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你是哪里人
  只有卿酒酒一個人是徹底莫名其妙的:“去這么多人?”

  她視線在沈確身上轉了一圈,又落到宋鶴語身上:“宋陛下不怕疫區危急,傷到龍體?”

  “都是過來人,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是吧周太傅?”

  周庭樾當沒聽見,替卿酒酒將包袱放上了馬車。

  他們這次出門,是打的微服的名號,除了那兩名官員,他們的身份都沒有曝光。

  宋鶴語在另一輛馬車上,紅衣翻飛。

  與沈確的一身玄色同在一處,相得映彰,而且一個笑著,一個面無表情,瞧著倒也般配。

  卿酒酒一直以為自己那晚是在做夢,可是現在看見沈確,遮住臉,她還是覺得這人像。

  明明沒有相似的地方,這張臉更是完全不同。

  但是卿酒酒這次沒再找他說話,那夜酒精上頭,已經是出格了。

  何況他看起來與宋鶴語關系親密。

  宋鶴語說要去,又偏偏不是分頭走,而是一直輟在卿酒酒他們的馬車后。

  他們從燕京一路到金陵,需要用上十天的路程。

  出了燕京,到處都還籠罩在過年的氣氛中,馬上又是元宵,因此城鎮中都還是張燈結彩的氛圍。

  越往南走,氣溫越發的暖和。

  甚至有些地方已經像是入了春,路旁的枝丫抽出了嫩芽,一片翠綠。

  周庭樾說的對,出來走走心情會變好。

  但是卿酒酒也才發現,宋鶴語這人原來酗酒。

  同行三日,她幾乎白天黑夜都有可能喝個爛醉,喝醉了酒品也不大好。

  所以后頭的馬車經常能聽到她怒斥罵人的聲音。

  卿酒酒聽了幾次,有點好奇這位女皇陛下借酒消愁的原因,但是周庭樾好像興致缺缺,不太想跟她閑聊這種事。

  正月十四他們到了個小鎮,日暮黃昏,下人們都去給馬喂糧了。

  這地方過元宵的氣氛很濃厚,第二天是元宵,今日沿河十里已經掛上了花燈。

  乍一眼看過去,河岸明明滅滅,掩映在城鎮中,照著一樁樁民居,歲月安穩。

  卿酒酒在馬車上翻閱了一日醫書,因為金陵那邊已經將病例詳細給過來了,路途遙遠,也不想閑著什么都不做。

  在客棧簡單地洗了個臉,周庭樾來敲門,說出去走走。

  明日這個時候他們估計在路上,是沒有空閑過元宵的。

  趁著在小鎮休整,倒是可以去逛一逛。

  卿酒酒確實也許久沒有看過民俗風景了,于是跟周庭樾沿河一路走過去。

  黃昏的余暉倒映在河上,兩岸是盈盈燈火,十里長河,莫名寧靜。

  許多開在河邊的小店,在旁邊支起攤,賣湯圓的,賣牛羊肉的,賣各種特色小吃的都有。

  “想吃點什么?我記得你愛喝熱熱燙燙的牛肉湯。”

  當年在修養的那段時間,卿酒酒也是在這樣一個小鎮上,徐白經常會給她帶一家牛肉湯。

  冬天喝下去渾身都是熱的。

  卿酒酒笑著搖頭:“不是小白買的,定然喝不出那個味道了。”

  “哎!卿酒酒!”

  隨著聲音傳來,一道紅衣的身影沖她招手,帶著醉意:“過來喝酒啊!”

  還沒入夜,宋鶴語已經喝的雙眼酡紅,整個人幾乎歪在沈確身上,還努力睜大眼睛看著他們。

  卿酒酒剛想詢問周庭樾要不要過去,但是抬眸時見周庭樾似乎皺了一下眉。

  他一向情緒淡然的一個人,不大有這種情緒外泄的時候,但是這一下,讓卿酒酒覺得他好像有點不高興。

  對于這位女皇陛下,周庭樾倒是一直表現的淡漠,甚至話都沒有怎么跟她說過。

  但是這幾天的同程以來,又讓卿酒酒覺得周庭樾像是有點刻意遠離她。

  卿酒酒唇一彎,沒問周庭樾的意見,直接拉著他過去了:“行啊。”

  一張小桌子,四個人坐下顯得有點擠了。

  沈確抬眸看了他們一眼:“二位喝點什么?”

  “桃花釀!”宋鶴語先嚷起來:“他們的桃花釀好喝!”

  桌上已經歪七扭八地倒了好幾個酒瓶子,宋鶴語看起來像是都品嘗了一遍了。

  周庭樾摁住菜單,沖小二道:“來兩壺茶。”

  “啊?”小二為難地撓頭:“客官,我們這里是喝酒的,沒有茶水呀。”

  他們家的店名,燙金的大字寫著:不摻水酒家。

  卿酒酒聞著桌上確實有淡淡的桃花香:“那就再來四壺桃花釀吧。”

  “爽快!”宋鶴語一拍掌:“雖然你看著像個喝酒的菜雞,但你不慫!”

  卿酒酒心說我不止不慫,我喝多了也不發瘋。

  等酒上來,宋鶴語就拉著卿酒酒干杯:“祝清越和大周友誼長存!”

  好,喝。

  宋鶴語看起來確實就單純來喝酒的,一口一口不斷。

  倒是沈確和周庭樾顯得沉默。

  沈確尤其是,卿酒酒沒見他舉起過酒杯。

  她好奇問:“你不喝嗎?”

  “我不喝酒。”沈確回視:“你也少喝點。”

  真稀奇,還有男人不喝酒的。

  卿酒酒了然:“你要照顧你家陛下,你們....不止是君臣關系吧?”

  宋鶴語雙臉酡紅,打了個酒嗝,眼神都是迷離的,坐不穩所以靠在了沈確身上:“什么什么君臣?”

  “自然不止,”周庭樾突然開口了:“女皇陛下這些年在外一直是手腕狠厲的名聲,不對著親近的人,又怎么會露出這樣的一面?”

  卿酒酒其實對周庭樾這樣是有些驚訝的,要知道他向來不喜歡插手別人的事。

  她作壁上觀,看宋鶴語的反應。

  宋鶴語顯然也是沒想到周庭樾會出聲,她愣了愣,酒精讓她反應很慢。

  但是她居然從沈確身上起來,自己坐直了,然后盯著面前自己的酒盅,一個勁搖頭:“沒有,沒有很親近。”

  卿酒酒噗嗤一笑。

  因為宋鶴語的反應跟一個幼兒園的小朋友被老師罰了似的。

  周庭樾輕嗤一聲,仰頭喝了一口酒,喉結滾動。

  而卿酒酒剛想往嘴里送酒,感覺沈確的視線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抬頭時,他卻又在看河岸的燈。

  周庭樾給卿酒酒夾了菜,囑咐她:“少喝點。”

  “嗯嗯!”宋鶴語禿自應道:“不喝了,我不喝了!小二把酒撤走!”

  “啊?”小二發出今日的第二個疑問:“你們這都是要付錢的嘞。”

  “朕、有的是錢!”

  說著就朝桌上放了粒金錠子。

  小二邊收錢邊想,行吧,誰讓這一桌長得好看呢,瘋一點也正常。

  畫面回歸平靜,卿酒酒撐著頭,感覺這桃花釀的后勁是有點大的,她已經感覺到醉意了。

  “沈大人,”她喚那個一直在看河岸的人:“你是哪里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