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夫君清心寡欲,我卻連生三胎 > 第72章 頓頓飽和一頓飽

i出了蘭氏的院子,傅知易步履匆匆的就往聽濤居而去。

滿心滿腦子此刻都是路蓁蓁的那番話,旁邊的丫頭下人見到了他給他行禮問安,他都只習慣性的點頭。

更是沒看到不遠處岔路上,三爺傅知明看到他,沖他打招呼。

傅知易腳下沒停,只留下一句:“三哥,我還有事先走,有事明天再說。”

說完徑自走遠了。

傅知明傻眼了,扭頭問自己的心腹:“老四這著急忙慌的是要去哪里?怎么感覺像是回聽濤居的路?這是聽濤居出事了?還是?”

旁邊的心腹也不太確定的踮腳看著傅知易的背影,“也許四爺真的有事吧?”

話音還沒落,就看到等候多時的大滿,抱著幾個匣子從一旁走出來,跟在傅知易后頭,兩人一起往聽濤居去了。

傅知明的眼神一閃:“那不是大滿嗎?聽說今天老四被六皇子召去賞畫了?那大滿抱著的匣子,只怕又是六皇子的賞賜吧?”

“看來咱們家老四還真是入了貴人的眼了!出去一回賞賜一回啊。”

“也難怪祖父最偏疼老四了——”語氣里帶著滿滿的失落。

心腹忙勸道:“老侯爺偏疼四爺,不過是因為四爺年紀最小罷了!四爺如今看著風光,可他交好的六皇子,滿京城誰不知道雖然是天潢貴胄,卻向往閑云野鶴一般的生活,一貫不沾朝廷政務半分的。”

“四爺跟著六皇子,想來也是意氣相投,估計也是對仕途無心。所以別看四爺如今得六皇子看中,那也不過是一時風光,終究不能長久。”

“若論腳踏實地,仕途經濟還得看三爺您!更不用說這貴不貴人的,如今可說不好,還得看將來呢!”

“將來說不得這侯府上下,都得靠三爺您呢——”

心腹討好的沖著傅知明一笑。

傅知明臉上露出一點笑意來,很快就又收斂住了,瞪了心腹一眼:“以后這樣的話可不許隨便亂說了,仔細讓人聽見!聽到沒有?”

心腹輕拍了一下自己的嘴:“三爺放心,不該說的時候,小的嘴里一個字都不會吐露的!”

傅知明滿意的點了點頭:“行了,走吧!”

想了想又叮囑了一句:“一會子去打聽一下,三房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總覺得三房最近奇奇怪怪的。還有打聽一下,六皇子那邊這次又給了什么賞賜?”

心腹點點頭答應,服侍著傅知明回了屋,就立刻打聽消息去了不提。

只說傅知易急匆匆的從蘭氏的院子,趕回聽濤居。

到了院子外頭,一時情怯,竟然不敢邁步進去。

跟在身后捧著匣子的大滿有些不太明白,為何自家四爺方才還健步如飛,如今怎么到家門口了,反而退縮了?

清了下嗓子,故意提高了聲音問道:“四爺,這些匣子是我送進去,還是讓人出來拿?”

自從傅知易成親后,他們這些小廝就輕易不能進聽濤居了。

這送東西到四奶奶面前,估計還得請四奶奶身邊的姐姐們出來才行。

一語不僅將傅知易從回家情怯中驚醒,院子守門的婆子,聽到了忙將院子門打開。

院子里伺候的幾個小丫頭看到了,先行了禮,才看到傅知易后頭的大滿和他手里的匣子。

十分有眼色的接過了匣子,跟在傅知易后頭往里屋走。

路蓁蓁正半躺在貴妃榻上,手里翻看著話本子,心里卻在琢磨其他的事情。

今兒個她那一份半真半假的剖白,想來很快就會傳到傅知易的耳朵里,來佐證自己對傅知易沒有二心。

那她接下來提出最近就出府去莊子,想來傅知易應該能答應吧?

到時候一定要在莊子上多賴著住上幾日。

自從穿過來后,除了那日回門,就一直在侯府這一畝三分地上打轉,也該見見外面的世界了。

正想得出神,眼前一暗。

抬頭,傅知易正站在自己面前,眼神晦暗不明,看著自己不說話。

路蓁蓁忙跳了起來:”四爺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進來不說一聲?”

就看到傅知易后頭幾個小丫頭,捧著匣子陸續走進來,將匣子放在桌上,又退了出來。

忍不住看過去:“這是什么?”

傅知易把匣子往她面前一推:“給你的獎勵,你看看。”

路蓁蓁眼睛一亮,傅知易一貫出手大方,這次不知道又是什么好東西?

打開一看,三套金翠輝煌的頭面映入眼簾,一套純金鑲各色寶石的,一套白玉的,一套碧玉的,交相輝映,晃花了路蓁蓁的眼。

吸溜——

路蓁蓁忍不住吸了吸嘴角快要淌出來的口水,內心發出了尖銳的爆鳴聲:她何德何能,居然能親手摸到這后世能入省博國博的頭面首飾啊!

就說這個越穿得也不是沒有好處的!

眼神癡迷的看著這三套首飾,路蓁蓁覺得她今天一晚上都不用睡了,看著這三套頭面就夠了。

路蓁蓁這癡迷的模樣簡直沒法看。

傅知易那股子見到路蓁蓁就要傾訴自己也對她生了情意的沖動立刻就被沖淡了不少。

心中更是油生了一股挫敗感,路蓁蓁看這些頭面首飾的眼神,都比看自己癡迷。

真是沒眼光!東西是死的,人可是活的!

哄好了自己,這些頭面首飾不說,金銀珠寶,綢緞衣服,古董器物,只要她說一聲,自己難道還能不送給她?

真是傻的!

頓頓飽和一頓飽都不會選嗎?

就在他腹誹的時候,路蓁蓁猛然回過神來,光看這些首飾有什么用?

此刻最關鍵的是哄好大反派老板,以后這樣的獎勵多多益善啊。

當下果斷的痛苦的將匣子蓋上,擋住了頭面首飾對自己的吸引力。

臉上擠出了狗腿的笑容來,“四爺快請坐!”

又親自接過海棠端進來的茶,手背貼著蓋碗試了一下溫度,才親手遞給傅知易:“四爺快喝口茶,溫度剛剛好!”

傅知易穩穩當當的接過了茶,滿意的點了點頭,喝了一口放在一旁。

路蓁蓁眨巴了一下眼睛,殷勤的問候:“四爺今天一天累了吧?我給你捏捏肩膀,放松放松。”

說著上前,十指端放在傅知易的肩膀上,一把捏下去。

“嘶——”傅知易臉色一白,霍的一下子站了起來,火速退開了好幾步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