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快穿:奶兇小錦鯉誘撩美強慘大佬 > 第312章 武林盟主VS他的小醫仙(56)
  “原來……還有能短暫提升內力的藥物,是誰發明出來的,這樣的好本事我倒是想要討教一番。”蘇爍笑瞇瞇的,但說出來的話卻讓人不知道要怎么接才好。

  那人剛準備說什么,蘇爍就又開了口,“這位既然知道這種藥物,想必這位俠士手中應該有你所說的藥物,不妨拿出來讓我看看?”

  蘇爍笑瞇瞇的看著他,但說出來的話卻噎的他不知道要說什么好。

  “我,我沒有那種藥,但是你們神醫谷的人弄出來點奇奇怪怪的藥有什么難度么?”他這話說的就是有點不講理了。

  蘇爍自然不慣著他,“這位俠士,你這紅口白牙的亂說可就有點不對了,要么你拿出證據來,要么你就承認是在誣陷我神醫谷,妄圖陷我們于不仁不義之中!”

  “什么陷害,你們神醫谷的人一向不擅長武功,現在武功這么高,那不就是用了藥么!”那個人依舊不依不饒的說著。

  反正在他看來,神醫谷的人都是一群醫師,怎么可能有什么高深的武功!

  “這位俠士,你應該知道我神醫谷存在傳承超過百年,你覺得若是我們沒有點自保的功夫,如何能夠在不加入武林盟的情況下屹立不倒,你該不會以為我們憑借的只有手中的藥與毒吧?”

  毒固然厲害,但卻不是無窮無盡的,總有用完的時候,等到那個時候,若是神醫谷的人真的手無縛雞之力,那在就被抓住了,怎么可能這么多年那些人都不敢造次呢?

  那人還想說什么,周圍的人已經看不下去了,“行了,別說了,丟人!”

  這人所在的門派不過是一個小門派,根本沒有進入武林盟的資格,他想靠著討好武林盟眾人來加入武林盟這點無可厚非。

  但這卻是要有方法的,閉著眼睛胡攪蠻纏算什么。

  況且,神醫谷還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否則的話,也不可能讓神醫谷獨立在外這么多年。

  蘇爍也不再說了,只是笑瞇瞇的看了那人一眼,然后看了看薛遠,最后露出了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一瞬間,薛遠有種感覺,眼前這個人好像已經將他徹底看穿了。

  他知道是自己許諾給這個人某些條件讓他來試探神醫谷的態度。

  薛遠想著雖然之前看到過神醫谷有幾個人的武功的確不錯,但卻不可能所有人武功都那么高強,他在這個時候狠狠地打壓一下神醫谷,就是為了讓蘇爍知道,只有依附他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結果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段時間他是想辦法去打壓神醫谷了,但最終的結果卻不怎么理想。

  非但沒有將人徹底打壓下去,反而隱隱讓神醫谷的人認出了他,所以他才有些病急亂投醫的讓這些人想辦法。

  結果誰能想到這人竟然這么愚蠢,會說出神醫谷有什么暫時提升人內力的藥,如果真有那種東西存在,怎么可能大家都不知道。

  每天去神醫谷的人絡繹不絕,那些人都不知道,他這么一個小小門派的外門子弟就知道了,這不是讓人貽笑大方么。

  薛遠想要解釋點什么,這個時候蘇爍卻轉過頭看向了門下弟子,“既然大家都覺得我們是用了什么藥物暫時提升內力,那么你們也不用這般低調了,省的讓人懷疑我神醫谷都是靠著不入流手段上位的!”

  蘇爍的聲音在在場的每一個人耳邊響起,頓時讓不少人的臉色大變。

  沒有深厚的內力是絕對沒有辦法將聲音傳到每一個人的耳中,并且還好像是在耳邊說話一樣。

  這一刻大家都知道蘇爍此人不簡單!

  薛遠面色也極為難看,他知道能那樣傳聲的人定然是修為高深,可之前卻從來沒有聽說過蘇爍的武功有多高強。

  他轉過頭看向不遠處的一人,讓他開口問問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人接收到了薛遠的眼神之后,沉吟了片刻問道,“聽聞神醫谷靳谷主自幼體弱多病,疑似先天不足之癥,卻不想內力竟然這般深厚啊。”

  “家師去世前將全部內力都傳給了我,生怕我因先天不足之癥導致早夭,再加上這些年靳某為了保命日日辛勤習武,內力自然比一般人深厚了些許。”

  蘇爍解釋的合情合理。

  之前薛遠是想讓人暗示蘇爍的先天不足可能是謊言,結果后腳蘇爍就告訴大家,就是因為先天不足才會努力習武增強內里用以保命。

  這樣的解釋讓所有人都挑不出半點錯來。

  “原來如此,”那人笑了笑,只是笑容怎么看著都讓人覺得有些尷尬,“靳谷主內力深厚也是我等之幸。”

  去神醫谷療傷的人都知道,很多時候神醫谷的弟子幫人治病療傷都要輔以內力,因此主人說這話倒也不算是客套。

  這個時候薛遠依舊心有不甘,但卻不知道要說什么了。

  不管是安排人試探,還是剛剛言語上挖陷阱,不管哪一個蘇爍都能輕松避開,一時間倒是讓他成了跳梁小丑了。

  “既然誤會解開,那么比武就繼續吧。”蘇爍笑著拿起手邊的茶碗喝了一口,仿佛剛剛的緊張和他沒有半點關系一樣。

  可他越是這樣,薛遠就越是無法安心,就好像有什么不受控制的事要發生一樣。

  只是現在他也沒有辦法去問蘇爍,只能默默的將話咽了回去,然后小心翼翼的看著比武臺。

  蘇爍若是想做什么,那也只能是在這個比武臺上。

  然后他就看到了顛覆他認知的一幕,就和之前那個誣蔑神醫谷的人一樣,薛遠覺得神醫谷的人或許武功不弱,但卻么有什么真正的戰斗力。

  否則的話,為什么這么多年神醫谷都安于一隅,從來沒有想過爭搶武林盟主的位置。

  可現在他卻知道自己想錯了,或許真的是因為身為醫者不喜歡爭斗,因此神醫谷這么多年并沒有爭強好勝的心思,只是行醫救人然后收些診金,僅此而已。

  而現在,或許是因為之前那個人的行為激怒了蘇爍,他不再讓神醫谷的弟子藏拙,這下子大家才知道,神醫谷的人即便不用毒藥戰斗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接下來凡是和神醫谷對戰的人沒有一個能夠抗下他們十招就直接從比武臺上被打下來。

  不過神醫谷的人下手倒是非常有分寸,雖然人被打下比武臺看上去非常狼狽,但卻沒有一個受傷的,讓薛遠想要借題發揮都做不到。

  這一天下來,所有來參加武林大會的人都知道神醫谷的人不好惹。

  如果想要招惹他們,就掂量掂量自己的拳腳功夫是不是他們的對手,現在這種情況,就算是神醫谷的人不用毒也能輕松收拾掉那些詐刺的人。

  于是,原本聽命于薛遠、或者想要打壓神醫谷從而獲得好處的人,這個時候都安靜了下來。

  識時務者為俊杰不是,現在他們知道自己不是神醫谷的弟子的對手,再貿然上前,那可不就是自取其辱了。

  對于這樣的場景,蘇爍是樂見其成的,說真的,那些總想找事的人蘇爍看著也覺得很煩。

  當天晚上,霖先生喬裝打扮來到了蘇爍所在的院落。

  看到蘇爍的時候,霖先生向他表示了感謝。

  “多謝靳谷主的幫助。”今天武林盟的氣憤非常緊張,顯然因為蘇爍白天鬧得那些事讓整個武林盟的人都緊張了起來。

  “談不上幫助,其實我也看他們不順眼,說到底今天是那些人惹到我了。”蘇爍這話倒不是在推脫,而是那些人真的惹到了他,否則他也不會做的那么明顯。

  霖先生知道蘇爍說的是真話,但卻也不會真的不領情。

  不管怎么樣,他們能更早的找到機會離開都是因為有蘇爍的幫助。

  “靳谷主,明天我們就準備離開了,若是以后有需要我等的地方,請您千萬不要客氣,”霖先生說的鄭重其事,“等到我們找到容身的地方會第一時間將所在告知靳谷主。”

  蘇爍沒有拒絕,他看得出來這位霖先生是個不喜歡欠人人情的,既然如此,那他就答應下來。

  第二天一早,薛遠的那些幕僚都分批開始離開。

  因為薛遠的注意力現在都在蘇爍的身上,完全沒有發現自己身邊的人在慢慢減少。

  蘇爍今天依舊坐在比武臺上看熱鬧,因為他的命令,現在所有人都不再收著打了,看著一個又一個高手被打下比武臺,薛遠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

  簡直已經猙獰了起來。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蘇爍竟然會這么不給他面子,在薛遠的示意下,如今下場的人可不僅僅只有一些小門小派的人,他手下的心腹也有幾個下場了。

  可那些人依然毫不例外的被神醫谷的人打敗,甚至有一個人因為不想認輸竟然在比武臺上偷襲,因此輸的格外難看,甚至還受了傷。

  看到自己的心腹受傷,薛遠的臉色是一黑一片,他甚至想要質問蘇爍為何讓神醫谷的弟子打傷他的人。

  但他也知道,剛剛自己心腹的手段不光彩,如果問了之后,可能會讓自己都落入尷尬的境地。

  因此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心腹回去養傷的時候多給他一些品質好的療傷藥,讓他好好地休息休息。

  薛遠此時已經被蘇爍給氣炸了,但是從那些神醫谷的弟子手里卻一點好處都沒有討到。

  現在他才知道自己之前想要給這些人施恩為什么會失敗,一開始他以為只是巧合而已,但現在看來,之前他們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因此處處小心防備。

  想到這里,薛遠就忍不住牙根癢癢,他怎么都沒有想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看穿了。

  他目光陰狠的看向蘇爍,此時他的心里已經沒有什么志在必得了,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弄死蘇爍,讓他永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如果說他之前最憎恨的人是誰,那么定然是沈清涯無疑,因為只要沈清涯還活著一天,他就永遠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所以沈清涯必須死。

  而現在蘇爍的存在也擋了他的路,讓他武林盟主的位置沒有那么穩固,這個人必須死!

  不過想要弄死蘇爍卻不是那么簡單的問題,先不說他身邊的那個清護衛,他的存在就是一個非常大的阻礙,其次是他身上的那條竹葉青。

  他看得明白,那天的竹葉青的毒性雖然不會讓人立刻死亡,但卻會讓人痛苦不已,沒有解藥的話,一段時間內就會讓人死亡。

  那天最后蘇爍如果不是發了善心給了解藥,那人定然逃不過命喪黃泉的結局。

  如果他真的想要殺蘇爍,一擊必殺的話還好,但凡他有一點失手,最終死亡的人肯定就是他,連半點懸念都沒有。

  所以他一定要找一個光明正大的機會將他殺死,在他看來比武臺就是個好選擇。

  雖然說蘇爍的武功看起來不錯,但他卻不相信他還能高的過他,況且蘇爍武功高強其實也是件好事,他可以在比武臺上神不知鬼不覺的吸收他的內力。

  這么想想,如果蘇爍內力深厚說不定是一件好事!

  越是想,他就覺得自己的想法越是絕妙,現在再讓蘇爍得意一段時間,等到自己邀請他上臺比武的時候就是蘇爍的死期了!

  只是他不知道是,現在他的想法早就被蘇爍和沈清涯感覺出來了。

  畢竟他身上散發著那么濃烈的殺意,只要感知沒有問題就能感覺的出來。

  如果不是蘇爍攔著沈清涯,說不定沈清涯早就直接上手弄死對方了。

  等到用完晚膳之后,蘇爍回到房間,卻發現沈清涯跟著走了進來。

  “你還有什么事么,清涯?”看著沈清涯站在他的身后一言不發,蘇爍露出了個笑容。

  沈清涯抿了抿嘴,忍了半天,最終還是問道,“白天的時候你為什么攔著我,你明明也感覺到了薛遠的……”

  “薛遠對我的殺意?”猜到了沈清涯想說什么,蘇爍想都沒有想就直接接話,“我當然感覺到了,但是這里是武林盟,我不攔著你難道直接讓你沖上去殺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