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三百七十章 墜馬
  村子里的狗叫聲霎時加大了,遠處近處全是狗吠。

  緊接著各家各戶驟然亮起了燭火。

  一個屬下匆匆來報:“殿下,村外有人來,我們被人跟蹤了。”

  明明早就甩掉了追過來的人,而且他們至少跑了兩百里以上,怎么還有人追過來?!

  江潯也自信自己這些年培養的人不會出疏漏,更何況在知州府他們已經吃了埋伏。

  而且那瞿少陵的人不是已經離開金陵回了睢陽么?

  怎么還會在這兒,為什么還會在這兒的!

  “賤人!你詐我?”江潯也目眥欲裂:“你不想活了是吧?”

  卿酒酒臉上挨了狠狠的一巴掌,直將她打的偏過頭去。

  江潯也下手很狠,幾乎將渾身的怒意都傾瀉在這一掌里。

  但是隨即他就覺得不對。

  因為他身上的內力,幾乎也無法再動用。

  什么時候.....

  他看向卿酒酒的衣服:“你的衣服,涂了令人喪失內力的藥?”

  “可以這么說吧,”卿酒酒忍著疼:“你束手就擒,跟我回燕京,沒準能留你個全尸,否則今夜此處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你做夢!”

  江潯也突然跳腳,“你們身上的內力還在不在?”

  方才一路策馬,后面一批挾持卿酒酒的人一路上沒有動用過內力,因此不清楚自己的情況。

  而此時一運氣,才發現他們與前一批進了知州府的人一樣,已經全然使不上力了。

  這樣的話,任憑這個村子被他們占據,也根本抵抗不了瞿少陵后面的那批人.....

  江潯也陰沉著臉,吼:“上火雷,炸死他們!”

  他拎起卿酒酒扔上了馬,陰詭地笑道:“死?死我們也得死在一起。”

  隨即他翻身上馬,圈著卿酒酒,喝道:“撤!”

  數匹馬直接沖了出去,而身后不久就響起了火雷爆炸的聲音。

  ‘砰’!

  村莊炸起的土飛向半空,火光瞬間沖天。

  而老人和小孩的嚎叫也傳來。

  卿酒酒聽得揪心:“你拿這村里的人當人質?!”

  “有些人么,或者就是賤,能叫本王利用是他們的榮幸,你的人若是識相,就該知道住手。”

  他根本不將百姓的命當命,卿酒酒勃然大怒,頭往后仰,直接撞在了江潯也的下巴上。

  “嗷!”江潯也吃痛痛呼,馬被他勒的嘶鳴一聲,前蹄揚起,差點將馬背上的兩個人顛下去。

  “賤人,老實點!”

  卿酒酒不可能再坐以待斃,她的目的是要引出江潯也,連同那些失蹤的少女的下落。

  現在人引出來了,不可能再讓他逃走。

  但她身上也著實狼狽,頭發散亂,臉上一個高腫的掌印。

  任誰都該覺得她應該生出懼怕收手了。

  但是沒有,下一刻,江潯也感覺自己的手背被卿酒酒的指甲抓破了。

  ——是真的抓破,活脫脫的指甲陷進肉里,刮出一條長長的血痕,卿酒酒也隨即掙扎起來。

  她想要帶著江潯也從馬上墜下去!

  “坐好!賤人!”

  江潯也怒不可遏,掐著她的脖子,在過快的馬速上狠狠箍著卿酒酒的身體。

  甚至想抬手將她擊暈。

  但是也是在這一瞬間,他發現自己手背被抓破的地方流出的血是紫黑色的.....

  又是毒,藏在她指甲里的毒。

  他的力氣消散的很快,視線模糊。

  卿酒酒咬緊牙關,發力將馬繩勒緊,受驚的馬直接發了瘋,甩著背要將他們摔下去。

  在江潯也的人撲過來的瞬間,卿酒酒抬起被捆住的手,整個身子轉了九十度,用臂彎中間的空隙將江潯也套進去。

  而后不怕死地往下倒——

  倉促間,她看見身后火光沖天里跑出一匹馬來,馬上的人目眥欲裂,沖著她,幾乎如閃電一般撲過來。

  即便看不清,卿酒酒也感覺得到,他此刻雙眸定然充血通紅。

  就如同那一日,她被孟九安挾持,從城墻跳下時,有一個人也沖的這樣快。

  但是顯然不可能次次運氣這么好,這次卿酒酒沒被人接住,而是隨著一聲悶哼,跟江潯也一同滾進路旁的草坡里。

  身后江潯也的人還在飛撲過來!

  “拿箭來!!!!!”沈確一聲怒吼。

  瞿少陵忙丟了一張弓過去,就見這人在毫無內力的情況下,竟然拉開了重于幾十斤的弓,一箭幾發,刺穿了江潯也部下的背。

  一個兩個三個都倒下了。

  夜色被火雷的光照的通亮。

  瞿少陵的人動作更快,將眼見著要往草坡下面撲的剩余兵力都迅速制服了。

  而沈確的馬卻不停,直接往坡下奔。

  那里的草長得高,幾乎能將兩個人全然遮擋,方才墜下來的卿酒酒和江潯也不見蹤跡。

  連聲響都沒有。

  瞿少陵喝止:“沈大人,危險別下去!”

  又揚聲吩咐:“拿火把過來,救人!”

  沈確的馬停在草坡上方,他翻身下馬,腳沾地的時候甚至有些不穩。

  那些草有一人高,下面似乎是個暗渠,而坡上還有很多細碎的石頭。

  方才江潯也的馬速那么快,卿酒酒就在面前,直接墜下去......

  “卿酒酒。”仔細聽沈確音色有些發抖,他撥開草,吼道:“酒酒!”

  腳被絆了一下,垂眸下去,一塊石頭上沾著血,鮮紅的血。

  瞿少陵也看見了,他心底咚咚咚地打起鼓來,如果是卿酒酒的血,她要是出事了,那就完了。

  “快去搜啊!將草全部劈開!快!”

  匆匆趕來的下屬提劍就砍。

  瞿少陵回頭安慰沈確:“王妃....不會有事的。”

  也不知道是安慰沈確,還是安慰他自己。

  但是沈確的模樣看起來,比他還要慌。

  這個時候瞿少陵要是還看不出來什么,那他就枉費成了親了。

  沈大人這眼神分明是用情至深,擔心至極。

  而且他根本不看自己一眼,只專注地撥開草叢,沿著血跡往下找。

  “酒酒——”

  不知過了多久,暗渠下傳來一道聲音:“我、在這兒。”

  瞿少陵一喜,沈確已經整個人沖了出去。

  火把的光照著,卿酒酒微瞇著眼,感覺自己看不清東西,但是沈確臉上焦急的神色卻異常明顯。

  她剛才短暫地失去了意識,醒過來就聽見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她死死摁著已經失去意識的江潯也,看向那朝自己撲過來的人。

  “我——”

  話未說完,撞進了一個被夜露打濕的懷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