的壓制,有他在,別的皇子根本就沒有出頭之日。

  便是皇后的嫡子孟長安,在他的襯托下也遜色的很。

  因此,即便孟九安在宮里橫行霸道,可卻也是人人都盼著他死在外邊才好。

  無奈他偏偏手上又握著兵權,邊關幾年的太平都是他打下來的。

  前朝臣子對他的擁戴聲很高,即便他暴戾,即便他目無王法。

  即便他名聲不好殺人無數。

  容妃嘆了口氣:“他若是那么容易死,還用等到如今?他那心腹衛行云,不是還日日在宮中出入么?”

  各宮因為前陣子臨華宮突然多了個‘皇妃’,而對臨華宮的關注空前。

  都恨不得派個人去打探那女人什么來頭,孟九安現在又是什么個情況。

  可這都十來日了,臨華宮該怎么還是怎么,看起來一點異常也沒有。

  華妃早就按捺不住,親自去探尋情況了。

  卻連臨華宮的門都沒有進去過。

  她又氣又挫敗,所以來皇后面前念叨幾句,企圖引起她的興趣。

  孫章慧連個眼梢都沒有抬。

  華妃不禁又添了一把柴:“就算是皇妃,那別的皇子側立的妃子,可都日日來姐姐您這兒請安呢,怎么就他孟九安的妃子是個特殊?”

  容妃也道:“是啊,真當宮里頭都是他說了算了?若是不將人放在宮中也就算了,他在宮外不是有府邸么?去年就落成了。”

  聽到這,孫章慧睜開了眼睛。

  是啊,當日孟九安將人送回來,為何非要放在臨華宮,放進去就罷了,卻不讓人出來,也不讓人進去。

  不是很奇怪么?

  她派人去查這個女人的來歷,可是她的所有都是被人抹過的。

  每當她要深挖的時候,中間就有孟九安的人先察覺,將她的人滅了口。

  她氣的不行。

  孟九安這人,生死都不知道,手卻依舊很長。

  這也讓孫章慧惴惴不安,或許人真的沒死。

  正想著,外頭一個嬤嬤急匆匆跑進來,那臉色像是見了鬼。

  “娘娘,娘娘不好了,公主,公主她牽著一個侍衛回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