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三百四十章 沈確
  卿酒酒覺得自己在做夢。

  或者是酒精確實讓她產生了不清醒的錯覺。

  自從季時宴死了一年多,她一次也沒有夢見過他。

  一次也沒有。

  卿酒酒幾乎是踉蹌著往前走了兩步。

  周庭樾拉她的手腕:“小酒?”

  有人出聲,前面的人影卻依舊還在——不是在做夢。

  周庭樾怕她在雪地里滑倒,所以拽著她的手,再抬眼去看前面的人。

  不止有那道高挑熟稔的身影,還有他旁邊幾個扛著步攆的隨從。

  而轎攆上,是一道紅衣身影的女人。

  女人懷里抱著貓,分外慵懶地單手撐著頭,懶懶地目光看向卿酒酒。

  不知道是周庭樾的手太冷,還是那身紅衣太刺眼,卿酒酒一瞬間就酒醒了。

  那幾個扛著步輦的侍從見了她,見禮道:“給承安王妃請安!”

  周庭樾也認出了面前這一隊人——五洲內唯一一個女皇陛下,清越國的宋鶴語。

  這位可不是一般人。

  從前向來都低調,但是這個低調說的也不是她在五洲絲毫沒有她的名聲。

  相反,這位女皇在繼位之初,簡直是轟動五洲的典范。

  身為女人,庶出的身份,卻能從她四個哥哥的手里搶來皇位,并且將清越從一個毫無絲綢優勢的國家,發展到如今憑著絲綢成為五洲大國的女人。

  幾乎比那些男人們更可怕。

  卿酒酒回過神,眼神從宋鶴語轉向了跟在他旁邊的男人身上。

  這人顯然不是宋鶴語的隨侍,因為他穿著尊貴。

  玄色在他身上越發顯得他身量頎長,八尺有余的身高在雪地里是有些單薄的。

  ——太瘦。

  不過臉卻是莫名的好看,眉骨深邃,眼下顴骨的位置有一道舊傷疤,將他的氣質襯托的稍微有些尖銳。

  這樣的一張臉,卻很陌生。

  如果不看臉,卿酒酒確實以為自己看見了季時宴。

  她穩了穩心神,移開眼沖宋鶴語一笑:“陛下多禮了。”

  此次云瑯登基,雖然清越國也在邀約之內,不過卿酒酒確實也沒有想到宋鶴語會來。

  都說宋鶴語脾氣古怪,不是個好相與的,素來也不愛搞外交。

  這次竟然千里迢迢從雪域而來,也屬實是意外了。

  宋鶴語招手讓侍從將她放下,扶著身旁那男人的手,紅衣搖曳,步步朝卿酒酒靠近。

  她應該比卿酒酒稍微年長幾歲,身上也都帶著年富力強的壓迫力。

  “承安王妃?”宋鶴語走到卿酒酒面前,側了側頭,頗為玩味:“聽聞王妃才智過人,今日倒是終于見了。”

  卿酒酒甚至分不清她這是標準的外交詞匯還是真的聽過自己。

  但她不覺得自己跟才智過人能搭上邊。

  于是吁嘆一句:“哪比得上陛下。”

  “那確實,朕忙忙碌碌好幾年,好歹是將政權握在手里了,你嘛,我看不懂,大周唾手可得,怎么給了你兒子?”

  卿酒酒聽明白了,宋鶴語是個事業批,她天生是王者,所以要將權力都緊握在手里,即便是親兄弟或者親兒子都不行。

  所以她會困惑為什么卿酒酒不要這大周的皇位。

  但確實沒有什么好解釋的,因為卿酒酒說再多,在宋鶴語那兒恐怕也是個傻的。

  宋鶴語也不是一定要知道答案,她將視線轉向周庭樾:“你姓周?”

  周庭樾迎著她的目光:“是的陛下。”

  “你消失了好幾年,好像沒人能捕捉到你的蹤跡,這次是打算幫承安王妃的兒子坐穩皇位?”

  她這么說,卿酒酒就就知道,當初西北大戰,清越就算沒有出兵,但是宋鶴語對五洲各國的角逐,甚至是勢力分布,都是清楚的。

  不然她不會單獨問周庭樾。

  這人.....這次來大靖還真是意味不明。

  他們在這兒說著話,或許是有人進大殿稟報了,不一會兒云瑯帶著大臣們都出了來。

  浩浩蕩蕩的,都杵在了雪地里。

  “恭喜小陛下啊,”宋鶴語視線更有興味地定在了云瑯那張小臉上:“小小年紀,就敢往帝位上坐。”

  云瑯自從登位后,身上就多了一種冷肅,他雖然還不算高,但那張頗似季時宴的臉已經漸漸顯出他當年的風姿來了。

  “宋陛下客氣了,既然來了,怎么不入席,反而與娘親在這冰天雪地里說話?”

  宋鶴語是來晚了,簡直算是姍姍來遲,這宮宴都快要到尾聲了。

  不過宋鶴語顯然不在乎云瑯的疑問,她視線往卿酒酒身上一掃,落在周庭樾扶著她的手腕上。

  因為怕卿酒酒摔倒,所以周庭樾一直沒有松手。

  “也沒什么,就是剛來大靖,對承安王妃好奇的很,不過來的時候不巧,王妃正與人雪中漫步呢。”

  她聲音不大,可落在眾人的耳中,大家不約而同就往卿酒酒那兒掃去了。

  ——他們新皇的娘親,承安王妃娘娘,確實是不避諱地被人牽著。

  那人還是剛到朝中不久的新皇太傅。

  外頭本就有些傳聞,說周庭樾當年就跟卿酒酒有些瓜葛,這次回來又直接擔當了太傅,目的很明顯了。

  他與卿酒酒關系如此親切,還能是為了什么。

  但是卿酒酒向來對留言紛紛不予理睬,她跟周庭樾之間的關系,確實也不是簡單能說明白的。

  既然清者自清,那又何必多費口舌。

  卿酒酒突然覺得無趣。

  就是這樣,身陷在皇權漩渦里,就會有目光不斷地放在身上,逮住一個都要多做文章。

  酒精上頭,對面前宋鶴語刻意的話題引導,她更覺得疲于應付。

  “宮宴后還有煙火,宋陛下避免著涼,還是入席吧,我就不奉陪了。”

  卿酒酒掙開周庭樾的手,往宮外走。

  路過宋鶴語身邊的男人時,她頓住了腳步。

  那人一直撐著一柄傘,替宋鶴語擋雪,卻是垂眸看地上,似乎對面前的一切都不感興趣一般。

  卿酒酒看著他的鞋尖,突然問:“你叫什么?”

  那人似乎也沒想到卿酒酒會突然出聲問他,現場所有人都未想到,云瑯甚至狐疑地打探過去。

  良久,卿酒酒聽見他開口。

  聲音不是粗糲暗啞的,而是帶著三分春風般的溫潤。

  他說:“回王妃,沈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