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快穿:奶兇小錦鯉誘撩美強慘大佬 > 第489章 最強天賦的小廚神(25)
  蘇爍的容貌出眾,天賦卓絕,如果他想的話,他會有無數優秀的追求者。

  而他,雖然是皇長子,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受皇帝寵愛,并且他身中劇毒,可以說是一個沒有明天的人。

  可即便這樣,蘇爍還是選擇了自己,這樣想想他都忍不住激動。

  “阿嶼,你等我,我和你婚禮一定是讓所有人都羨慕不已的。”說完這話后,一向矜持的夜煦唯上前一步抱了蘇爍一下。

  他現在必須馬上回宮了,否則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被皇帝發現宮里的人不是他。

  等到夜煦唯離開之后,夜煦硯走了出來,看著他忍不住嘆了口氣,“小表弟,你不應該答應我皇兄的。”

  其實夜煦硯早就看出來夜煦唯對蘇爍有意思,但卻從來都沒有明說,因為他知道這兩個人不會在一起,因為父皇是絕對不會給皇兄任何助力的。

  “你想錯了,”蘇爍看著這樣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笑著對他說道,“我們一定會在一起的,而且還是陛下賜婚,表兄你信不信?”

  “怎么可能!”夜煦硯想都沒有想就直接表示反對,自家父皇什么樣的人,他能不知道。

  因為當年是靠著皇后母家上位的,因此在成為皇帝之后就覺得過去是他的恥辱,他怎么會讓他最厭惡的兒子獲得助力。

  “當然可能,”說到這里的時候,蘇爍的面色已經冷了下來,“因為陛下一直都想要收回軍權,你覺得收回軍權的最好辦法是什么?”

  聽到蘇爍的分析,夜煦硯一驚,然后看著他不可置信的說道,“不可能吧,秦王妃可是母妃的堂妹,父皇怎么會……”

  “表兄,你覺得在陛下的心中,是貴妃娘娘重要,還是軍權重要?”

  他只是這么一問,后面什么都不說了,但這些話已經足夠提示他皇帝陛下是個什么樣的人。

  果然,下一刻夜煦硯露出苦笑,“你說的沒錯,在父皇的眼中的確是權勢高于一切,甚至這么多年父皇對母妃的寵愛也不過是為了表達對皇后的不滿。”

  否則的話,他稍微對母妃上心一點也不會不知道其實母妃和皇后二人曾經是閨中密友。

  “所以,激怒我父王,讓他抗旨不遵,這是收回軍權的最好辦法,而能讓父王抗旨的,也只能從我身上入手,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我嫁給‘傻子’皇長子。”

  “這樣既能讓所有人看到他對皇長子的體恤和內疚,又能激怒我父王,一舉兩得。”

  蘇爍說到這里的時候,看到了夜煦硯有些古怪的表情,“你雖然說的很在理,但是父皇有那個腦子能想到這些么?”

  不是他看不起他父皇,這是這些年父皇都做的什么事,他看得清清楚楚,他實在是不覺得父皇有這個智商。

  “陛下在治國上的確沒有什么天賦,但是在陷害忠良上卻天資過人,不是么?”

  夜煦硯想說不是,但想想,這些年,父皇的確是在國師之外的所有事情上都非常有天賦。

  最終他只能嘆了口氣。

  蘇爍回府之后將夜煦唯的身體已經大好差不多快痊愈的事告知了何勁,之后更是提醒他在新年宮宴上如果皇帝給他和夜煦唯賜婚的時候一定要表現出憤怒。

  說到這里,何勁就有些不明白了,為什么要表現出憤怒,這不是給皇帝把柄么?

  “當然要表現出憤怒了,現在誰不知道皇長子在帝國被人下毒整個人已經變得癡傻,而我是父王最寵愛的孩子,將我賜婚給皇長子成為他的皇子妃,父王怎么可能會不憤怒。”

  現在何勁知道他將夜煦唯治好了,自然不會憤怒,可如果不知道呢?

  他身為男兒身被賜婚成為皇子妃,本身就是一件恥辱的事了,結果那位皇子還是被毒傻了心智不全的皇子,但凡是稍微疼愛孩子一點的家族都得翻臉。

  經過蘇爍這么一點撥,何勁也明白了這個道理。

  半月之后,宮宴的時間到了,何勁帶著蘇爍進了宮。

  今年的宮宴和往年一樣,都是吃吃喝喝欣賞歌舞。

  酒過三巡,皇帝陛下似乎喝的有些高了,于是開始賞賜去年的有功之人,然后就開始賜婚。

  當然,他倒也沒有亂點鴛鴦譜,將那些有功之人并且有婚約的統統賜了婚。

  對于朝臣來說,能夠得到皇帝陛下的賜婚那可是莫大的榮耀,尤其是他并是瞎賜婚,頓時讓不少人都對他感激不已叩謝隆恩。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最后一個賜婚的人出了問題。

  誰能想到剛剛皇帝還非常靠譜的給朝臣或者他們的孩子賜婚,結果到了秦王這里就出了問題。

  皇帝陛下竟然將秦王世子賜婚給皇長子,讓他成為皇長子的皇子妃。

  這下整個大殿一片寂靜,所有人都一句話都不敢說。

  誰不知道秦王護著這位世子跟護著眼珠子一樣,現在讓他交給一個傻子為妻,即便那個傻子是皇子那也是在赤.裸裸的羞辱人。

  一些聰明的人頓時明白了,今天的賞賜和賜婚都是為了最后這一場做鋪墊!

  如果皇帝陛下上來就直接給蘇爍和夜煦唯賜婚,再不聰明的人也會明白他這是在故意羞辱,激怒對方,說不定秦王還能咬咬牙忍下去。

  可經過了這么一番鋪墊之后,簡直是在一瞬間將秦王的怒火點燃,想要收的收不住。

  而且皇帝陛下還在那里加假模假樣的說著,“當年我禹國戰敗,我不得不將最寵愛的嫡子送去當質子,以彰顯我的誠意。”

  “如今嫡子被秦王接回,他在帝國受到何等磋磨我想秦王也知道,所以我想給他一門好的婚事,想來秦王定然明白我的苦心。”

  秦王明白不明白朝臣們并不知道,但那些武將們卻是已經明白了這位陛下的“苦心”了,頓時都覺得心寒。

  現在陛下的一言一行都是在激怒秦王,就是為了讓他抗旨不遵之后好借著這個由頭收回兵權。

  不得不說,陛下好算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