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快穿:奶兇小錦鯉誘撩美強慘大佬 > 第386章 滾蛋吧,渣男!(18)
  “放心,大哥,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當年看上他也不過是一時被糊了眼睛而已,現在我的眼睛已經擦的雪亮了。”

  蘇爍說完這話還搞怪的朝著他眨了眨眼,終于把岑景給逗笑了。

  “行,只要你自己心里有數就好。”岑景不是要事事都限制自家弟弟去做。

  他會叮囑這么多,也是怕蘇爍受委屈而已。

  現在確定蘇爍不會被那個人渣欺騙,他自然也就沒有說教的必要了。

  于是,問題又回到了最初,俞言來這里的目的上了。

  “小默,你不用那么快答應,可以先去我的畫廊看看,如果你覺得不錯,可以在我那里辦畫展,也可以在我那里寄賣,”俞言看向蘇爍的目光柔和了幾分,“不用有那么多心理負擔。”

  蘇爍想了想,覺得對方提議的確不錯,于是看向了自己的大哥。

  岑景雖然不那么想讓俞言有在自家小弟面前獻殷勤的機會,但他也說的沒錯。

  如果岑家新開一家畫廊肯定是不如俞言現有的好,況且在藝術圈子里,和他比起來,還是俞言更有人脈。

  于是雖然不甘心被比下去,但岑景還是點了點頭,讓蘇爍跟著俞言離開。

  俞言帶著蘇爍將自己手下的幾個畫廊都逛了個遍,全程蘇爍的眼睛都亮晶晶的。

  因為那些畫廊里不僅僅有現代的一些知名畫家的畫作,甚至還有一些世界知名畫家的真跡。

  “有沒有你喜歡的,有的話我送你幾幅。”俞言的話非常大氣,就好像要送蘇爍的不是什么價值連城的名畫,而是一些什么不值一提的東西。

  “不了不了!”聽著俞言這么說,蘇爍趕緊搖頭,“我能看看就很好了。”

  蘇爍能夠從這些畫作上面看到一絲絲靈性,自然知道這都是大家的真跡,這些大部分的價值不菲,一幅畫如果送到拍賣會上,估計成交價都在千萬以上。

  這樣的畫白送給他,他可是受之有愧。

  “不用擔心,這不過是一些大不了的小玩意兒,只要你喜歡就夠了。”俞言輕笑著,想要將蘇爍看了很久的畫取下來送給他。

  蘇爍立刻攔住了他,用力的搖著頭,“真的不用了!”

  看著蘇爍是真心的拒絕,俞言也沒有勉強,而是朝著他笑了笑。

  俞言帶著蘇爍將他手下的所有畫廊都帶著看了一遍,然后非常紳士的將人送回了家,并且表示,如果他有什么需求一定要告訴他。

  蘇爍也沒有直接拒絕,而是表示自己會好好想想。

  和俞言告別之后,蘇爍回到了家里,看著在家里等著的家人們,蘇爍朝著他們笑了笑,把今天一天發生的事都告訴了家人。

  講完之后他忍不住問道,“爸,媽媽什么時候回家啊?”

  岑母是個小提琴家,前段時間隨著樂團參加世界巡回演出,蘇爍來到這個世界之后,還沒有看過他的這位母親。

  “估計還要兩個月吧。”說起自己的妻子,岑爸爸也忍不住嘆了口氣。

  自己這個妻子什么都好,就是能陪在他身邊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想著想著,岑爸爸又開始忍不住抱怨自己總是往外面跑,沒有時間陪著自己。

  岑家這邊的氣氛正好,另外一邊的氣氛卻有些劍拔弩張。

  俞飛趴在地上,看著站在自己面前高高在上的俞言,恨的都快咬碎了。

  “怎么了,我的好大哥,終于忍不住對我這個看不上眼的私生子弟弟出手了?”俞飛的語氣充滿了嘲諷。

  俞言看著他,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看著他就好像是在看著一個跳梁小丑一樣。

  可他越是這樣,俞飛就越憤怒。

  憑什么,明明他們都是俞家的孩子,憑什么俞言就能夠得到所有人的喜愛,而他卻只能是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

  俞言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俞飛的表情逐漸變得崩潰,最終輕笑一聲,“對你動手,你也配?”

  “我不過就是想警告你,不要宵想自己配不上的人。”

  聽到這里,俞飛終于明白今天俞言是為了什么來找他。

  “我宵想配不上的人?”他看著俞言眼中充滿了嘲諷,“我再配不上他,我也和他在一起四年,可你呢?”

  俞飛現在就想打掉他臉上的淡定。

  “所以,當初你接近他的時候是因為我?”俞飛的話讓俞言微微一愣,這個時候他才想明白為什么俞飛會接近蘇爍。

  他了解他這個上不得臺面的弟弟,和他那個只知道錢的母親一樣,在他的眼中沒有感情只有利益。

  他當初還意外俞飛為什么會和一個“窮小子”在一起,原來是當初他的過分關注引起了他的注意。

  “沒錯,你在意的人成為別人的掌中雀是不是非常心痛,非常憎恨自己的無能?”俞飛看著俞言笑容中滿是得意。

  “我的好大哥,就算你再不愿意承認,我也得到過你放在心尖尖上的寶貝,就算你將來得到了他,那也是我玩剩下的!”

  “我唯一后悔的就是當初沒有調查清楚他的身份。”

  對,俞飛不后悔從俞言的手中搶走蘇爍,他唯一后悔的就是沒有調查清楚蘇爍的身份。

  在知道俞言對蘇爍過分關注的時候他就調查過,但結果卻發現對方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工薪階層家的孩子,沒有半點問題。

  現在他還有什么不知道的,當初他調查的時候肯定是被岑家人和俞言給引導歪了!

  “得到了?”聽懂他這話俞言嗤笑一聲,“就算你曾經短暫的做過他名義上的男朋友,可你真的得到過他嗎?”

  俞言都不用自己去調查,看著現在岑景只是將他揍一頓而沒有想殺人。

  “我當然已經得到了,畢竟我們可是交往了四年時間。”

  他說的得意,但俞言卻是半個字都不會相信的。

  他慢慢走到了俞飛的面前,俯下身笑看著他,“你會這么說大概是因為不夠了解岑家,如果你真的動了岑叔叔最寵愛的兒子,你覺得你還能安然無恙的在這里和我說話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