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快穿:奶兇小錦鯉誘撩美強慘大佬 > 第62章 穿書世界里的真假少爺(13)
  蘇爍并沒有明說是上次那個假貨來的時候惹了池家人不痛快,只是稍微提示了一下。

  不過想來按照秦赫翼的聰明,不應該不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對方立刻回道,[我知道,我會向伯父伯母道歉,那天的確是我的不是。]

  那天秦赫翼全程看著那假貨做了什么自然知道他因為什么惹得池家人不痛快。

  這次秦赫翼登門的時候帶了道歉的禮物,池爸爸和池媽媽看著對方拿了這么多東西,秉持著伸手不打笑臉人的原則,還是讓人進門了,但是池芷瑤對著他卻沒有什么好臉色。

  他二哥那么好的人,這個沒眼光的家伙竟然退了二哥的婚,轉頭就和那個池君峰在一起了,簡直是太沒眼光了,她不屑搭理他!

  可不管池芷瑤是什么態度,秦赫翼都受著,畢竟就算不是他,但也是他這具身體做的孽,那個假貨走了,自然要他背鍋了。

  只是他,希望一會在面對蘇爍的時候,對方不要也這么敵視他。

  不過他有感覺,對方似乎知道之前見面的秦赫翼是個假貨。

  果不其然,在秦赫翼坐在蘇爍的面前的時候,他就聽到了對方在小聲嘀咕,“這次終于是真人了。”

  “你,你果然看得見我!”聽到蘇爍的話,他立刻激動了起來,“那天是你在幫我對不對,這段時間我一直都在想辦法回到自己的身體,但是那個假貨的靈魂好強,不管我怎么努力都回不去。”

  蘇爍看著他點了點頭,然后說道,“赫翼哥,你現在回來了,不是應該去穩定公司么,為什么先來找我?”

  其實蘇爍在做完那件事之后他就知道真正的秦赫翼十有八.九會來找他,只是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這么急切,這才過了一晚上,對方就直接找上門來了。

  聽到他的問話,秦赫翼忍不住苦笑一聲,“公司我不想管了,就算是管了,最終也是為別人做嫁衣,何必呢?”

  既然那些人說自己冷血無情,是個怪物,那這次他就真的冷血一次好了。

  他看得清楚,那個占據自己身體的假貨雖然每次都說的頭頭是道,但事實上他并沒有什么投資的眼光。

  每次他看中的項目,看上去的確是前景不錯,但從長久來看,那些項目簡直就是垃圾,如果賺一筆就及時收手還行,否則的話,反而會讓自己賠本。

  只可惜,這些對方都看不懂,同樣沒有什么投資天賦的秦家人早晚會被那個假貨帶到坑里去。

  而他這個冷血無情的人,就不攙和了。

  其實秦赫翼一直都不明白,他明明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為了秦家人好,為什么到了他們的嘴里,他就成了沒有同情心,一點都不孝順,不知道幫扶家人,是個冷血無情的怪物。

  “大概是因為,身為養子,你不把骨頭敲碎連骨髓都讓他們吸干凈,你就是忘恩負義吧。”忽然聽到蘇爍的話,秦赫翼微微一愣。

  這個時候,他才知道,剛剛在失神的時候,他將內心的不甘問了出來。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會從蘇爍的嘴中得到這樣的答案。

  “我……我不是秦家的孩子?”他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語,但其實他已經隱隱的相信了這個答案。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么秦家人都那么不待見他,如果他真的是親生的話,秦父秦母又怎么會只疼秦赫希和秦赫靜兩個?

  “嗯,你的確不是秦家的孩子,當年秦家夫妻結婚七年遲遲懷不上孩子,于是就收養了你,”蘇爍頓了頓,臉色也有些難看,“不過在你三歲的時候,兩個終于懷上了孩子,而且還是雙胞胎。”

  他深吸了一口氣,略帶嘲諷的說道,“然后你就沒用了,你唯一的用途就是幫他們一家賺錢養著他們,知道他們從你身上榨干最后一絲價值。”

  這樣的答案讓秦赫翼忍不住露出了個嘲諷的笑容,這一切聽上去還真是合情合理,像是他那對父母能做出來的事。

  “所以,你現在準備怎么做?”蘇爍看了秦赫翼一眼,想知道他準備怎么報復秦家。

  卻不想,秦赫翼搖了搖頭,“我什么都不準備做,畢竟,不管那兩個人最初收養我的目的是什么,但最終,他們還是將我養大成人了。”

  【果然不愧是氣運之子,就是正直的讓人想生氣。】系統在這個時候都忍不住開口了。

  一般有點血性的人,在這個時候都會氣的直接報復那一家人渣,結果到了秦赫翼這里,就直接原諒了對方。

  看著蘇爍的眼神,秦赫翼微微一笑,“別把我想的那么大度,我只是什么都不做,又不是不去報復,因為我的袖手旁觀本來就是一種報復。”

  “說起來,這還要謝謝你,”說到這里,秦赫翼的臉上帶上了一絲狡黠的笑容,“如果不是因為你,他也不會滿身霉運。”

  “你看的到?”這到讓蘇爍吃驚了,身為氣運之子能夠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氣運流逝這點不奇怪,但是能夠感覺到被人身上氣運的流失這就有點不對勁了!

  “嗯,或許是因為我們共用一個身體的時間長了,我好像能夠看到一些以前看不到的東西,例如……”他忍不住看著蘇爍說道,“你一身濃郁的霞光,和霞光外面包裹著的耀眼金光。”

  這一切,在那個假貨到來之前他是看不到的。

  “那除此之外你還看到了什么?”蘇爍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糟糕,好像要掉馬了。

  果然,秦赫翼在聽到他的話之后猶豫了一番之后,說道,“就是那天那個假貨離開之前,我看你勾斷了他手腕上的那些細細的紅線,那是什么東西?”

  他隱隱能夠感覺到那個假貨的消失和那些紅線應該有什么聯系,但他卻不清楚那是什么。

  “那是因果線,”既然秦赫翼什么都看到了,蘇爍也不再隱瞞,“他能夠留在這個世界上,就是因為他強制將因果線綁在了你的身上,如果沒有那個因果線,他根本無法留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