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快穿:奶兇小錦鯉誘撩美強慘大佬 > 第255章 頂級霸總VS他的“可憐”小妻(46)
  因為K市是他的地盤,所以在那邊作威作福對他來說不會有任何影響,可B市這邊他說了不算,也不可能了解這邊每一個人的身份,這不就得罪了秦暮惟的金絲雀。

  可傳說中秦暮惟不是對任何人都不假辭色的么,誰能想到他私底下玩這么花,竟然還養了個金絲雀。

  “不是,這哪來的傻逼呀?”聽到他的話,周圍的人都讓我看著傻子的眼神看著他,“你不會不知道他的身份吧?就他這身份還需要找金主,你腦子是不是被門擠過?”

  一個知道蘇爍身份的人忍不住開的嗆,“這可是初家的少爺,你覺得誰有本事能夠包養得起他。”

  初家和秦家在整個B市是能夠并肩的家族,一個是傳統企業做的是房地產,另外一個是新興企業做的是網絡和人工智能,整個B市可以說是兩家獨大了。

  現在竟然忽然有一個人敢說蘇爍是被人包養的金絲雀,并且還要用“前金主”三倍的價格來包養他。

  感覺沒有三十年的腦血栓,說不出這種智障的話來。

  那許少爺在聽到這話之后也傻了眼,誰能想到在這里還能見到初家的少爺,而且誰會想到初家的少爺竟然是一個Beta?

  在他看來大家族走出來的孩子不是頂級Alpha就是頂級Omega,怎么可能會生出Beta這種廢物來!

  和那些大世家不同,越小的家族越會認為Beta就是天生的廢物,在他們看來只有Alpha和Omega才是社會頂尖的存在,只有那樣完美的基因才才是他們的榮耀。

  他們并不認可如今社會對Beta的承認,在他們看來那些廢物,天生就是被奴役的存在,最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才對。

  “怎么可能他、他一個Beta……”許少爺語無倫次的說著,卻不知道他這句話得罪了在場很大一部分人。

  在這個社會當中,Alpha和Omega只占很少的一部分,Beta才是真正的中流砥柱,也許他們在體力上比不上Alpha,在魅力上比不過Omega,但他們卻是這個社會最大的組成部分。

  果然他這話一出,不少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帝都第一大學Alpha和Omega學生之戰總數的十分之一,剩下的十分之九依舊是Beta學生,現在他說話一出相當于將全校十分之九的學生都得罪了個遍。

  而且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各個行業上頂尖的領航人物,可以說這位許少爺這話一出,幾乎將整個家族的未來都給堵死了。

  不會有任何一個有真本事的人愿意和他們合作,畢竟性別歧視在如今是一件非常可恥的事。

  五百年之前,在這個社會當中,Alpha和Omega的數量雖然很少,但卻在整個社會的主導作用,他們奴役著Beta、歧視著Beta,在他們看來沒有信息素的Beta就是天生殘缺的,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得到更好的待遇。

  直到五百年前有一位科學家發現,Beta的基因才是三種性別當中最穩定的基因,他們沒有發情期,也沒有易感期,他們不需要信息素,同樣更不會受信息素控制而導致失控,他們才是整個社會進化最完美的存在。

  但是僅僅五百年的時間還不足以讓整個社會的每一個人轉變這個理念,因此還有很多比較封建的小家族,覺得Alpha和Omega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顯然這位許少爺所在的家族就是這樣。

  可如今的Beta早已經不像五百年前那么沒用的,五百年的時間整個社會在進步,人類也在進化,Alpha和Omega固然在進化,但同樣的Beta也沒有落后。

  Beta擁有了更強的精神力和更強大的體魄,雖然Beta的體力上也就輸Alpha一籌,但卻也不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了,至于Omega,除了在生孩子這方面,Beta也不比Omega遜色什么。

  “沒想到到了現在竟然還有性別歧視,這樣的人就應該滾出帝都第一大學,說出去我和他是校友我都覺得丟人。”一個在航天上面有很高成就的學姐,站在那里用著蔑視的眼神看著他。

  這位曾經多次在電視上出現過,是真正的行業大拿,她的很多項目都用在國家航天上是一個真正有本事的人。

  學校也是花了大力氣將人給請回來的,結果沒想到她剛回到母校就聽到人大放厥詞諷刺Beta。

  當年這位學姐的家里也是非常重AO輕B的,因此她之前過的非常不好,非常討厭別人歧視Beta,誰能想到她回學校來做個演講就能遇到這么惡心的人!

  學校里自然也知道她今天會來,現在聽她出來說話,頓時冷汗直流,這姓許的簡直就是在她的雷點上蹦迪!

  蘇爍看了她一眼,立刻知道了他是誰,這位學姐是一個Beta,而且因為她是一個女性的緣故,在學航天的時候被不少人嘲笑說她就應該學學做飯,等畢業之后去伺候老公養孩子就夠了,一個女性Beta學什么航天。

  可同學的話都沒有打擊到她,甚至對她來說還是一種激勵,她還是靠著自己的努力獲得了如今的成就。

  這個學姐說完話之后,更多的人走了出來,他們語帶諷刺的對許少爺說著各種諷刺的話,可許少爺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最終他只能無地自容的躲到一個犄角旮旯的地方,再也不敢說話了。

  他又不是傻子,明明知道對方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的時候還頂嘴,那簡直就是在找死,之前的那些人當中,還幾個他都是曾經在點事上見過的!

  就在這個時候,校慶正是開始,各個杰出校友登臺巖漿,許少爺就在底下看著,在心中憤憤不平,但嘴上卻一個字都不敢多說。

  因為他知道今天他已經惹了眾怒,得罪了不少根本就得罪不起的人,如果再敢說什么的話,十之八九是要被趕出門的。

  他在離開家的時候信誓旦旦的和家人說,他也是受到邀請的人,如果現在就被趕出去的話,被父母發現他未來的一年之內都沒有好果子吃,別的不說,扣零花錢是一定的。

  就在他心中憤憤不平的時候,一個人走到了臺上,他手中并沒有拿著發言稿,而是即興說著一些讓人感興趣的話題。

  這個時候很多學生也才知道他的名字——初熠,初家的小少爺,初氏研發部的組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