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準備行動
  這話在說完的那一刻,說話的人也到了卿酒酒身后。

  并且在看清孟熙苑為難的‘下人’之后,她的聲音卡頓在原地。

  卿酒酒則心下暗嘆:迦南????

  這位莫迦的公主怎么會在上陽?也是來過年的?

  壞事了。

  季時宴顯然也認出了迦南。

  畢竟迦南年年都跑一趟大周,還都是沖著他去的。

  大家老熟人了。

  迦南眼睛瞪得老大,千算萬算也不會算到在這兒遇上季時宴。

  雖然經過簡單的易容,但是只要稍微熟悉季時宴的人都能認出來。

  迦南這么熟悉季時宴,不可能認不出來。

  而且,那個背對自己的綠色背影,也有幾分熟悉。

  正想著,卿酒酒緩緩回身,露出一臉難以掩飾的麗色。

  迦南:“......”

  在上陽湊成一堆開會嗎?

  卿酒酒更覺得離譜,心里七上八下的,怕迦南一開口給她戳穿。

  畢竟當年的迦南,雖然沒有孟熙苑蠻橫,可也是橫豎看自己不順眼的。

  原因么,當然是面前那堵高墻,姓季的爛桃花遍天下,每到一處就留情。

  自己入主王府之后,迦南因著這事在獵場也曾譏諷過她。

  不過好一點的是,迦南還算講理。

  這樣想著,卿酒酒微微定了定心,如果今日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在這兒那不好說,但是季時宴在,迦南應當不會直接戳穿。

  孟熙苑看著迦南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最后目光又定在季時宴臉上不動了。

  她不由怒從中來,自己好不容易看上個男人,結果這個也覬覦那個也眼饞。

  這個迦南不過是來上陽做客的,難不成也看上了季蕭不成?

  “你....們這是干嘛?”

  說話的是孟長安,他匆匆趕來,就看見面前這幾個面面相覷的場面。

  好奇怪,怎么他們的表情都很奇怪。

  除了孟熙苑,另外的三個都抿著唇,就像是誰先開口,就要壞事似的。

  迦南突然驚醒,看向季時宴,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弧度:“沒有,就是這個侍衛,看起來像我的一個朋友。”

  “你朋友?”孟熙苑自帶嘲諷屬性:“你有朋友長成這樣,還會二十二了都還嫁不出去?”

  迦南年紀是要大了,二十二屬實不算小年紀。

  但是莫迦王就只有這么一個女兒,她不肯嫁,莫迦王也不會過于強迫。

  迦南臉色不變,她與孟熙苑吵慣了。

  這上陽與莫迦離得近,她也不是第一次來上陽,跟孟熙苑更是吵慣了。

  別人讓著孟熙苑,因為她是上陽的長公主,刁蠻任性,母親強勢。

  所以宮里哪個人都要讓著她,什么都要按她的想法來。

  迦南可不慣著,她父王就得了她一個女兒,也是千嬌百寵,還能讓著孟熙苑去?

  她嫣然一笑,頭上的珠串亂響,看上去與四五年前卿酒酒見過的樣子差不多。

  “長公主殿下說的倒也是啊,仔細看來,這侍衛倒是比我那朋友還要英俊一些,二殿下,不如我向你討了來可好?”

  孟長安一臉懵逼:“?”

  卿酒酒趁機往后退了一步。

  孟熙苑冷哼:“你敢?你們莫迦莫不是缺男人缺到一定程度了,連本公主這兒的侍衛也要搶?!”

  “缺不缺一回事,但是這個長相的,誰會嫌少啊是不是?”

  卿酒酒又往后退了一步。

  孟長安一臉怔愣地看向迦南:“你說真的?”

  孟熙苑看起來要跟迦南打架了,她上前一把薅過迦南的長發,呲目欲裂:“你敢?!”

  一個從小在馬背上長大,一個是深宮中只會仗勢欺人的長公主。

  就算打架迦南也不會輸,但她竟然就這樣被孟熙苑扯住了頭皮。

  “我讓你覬覦他!臭不要臉了還!”

  孟熙苑揚手就朝迦南的臉招呼過去。

  “孟熙苑,你這是在干什么?!”

  一聲呵斥傳來,是孫章慧的聲音。

  此時卿酒酒已經退到了邊緣,感覺所有的焦點應該都不在她身上,正想溜之大吉。

  但是腳剛邁出一步,孟長安的聲音又傳來:“謝姑娘等等!”

  卿酒酒:“......”

  你們一大幫人吵架,我留在這干嘛?

  也不關我什么事啊。

  孫章慧身邊的嬤嬤已經快步上前來,阻止了孟熙苑的動作的,臉上慌得要命。

  皇帝皇后都在后頭,還跟著宮里的一眾嬪妃和朝臣們。

  剛才孟熙苑的動作都落在他們眼里,一朝公主,竟然如此高調打人。

  皇帝當場臉都黑了。

  迦南雖然被放開了,但是隨即往地上一倒,哭的肝腸寸斷:“長公主殿下何故要這么對我!”

  “公主,哎呦祖宗,快起來。”

  “嬤嬤,你居然敢攔著本公主教訓人?是迦南先對我口出狂言的!”

  嬤嬤使勁地沖孟熙苑使眼色,要她安生些。

  那后邊,孟召已經走近了。

  他一身龍袍,身上氣勢強大的很:“孟熙苑,朕是管不動你了?”

  一見是孟召來了,還是出口就是對她的訓斥,孟熙苑不服:“父皇怎么不問問迦南做了什么?”

  迦南被嬤嬤扶起來,哭成淚人:“陛下,迦南只是見這侍衛俊俏,多說了兩句話,長公主便不依不饒,說我跟她搶人,然后就打我!”

  孟召的視線極快地瞥過在場眾人。

  又是這個侍衛,又是這個大周女。

  皇后跟他說過,孟熙苑或許是看上了這個侍衛,所以這幾日生事不斷。

  但是堂堂一個公主,看上一個侍衛,人家顯然還沒看上她,說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

  看來皇后說的對,這個侍衛,找機會還真要除了不可。

  現在連迦南公主都牽連進來,就更是要下手快點了。

  不然一個皇宮里,因為一個侍衛鬧得烏煙瘴氣,成何體統?

  他想著,跟孫章慧對了個眼神。

  孫章慧哪里不明白,她早就已經準備了,就等今夜行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