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凌皓秦雨欣最近更新 > 第2581章 神境之上,恐怖如斯!
“我倒是挺佩服你的!”媚狐接著看向凌皓:“你真不打算跑?”
“我的字典里面沒有‘跑路’兩個字!”凌皓淡淡開口。
“有膽識!”媚狐眼神微微一瞇:“或者,你還有其他底牌?”
“沒有了,一個都沒有了!”凌皓聳了聳雙肩。
嗤!
他的話音未落,前方虛空被撕開一道裂口,一道身影從里面走了出來。
表面上看起來五六十歲的年齡,濃眉大眼,虎背熊腰,白袍裝扮。
正是天盟八大天王之一,袁檜!
不愧是神境以上的強者,這速度堪稱恐怖,此處距離恒天城少說也有數十萬里,就這么一會功夫就趕到了。
“參加袁天王!”媚狐看向對方躬身開口。
“嗯?”看了看媚狐的斷臂,袁檜眉頭微微一皺。
隨后,一雙犀利的眼神看向凌皓沉聲開口:“讓你多活了這么久,你也不虧了,死吧!”
呼!
話音落下,沒再廢話,抬手一揮,當即便見一只虛影手掌朝凌皓閃了過來。
看起來很普通的一招,虛空沒有太大動靜,既沒有狂風呼嘯,也不見虛空龜裂。
只不過,對方一出手,凌皓的瞳孔便縮成了針眼般大小,一股濃郁的危機氣息將他籠罩了起來。
他有心想要出手,但整個人都被一股強悍的力道禁錮住了,除了眼珠之外難動分毫,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只手掌朝他撞了過來。
轟!
看似那么隨意的一招,砸在凌皓心口上卻發出一聲滔天巨響。
噗!
下一刻,凌皓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后倒飛了出去,這一飛,直接是萬丈之外,所過之處,虛空全部龜裂。
好不容易穩下來,大量鮮血從嘴里涌了出來,整個人顯得極度萎靡,身上的氣息若隱若現,若有若無。
更夸張的是,他的肉身跟虛空一樣,猶如蜘蛛網般龜裂開來,鮮血從裂縫中溢了出來,整個人眨眼間便成了血人。
一招之下,九死一生!
神境之上,恐怖如斯!
“嗯?”看到凌皓硬受自己一掌竟然連肉身都沒毀掉,袁檜臉上浮現出一抹詫異的表情。
他剛才那一招雖然只催動了七八成功力,但即便是九品滅神的對手也不可能活命。
可凌皓這個四品破神竟然還能立在半空?!
其實,連凌皓自己都沒搞明白!
他剛才其實感覺自己已經是半只腳踏入鬼門關了。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在對方的攻勢在他身上的那一刻,他感覺身體里有股強悍的神秘力道在他身體里翻涌開來,替他擋下了一部分力道。
否則,即便他肉身足夠強大,現在估計也已經是神魂俱滅了。
不過,雖然讓他留下來一口氣,但讓凌皓頭疼的是,被對方一個照面傷成這樣,他連施展隱身術的能力都沒有了。
“有點能耐!再接下這一招,不死,給你活路!”
袁檜接著說了一句后再次出手,同樣是一只虛影手掌。
他心中早已判了凌皓死刑,所以不可能讓凌皓活命。
凌皓現在連說話的都困難,更別提防御了。
呼!
袁檜的話音未落,白翎從凌皓身上閃了出去。
“白翎,你不是他對手,回來!”凌皓咬緊牙關喊了一聲。
他的話音還沒落下,白翎已經出手了,十成功力下轟出兩股極其狂暴的攻勢。
一股冰冷至極,空氣中的水蒸氣直接凝成冰柱。一股炙熱無比,空氣被直接點燃。
這是白翎當前能催動的最強的一招了!
轟!
一聲滔天巨響傳遍虛空,一個碩大的黑洞呈現半空,大量暗物質飄了出來。
巨響過后,白翎如同一道白光一般倒飛了出去,口中噴出一口鮮血,穩住身形后氣息隨即萎靡下去。
跟凌皓一樣,九死一生!
袁檜在白翎全力一擊之下,也不是完全沒傷勢,倒射出百丈之遠,嘴角隱約有血跡溢出。
“白翎!”凌皓再次喊了一句。
呼!
話音落下,眼神一擰,隨后便見幽傀閃了過去,同樣是最強的一拳砸了出去。
袁檜眼神微微一擰,一道精神力幻化的結界墻擋在跟前。
嘭!
幽傀的拳勢將結界墻轟出虛無,袁檜再次退了百丈,不過除了氣息變得更加紊亂一點外,沒太多其他傷勢。
略微緩了緩后,抬手一掌掃出,幽傀沒有抗衡的可能,倒飛出數千丈之遠,同樣蔫了下去,隨后化為一團黑影回到了凌皓身體里。
“你還有底牌嗎?”袁檜接著看向凌皓開口:“如果沒有,那就上路吧!”
呼!
就在這時,一股異常恐怖的氣息從凌皓身上迸發開來。
緊接著,只見其周身方圓數千丈之內的空氣全部幻化成了血紅色,猶如置身血海,整片虛空充斥了無盡的血腥氣息。
此時的凌皓,雙眼一片猩紅,身上的血管暴漲兩倍有余,身上的皮膚也呈現出血紅色,整個人看起來異常恐怖。
另外,如果仔細觀察,能發現他身上之前裂開的那些皮膚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修復。
看著眼前的一幕,白翎的臉上閃過一抹震驚之色,她同時感覺到自己身體里的血脈猶如直接沸騰了一般。
稍微緩了一下后,大聲喊道:“凌皓哥哥,不要,危險,快停下!”
只不過,此時的凌皓估計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自然沒辦法聽進她的話。
“血脈狂化?”對面的袁檜眼神微微一瞇:“沒想到你還有這么特殊的血脈,有點意思!”
“天王,快出手,別讓他完成狂化!”不遠處的媚狐同時開口。
她也沒想到凌皓竟然有這種血脈,臉上不由得閃過一抹凝重。
她活了數千年,這點見識還是有的!
據她所知,一些具備特殊血脈的人,在一些秘法的催動下,能促使自身血脈進入狂化狀態,短時間內能讓自身實力提升一大截。
當然,狂化之后,本人的后果非常嚴重,輕者走火入魔般自此進入瘋魔狀態,重者,直接爆體而亡!
其實,她現在也很不好受,身體里的血脈比白翎還嚴重,大有一副要爆體而亡的趨勢。
這顯然是因為凌皓的血脈等級遠在她之上,妥妥的血脈壓制。
來不及多想,說完那句話后趕緊朝后面躲開了好長一段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