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混沌天帝訣 > 第6177章 尼達姆隕落
    他率領大軍,追殺了齊默爾曼這么多年,現在齊默爾曼已經成功逃回到了西坦部落,肯定不會輕易咽下這口氣。

    而現在,他又身處西坦部落的地盤附近,一旦齊默爾曼率領西坦部落的大軍來追殺他,他還帶著這么一支十萬人都不到的拉底部落大軍,那可就麻煩大了。

    所以,他此時,便想著甩下這支殘軍,而自己獨自逃跑。

    聽到黑茲爾這話,尼達姆臉色不由一黑,心中忍不住就開始罵娘了。

    靠!

    黑茲爾這是打算讓他來背鍋啊!

    他不想背上拋下麾下將士獨自逃跑的罪名,卻想讓自己來背。

    如果自己不想丟下這些將士逃跑的話,那么,率領這么一支殘軍,自己就很有可能,會成為西坦部落的目標。

    但要是自己丟下這支殘軍獨自逃跑的話,那么,自己則有可能會背負丟下麾下將士,臨陣逃脫的罵名。

    雖然明知道自己會面臨這樣的后果,但面對黑茲爾下達的命令,尼達姆卻又不敢不遵,只好答應了一聲道:“是,族長!”

    “嗯,尼達姆,辛苦你了!”

    黑茲爾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隨即,他忙不迭地獨自離開了這支殘軍,朝著拉底部落的方向飛去。

    而就在黑茲爾離開不久,尼達姆還在猶豫著,要不要也丟下這支殘軍,獨自逃跑的時候,此時,在他的周圍,已經密密麻麻地冒出了無數的身影。

    見到這一幕,尼達姆不由大驚失色。

    “不好!”

    尼達姆暗叫一聲不妙,立即就想要逃跑。

    但可惜,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遲了。

    一只遮天巨手,已經從天而降,把他一把抓在了手里。

    “咦,怎么只有這一個七劫境的暗魔族?黑茲爾呢?”

    那只大手把他抓住后,一道甕聲甕氣的聲音,頓時在耳邊響起。

    “靠,不會讓那狗東西給逃了吧?”

    那道甕聲甕氣的聲音,在把剩下的那支殘軍掃平后,見到四處找不到黑茲爾,不由有些懊惱地說道。

    “虎爺,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向公子請示下一步的行動!”

    丘燕此時出聲說道。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吞天虎聞言,點了點頭說道。

    隨即,它拎著尼達姆,和丘燕等一眾符陣營的將士便啟程回到了天武大陸。

    “老大,這次只抓到了這個雜碎,沒見到黑茲爾那狗東西,估計是讓他給逃了!”

    吞天虎回到天武大陸誅魔城,向楚劍秋匯報道。雖然現在大西洲的暗魔族,已經被玄劍宗肅清,庫斯卡大陸的暗魔族,已經難以對天武大陸形成威脅了,但楚劍秋卻依然把修建在大西洲的誅魔城,作為對暗魔

    族作戰的指揮中樞。

    “算了,逃了就讓他逃了吧!”

    楚劍秋聞言,笑著說道。當初他的六劫境傀儡分身克羅寧,率領三千萬的暗魔族大軍,去圍剿黑茲爾的時候,已經把黑茲爾身邊的大軍,打得七零八落,估計黑茲爾身邊如今所剩的殘兵

    ,都不到十萬了。

    在這種情況下,黑茲爾丟下那些殘兵,獨自逃跑,這也是很正常的。

    吞天虎能夠把尼達姆抓回來,都已經算是運氣不錯了。

    楚劍秋這次派吞天虎出動,本就沒有多少指望,讓吞天虎能夠抓住黑茲爾。

    雖說在這幾年來,他的六劫境傀儡分身,率領西坦部落大軍,南征北戰,吞并了很多的小型部落,讓西坦部落的地盤,擴張了十倍不止。

    而且,在這幾年來,楚劍秋還讓暗夜營的不少將士,偽裝成暗魔族,也打入到庫斯卡大陸中,在庫斯卡大陸,組建新的情報網絡。

    但庫斯卡大陸的疆域,實在太大太大了,他現在距離掌控整個庫斯卡大陸,還差得遠呢。他這次,能夠通過情報網絡,獲得拉底部落那支殘兵的蹤跡,已經算是很不錯了,要想還進一步掌握黑茲爾的行蹤,以玄劍宗現在在庫斯卡大陸所組建的情報網

    絡,顯然還是比較難的。

    隨即,楚劍秋對尼達姆進行一番搜魂,在獲悉了他的所有記憶后,楚劍秋便把他給殺了,隨后,又把他的這具軀體,煉制成一具傀儡。

    這一次,楚劍秋并沒有把尼達姆的軀體,也煉制成傀儡分身。

    以他現在的神魂強度,同時操控一具八劫境傀儡分身和一具七劫境傀儡分身,對神魂的壓力,還是有點大的。

    而且,關鍵是,他擊殺了尼達姆,肯定瞞不過黑茲爾。

    畢竟,拉底部落可不像西坦部落那樣,被他所完全掌控。

    他擊殺齊默爾曼,可以把齊默爾曼煉制成八劫境傀儡分身,那是因為,西坦部落高層的所有命牌,都在齊默爾曼的手中。

    但尼達姆的命牌,要么是在黑茲爾的手中,要么是在拉底部落中。

    他擊殺了尼達姆后,必然會讓拉底部落的暗魔族知曉。

    如果再把尼達姆的軀體,煉制成七劫境的傀儡分身,也沒有多少意義。

    ……

    “族長,二長老的命牌碎了!”

    黑茲爾正在倉惶逃竄間,忽然收到了拉底部落三長老蘭斯洛特的訊息。

    在收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黑茲爾不由一陣沉默。

    對于這個結果,他其實早已經有所預料了。

    帶著那么一支殘軍,對尼達姆來說,完全就是一個拖累。

    那支殘軍,不但給他起不到半點幫助,反而會成為一個顯眼無比的目標,增加被發現的風險。

    如果尼達姆甩下那支殘兵獨自逃跑,那還尤自可,如果他還繼續帶著那支殘兵的話,這種事情的發生,是遲早的事情。

    這一刻,黑茲爾心中一陣暗自慶幸。

    幸好自己明智,及早撇下那支殘兵逃跑,否則,恐怕現在隕落的,都不止尼達姆一個了,連他自己,都有可能已經隕落。

    想到這里,黑茲爾更不敢耽擱了,拼命全速朝著拉底部落方向逃跑。

    他要及早回到拉底部落,這才能夠確保自己的安全。

    他現在的狀況,實在是太糟糕了。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他現在的戰力,可是十不存一,一旦遇到外來的危險,那可是十分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