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絕世唐門,從和霍雨浩換宿舍開始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老師,你錯了!
  “還是等我取得了第六魂環再說吧,現在的情況確實是麻煩了點,畢竟眼下的情況沒那么簡單的。不單單的是斗羅大陸的事情,就連我自己身上都有很多沒法解釋的謎團。”

  隨著時間的推移蘇宇越來越覺得事情逐漸變得復雜了,最大的謎團還是他為什么會來到斗羅大陸,自己到底還有沒有回去的機會?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你現在的麻煩可不少呢。”

  “是啊,麻煩的事情還在后面,我總感覺以后的蝴蝶效應會更加劇烈,我只希望在未來的巨大風波里我還能繼續能保證自己身邊人的安危……”

  …………

  “堂主,你說,后續的計劃到底要不要繼續進行下去?”黑暗中,一道身影站在鏡紅塵的甚或緩緩的開口道,在這個秘密的實驗室中,只有全身隱沒在斗篷之下的那一道身影和端坐在辦公桌前的堂主。

  鏡紅塵道:“后續的計劃暫且先放一放,畢竟這一次的準備還不是時候。按照你的說法,如果真的發生了其他的意外情況,不僅會讓我們的計劃失誤,圣靈教是靠不住的,因為他們從來都沒有把我們當作自己人。”

  “堂主,那我們的是否要在二號的實驗完成之后,再對圣靈教動手,畢竟現在以我們的力量,如果失去了圣靈教的幫助的話,只怕我們很難抗衡三大帝國和史萊克的頂尖斗羅。”那一道身影緩緩的拿出了一份情報遞給了鏡紅塵。

  看著手中的資料,鏡紅塵緩緩的吐出一口氣,“這是從那小子手里要來的吧,既然星羅帝國不要,那我日月帝國就收下了這一份大禮了,畢竟他怎么也算是我半個日月帝國的子民啊。后續的事宜就交給你來接洽了,我想那小子會是你一個合格的對手的,最好他能和你一樣,是我明德堂的弟子。”

  “我知道了,老師。”

  老師?

  從那一道斗篷的稱呼中來說,那一道身影的身份是鏡紅塵的弟子,也就是說他就是落羽。

  現在的落羽已經是完全滲透進了最高層的圈子,唯一可惜的就是落羽的年紀太小了,實力就目前而言,還完全達不到頂尖戰力的門檻。

  畢竟在日月帝國,魂斗羅級別的實力算是不少的,他們缺少的就是封號斗羅。

  至于超級斗羅就更別提了……

  “又見面了,算起來上一次見面還是在一年前,時間過的真快啊。”取下兜帽,落羽在明都的酒店中坐在了蘇宇的對面。

  蘇宇笑了笑,“還是算了吧,自己跟自己說話有意思嗎?”

  “其實你覺得挺有意思的,畢竟只有自己才最了解自己,除了自己之外,最了解自己的還是敵人。我想如果我有這么一個對我了如指掌的敵人,我想我會很痛苦,畢竟我完全沒有勝算。”落羽端起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小口。

  蘇宇點了點頭,“說的也對,不過我倒是希望能有這么一個敵人,畢竟有些時候,有點危機才是正常的。”

  “話說,后續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辦,徐天然你打算怎處理,雖然你的本意是在必要的時候將徐天然殺掉,但是,就目前而言,你的計劃可行性不大,畢竟我沒辦法突破徐天然身邊的封號斗羅,也無法避開她的探查。我知道你有新的想法,說來看看。”落羽看著蘇宇,雖然兩人算是同一人,但是他們的思維,卻是可以分開的。

  聽完了落羽的話,蘇宇略加思索道:“我有一個新的想法,不過你施展不了,只能我來施展,必要的話,我們的身份需要再次互換,你來代替我,我來代替你。如果徐天然脫離了掌控的話,那只能殺掉了。可是,除了殺掉之外,還有一個更好的辦法。”

  “你是說……”落羽露出了一個微妙的笑容。

  蘇宇目光閃爍,“你想的沒錯,就是那個方法,雖然有一定我危險程度,也有著失敗的可能,但是一但成功了,那未來的話,我基本上就沒有任何困難了,甚至可以說是一帆風順。”

  “既然如此,那我等你的消息,不過,你真的打算要那么做嗎?”落羽猶豫了一會兒,繼續開口道。

  蘇宇則是擺了擺手,“有些時候總有些人要經歷一些磨難和打擊,畢竟有很多的事情,沒有他們想的那么簡單。你要是輸了,那才是真的丟光了自己的臉了。去吧,我會在暗中看著的。”

  經過了一下午的交流,落羽悄然離開了酒店,回到了明德堂。

  至于蘇宇,則是從容淡定的看著暗中圣靈教的眼線,雖然現在的蘇宇沒什么危險,但是心中也是壓力重重。

  面對圣靈教這樣龐然大物,而且在圣靈教的背后還有這日月帝國的支持,誰能沒壓力?

  如果二號試驗體成功在未來的幾年內完成了研究,意義絕非只是魂導水平的提升。蘇宇真正的目的,是要讓自己提前進入機甲時代!

  “我之前因為各種束縛,導致很多計劃都沒有辦法進行,甚至是對神靈完全沒有任何抵抗能力。但是,如果未來真的如我所預料的那樣,那是否還會真的有其他的意外事情嗎?”

  蘇宇抬起雙手,看著自己手中那淡淡的光芒,在這淡淡的光芒之中,蘊含著一絲空間的波動……

  如今的時代變化的超乎了蘇宇的想象,這也讓他穿越者的有事越來越小了,而且就現在的形式而言,他似乎已經暴露在了斗羅神界的目光之下。

  至于唐三是否會對自己出手還是個未知之數,后續的蝴蝶效應,蘇宇自己心里都沒底。

  目前圣靈教也是和日月帝國面和心不和,暗中也盯上了蘇宇,如果蘇宇不能從圣靈教的手中逃出來的話,那就只有兩個結果了。

  成為圣靈教的一份子。

  亦或者被圣靈教殺死!

  時代從來都會隨著人類的發展而改變,從一萬年前是如此,到了如今的時代也是如此。

  “也罷,從現在的開始,也唯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起身離開酒店,看著明都的繁華,看著那站在屋頂的堂主,看著那隨著晚風裊裊升起的炊煙。

  這就是明都唯一安全的時光了,未來的時間里,蘇宇要解決圣靈教的事情,還得解決徐天然的問題。

  日月帝國統一的腳步不會改變,唯一改變的就是神界的那個吊毛會阻攔他。

  …………

  “落羽,你說你的勝算有幾成啊?”夢紅塵看著忙碌的落羽問道。

  落羽放下了手中的刻刀,緩緩的開口道:“你指的是對陣史萊克戰隊吧?”

  “沒錯,雖然我們上次確實輸了,但是……”笑紅塵有些底氣不足。

  落羽點了點頭,回憶了一下:“幾年前的時候,我還是在日月皇家魂導學院學習的一個學院,雖然后來遭遇了一些問題,后來的事情你們也知道了。本來這一次我是打算參加的,畢竟現在二號那邊的實驗還在進行,如果不是堂主的請求,我也不打算參加。至于,蘇宇,實不相瞞,我跟他交過手。”

  笑紅塵瞪大了雙眼,開口道:“什么,你說你跟蘇宇交過手?”

  落羽回答道:“對,大概就在半年前,他離開的時候小小的切磋了一把。”

  “那結果呢,結果怎樣?你贏了還是輸了?”夢紅塵一臉期待的開口道。

  落羽摸了摸下巴,回憶道:“算是平手吧,那時候因為是切磋,我們都沒有全力以赴,最后的切磋也點到為止。如果再有機會跟他打一場的話,我想可能還是平手,畢竟當時我們兩個還是聊了不少時間的。好了好了,好好準備比賽的吧。”

  看著落羽離去的背影,笑紅塵喃喃地道:“這一次有了落羽助陣,蘇宇還因為星羅帝國的事情拒絕參加大賽,那我們豈不是能夠堂堂正正的擊敗唐門的代表隊,畢竟他們才是史萊克最強的戰隊啊!這一次的史萊克戰隊最強的只有他們的隊長,其他的人實力根本就不足為懼。”

  夢紅塵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哥,你還記得你五年前是怎么說的嗎?”

  “呃……我忘了,不會……”笑紅塵愣住了,他想不明白夢紅塵為什么要這么問自己。

  笑紅塵撇了撇嘴,頗為無奈的嘆了口氣,“哥,五年前的你,比賽之前也是這么說的,最終還是被蘇宇無情的淘汰了?哥,這一次要不是僥幸,估計我們勝算依舊不大,如果沒有蘇宇的話,估計我們的勝算還要低一點。就算我們贏了,那如果對上了史萊克的戰隊,本體宗的戰隊呢……”

  “我,妹妹,你這,我說就不能有點信心嗎?”笑紅塵默默的嘆了口氣,看著自己這個胳膊肘往外拐的妹妹不由得感到有些頭疼。

  與此同時,特也想到了另外一個人,王冬。

  這個讓他妹妹魂牽夢繞,糾纏不清的人。

  明明注定是敵人,為什么夢紅塵還是義無反顧的陷了進去。

  “如果再給他們兩一次,我還能見到她嗎……”

  笑紅塵沒有選擇再與夢紅塵爭執,在他的心中,不知不覺中烙印上了一道不可磨滅的身影。

  光影幻滅,舉世皆是她的光彩……

  “還真實挺懷念的啊……”

  眸中光彩散去,笑紅塵再度恢復了往日的光彩,但是嘴角卻在此刻勾勒出了一個微笑的角度。

  “爺爺,你說如果我們贏了,那我們的計劃會延遲嗎?”笑紅塵站在鏡紅塵面前問道。

  鏡紅塵看著笑紅塵,欣慰的開口道:“怎么,你有什么打算嗎?”

  笑紅塵想了想,開口道:“暫時沒有,不過,我倒是有一個疑問希望爺爺能夠告訴我答案?”

  鏡紅塵來了興致,心中不禁感慨自己的孫子總算是開了竅了,連忙問道:“你說說看?”

  “我們和史萊克的差別到底需要多年才能用魂導器的發展來消除?”笑紅塵問道。

  鏡紅塵回答道:“如果一號還在,不計算大規模戰爭,而且也,只是小規模團隊的話,二十年。”

  笑紅塵繼續問道:“那一號不在,不計算大規模戰爭,也不計算魂導師軍團的話呢?我們需要多久?”

  “五十年。因為他們也在發展魂導器,雖然起步很慢,但是史萊克仍舊不可小覷。”鏡紅塵站在笑紅塵的身前,腦海中回憶起了落于當時的話。

  那時候落羽說:“老師,未來的時代注定是魂導師的時代,但是我們的發展必定會被三大帝國制約,被史萊克視為大敵,八千年前的慘敗告訴了我們,史萊克才是三大帝國凝聚力的核心,我們如果想要超越史萊克,那未來注定避不開三大帝國。”

  鏡紅塵問道:“那落羽你的意思是什么?”

  落羽繼續說到:“史萊克不僅是三大帝國凝聚力的核心,也是三大帝國民眾的信仰,哪怕我們在戰場上擊潰了三大帝國的軍團,攻破了三大帝國的都城,如果史萊克沒有覆滅,那他們始終會重新組織起來三大帝國的殘余力量,繼續攻擊日月帝國,直到光復三大帝國為止。史萊克的理念是制衡,從一萬年前是如此,現在也是如此。他們的制衡,也僅僅只是針對我們日月帝國而已。”

  “那你的意思是要想徹底的改變如今的局勢,一統斗羅大陸,完成日月帝國歷代先輩夙愿的話,唯有徹底摧毀史萊克學院嗎?但是那樣的話,我日月帝國豈不是會損失慘重,哪怕我們成功了,也無法繼續與三大帝國抗衡了,那豈不是前功盡棄了?”鏡紅塵看著落羽,腦海中思索著這種方案可行性。

  “老師,你錯了。”落羽看著鏡紅塵,緩緩的說出了那句話。

  “我錯了?”鏡紅塵不解的看著蘇宇,他不明白落羽為什么會這么說。

  就算是日月皇家魂導學院其他的人,聽了鏡紅塵的想法,只怕都會贊同他的想法。

  但是,此刻他最得意的弟子,居然告訴他,他錯了!

  我鏡紅塵錯在哪里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