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快穿:奶兇小錦鯉誘撩美強慘大佬 > 第93章 穿書世界里的真假少爺(44)
  一旁的姚春月在聽到他說出這話之后,臉上的嘲諷更加明顯。

  祭天陣早就失傳了,即便這個人是氣運之子也不可能憑空創造出祭天陣吧,更別說他只是個普通人,就算創造出來個祭天陣也么有靈力激活陣法敬告天地。

  在姚春月看來,這人不過是在裝腔作勢而已。

  而一旁的婁晉源在聽到這話之后眼睛都亮了起來。

  祭天陣啊,那可是祭天陣,是整個玄術界失傳已久的祭天陣!

  剛剛蘇爍在他們面前說要開壇起陣,等下自然不會將他們所有人都趕走,那就代表著他們一會能夠見識一下失傳已久的祭天陣了!

  婁晉源趕緊將這事吩咐了下去,離開找東西的人聽說一會蘇爍要擺陣,而且還是祭天陣的時候趕緊離開去準備東西了。

  因為去準備東西的人都是玄門中人,因此速度很快,不過半個小時之后,東西就全部都準備齊全了。

  看著那些人拿來的東西,蘇爍忍不住咂舌,這東西的食糧可是真的高啊!

  或許是因為祭品太好了,祭天陣很容易就被激活。

  姚春月感受到從蘇爍身上傳來的澎湃的靈力,頓時雙眼血紅,“你,你不是普通人,你也是玄術師!”

  她怎么都沒有想到,一直以來她以為是普通人的蘇爍竟然和她一樣都是玄術師。

  “你要對我兒子做什么,池承,如果你敢傷害我兒子,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姚春月大聲的喊著,當然蘇爍卻好像沒有聽到她的話一樣。

  他念著禱辭,敬告天地,將姚春月所有的罪行都說了出來,告知天地。

  做完著一些之后,蘇爍看向了姚春月,“我為刀俎,你為魚肉,這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我比你強,那么我做什么你都應該乖乖的受著,不是么?”

  蘇爍的話有些漫不經心,可字字句句都帶著刺,將姚春月給噎的不行。

  剛剛她說那些話的時候的確是痛快,但是反噬到她的身上的時候卻變成了憤怒。

  然而她還沒有來得及說什么,一道粗如水桶的閃電從天上落下來,直直的劈中了姚春月。

  那閃電明明那么粗壯,但卻一點都沒有連累到別人,所有的力量都傾軋在了姚春月的身上,好像恨不得將她劈成碎片一樣!

  雖然那道閃電直直的落在了姚春月的身上,但周圍的人看到那一幕還是忍住全身僵直。

  那畫面實在是太可怕了!

  誰能想到竟然會有閃電劈下來,剛剛如果稍微劈歪一點,估計他們所有人都會直接被劈死了。

  不少人心有余悸的看向了姚春月,此時她已經倒在了地上渾身焦黑,不時有電弧在她的身上迸濺,身體還時不時的抽搐一下子。

  看到這一幕,不少人都吃了一驚。

  剛剛他們還以為那一道閃電劈下來,姚春月就算不灰飛煙滅,也乎直接被劈成一塊焦炭,卻不想她現在竟然還活著,這……這簡直不可思議!

  似乎猜到了大家都在想什么,蘇爍解釋道,“剛剛那是天地懲罰,只要天地不想讓她死,那她就絕對不會被劈死。”

  姚春月做了那么多錯事,辜負了天地的鐘愛,天地又怎么會讓她那么輕而易舉的死去!

  “姚春月,這只是開始,不知道你能承受多久?”蘇爍的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好像看著她這樣倒霉就很開心一樣。

  “池承,咳,”姚春月張開眼睛,看著蘇爍的那張笑臉,恨的牙根癢癢,“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你這么惡毒的人,你為什么不去死!”

  她怎么都沒有想到蘇爍竟然真的敬告了天地。

  “你這么惡毒的人都還活著,我為什么要去死,”蘇爍輕笑著,臉上的笑容在姚春月看起來是那么刺眼,“你是為了一己之私奪取別人的命格,而我只是為了替天行道,你說說,我們之間到底誰惡毒?”

  說完這話,蘇爍也沒有想要一個答案,而是在她的身上重新貼上了鎮壓符和封印符。

  感受到了自己原本因為被雷劈而能夠活動的靈力再一次被封住,姚春月張大了眼睛,聲嘶力竭的說道,“畫那兩種符的人是你!”

  她想過無數種可能,卻沒有想到畫下那兩種符咒的人竟然是蘇爍。

  這個時候蘇爍懶得理會她了,轉頭看向了婁晉源,掏出了一沓符咒,對他說道,“婁副會長,我這里還有十張鎮壓符和十張封印符,每張你能保持半個月的時間,等全部都用完了之后您可以來找我要。”

  既然決定要收拾姚春月,那他自然要配合玄術協會。

  反正畫符很簡單,用不了他多長時間。

  “嗯,放心,我一定會將她關押好的,讓她好好的承受應該受著的懲罰。”婁晉源那是聞弦歌而知雅意,立刻痛快的答道。

  這一刻姚春月是真的慌了,她不怕死,對他們這些玄術師來說,死亡不過是從一種形態轉換到另一種形態而已,沒有什么好怕的。

  可被鎮壓不同,那就是失去了力量,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現在擁有的一切。

  她絕對不能讓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

  只是她不愿意又怎么樣,難道還有人會聽她說的話不成。

  不管是蘇爍還是婁晉源都不理會她,兩個人交流完了之后蘇爍就離開了。

  回去的路上,賀伊看著他,目光中帶著不解,“為什么不直接解決了她,姚春月是個邪術師,她活著對你來說終究是個后患。”

  在商場沉浮多年的賀伊一向信奉對自己的仇敵絕對不心慈手軟,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斬草除根,絕對不能讓他有起來報復自己的機會!

  “現在她活著是必要的,因為她身上還有因果沒有還清是絕對不能死的,”蘇爍看了賀伊一眼解釋道,“況且,對玄術師來說死亡從來都不是結束,而是另一種開始,你也知道的不是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