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我有證據
  良妃有孕如平地驚雷。

  就年卿酒酒也詫異的投去一眼。

  竟然真的有了?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良妃笑著沖她眨了眨眼。

  只是短短時日的調理,卿酒酒的醫術果然精湛,雖然她有孕尚不足月,但這些都是卿酒酒的功勞。

  而且太醫說了,她現在的身子很虛,即便有孕,一不小心可能也會出了差錯,所以她需要卿酒酒替她調理身子。

  以便日后產下皇子。

  所以她今日當然要將人救下來。

  甚至不惜過早地將有孕的事情暴露出來,甚至滿心以為,孟召定然會很歡喜。

  只見孟召沉默了一會兒,到底是帝王,喜怒不辨,只是眨眼之間,便笑出。

  他牽住良妃的手,放在自己掌心拍了拍:“居然有孕了,你也不早一些告訴朕,萬一下人們有哪里照顧得不好,那豈不是要叫朕心疼?”

  良妃瞬間喜笑顏開。

  她就說吧,就算孟召不想她有孕,可是只要有了,他定然是萬般疼愛的。

  她依偎進孟召懷里,撫著自己的小腹,一派小鳥依人的模樣:“陛下,京華妹妹略懂醫術,她又有了解決疫病的方子,不正說明她可以為陛下效力的么?臣妾還想讓她照顧臣妾的胎。”

  “你囑意謝京華照顧你?”

  良妃點頭:“同為女子,臣妾相信她,而且也方便。”

  孫章慧的肺都快氣炸了,她眼里全是嫉恨。

  憑什么她能懷孕?

  難不成皇帝真要蘇家來分他們孫家的勢力不成?

  絕對不行!

  她有多努力才帶著孫家都走到今天,皇帝還在壯年,難不成一個孟九安不夠,以后還要來個孟十安爭搶皇位?

  那她的嫡子,又有什么作用?

  這個孩子,絕對不能生下來!

  她決不允許!

  事已到此,還有誰真正關心那個宮女的死因?

  每個人的心頭,都有著諸多打算。

  良妃突然有孕,確實叫人措手不及,她又有心幫卿酒酒,那卿酒酒自然不會讓她失望。

  孟召似乎心不在焉,來這鬧了一場,他也累了。

  “既然良妃看重你,你又是九安身邊的人,朕今日便給你一個機會證明自己,若你沒有殺人,那日后太醫院的差,朕便授予你三品太醫的官爵,往后料理良妃與時疫后續。”

  孫章慧怒極:“陛下!……”

  “好了,不要再說了,你是皇后,本就有查明真相的職責,在你后宮地界,發生這種事,”孟召指了指地上那昏死過去的男人:“本就該查明原委。”

  卿酒酒趕緊謝恩:“民女謝過陛下。”

  孫章慧心緒起伏,眼中殺意漫天,卻被堵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良妃這才剛懷孕,陛下就唯她的話是從。

  那往后還得了?

  但是孟召顯然已經不想再糾纏,帶著良妃去了外面等著。

  人散了幾個,現場一下子空了不少。

  卿酒酒執刀站起來,因為膝蓋太疼,腳步踉蹌,差點摔倒,季時宴伸出一只手,將她穩穩扶住。

  卿酒酒甩開他,朝皇后走去。

  那架勢,就像是沖著皇后去的一般。

  侍衛趕緊帶刀上前。

  “你想干什么??你想謀害本宮?”

  誰知卿酒酒竟然是轉了個彎,看向孟熙寧。

  孟熙寧勉強朝她一笑:“謝姑娘——”

  “公主不怕半夜被人索命嗎?”卿酒酒刀尖對著地上的宮女尸體:“您現在站在這兒,有沒有覺得背后發涼?”

  她還真不是故意要嚇孟熙寧,卻是真的為這個宮女可惜。

  她本來沒做錯什么,只是因為孟熙寧要整她,所以才遭此不測,說到底是受她牽連。

  孟熙寧明顯的瑟縮了一下,她甚至不敢朝地上看一眼。

  這樣的膽子竟然也敢害人,可見也不過是第一次。

  第一次害人的人,往往用不了太高明的招數。

  卿酒酒沒有再廢話,她蹲下身,掀起白布,手起刀落,那刀竟然已經劃破了宮女的胸膛。

  死人是不會流血的,那刀口被切開,也就只是一片紫紅色的死肉。

  孫章慧怪叫一聲,面前這場景對她來說沖擊太大,甚至差點被嚇暈過去。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她居然敢剖尸!

  這在孫章慧看來,比親手殺人還要可怕。

  古人多忌諱,人死了大多還留著魂,可謝京華居然不顧死人的體面!

  “你、你會被惡鬼纏上的!你居然敢這樣對待一個人的尸體!”

  卿酒酒一個唯物主義,讓她聽這個,就跟聽笑話一樣:“只要心不虛,就不怕鬼,鬼只找把她害死的人。”

  “啊……!”

  大約是牢獄中藏著的老鼠被他們驚動了,旁邊竄過一道黑影,嚇得孟熙寧尖叫!

  她的膽子已經快用到頭了,眼睛死死閉著,一點都不敢張開。

  “公主這時候倒是害怕了?”季時宴在一旁冷哼:“人都死了,怕有什么用?”

  說話間,卿酒酒開膛破肚,竟然剖開了宮女的胃。

  而那胃,發黑發紫,顯然是中毒之相。

  她松了一口氣,又不禁唏噓:“她的傷口沒有出血,疫病過些時日就該好了,可偏偏有人要下毒害她。”

  “毒......毒?”

  孫章慧不敢看,差了身邊的嬤嬤去看。

  嬤嬤也是大著膽子,探頭一瞧,那個黑黢黢的人體器官差點叫她當場嘔吐出來。

  “稟娘娘,是、確實是中毒之兆!”

  “什么?!”

  如果是中毒,那就說明這件事確實跟謝京華沒有關系,她若是要殺人,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自己竟然被人擺了一道?

  來告訴她,宮女死了的人,是孟熙寧。

  這大起大落間,孫章慧早已怒不可遏,良妃又懷了孕,謝京華也是無辜,自己一點好處都撈不著!

  “賤人!”想通了關節,孫章慧狠狠打了孟熙寧一巴掌:“是不是你?!”

  “你故意來跟本宮稟報,又要快速處理尸體,是不是怕被曝光?你怎么有這個膽子?”

  孟熙寧跪在地上,一個勁地磕頭:“不!不是我,母后明鑒,不是我啊!”

  “那是誰?你告訴本宮,是誰?”

  孟熙寧說不出來,她滿臉淚水,渾身顫抖,只知道搖頭。

  最后她還望向季時宴:“我、我——”

  “就是公主您,我有證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