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絕世唐門,從和霍雨浩換宿舍開始 > 第二百零三章 計劃開始
  簡單的跟伊老說了一下之前發生的事情之后,蘇宇就沒有再提這件事了,畢竟這件事情有太多的疑點了,不僅如此,蘇宇更覺得自己像是成為了一個棋子,而不是一個游戲玩家。

  日月街。

  “大賽后面的布置你們打算怎么辦,直接動手,坑殺三國的精英,還是讓他們把比賽打完再動手?”蘇宇看著眼前的落羽,顯然這一段時間,他和落羽都沒有去互通信息。

  落羽拿出了一份規劃,上面的東西不多,但是卻記載了這一次行動的大概方略,“最開始的打算是準備時機到了之后就直接動手,但是后來徐天然有了新的打算。換句話來說,就是徐天然也想贏一次,所以同意了我的請求。不過,在這次大賽結束之后,估計三大帝國的人就很難走出明都了。”

  “你的有意思是,圣靈教那邊也開始插手了?”蘇宇有些不敢相信,這一次圣靈教居然也開始加入了行動之中。

  落羽點了點頭,“在你昏迷的這幾天中,他們達成了一個秘密的條件,具體的內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過老師倒是跟我說了一些,如果不是顧忌海神閣和本體宗的那些老家伙,估計他們就會在比賽結束之后,直接調動魂斗羅級別或者以上的出手。”

  “不管后續怎么發展,我們總要去面對的,不過,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避開乾坤問情谷。”蘇宇想到這里,不由得感到了些許無奈。

  如果只是日月帝國的話,蘇宇倒是有把握配合落羽避開乾坤問情谷的把握就大了不少,但是加上圣靈教的話,那就……

  “對了,夕水盟那邊的魂導大賽,你參加了嗎?”蘇宇想到了那一場大賽的豐厚獎勵,不由得問道。

  落羽點了點頭,開口道:“起初堂主是不打算讓我參加的,但是如今同齡人中已經沒有人是我的對手了,所以,堂主后來也就默許了。”

  “結果如何?”蘇宇其實就是想知道那些倒霉蛋有多凄慘。

  “還行,就是堂主老想著讓我退賽……”

  這估計堂主也是擔心自己的徒弟被圣靈教的人拐跑了,其實最擔心的還不是被人拐跑,更多的是擔心圣靈教的人下黑手。

  畢竟這種事情,圣靈教沒少干。

  要不是為了生活,誰愿意他娘的去跟圣靈教同流合污,但凡八千年前的事情成了,也不至于鬧成了現在這步田地,屬實是有些凄慘了。

  更罔論當年那些割地賠款和諸多不平等條約了,現在的日月帝國還能再度追趕上來,那才是真的厲害。

  “后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要潛修一段時間了,具體的事情,我會告訴怎么做的,現在的日月帝國,太缺乏一場勝利了。”蘇宇看著眼前的自己喃喃自語道。

  是啊,如果不是接二連三的失敗,日月帝國也不會選擇當時孤注一擲的方法,閃擊天魂帝國和斗靈帝國,隨后大軍折戟在了神的面前。

  本體的情況其實從根本上來看,完全不算穩定,因為雪帝現在還沒有完全從沉睡中蘇醒,一但蘇宇出現了意外,雪帝也會隨之出現意外,最大的可能就是蘇宇需要潛修一段時間,至少在潛修的這段時間內,盡量避免戰斗。

  至于戰斗的事情,那就交給落羽了,畢竟這一次的日月帝國,可不是什么萬年老二了。

  外界需要轉移注意力,而承接這些注意力的最佳人選就是落羽了,日月皇家魂導學院代表隊的隊長,明德堂的核心弟子,鏡紅塵的親傳弟子,太子殿下的左膀右臂,日月皇家魂導學院中無可替代的靈魂人物……

  加上曾經挫敗了史萊克交流團的輝煌戰績,在這諸多光環的加持之下,想不讓人注意都難!

  落羽回到明德堂時,已經是日落時分。

  回到明德堂之后,便將參賽的人員召集了起來,這一次作戰前的會議跟以往大有不同。

  “落羽,這一次的會議有什么要交代的嗎?”夢紅塵心中些許猜測,按照以往的慣例,落羽是從來步參加這些會議的。

  雖然她是堂主的孫女,論地位基本上沒有人能比得過她了,但是她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有著何種強大的潛力,也清楚落羽對于明德堂乃至日月帝國的重要性。

  在此前的研究中,二號的研究總是屢屢停滯,自從落羽接手了之后,他雖然實力不如其他人,但是他的思路,解決方法,以及對二號的了解程度,都達到了一個超越眾人的恐怖程度!

  這里可是明德堂,是日月帝國最頂尖的魂導師聚集地!

  所以不管是鏡紅塵,還是夢紅塵和笑紅塵兄妹倆,都知道落羽代表著什么,所以此次對于落羽擔任隊長一職完全沒有異議。

  “這一次作戰前的會議我不安排戰術,我只跟你們簡單的講一下我們現在的處境,以及所需要面對的強敵。方威,你來說說從比賽到現在為止,你對史萊克戰隊和唐門戰隊的看法。”落羽看著坐了角落的一個隊員開口道。

  興許是因為蝴蝶效應,這一次參賽的隊員也發生了改變,不過主要的兩個人物倒是沒發生改變。

  “隊長,真的要我來說嗎?”被叫到名字的那位隊員顯然有些緊促,一時之間就連呼吸都變得濃重了許多。

  他看向落羽,眼眸中帶著些許震驚,似乎在訴說他內心的緊張和不安。

  “說吧,集思廣益,說錯了也不見得會怪罪你。”落羽目光一閃,環顧眾人。

  聽到了落羽的這句話,方威便像是卸下來重擔,平復了一下之后,繼續開口道:“我聽說現在參賽的唐門戰隊便是上一屆的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斗魂大賽的冠軍隊伍,不過好像他們的隊長蘇宇這一次因為一些原因沒有參賽。這一支戰隊的核心就是那個叫蘇宇的人,他要是不在的話,我想我們取得勝利的幾率會更大。但是,我還是覺得我們雖然獲勝的幾率會更大,但是從個人實力來說,除了夢紅塵和笑紅塵兩位學長,學姐,還有隊長你之外,單單論個人實力,我們很難打得過唐門和史萊克……”

  “隊長,我也贊同方威的說法,史萊克的隊長是霍雨浩,現在的他已經成為了魂帝,還是本體宗的大師兄。我們根本就沒法打了,除非……”又一名隊員猶豫了一會兒,隨后眼中充斥著希望的光芒看向了落羽。

  落羽敲了敲桌子,開口道:“看我干什么,我臉上有答案嗎,有應對的方法嗎?”

  “其實有的……”笑紅塵干笑了兩聲,隨后繼續道,“就目前而言,不管是二二三,還是團隊戰,亦或循環賽,我們的壓力其實都很大。先從史萊克的隊伍來說吧,那叫王秋兒的家伙簡直就是個人型暴龍,她的實力簡直就跟當年的蘇宇一樣變態,最可怕的是在她的背后,還有這七寶琉璃塔這樣的頂級武魂給她加持,這讓她巔峰時刻的實力完全超越了魂帝,甚至連大多數的魂圣都未必是她的對手,而且這還不是威脅最大的。”

  說到了這里,笑紅塵拿出了一個記錄畫面的魂導器,“這是史萊克戰斗中的關于戴華斌和朱露那一對的影像。從迄今為止的記錄中來看,他們的兩個的配合完全不是情侶那么簡單,甚至我懷疑他們兩個也和我跟夢紅塵一樣擁有武魂融合技!”

  “什么!武魂融合技!!”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一句話讓在場的眾人都嚇了一跳,本以為一個王秋兒就已經夠恐怖的了,這下子居然又爆出了一個更大的消息!

  “哥,你確定你的猜測是真的嗎?”夢紅塵有些擔憂的看向了笑紅塵,但是后者的臉上顯然不是在開玩笑。

  就在眾人陷入了沉默的時候,落羽開口道:“據我所知,戴華斌出自白虎公爵一脈,朱露也是出自星羅帝國朱家一脈,朱家和戴家時代聯姻,在他們兩家之中,每一代都會出現一對擁有武魂融合技的人。上一屆的戴鑰衡都是沒有朱家的人一起,所以笑紅塵學長猜的沒錯,他們確實擁有武魂融合技,幽冥白虎!”

  “隊長,難道你說的是史萊克學院中,初代史萊克傳說中的那個武魂融合技,幽冥白虎!”

  又一名隊員開口,字里行間掩飾不住他對史萊克戰隊的驚訝和絕望。

  “行了行了,路久于,隊長都沒開口呢,你急什么,隊長當初可是連蘇宇那個怪胎都能打成平手的人,而且隊長還是個七級魂導師,自然有辦法能應對史萊克的那些家伙,不然為什么堂主讓落羽來擔任隊長。路久于,我們還沒遇到他們,你就怎么開始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你再這么瞎說我可要揍你了啊。”

  看著慌慌張張的路久于,一個渾身肌肉的青年握緊了拳頭,滿臉鄙夷的撇了一眼路久于。

  跟眼前這個兩米多渾身肌肉的壯漢一比,身材只有一米六幾的路久于就像個小矮子一樣,看著那個向他舉起了拳頭的肌肉壯雷契爾,他下意識的往后縮了一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