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絕世唐門,從和霍雨浩換宿舍開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相思斷腸紅
  在付出了巨大代價之后,這原本充滿危機的山谷似乎也變成了一片坦途。

  這一點從烈火杏嬌疏的態度就能看出來,誰愿意得罪一個體內蘊藏著一個七十萬,而且還是極北之地三大天王之首的恐怖存在啊!

  那可是真的能夠將這里毀于一旦的恐怖存在,所以對于幽幽來說,現在的蘇宇無疑就是個不能招惹的存在,雖然蘇宇只是個不起眼的魂王,但是他背后的雪帝可不是什么善茬。

  重新來到幽香綺羅仙品面前,蘇宇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書,開口道:“幽幽,你的綺羅之心我就拿走了,不過作為補償,我可以告訴你那個人的故事。”

  “雖然有些心疼,但是你要是能把綺羅之心還給我的話,我會更開心的。”幽幽有些心痛的看著蘇宇,每每想起自己辛辛苦苦修煉了一萬年的綺羅之心就這么沒了一半,就感覺心痛的不行。

  “我也沒辦法,雖然我跟雪帝是一起來的,但是你覺得我能讓一個極北之地三大天王之首,而且還是七十萬的雪帝聽我的嗎?我只是一個魂王,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而以。”

  做壞事的是雪帝,跟我蘇宇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的也對,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幽幽心思單純,自然不知道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蘇宇。

  …………

  簡單的講完了當你唐三發家之前的故事后,他快步走回到冰火兩儀眼,盤膝坐下,開始閱讀雪帝從幽幽哪里敲竹杠來的那本書。

  這本書通體雪白,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質制作而成的,書本身柔軟,有點像是絹帛,但又比絹帛堅韌的多,摸上去還有著淡淡的溫潤感。

  封面上沒有字。也沒有署名。蘇宇知道這就是玄天寶錄的剩余部分,掀開了這本書的第一頁。

  第一頁的字不多,字跡古樸大氣。

  “很高興有人能夠看到我的留言。能通過幽香綺羅仙品的考驗,證明,你已經有了閱讀這本書的資格。這本書乃是唐門先祖唐三所著,上面記載了各種仙草、毒草的不同。還有唐門一些失傳的用毒之法。學會后,請將書留下,并要慎用其能力。”

  留下?開玩笑,你要是真的希望冰火兩儀眼的那些家伙能打得過雪帝的話,那我就留下,不然的話,這本書是不可能回去了。

  仔細的翻看著書上的內容,蘇宇也大概了解到了當年的唐門為什么會沒落了。

  暗器之所以稱之為暗器,其精妙之處在于偷襲與劇毒。

  失去了暗器的精髓之后,再加上唐門的食古不化,自然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沒落了,其實也不叫沒落了,準確來說應該叫樹倒猢猻散,墻倒眾人推。

  蘇宇合上了書,來到了幽幽所在的地方,“幽幽,那個人說過我可以拿走不超過七種仙草的對吧?”

  幽幽看著蘇宇,心有防備的開口道:“你不會想把我們全都帶走吧?”

  “沒有沒有,我只是問問而已。”蘇宇擺了擺手,“不過未來我的要是想的話,說不定真的會回來。”

  “那算了,你還是別回來了,我現在都還心疼我的綺羅之心……”幽幽晃動著花瓣,下意識的退后了幾步。

  蘇宇看著幽幽,緩緩的開口道:“幽幽,我突然覺得雪帝只拿走一半的綺羅之心還是太仁慈了。”

  “你不要過來啊!”幽幽看著蘇宇的目光,只感覺自己的身家性命在這一刻都完全得不到保障了。

  “…………”

  蘇宇轉身離開了此地,目光不由得投向了一個方向,在那里,正是相思斷腸草生長的地方。

  在這幾天之中,他已經徹底的將玄天寶錄所有的內容整理齊全了,現在的他需要的只是時間來消化吸收。

  “人類的壽命一直都很短暫,唯一一個壽元最長的人類還是當年用了以前征戰大海,讓所有海魂獸和魂師都沉浮的海神波塞冬,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人類都認為自己能夠活到一千歲,但是實際上哪怕到了極限斗羅之后,壽命也不過幾百歲而已……”

  看著那一株孱弱的仿佛一陣風都能吹倒的白色小花,白色的花朵形如牡丹,但卻比牡丹更要單薄。它沒有香味兒,沒有其他任何的裝飾,甚至連一片葉子都沒有。有的,只是那一抹淡淡的血紅,充滿了悲傷的血色。

  相思斷腸紅啊……

  終于到了我們見面的時候了。

  看著那一株隨風搖曳的小花,蘇宇腦海中思緒翻涌。

  “我未曾料到,有朝一日我也會在這種重要的時刻,心中泛起波瀾。不過終有一日,我會告訴你一切的,冬兒,余生還長,聽我慢慢為你訴說吧。”

  在雪帝和眾多仙草的注視之下,蘇宇的身前緩緩的浮現出了一道光影,在那道光影的身后懸浮一道三彩的雙翅。

  噗嗤!

  一口熾熱的鮮血自蘇宇的口中吐出,覆蓋在了相思斷腸紅之上,蘇宇目光溫柔的注視著那一道光影,向著那一道光影緩緩的深處了手掌。

  手掌虛握,那一道光影也握住了蘇宇的手。

  雪帝能明顯的感覺到,他在笑,那一道光影也在笑,那種醇厚的感情,不像歷經苦難那樣的熾烈,也不像一帆風順的溫和。

  “一路走來,磕磕絆絆,你等了我多少年……”

  一層圣潔的光芒,靜靜的從那小花中散發出來,光芒不斷擴散,最終在著冰火兩儀眼之中綻放出了一道異樣的色彩。

  它在輕微的顫抖著,那顫動的韻律像是在撥動著蘇宇的心弦,往事一幕幕的在蘇宇的眼前閃過。

  說好陪著你一起生活,一起學習,可我卻總是獨自離去,把你留在了史萊克學院之中苦苦等等……

  三年的回憶,我如何才能將它刻入我的靈魂?

  四年的等待,我如何才能彌補你的傷痛?

  七年了,冬兒,你恨我嗎……

  入骨相思情難斷,一朝心血淚,人無悔……

  蘇宇笑了,眼角的淚水在不斷的滴落,他凝望著那不斷在他眼中回放的記憶,那被他壓抑的種種情緒也在此刻徹底的爆發了出來。

  一道道光影浮現,起初那些還只是模糊的光影,最后竟然變成了一道道恍若實質化的景象。

  “這是,人類的精神具象化!”

  雪帝美眸之中有著難以掩飾的驚訝,不僅僅是雪帝,就連幽香綺羅仙品、烈火杏嬌疏、八角玄冰草、奇茸通天菊這些仙品草藥在內,都是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他們能感受到那強烈的感情,如果不是他們實力都比蘇宇強大的話,此刻恐怕早就迷失在了蘇宇的回憶之中。

  當相思斷腸紅從烏絕石飛起落在蘇宇懷中的那一瞬,幽香綺羅仙品、烈火杏嬌疏、八角玄冰草、奇茸通天菊所有的冰火兩儀眼仙草,全部閉合,全部低垂,這是對蘇宇愛情的尊重,這也是對一個人類能以純粹的愛情踏入精神具象化的敬重!

  “冬兒,等我……”

  收起那一株相思斷腸紅,蘇宇緩緩的閉上了的雙眸,陷入的沉睡之中。

  當那極具感染力的精神具象化畫面消失了之后,冰火兩儀眼才再度恢復了寧靜。

  “你最好給本帝解釋一下,這小子為什么會昏迷過去。”雪帝冷冷的看著那一眾仙草。

  “他本身的精神力根本就不能是精神具象化,但是借助相思斷腸紅的之后,他以心血摘下了相思斷腸紅,同時也激發了他心中壓抑的所有情感,不出意外的話,他還會昏迷一段時間,因為他的心力和精神力消耗的太大了。”八角玄冰草看了看蘇宇,隨后開口道。

  “但愿著小子沒事,不然的話,你們所有人都要給他陪葬。”丟下了這一句話之后,雪帝回到了冰泉之上,繼續修煉著。

  在雪帝離開了之后,一種仙草齊齊聚集在了一起。

  幽幽開口道:“你說蘇宇到底和雪帝是什么關系啊,雪帝這么護著他,難道……”

  “不可能,雖然這小子確實有些不一樣,但是那是魂獸,他是人!”阿嬌搖了搖頭,顯然不覺得幽幽那胡思亂想的想法是對的。

  八角淡淡的開口道:“事情不一定像是幽幽想的那樣,不過,好像這個叫蘇宇的人類對雪帝好像很重要,而且雪帝和他都是一起來的,說明了雪帝似乎和這個人類是共生的關系。”

  奇茸開口道:“你們不覺得這個人類,好像跟其他的人類魂師完全不一樣嗎?”

  ………………

  眾多仙草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了起來,不過最后雪帝實在是被他們那些奇奇怪怪的猜想惹煩了心思,最后一仙草賞了一耳光,最八卦的幽幽花瓣都被打掉了一片……

  史萊克學院。

  海神湖,海神島,海神閣。

  黃金樹散發著柔和的生命氣息,但在這柔和的氣息之中,卻有著一絲不同。

  王冬兒靜靜的坐在黃金樹屋之中,窗戶是打開著的,她看著海神湖,不知道為什么,在這一天,她的心很痛,那種那種言語的痛苦讓她心中感到的惶恐。

  在這里,她已經坐了整整一個上午了,她也不知道贊成為什么會感到如此的惶恐。

  過去的半個月時間,她不斷的和蘇宇的家族取得聯系,但是最終得到的答復是蘇宇離開了星羅帝國,前往了落日森林。

  十天前,就沒有蘇宇的任何消息,只知道最后出現的地方是天魂帝國的都城。

  她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感到心痛了,只記得似乎從今天早晨起床的時候,自己就一直感覺像是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一樣。

  當她最初發現,蘇宇再度離開史萊克學院消失的時候。她的心中除了一片難受之外,更充滿了無奈。

  她理解蘇宇的所作所為,也同樣能體諒蘇宇的心情。

  在蘇宇的離去的期間,貝貝和唐雅來過了、伙伴們都來過來找她談心,幫她分析起了蘇宇的情況,時不時的告訴王冬兒關于蘇宇最新的情況。

  但是在今天,言少哲和玄老也來過了,王冬兒也告訴了玄老他們自己的情況,可是,經過了海神閣的探查之后,卻沒有發現任何問題,只能歸結于王冬兒太想念蘇宇了。

  原本一直抱有期望的她,在今天突然感到了害怕,好怕蘇宇像當年那樣一去不返,怕蘇宇像是那些執行了史萊克檢查團因此犧牲的學長學姐一樣,最終死在的星羅帝國那些不懷好意的人的算計之中。

  淚水,又一次不自覺的順著面頰流淌而下,王冬兒緩緩站起身,輕輕的撫摸著當初蘇宇留給她的紅塵眷戀。

  蘇宇,你到底在哪里?

  你回來看看我好嗎……

  …………

  當蘇宇再度蘇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五六天之后了。

  看著雪帝那還在修煉的樣子,蘇宇開口道:“以你現在的狀態,短時間內可以離開我自由行動的,我回去一趟,兩天后回來。”

  “去吧,別死在了外面就行。”雪帝看著蘇宇,不知道是關心還是咒罵。

  “我知道了,盡量回來再死你面前。”

  蘇宇意念一動,穿上了自己的血龍戰甲,消失在了雪帝的視野之中。

  “但愿你著猖狂的小子別出什么事情才好,不然本帝也要連帶著一起死了。”

  美眸微閉,再度出現在了冰泉之上,不吸收著冰泉的力量緩緩的恢復著自己的實力。

  …………

  “蕭蕭,你說蘇宇會回來嗎?”王冬兒坐在訓練場的邊緣看著身旁的蕭蕭問道。

  “我覺得副班長一定會回來的,誰不知道副班長最寵你了,當初在學院的時候可是沒少偏袒你,現在確定了關系,他一定會回來的。”蕭蕭看著王冬兒那有些憔悴的模樣,開口道。

  論感情的路線上,王冬兒不得不說是他們史萊克七怪中最讓人羨慕的一個,從開始到最后海神緣確定關系,就連蕭蕭有時候都感覺酸得不行。

  “我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回來,聽說他一個人去了落日森林,到現在都沒有消息,如果是去獲取魂環的話,也不可能去了半個多月還沒消息吧,我擔心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