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快穿:奶兇小錦鯉誘撩美強慘大佬 > 第576章 撿回來的惡犬(12)
  可現在……可現在為什么專業第一的人變成了蘇爍,這不對,這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兒!

  “衛昶作弊了,一定是他作弊了,否則的不會有這樣的成績,對,沒錯,他作弊了!”一開始邵暢還在小聲的念叨著,但是到了后來,他好像是確認了自己的想法是對的,說的越來越大聲。

  也正是因為這樣,周圍的人在聽到他的話之后,用著看傻子的眼神看著他。

  “同學,你有病吧,”身邊的人翻了個白眼看著邵暢,“衛學長次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你說他作弊他抄誰的?難道是年級第二?”

  “哈哈,專業第一抄專業第二,最后拔得頭籌,這是什么冷笑話!”

  “難不成是衛學長有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的本事?”

  “別逗了,學長有這樣的本事還需要去抄別人的,自己就能做出來好吧,別逗了。”

  “沒錯沒錯,學長那么強的人怎么可能會抄襲,這不會是哪里來的神經病故意來陷害學長吧?”

  圍在大榜邊上不止有大一的學生,還有大二的學生,其中有一兩個還知道之前他說蘇爍壞話的事。

  “我知道他是誰了,他不就是之前那個想要和衛昶交朋友被拒絕之后拼命說他壞話的人!”

  “哦,對,我也記起來了,就是之前說衛昶是個囂張跋扈的垃圾的那個。”

  聽到兩人說這話,周圍簡直都要炸了!

  整個清北雖然很大,但是衛昶的名字大家可都是聽說過的。

  他們大部分的聽到的評價都是溫柔謙和、助人為樂,現在竟然有人說他囂張跋扈,這人莫不是腦子有病吧!

  “胡說八道!”聽到這話,一個曾經被蘇爍幫助過的人不愿意了,“學長才不是囂張跋扈的人,他人可溫柔了,如果我們有困難,他只要能幫我們一定會出手相助。”

  “我看你就是想巴上學長沒成功之后在背后詆毀人家,這個世界上怎么有你這么惡心的人!”

  這話落下,扎在他身邊的人都紛紛退開,顯然是不想接觸邵暢這種人。

  因為別人不愿意和你交朋友你就在背后編排人家,這個世界上怎么有這么惡心的人!

  邵暢聽著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大聲和這些人解釋,說他們被騙了,蘇爍根本就沒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光鮮亮麗,他內里早就爛透了,這樣的人根本就配不上他們的喜歡。

  可這里有不少人已經和蘇爍相處一年多的時間了,受到了很多幫助,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口中所謂的囂張跋扈。

  終于,受不了別人對自己謾罵的邵暢說出了一句讓自己萬劫不復的話。

  “我是他高中同學,我當然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他這話一出,大家都安靜了下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要怎么說才好了。

  “你在說謊,”就在邵暢得意的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帶著憤怒,“我和衛昶學長都是S市第一高中畢業的學生,我可以確定,你不是我的同學。”

  “你究竟是誰,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詆毀學長。”

  這下大家一片嘩然,和著這個人為了詆毀學長還為自己編出個同一個高中畢業的履歷來?

  自己的話再一次被揭穿,邵暢想都沒想轉身就跑。

  但是他絕對不會放棄的,不管是賀言琛還是鐘銳和余南澤的友誼,他一定要得到!

  只是外面的言論越傳越盛,別說是和他同專業的學生,甚至是他同寢室的人都開始躲著他。

  而真正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直接被開除了學生會,理由是品德敗壞。

  邵暢想不明白,為什么一切都和他想象的不一樣,明明他說的話也不算錯,在原書當中,蘇爍就是個炮灰反派。

  他不過是想要將這個炮灰反派提早炮灰掉,取代他的位置成為成為主角攻受和男二的朋友,畢業之后就能靠著這三個人一路騰飛了。

  可為什么不管他做什么,那些人都不肯接納他?

  肯定是蘇爍的錯,如果不是他在那些人的面前說了什么,那三個人為什么會不接受他這個朋友?

  肯定是蘇爍小心眼,在那幾個人的面前詆毀他!

  終于,在放假離校的那天,邵暢沖到了蘇爍的面前,當著所有人的面大聲的罵他。

  “你這個卑鄙小人,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不就怕我取代了你在他們心中位置,所以一直在他們面前說我的壞話么?”

  “衛昶,你這種囂張跋扈的垃圾怎么不去死,你活著就是在浪費資源,你早就該去死了!”

  “還有你,賀言琛,你不會真的以為衛昶是把你當朋友了吧。”

  “你就是條狗,他高興了愿意逗你兩下,就逗你兩下,等他不高興了你以為你是誰吧,我好心好意要救你脫離苦海,你不知道感恩就算了,竟然還敢打我,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

  現在邵暢是什么都不顧了,就想要所有人都知道蘇爍是一個多么虛偽的人。

  可他不知道的是,周圍的人聽著他的話,覺得非常無語。

  蘇爍囂張跋扈?拿賀言琛當成自己的狗?

  這都是誰胡說八道的,他竟然就這么信了,他怕不是腦子有問題吧?

  “emmmmmm,”蘇爍看著他,語氣淡淡的說道,“言琛不是我的狗,他是我的童養夫啊。”

  童……童養夫?

  誰都沒想到剛剛邵暢的一頓痛罵之后竟然會聽到這樣的回答。

  一旁的余南澤忍不住嘶了一聲,“童養夫這個梗你是過不去了?”

  別人不知道童養夫是怎么回事,但他和鐘銳是知道的,沒想到到了現在蘇爍還說賀言琛是他的童養夫,真不怕賀言琛誤會?

  “是啊,這輩子都過不去啦。”蘇爍笑瞇瞇的看著他。

  哎,其實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在開玩笑,他不是對所有人都說過么,賀言琛是他的童養夫,是他們自己沒當真而已。

  一旁的賀言琛聽著他的話,耳尖都紅了,他抿了抿嘴,說道,“那昶昶,你準備什么時候和你的童養夫結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