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快穿:奶兇小錦鯉誘撩美強慘大佬 > 第309章 武林盟主VS他的小醫仙(53)
  有那個時間他還不如去和自己的幕僚們商量商量怎么才能拿下神醫谷。

  如今不管神醫谷的人是因為什么而來的,既然他們現在出現在這里,那么代表著的就是他的機會。

  回到自己的院子之后,薛遠就看到他的幾個幕僚愁眉苦臉的在那里。

  “你們這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時候就會看到一群人這副模樣。

  “大人,我們之前已經想辦法接觸靳翀了,只是他身邊那個男人不好對付,”幕僚想了想,將今天發生的事全部都告知了薛遠,現在他們已經看清了自己的無力,“那個男人武功太高,我們派過去的人一眼就被看穿了。”

  原本他們以為蘇爍到了他們的地盤上,那么不管怎么做,還是手到擒來。

  但現實卻讓他們知道,他們的想法實在是太過天真了。

  “又是他!”在說起沈清涯的時候,薛遠的臉色猙獰了起來。

  他還記得在神醫谷的時候就是這個人攔在了他的面前,差點直接殺了他,現在又是他的出現,讓自己一系列的安排都破產了。

  幕僚們看著薛遠這樣,自然知道大人之前也在這個人身上失手了。

  “大人,如此的話,我們還是放棄之前的計劃吧。”現在他們看得明明白白的,神醫谷的人實在是不好惹,如果招惹了的話,也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

  “不可能!”聽到他這話,薛遠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了。

  現在他已經完全陷入了魔障,如果是在去神醫谷之前,薛遠說不定還真的有可能被自己的幕僚說動,放棄這個不太可行的計劃。

  可現在卻不行了,尤其是在見到了那個和沈清涯很相似的人之后,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雖然那個清護衛是在蘇爍身邊保護他的護衛,但是在薛遠的眼中那就是沈清涯贏了自己的證據,不管怎么樣,沈清涯已經得到了神醫谷的認可。

  即便現在他知道那個人不可能是沈清涯,真正的沈清涯已經死了,而且還是被他算計死的。

  可在看到那個清護衛的時候,他就忍不住不由自主的將他帶入沈清涯的身份,他這輩子可以輸給任何人,但那個人絕對不能是沈清涯!

  薛遠雖然和沈清涯有著還算不錯的交情,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對沈清涯的感情非常復雜,敬佩是有的。

  畢竟武林盟成立了這么多年,能將武林盟治理的這么好的的人也就只有沈清涯一個,這點他不想佩服都不行。

  可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做的太好了,讓薛遠覺得自己樣樣都不如他,因此,在敬佩之外,他又多了深深的嫉妒,嫉妒那個自己怎么都追不上的人。

  就是因為這樣的想法,最終他才走上了那樣一條路,直接將沈清涯弄死了,并且污了他的名聲。

  這樣薛遠就能夠自欺欺人的告訴自己,如今的自己已經比沈清涯強了,那個人再也不是自己永遠都跨不過的檻兒!

  然而誰能想到,他還沒過幾年舒心的日子,一個和沈清涯那么相似的人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讓他忍不住想要將那個人也踩下去。

  如果踩不下去的話,那么就和弄死沈清涯一樣,直接弄死那個人。

  “我先離開,你們好好想想有沒有什么辦法能讓蘇爍主動加入我們的陣營,我絕對不能讓神醫谷成為別人的助力!”

  他的聲音滿是陰冷,現在他已經知道了神醫谷弟子的醫術也不可小覷,因此,他是絕對不能讓任何一個人脫離他的掌控!

  “大人,您如果真的想將神醫谷并入武林盟那就只有一個辦法,殺掉神醫谷內所有人,然后利用他的醫術傳承再培養出來一批新的醫師。”

  這是唯一的辦法,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他們發現神醫谷的人對這位谷主非常忠誠,想要讓他們背叛神醫谷,背叛蘇爍那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事。

  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那些人全部都殺了,然后利用神醫谷的傳承培養他們自己人。

  一旦留下來一個,讓那個人逃走了都有可能被對方回到神醫谷將那些醫書全部焚燒了。

  “你在說什么胡話,如果我是想對神醫谷出手會等到現在?”薛遠知道自己這個幕僚說的在理。

  今天神醫谷的態度已經告訴他,想要讓他們乖乖配合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那些人全部除掉,然后利用神醫谷的醫書培養自己人。

  但他更加知道,神醫谷真正的傳承并非是神醫谷的那些醫書,而是每一任谷主口口相傳的真正精妙的醫術。

  一旦蘇爍死了,那么神醫谷的真正傳承就會斷絕。

  即便是他們的人利用神醫谷的醫書習得醫術,也遠遠達不到蘇爍的高度,甚至可能連那些神醫谷的弟子都比不過。

  “你們別老想那些有的沒的,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將神醫谷拿下,我不想聽你們那么多借口,養你們這么多年不會連這點小事都無法完成吧!”

  說完這話,薛遠拂袖而去,他怎么都沒有想到,之前自己看好的這些屬下竟然會這么沒用!

  “先生,您有什么辦法么?”等到薛遠離開之后,其他人忍不住問了出聲,“現在大人已經變得我們都不認識了。”

  之前的薛遠還是很尊重他們這些人的,誰能想到他現在竟然變成了這樣,和他們記憶中的那位大人完全不一樣了。

  “現在我也沒什么辦法了,或許,我們應該去見見那位靳谷主。”現在看看他們能不能用誠意打動那位了,如果行的話,說不定還有一絲機會。

  如果不行,那他們也該離開了,現在的薛遠已經變得不可理喻。

  他們沒辦法肯定薛遠如果動怒之后會不會做出什么傷害他們的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了半天,也覺得這是最后的辦法了,不過還有一點他們有些擔心。

  “先生,即便我們用‘誠意’打動了靳谷主,但大人會愿意履行么?”這段時間他們看得明白,大人已經將神醫谷當成囊中之物,即便現在許諾了什么,等到神醫谷加入武林盟之后十之八.九是不會兌現的。

  如果只是沒有反抗能力的小門派也就算了,神醫谷可不是那么老實被欺負的,如果他們做的太過分了,他有種預感,神醫谷能將整個武林盟鬧得天翻地覆。

  最重要的是,神醫谷也的確有這種能力。

  現在他們所有人都不想去招惹神醫谷,可大人不知道為什么就跟的失心瘋一樣,非要直接跟神醫谷杠上。

  “不管怎么樣,我們還是要努力一下。”被稱為先生的男人也忍不住嘆了口氣,現在大人喜怒無常,如果不好好做事,到時候他們也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嘆了口氣。

  現在大人這樣,他們除了先這樣之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希望在他們談妥之后大人不要做什么不理智的事,讓事情朝著最遭的方向發展。

  “行了,別多想了,現在我們只要做好我們能做的事就好了。”至于其他,聽天由命吧!

  那位先生想了想,給神醫谷那邊遞了拜帖,如果想和神醫谷那邊好好談談,那么現在他們的態度要低一些。

  當然,收到了神醫谷的拜帖之后,蘇爍有些詫異的看著上面的內容。

  “這應該不是薛遠的意思吧?”這段時間薛遠的高姿態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如果是薛遠送上這拜帖,絕對不會是這樣的態度。

  “不是,”看著上面的字跡,沈清涯就知道這不是薛遠的字,“應該是他的幕僚頂不住壓力要來見見你。”

  “若是我沒有想錯的話,那些人應該是準備許以重利來讓你加入武林盟。”

  蘇爍聽到他的話略有興味的說道,“許以重利或許是真,只是這利最終是否能兌現,恐怕就不好說了。”

  他一向會看人,在看到薛遠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這個男人是個偽君子、真小人。

  即便他答應了什么,等到他發現自己的目的達到之后,最終也有可能直接翻臉不認人。

  因此,蘇爍并不準備和那些人談什么。

  反正即便談了最終的結果也不外乎是薛遠食言而肥,最終他們撕破臉而已。

  “所以這些人還要見么?”沈清涯想了想之后問道。

  “見還是要見的,畢竟我們如今還在對方的地盤上,對方都邀請了,如果不去見一面,實在是有些太過不識趣了。”蘇爍雖然這么說,但眼中卻沒有半點認真的意思。

  顯然,他雖然也給這些人面子,但卻不多。

  “你決定就好,放心,若是你不愿意見就不見,不會有什么事,只要有我在,薛遠就不能對你做什么。”沈清涯的語氣淡淡的,但每一個字都透露著他巨大的自信。

  他相信只要有自己,就能夠保護好蘇爍,不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清涯,幸好我已成年,有了自己的想法,否則按照你現在對我的千依百順,我非得將整個武林鬧得天翻地覆。”蘇爍的語氣中帶著打趣的意味。

  但他說的卻是心里話,其實不僅僅是沈清涯,就連神醫谷里的眾人對他也都是千依百順,能寵著他的,都玩命的寵著他。

  “你身體不好,我們寵著你不是理所應當,況且……”況且對于沈清涯來說蘇爍也是不同的。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對沈清涯來說,蘇爍就不僅僅是朋友或者救命恩人,對他來說,他是這個世界上最特別的人。

  特別到他愿意為了這個人付出一切。

  他知道這樣的想法實在是有些瘋狂,也知道不應該這么想,可每次靠近蘇爍的時候他都會忍不住對他好一點,更好一點。

  “況且什么?”聽到他的話,蘇爍有點好奇。

  為什么說到最后沈清涯有些吞吞吐吐的。

  “沒什么,”看著蘇爍依舊有些探究的眼神,他忍不住說道,“現在還不是時候,等到時候了,我會告訴你。”

  他不是不想將自己的心思告知蘇爍,而是怕說出來之后蘇爍會厭惡他,最終甚至連守護在他身邊的資格都沒有了。

  這個時候沈清涯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膽小。

  如今這個時代都是異性結婚生子,雖然有少部分同性會在一起,但在整個武林當中卻是非常稀少的一部分。

  那些人在一起,要么歸隱山林從此不再世間出現,要么就是武功高強,任何人都不敢對他們的行為有異議。

  沈清涯知道自己的武力和蘇爍的名望能夠讓所有人都閉嘴,但他卻不確定蘇爍是否對他有同樣的心思。

  雖然這三年的時間他對自己照顧有加,可沈清涯依舊不能確定這樣的照顧是因為對他有別的感情,還是因為單純的將他視為摯友。

  “清涯,怎么了?”看著沈清涯忽然發呆,蘇爍輕聲問道。

  “沒什么,”沈清涯搖了搖頭,然后說道,“我只是在想,和薛遠的那些幕僚們見面之后,他們會不會用些不光彩的手段脅迫你。”

  這種事薛遠不是做不出來,所以不得不防。

  “他們倒是想,只是他們有那個本事么?”蘇爍可不是誰都能上手來捏一捏的軟柿子。

  如果對方真的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最后栽跟頭的人十之八.九會是他們自己。

  蘇爍之前已經說過了,如果對方不用什么不入流的手段,他是不會用手中的致命毒藥,可如果對方想才去一些不好的手段,那可就不要怪他手下不留情了。

  “這倒也是,”沈清涯這三年的時間里也見識了不少想要對蘇爍動粗的人,最終的結果不外乎和之前的那個被竹葉青要了命的大漢一個下場,“那就希望他們識趣一點吧!”

  等比武結束之后,蘇爍讓一個神醫谷的弟子將回帖送給了薛遠的那些幕僚,在回帖當中他欣然接受了對方的邀請,并將時間定在了明天。

  那幕僚看著回帖苦笑了一下,“明天你們不要有什么不該有的小動作,一定要將我們的誠意展現給對方即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