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絕世唐門,從和霍雨浩換宿舍開始 > 第一百一十章 珂珂的尊嚴沒了
  這樣的一聲咳嗽,讓眾人心中都出現了莫名的惶恐。

  對,沒錯,就是惶恐!

  他們清楚,穆老代表著什么,穆老的存在,就是史萊克的支柱!

  但是,穆老的這幾聲咳嗽,徹底的擊碎了眾人心中的希望。

  最終,會議也是草草收場,不過后續的商討仍舊在繼續具體的事宜還剩交給了魂導系的負責人。

  如今的情況,穆老只能靜養,現在的哥哥方面都處在了一個極其敏感的時間。

  本體宗,明德堂,這兩個龐然大物都像是一座大山一樣的壓在史萊克眾人的身上。

  …………

  這些消息都被封鎖,甚至連貝貝都不知道,遠在明都的蘇宇就更不可能知道了,不過根據家里這邊傳來的消息來看,似乎史萊克的這邊也是隱隱有了一些動蕩。

  蘇宇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大概也能猜到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

  穆恩的身體已經開始出現狀況了,唯有這個史萊克最強的戰力出現問題,史萊克才有可能會惶恐!

  緊握著手中的刻刀,蘇宇的抬頭望向了史萊克所在的方位,“史萊克啊史萊克,你們的戲,代價真大!”

  “除了霍雨浩之外,也只有我能幫你們的魂導系徹底的翻身了,但是我并不欠你們什么,該還的,在亡靈使者和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上,我都已經還完了。”

  達官貴人夜夜笙歌,各種極盡奢華的場所之中通宵作樂,目之所急皆是王權至上,帝國危機,卻只懂得勾心斗角,這樣的三大帝國,終究會滅亡……

  唯一讓他們明白威脅的,只有那久居森林深處的獸神與邪眼暴君主宰,極北之地的三大天王。

  但是這都不是主要的危機,最主要的危機來源日月帝國,只要一只強大的魂導軍團,就能讓一個龐大的帝國一擊即潰。

  只不過,我知道這一切的弊端,而你們不知道而已……

  手中的設計圖不出意外的還是被蘇宇送到了日月帝國商業的基地,在這里每天有著大量的交易,蘇宇也現在的身份也算是位商隊制作魂導器的一員,背地里卻是這個商會的實際掌控者。

  在蘇宇的吩咐之下,所有的事情都以經商為主,迄今為止,一切都不能鋒芒太盛,畢竟日月帝國這方面的手段,下起手來是一點都不手軟的。

  念頭通達,做起事來就沒有阻礙了。

  所有的事宜雖然蘇宇沒插手多少,但是這些人有著極強的職位素養,不用猜也知道蘇心遠安排了些什么人過來。

  “少主,家主說了,這里的一切少主都不可以不用擔心,后續史萊克方面的事宜家主會親自處理好。”

  這家商會的負責人是一名年紀四十多歲的五環魂王,望著對方的腰上的配飾,顯然是蘇家支脈的人,能混到現在這個位置,顯然蘇心遠是放心的。

  “我知道了,但是后續的事情你們必須配合好的行動,否則一但出現紕漏,你們所有人都得死!”

  蘇宇絲毫不含糊,如果現在接觸不了明德堂的話,未來就算本體宗過來打劫,起碼自己也能渾水摸魚摸過去,如果現在就暴露的話,能不能走出日月帝國都是個問題。

  這家在日月帝國的商會一直和明德堂都有合作,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透露出來的小道消息,只不過明德堂蘇家滲透不進去,為此蘇宇也只能依靠自己了。

  回到學院之后,蘇宇老老實實的又上交了四分之一的無聲袖箭加強版的設計圖。

  望著蘇宇交上來的設計圖,軒梓文略有深意的開口道:“怎么,現在想通了,要是想借著這個東西就能混過考核的話,這樣恐怕不行……”

  “軒老師,我只是覺得這次我還能在學院學習,完全是軒老師功勞,所以這一份設計圖我是心甘情愿交給老師的。至于魂導器的制作,在下周的課堂上,我會給軒老師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的。”

  蘇宇一直很有自信,畢竟有了橘子的幫忙,做起事來輕松了不少,唯一讓人頭疼的是,橘子的幫忙也是有代價的。

  夕陽落幕,望著已經收拾完的橘子。

  橘子望著蘇宇,伸了伸攔腰,慵懶的開口道:“小小年紀都不學好,今天的課程你聽懂了嗎?沒聽懂的話可以請我吃飯啊,你橘子姐姐我教你哦。”

  自從蘇宇回來開始惡補魂導知識之后,橘子一直都在有償教學,代價就是讓蘇宇下廚,時不時還得調戲一下蘇某人這個純情少年。

  橘子的性格一直都是這樣的,只要不提及家庭,她永遠都是那個貪吃貪睡的學姐。

  只是不知道,徐天然現在怎么樣了,現在的橘子還沒有答應徐天然的求婚,如今還只是一個在日月皇家魂導學院和明德堂學習的學生。

  當時機成熟,橘子也會休學,開始融入一個新的身份。

  這也是徐天然有利用的價值,否則橘子也不會這樣決然的選擇。

  “好吧,我請客,這一段的時間還要多多勞煩橘子姐姐了。”

  軒梓文的教學雖然令人受益匪淺,但是畢竟軒梓文總不可能天天給他開小灶吧,偶爾去請教一下還是好的,多了就找不到軒梓文的人了。

  某一日,就在眾人上課的期間,珂珂氣呼呼的回到了實驗室之中,“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是,四年級的那個混蛋真的是氣死我了,要是我的實力再強一點,我一定要把他炸成碎片!”

  “珂珂你這是怎么了?”橘子上前問道。

  望著珂珂那有些狼狽模樣,顯然應該最近的學院最近積分賽的事情,不然珂珂看也不可能這么氣憤。

  要是贏了的話,珂珂應該是大笑著一腳踹開大門,然后得意洋洋的坐了下來。

  王少杰望著珂珂那憤然的模樣,幸災樂禍的笑道:“珂珂,你這該不會是又輸給了四年級的司晨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這個月好像已經是負分了。”

  蘇宇沒有說話,要不是學院強制規定每個學生每個月必須要參加三場,否則按缺少場次扣除學分,蘇宇還真不想去參加。

  有句話交痛打落水狗,上次剛剛出院的周寒天就被蘇某人又收拾了三場,完美的刷完了這個月的業績。

  反觀珂珂就很悲傷了,同為四年級的司晨,這個月已經是第三次把珂珂當經驗包刷了,要不是每個月每人只能被同一個人挑戰三次,此刻的珂珂已經是可能被刷了N次了。

  “王少杰你個混蛋,知道還說,你要是有本事你就去給我報仇,你不去幫我報仇就算了,你還嘲諷我,我要讓橘子姐姐再也不理你了,你這樣的男人,一點都沒有男子氣概!“

  珂珂是越想越氣,甚至都想委屈的哭了,要不是蘇宇這個學弟在這這里,珂珂哪里還顧及什么形象。

  “珂珂學姐,需要幫忙嗎?要不我幫你打回來。”

  蘇宇望著現在陷入的自閉的珂珂,緩緩的開口道。

  珂珂驚訝的望著蘇宇,開口道:“四年級的司晨可是四級魂導師啊,你這個三級魂導師怎們可能是他的對手,除非……”

  話還沒說完,就驚訝的瞪大了雙眼,眼前的蘇宇周身緩緩的升起三個魂環,兩黃一紫。

  本來是兩黃一紫一黑,只不過那樣太過驚駭世俗了,蘇宇用模擬的魂技遮掩了過去。

  望著珂珂驚訝的模樣,蘇宇緩緩的開口道:“我覺得三級魂導師配上三環魂尊,應該是可以應對一下的吧。珂珂學姐你說對不對?”

  “對,對對……”

  望著眼前的景象,珂珂陷入了呆滯之中,十三歲的三環魂尊,這……

  別說王少杰,就連一旁的橘子都吃了一驚,陷入蘇宇更適合魂師的修行,現在蘇宇三環魂尊,配上三級魂導師,好像可以試試看。

  蘇宇也是爽快的開口道:“走啊,還愣著干什么,給你報仇去啊。”

  此刻的珂珂,屁顛屁顛的帶著蘇宇來到廣場之上,伸手指向了一個清冷的美貌少女,對方在身高上跟現在一米七五左右的蘇宇差不多,只不過,對方并不是珂珂那樣的重炮愛好者,似乎她的魂導器完全都是精巧型的。

  這一點上,跟橘子差不多,橘子大多數的攻擊手段全部都是手里的橘子,每一只橘子都是一只觸發式的魂導器。

  “喲,這不是珂珂嗎?怎么,帶了人過來是來報仇的嗎?”司晨望著氣勢洶洶的開口道。

  “四年級學員落羽,請指教。”

  蘇宇也沒廢話,直接拿出了自己碎片組成的長劍,畢竟當初在登記的時候,自己的武魂就是劍。

  “四年級學員司晨,請指教。”

  面對蘇宇的挑戰,司晨也沒有輕視,雖然現在的蘇宇看起來確實不像個十三歲的少年。

  在老師的見證之下,雙方開始進行比試。每一次的比賽都需要進行報備,并且由老師來進行見證,這一套流程,蘇宇早就爛熟于心。

  一道絢爛的光芒在司晨的背后閃爍,司晨沒有絲毫大意,直接催動背后的飛行魂導器,用魂導弩箭瞄準了蘇宇。

  蘇宇卻是淡定的望著已經開始在空中急速移動的司晨,別說你了,其實現在我到了四環魂宗,就算是六級的魂導師我也能完全碾壓,更何況你一個四級的。

  所有的學員都知道,軒梓文的有五名學生,這五個人都通過明德堂的考核,這一次挑戰司晨的居然是一個十三歲的學弟落羽。

  眾人不由得開始研究了起來落羽,這個落羽是個插班生,現在的才只是個得到軒梓文授予的三級魂導師。

  “這次落羽是不是有些囂張了,挑戰四級魂導師的司晨,真的能行嗎?”珂珂一臉擔憂道。

  王少杰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要不是太過分,落羽應該修養一星期就能下地了。”

  珂珂:“…………”

  橘子望著賽場上的蘇宇開口道:“這也不一定,你還記得周寒天和周寒斗那兩個倒霉的家伙嗎?”

  王少杰似乎是若有所思般,開口道:“好像還真是,我怎么忘了有這件事,落羽的身上一直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就連軒老師也說過,落羽雖然是三級魂導師,但是他的實力遠遠不止如此。”

  “我的直覺告訴我,就連紫木也很有可能不是落羽的對手,因為現在的落羽跟我們有著半年的沒有交流過了,半年前他就是三級魂導師了,就算他這半年顛沛流離,但是改變不了他本身就有著那些稀奇古怪的強大魂導器。”

  橘子望著仍舊沒有動作的蘇宇,難得的認真道。

  珂珂也點了點頭,開口道:“比賽開始了。”

  作為一名魂師,蘇宇已經很久沒戰斗了,畢竟一直在史萊克學院里,出了欺負戴華斌的那一次之外,其他的時間一直在修煉,終有一日,他會再次回到星斗大森林,好好的跟古月娜講講道理。

  “你現在認輸還來的及,到時候一但動起手來,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傷勢的了。哪怕的你老師是軒梓文老師,我也一樣不會手下留情。”

  司晨手中的弩箭綻放刺眼的綠色光芒,此刻的她仍舊認為自己已經是利于不敗之地。

  一發弩箭像是炮彈一樣直接向著蘇宇所在的地方飛去,望著飛來的弩箭,蘇宇抬手一握,一枚精巧的圓球浮現,隨后淡淡的藍色波紋將蘇宇整個人包裹在了其中。

  那弩箭也也蘇宇直接捏碎,爆炸的余波則是完全被藍色的波紋盡數抹去。

  “這件魂導器不是軒老師給我們準備的課題嗎?橘子姐姐這是你幫他制作的嗎?“珂珂驚訝的望著場中淡然的蘇宇,她沒想到,蘇宇的手中居然有著軒老師給他們準備的課題中的魂導器。

  望著那散發著淡藍色波紋的防御魂導器,橘子的眼神微微有些復雜,她記得她曾經幫蘇宇分析過,兩人還嘗試過分解魂導器的制作步驟,但是最終也還是失敗了。

  只不過,在回去之后,橘子就已經成功的制作出來了,但是,蘇宇卻是在經歷了多次的復刻重現之后,才勉強制造出來的。在魂導器的造詣上,橘子確實比現在的蘇宇要強太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