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說你愛我
  卿酒酒:“......”

  明明是句矯情兮兮的話,她卻感到鼻尖一酸。

  “尸毒算是容易的,可他那一身皮,除非往他身上放蝶靈蠱,蝶靈這個名字好聽吧,可越好聽的名字,就越兇狠,它能吞噬掉沈確身上所有被尸蟲咬過的傷痕,再產生一種粘液,修復那一處,重新長出來的皮肉,只會比從前更為細膩柔嫩。”

  難怪后來卿酒酒在沈確手上連一個劍繭都找不到。

  更別提他身上那些陳年的戰場上受的刀劍傷疤。

  “聽到這你還覺得靈蝶蠱是治病的吧?不是,它在百年前被豢養出來時,修復功效是它不足為道的一環,它本質還是蠱毒,一旦幼蠱嘗過一個人血肉的味道,那它至死都要待著這個人的體內,不斷以這個人身上精氣內力為食,直到人死它滅,并且解不了,只能靠壓制。”

  難怪....要吃那個小紅丸子。

  從他短短一年內能恢復成這樣就可以看出,那蠱蟲的吞食能力非常迅速。

  而沒有藥壓制著,他的的精氣也會很快被吞食干凈。

  結局跟尸蟲咬死差不了多少——一個從外到內,一個從內到外。

  “瘋子。”卿酒酒罵了一句。

  老柳一眼接一眼地瞥她:“我早就罵過他是瘋子,可這瘋子不管不顧。”

  排除萬難,從一條死路跑到另一條死路上,就為了個女人。

  瘋子。

  有下人進來添熱茶,見飯廳二人臉色各異,動作放的輕而又輕。

  卿酒酒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夫說完了,姑娘有什么好主意?”老柳喝著茶,看卿酒酒的臉色變換。

  其實他很好奇,沈確拼了命要活過來,可是真活過來,又改了姓名。

  原本老柳以為他拼命為的那個人定然是對他恨之入骨,得知他身體的真相后大概會冷眼旁觀或者撫掌慶祝。

  但是現在看來也不是這樣。

  這個丫頭的表情,根本倒不是無情。

  眉都蹙的能夾死蒼蠅了,還以為自己不動聲色呢。

  老柳呷了口茶,挑眉:“說完了,你的主意是什么?”

  卿酒酒回神,將心里的紛亂撫平下去:“您方才查探那蠱蟲,如今是什么情況?”

  “在心脈,”老柳沒好氣道:“你給他把內力封了吧,蠱蟲被壓制狠了,就會往人體精氣源頭跑。”

  “所以它在人體內是暢通無阻的,可以隨處跑?”

  老柳理所當然地點頭:“自然,它是活物,不過游走在血脈,所以不論它怎么走,是不會離開它的宿主的。”

  這就是他頭疼的地方,那東西一旦進了人體,要剝離就基本不可能。

  至少到現在他也沒有能將它剝離的法子。

  也是卿酒酒為什么查閱了這么久的古書醫籍沒有頭緒的原因。

  卿酒酒卻已經有了主意,她眼中的狠厲一閃而過:“它出不來,我可以去抓它。”

  這大言不慚,讓老柳差點一口茶噴出來:“你說什么?”

  “柳老有沒有法子,讓它暫時蟄伏在某處不動?”

  “即便我有,它所在也是人體內,或在各處緊要的器官,牽一發而動全身,你又如何有辦法抓它?”

  卿酒酒給他倒了杯茶,面沉如水:“這就是我要考慮的事了,柳老也想看到靈蝶蠱有被制服的一日吧?”

  當然想,不然他也不會一遍遍在沈確的身上浪費時間。

  更不會不遠萬里跑來大周。

  他方才一直都是放松的架勢,這會兒才算凝重起來:“你當真有把握?”

  “沒有,五成吧。”

  這個年代沒有儀器,沒有精確的數據,沒有安全的無菌環境。

  無論哪一條,都不是可以作為手術的條件。

  不過現在沒有第二種辦法。

  毒發的解藥研制廢力費時間,按現在沈確身上的虧損來看,他撐不過兩個月的時間。

  所以她沒有別的選擇。

  五成,一半死,一般活。

  老柳氣笑了:“老夫知道了,你們其實都是瘋子,那你準備什么時候動手?”

  “回燕京之后,勞煩柳老再陪著顛簸一回。”

  老柳這回氣的哼都不給一聲。

  卿酒酒起身離開了飯廳,她踱步到長廊盡頭,伸手推開了門。

  沈確如那晚一般睡得很沉,緊闔著眼,除了微弱的吐息,不見其余動靜。

  卿酒酒看著這張臉,伸手去摸。

  是涼的。

  難怪不管如何也不能從這張臉上扯下一層皮來。

  原來是經過了兩次啃噬,這張皮都是重新長的,與他血脈相連。

  瘋子。

  卿酒酒負氣地伏在他胸口,聽那里微末的一點跳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是被她壓的喘氣不順,沈確呼吸微沉,漸漸醒過來。

  烏黑的發頂上戴著一根簡單的簪子,是他熟悉的后腦勺。

  伸手去摸,觸到一手與他手上溫度不同的暖熱:“怎么了?”

  卿酒酒最近對他臉色好點了,但是這樣親昵的動作,不論是從前還是現在,都不是她能做出來的。

  然而他能猜到是因為什么,因此聲音暗啞:“跟老柳聊過了?”

  他猜卿酒酒一定會跟老柳聊,她背著研究醫書,派人去南疆蠱地找線索。

  沈確不是不知道。

  只是他不知道要怎么聊起而已。

  就像他總是對季時宴這個名字如鯁在喉,不知道卿酒酒到底是接受的還是抗拒一樣。

  “嗯。”

  身上的人悶悶地應,沈確聽到了鼻音。

  他心一緊,動作更快——掐著卿酒酒的腰將她抱上床,臉對著臉。

  卿酒酒被他嚇了一跳,撐著他胸口望他。

  “別哭。”沈確指腹在她眼下抹了一下,其實沒有眼淚,只是眼角微紅:“我一直很擔心讓你知道,沈確這個人來過一段,又走了,對你不會有影響。”

  可偏偏一步步走到現在,是他情不自禁,也是他貪心。

  卿酒酒的聲音都啞了:“沒哭。”

  她手指下滑,在他的胸腹劃了一道長線,卿酒酒有點霸道:“我要在這里劃一刀,把你的皮肉都割開。”

  “好。”

  猶豫都沒有,疑問也沒有,沈確果斷地應了一個字。

  卿酒酒得寸進尺:“把你的心剖出來,縫不回去,也沒有關系嗎?”

  “嗯,”他將額頭抵著她的額頭:“都可以,剖出來的心不要丟,仔細看,上面一定刻了你的名字。”

  “......”卿酒酒氣笑了:“直男表白這么粗暴的么?”

  沈確不知道什么叫表白:“你不喜歡?”

  卿酒酒搖頭,又點頭,她叫他:“季時宴。”

  “......”

  “說你愛我。”

  這個要求好滿足多了:“我愛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