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絕世唐門,從和霍雨浩換宿舍開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好歹我也是你的媽媽啊
  “你那是什么表情,其實相比現在,我還是覺得之前的你讓我看的習慣一點。”

  蘇宇看著瑟瑟發抖的烈火杏嬌疏,很是不滿的嘆了口氣,之前不是還一股子高高在上的口氣嘛,現在怎么就變得這么從心所欲了?

  你不要看在我身后站著雪帝就遷就我,真的,我說的真的。

  “你、你……”烈火杏嬌疏就算有了陽泉的輔助,此刻也是氣息大降,更何況,在雪帝的氣息壓迫之下,身為十萬年魂獸的它,在這種絕對實力的差距之下,它的實力根本就完全發揮不出來。

  “你、你要干什么?你別亂來啊,這又不是我要為難他的……那是考驗。是那個人留下來的考驗。你可不能動我哦。不然會受到天譴的!”烈火杏嬌疏的聲音居然有些顫抖了。

  雪帝靜靜的懸浮在蘇宇的身后,饒有興趣的看著烈火杏嬌疏,“哦,是嗎?”

  “當,當然,我怎么可能,可能騙你……”烈火杏嬌疏打死也沒想到蘇宇居然還把雪帝也帶過來的,現在的它多少覺得自己方才說要讓蘇宇打完早點回去是個多么離譜的決定。

  真要打完了,估計它也該早點回去重修了……

  “天譴?真要是那些神真的會估計我,也就不會降下七次天譴了,逼得我重修成人,經歷了如此之多的磨難,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嗎?”雪帝的聲音驟然變得冰冷,就連看向了烈火杏嬌疏的目光也帶起了殺意。

  “先停一下,我有件事有說一下。”蘇宇眼看氣氛不對,開口打斷了一下。

  “說。”

  雪帝淡淡的開口,目光仍舊冷冷的看著烈火杏嬌疏。

  “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得到某樣東西去救人,而且,同樣也是為了這冰火兩儀眼而來,具體的事情先放一下。雪帝,你先回來,我有件事情需要跟你商量一下。”

  蘇宇看著那幾乎要縮到地底下的烈火杏嬌疏,決定開始實行自己的計劃。

  “好。”雪帝沒有多說什么,化作一道白色的光芒回到了蘇宇的精神之海中。

  在雪帝回去之后,烈火杏嬌疏下意識的就要逃跑,眼看烈火杏嬌疏要逃跑,蘇宇連忙開口道:“我想你要是現在就跑了的話,待會兒要是被雪帝抓到了話,我可不能保證你能繼續活下去。”

  “我不走,不走,就是隨便看看,看看……”烈火杏嬌疏心虛的搖了搖頭。

  “那好,你就在這里待著,如果你消失了話,估計這冰火兩儀眼,是沒有魂獸能的承受的住雪帝的怒火的。”蘇宇看著烈火杏嬌疏,輕描淡寫的開口道。

  烈火杏嬌疏后怕的點了點頭,“我知道,我知道……”

  將自己的精神再度沉入自己的精神之海,看著雪帝那絕色的嬌顏微微發紅的模樣,蘇宇也是淡然一笑。

  “看來你恢復的不錯,不過以我現在的身體力量,根本就無法承受你完全復蘇之后的力量,估計還需要等一段時間。”蘇宇在雪帝的對面坐了下來,說出了贊成的判斷。

  “那個,我覺得我們似乎要關于我的問題要好好的談一談了。”雪帝將自己心中那些雜亂的念頭壓下。

  “你說,我的會尊重你的意見的。”蘇宇點的點頭,雪帝目前雖然算是他的魂靈,但是本質上還算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因為她的力量還沒有完全和蘇宇融合。

  “之前我總覺得你和那些人類一樣,都是為了得到我的魂環和魂骨而來,所以之前因為諸多原因,導致了我有很多事情都無法和你商量。”雪帝想了想,隨后開口道。

  蘇宇看著雪帝那有些異樣的神色,似乎是想起了些什么,“如果是關于其他的事情的話,你大可以提出來,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圍之內,我都可以幫你做到。”

  “那個,蘇宇,在我商量我的事情之前,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雪帝看著蘇宇,那靈動的眸子中閃過一絲驚訝。

  眼前的這個人類,算得上是歷史上第一個能如此淡定和一個七十萬魂獸,極北之地三大天王之首的雪帝如此近距離交談的人。

  “你說,當然,只要不涉及一些太過隱私的事情,我的可以回答。”雖然大致能猜到雪帝的相問些什么,但是雪帝這個架勢,蘇宇還真的摸不準對方到底想干什么。

  “你為什么會選擇幫助魂獸?”雪帝問出了心中的疑問,這個疑問不僅是星斗大森林中的眾多兇獸的疑問,也同樣是雪帝心中的疑問。

  “這個問題真的要說起來的話就很復雜了,總的來講的話,那大概就只有一個答案了,因為我所追求的事物與世俗不同?”

  魂獸的危機同樣是自己的機遇,凡事都有兩面性,起碼魂獸在某些方面完全比人類要可靠無數倍,當未來登上神界之時,蘇某人必然會遇到那一位。

  他不想走霍掛的老路,也不想就這么窩囊的活著。

  “追求與世俗不同??”雪帝不解,為什么她得到的答案是這樣的?

  蘇宇沒有給她完整的答案,畢竟真的要跟她提起神的話,雪帝大概只會覺得蘇宇瘋了,“時間會給出答案的,不過在此之前,會有一個漫長的過程。”

  雪帝覺得她和蘇宇似乎完全不在同一個層面,她無法理解蘇宇話中蘊含的深意,“好吧,還是來商量一下我的事情吧。我想你如果有時間的話,帶我去一趟極北之地。”

  “極北之地,你確定要回極北之地?”蘇宇看著雪帝,沒想到這一天來的如此之快。

  雪帝頓了頓,開口問道:“怎么了蘇宇,你不愿意嗎?還是你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蘇宇回答道:“不是,我只是沒想到會來的這么快罷了,本以為你會在你的修為恢復一段時間之后,或者等我到達魂帝或者魂圣的時候說,現在看來你倒是挺在乎極北之地的安危的。”

  “如果你覺得不合適的話,那就晚點再去也可以,不過,你需要在冰火兩儀眼待一段時間了,這里的冰泉對我的恢復有幫助。”雪帝看著蘇宇,言語間透露著不容置疑的語氣。

  “那冰火兩儀眼的那些仙草魂獸你打算怎么辦,吃了,還是放了?”看著雪帝那嚴肅的模樣,蘇宇淡然笑道。

  “隨你,我想你可能需要我的幫助,畢竟我可不覺得你會就這么乖乖的空手回去。”說到這里,雪帝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那絕世的容顏上閃過一抹嬌羞。

  “咳咳咳,看來你也不完全是在沉睡嘛,算是有點人類的模樣了。”就連自詡定力已經被王冬兒鍛煉的無比驚人的蘇宇,此刻也在剎那間被雪帝那一閃而逝的嬌羞亂了心神,尷尬的咳嗽了幾聲。

  “冰帝到底在哪?之前我好像感受到了冰帝的力量,似乎她好像也……”看著蘇宇那略顯窘迫的模樣,雪帝話鋒一轉,問起了冰帝。

  蘇宇習慣性的摸了摸下巴,開口道:“大概在五年前,天夢冰蠶從星斗大森林脫困,然后成為了一個人類的智慧魂環,作為有史以來第一個百萬年的魂獸,他所賦予給人類的好處也是無與倫比的,這讓那e到了天夢冰蠶自愿成為魂環的那個人類從精神系武魂,變成了和;神和冰系的雙生武魂。”

  “那然后呢?”雪帝知道后續的事情必然和冰帝有關,因為她也記得那只死蟲子,畢竟當時的天夢冰蠶和口口聲聲說要和冰帝永遠在一起。

  “故事也就在在這個時候開始了,后來那個人類進入了史萊克,在史萊克學習了半年之后,在天夢冰蠶的帶領下來到了極北之地,在天夢冰蠶的刻意暴露之下,引來了冰帝,后續的事情就不用我說了,冰帝也被天夢那個家伙忽悠著成為那個人的智慧魂環,和天夢冰蠶一起以精神體的形式存在與那個人類的精神之海中。”

  “這就是你能獲得冰帝的力量的原因?”雪帝不由得想起來了當時蘇宇也使用過冰帝的力量,不然當時的雪帝絕對不會附著在蘇宇的體內。

  “不全是,不過也正是因為冰帝曾經借助過那個人類展現出了力量,我才能將其輔復制出來,那個人類是誰我說了你也不知道,但是我在下次見到他的時候,我可以告訴你,他是哪一個,畢竟這也是我的當初答應你的事情啊,不是嗎?”

  蘇宇覺得似乎后續會因為蝴蝶效應,導致越來越多的事情會發生偏移,比如星羅帝國皇室的問題,日月帝國如今的二號實驗體,霍雨浩成為了本體宗的弟子……

  “你就還記得那件事嗎?”雪帝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當時本以為是蘇宇隨口胡諏,沒想到在今天才發現這件事居然真的。

  看著雪帝那有些驚訝的模樣,蘇宇覺得如果現在能揉揉雪帝的腦袋那才應景,不過膽子終究還是比不過現實。

  “不然你以為呢?話說我什么時候騙過你,你怎么能這么不相信我,好歹我也是你的ma……”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