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榴彈怕水最新小説 > 第一百零九章 臨流行(12)
  進入十月,便是正正經經的冬日了。只不過,晚秋起雨,往往先冷,早冬南風,也常常會進入小陽春的境況。

  大河以北,最近便是如此。

  這是好事,因為能讓大家少挨一段要命的冬日,而這一年多的時間里,河北遭的殃已經太多了,冬日注定難挨。

  且說,河北的郡都是典型的大郡,如渤海、平原、清河、河間之類的一郡抵別處一個總管州都尋常,也正是因為如此,河北大郡的郡守素來都是體面人.

  而且,因為擔負著對東齊故地的鎮壓任務,所以一般還會有點軍事色彩,這一點在三征之后更加明顯。

  從這個角度來說,無論是兵部出身的關隴子弟李定出任武安郡太守,還是靖安臺出身的關隴新附成員錢唐出任平原守,都是有些道理的,但也都是走了天大的時運。

  他們出任的契機,在于東都對天下局勢的妥協,在于關隴內部的權力斗爭,也在于彼時河北義軍滿天飛的困境。

  李定如何做想不知道,平原通守錢唐對此心知肚明他知道此生距離自己曾想象過的浪漫追求很可能越來越遠,所以更加珍惜這段明顯進入了新階段的仕途。

  南風陣陣,太陽高懸,胡蘇縣南十余里的地方,一身錦衣勁裝打扮,仿佛回到了在靖安臺時代的錢唐忽然勒馬,引得周圍十余騎侍衛倉促停下,然后立即訓練有素的圍住了錢太守,同時四面來做觀察。

  但周圍多是干干凈凈的冬日田地,視野中唯—一個可以藏人的小樹林,也根本沒有動靜。這讓侍衛們大為不解。

  「他們在干嗎?」

  果然,錢府君的注意力是在別處,他手指的方向是那些在早已經沒有半點綠意的田野,而田野上此時頗有一些衣著破爛的瘦弱少年少女在忙碌:「這都這個時節了田里還有東西能尋?」

  侍衛中自然有伶俐的本地人,立即下馬往田里去,片刻后便轉身回報:「回稟府君,他們在捉田鼠。」

  錢唐一時恍然,只要沒有到沒法出門的地步,只要還能再野外尋找食物,老百姓總是會竭盡所能嘗試從外界獲取食物而捉田鼠,更是鄉野間最常見的此類行為之一。

  因為田鼠不僅會在洞里存糧食,而且田鼠本身吃糧食,也被認為是干凈的肉食來源委實沒什么可驚疑的。

  曉得原委,錢府君只能心中暗嘆一聲世道不佳、民生艱難,便繼續打馬上路,但走了兩步,復又停下,然后忍不住再問:「田鼠不該是秋收后便順勢打了嗎?那時候洞里糧食最多,鼠也最肥吧?」

  周圍侍從紛紛頜首,那名去親自查看的侍從則路顯尷尬。錢唐正色追問了一句:「果真是打田鼠?。」

  「果真。」

  侍從無奈重復,但面上尷尬之色不變錢唐見狀,心知有異,干脆下馬,直接往田中而來,侍從們也趕緊扶刀隨之而來,以至于那些少年見了,紛紛逃竄。

  錢唐無奈,遠遠來呼:「不要怕,我這人喜歡吃田鼠,有肥大的嗎?我加錢來買,足夠你們去城里買一樣重豬肉的錢,豬肉也方便你們分不是?」

  瘦弱的少年們明顯遲疑,然后停了下來。

  但等到錢唐一行人快到,他們中為首的少年卻又無奈開口提醒:「大爺,沒有肥的,只有三五個瘦的。」

  「無妨,」錢唐走上前來,從懷中掏出點銅錢來:「我瞅瞅便是不買,這錢也送與你們。」

  見到錢了,那為首少年終于將一個破口袋撐開,主動給來人做了展示。

  而錢府君只是探頭一看,便瞬間明白為什么自己那個親信侍從是那般表情了一這幾個少年說的一點都沒錯,只有三五個骨瘦如柴的田鼠尸體而已,而且也不是什么成年大鼠,正與這些瘦弱少年體相呼應。

  錢唐面色發紅,只將一把銅錢放入布袋里,然后才認真追問:「其實這片地里,秋后已經捉過一次田鼠了,是也不是?」

  「回大爺的話,捉過四五次了。」見到貴人好說話,瘦弱少年趕緊做答。

  「但總得捉,河溝里也一樣。」

  錢唐點點頭,不敢再問,也不敢再留,乃是直接轉身往路上走回到路上,這位平原通守緩了許久,卻只在馬上不動。

  原因再簡單不過,他是個聰明人,他知道這種情況意味著什么,人家都說竭澤而漁是不對的,他的治下,卻居然連田鼠都要過四五茬,最后都快絕種了,可見民生已經到了什么地步。

  然而,這可是平原郡。

  從這個郡名就知道,這是河北的糧倉。

  「事情怎么會到這種地步呢?」就在周圍親信侍從正在猶豫要不要來勸的時候,錢唐終于苦笑著問了出來。

  侍從們面面相覷,他們當然知道自家府君是在說什么,過了一會,其中一人硬著頭皮來答:「府君,主要還是太亂了,便是想做安民之舉,也該將賊軍擊潰,再論其他。」

  錢唐點點頭,勉力笑了一下,然后打馬東走。

  其實,良家子出身外加治安巡視經驗豐富的錢唐怎么可能不懂是怎么回事?

  便是之前不懂,這一年的郡守生涯也足夠他懂怎么回事了

  征東夷就不說了,去年春末開始籌備的三征東夷是一切的開端,一切的生產治安秩序都在那一刻被打亂,然后是蜂擁而起的叛軍,以及叛軍成勢后的失控,而叛軍之后又是河間大營與幽州大營的聯手掃蕩匪過如梳,兵過如篦。

  社會秩序或許被河間精銳強壓著給「重整」了,但生產基本上全都報廢了,而這其中最要命的便是兩輪秋收造成的巨大糧食缺口。

  于是,這就回到了災年中最經典的那個問題,糧食少了,人沒少怎么辦?很簡單,按照關隴和東都的一貫思路,死一部分人就行了。上一輪秋收后,官軍憑借著自己強大的戰斗力讓義軍和部分老百姓成為了這部分人。

  但是,上年的秋收后患沒解決,今年的秋收又被耽擱,就不知道該讓誰死,而且要死多少人才夠。

  又或者說,錢唐此番冒險離開被半包圍的郡城,冒險穿越危險的「敵占區」往隔壁渤海郡一行,包括聽了自己下屬的勸,本身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的。

  就這樣,眾人繼續東行,很快就來到了一處位于平原郡與渤海郡交界處的莊園,莊園龐大,根本看不到圍墻邊沿,而且圍墻外還有土壘和壕溝,墻上也有箭櫓,內中還有高臺,甚至早在進入園周邊二十里左右地界就已經遇到了巡視人員與等候已久的迎賓之人錢唐到底是一郡府君,雖是微服到此,也無人敢怠慢,只是須臾片刻,正值壯年的莊園主人與兩位稍早抵達的年長客人便一起出迎。

  莊園主人姓高,喚作高士瓚,今年約莫三十來歲,其人家中這種規制的莊園擺在這里,又是這個位置,想都不用想,必然是經歴了東齊時代大肆擴張,如今在河北、北地泛濫的「渤海高」,而且是以類似于徐世英、單通海那般形態存在的豪強之家的模樣。可以想見,此人一旦起兵,最少也能學單通海那般聚攏起三五仟眾。

  其余兩位客人也不簡單,一位乃是西北面信都郡的豪俠,老早便出名的成丹高手諸葛仰,乃是剛剛從關隴那里棄官回到家鄉的大豪,卻又舉族中兵馬加入到了河間大營,成為了河間大營薛常雄下屬的一名中郎將只能說,昔日大魏強干弱枝政策下聚攏到兩都周邊的高手們在戰亂后回鄉的情況,如今日漸增多了。

  至于另一位,倒是簡單,乃是渤海郡郡守張世遇這個姓名也不言自明,又是河東張氏某一房的正當年之人。

  這四個人,兩位是太守,兩位是有修為或地方實力的豪強,此時避人耳目,又在這個時間湊在一起,自然是要做大事的。

  果然,四人入內,稍做禮儀,便直接往內室先密謀起來。

  且說,豪強這種東西,本身是缺乏政治遠見的,譬如東境豪強,最西面兩郡因為撞上了張行和李樞,自然就要起來反魏;齊魯的豪強,因為撞上了張須果,自然就成了官軍主力;而登州的豪強,則選擇依附于外來的強大義軍,就落了下乘,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登州的豪強,則選擇依附于外來的強大義軍,就落了下乘,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而河北這里,因為幽州大營與河間大營的存在,豪強們選擇與朝廷合作也屬于理所當然。

  當然了,如果張行張三郎在這里,一定會說,其實不管豪強跟誰走,都代表了大魏統治的崩壞,因為地方官已經喪失了對地方的控制,不得不尋求和平年代他們主要的鎮壓和防范對象進行合作,而且很可能要讓渡大量政治權力,才能達成交易,具體到這一次,其實也是如此。

  就是這樣,簡單的誘敵之計,你將人引來,河間大營自有兩萬精銳繞后包抄,事成之后,薛大將軍有言,許你來做一任中郎將。」諸葛仰如此做了總結。

  「這是自然,我高士瓚難道還當不起一個將軍嗎?」高士瓚昂然以對:「不過,我記得諸葛兄自家也有相識的族中兄弟在那邊,不用做個聯系嗎?兩條路一起下,更好走一些吧?」

  而河北這里,因為幽州大營與河間大營的存在,豪強們選擇與朝廷合作也屬于理所當然。

  當然了,如果張行張三郎在這里,一定會說,其實不管豪強跟誰走,都代表了大魏統治的崩壞,因為地方官已經喪失了對地方的控制,不得不尋求和平年代他們主要的鎮壓和防范對象進行合作,而且很可能要讓渡大量政治權力,才能達成交易,具體到這一次,其實也是如此。

  「就是這樣,簡單的誘敵之計,你將人引來,河間大營自有兩萬精銳繞后包抄,事成之后,薛大將軍有言,許你來做一任中郎將。」諸葛仰如此做了總結。

  「這是自然,我高士瓚難道還當不起一個將軍嗎?」高士瓚昂然以對:「不過,我記得諸葛兄自家也有相識的族中兄弟在那邊,不用做個聯系嗎?兩條路一起下,更好走一些吧?」

  「這種事情,多一條路多一個破綻。」諸葛仰無奈解釋:「只要能騙了高士通,讓他輕易驅軍過來,就萬事妥當,何必多此一舉?

  「是你久在西都養老,對自家后輩失了號召吧?」高士躦想了想,當場冷笑。

  「也罷,此事就由我來做!不過,事情若是不成,你們也不能怪到我頭上,因為高士通那廝到底是也一方大豪,與我在郡中并稱的,以他的本事,說不得會看出來一二的。」

  「高士通必然會中計。」

  渤海太守張世遇略顯不耐插嘴,也算是攔住了諸葛仰的怒火:「這廝其實壞就壞在他還有點小聰明他比誰都清楚,自己是被黜龍幫趕出來的;也比誰都清楚,沈宣致和平原軍的那些人對他心懷不滿,此時沒叛只是顧忌黜龍幫…所以,若是你現在以同族之誼聯結他,他必然欣喜若狂,視你為倚仗,以此來做擺脫黜龍幫的手段。」

  「得快!@精華_書閣…j_h_s_s_d_c_o_m首.發.更.新~~」錢唐也有些焦躁起來:「不瞞諸位,我現在擔心的真不是高士通,而是黜龍軍。若不能速速打垮高士通,或者讓高士通重新在渤海、平原一帶取了立足之地,他本人倒無妨,怕只伯黜龍幫的人真會以此為機會北上的…之前豆子崗的那支兵馬,就已經夠難纏了,若是黜龍幫大軍北上又如何?」

  豆子崗的那支兵馬是強了一些,但之前大軍掃蕩,不也只能縮入豆子崗的鹽沼地嗎?」高士瓚對錢唐似乎也不甚客氣:「怕什么黜龍幫?」

  「你果真不怕嗎?」就在這時,諸葛仰忽然插嘴,冷冷反問。

  片刻后,還是張世遇地位最高、年紀最長,出言稍作緩和:「好了,國事艱難,賊軍作亂,想不得許多,今日計策既然計劃妥當,就該速速施行,以免夜長夢多。」

  其余三人明顯都給張世遇面子,紛紛起身應聲,高士瓚更是展露笑顏:「雖說三位都是潛行而來,不好設大宴,但身為地主,卻不能不做招待請諸位去凈手,待會有晚宴奉上,明日一早再回無妨。」

  這似乎倒是無話可說。

  二人被女婢引入耳房,錢唐忍耐不住,率先主動來問:「張公,這二人是怎么回事?各自倨傲無禮倒也罷了,相互怎么夾槍帶棒的?」

  「平原郡治安德偏南,你這幾月被軍務弄得焦頭爛額,高士通回來后更是阻隔了消息。所以自然不曉得,諸葛仰回來不過幾日,就與高士瓚結仇了。」張世遇面色倒是尋常:「據說是因為宴飲引發的爭斗…」

  「有誰失禮了嗎?」錢唐追問不及。」不是是斗富斗出氣來了。」

  張世遇簡單介紹道:「諸葛仰從關西回來,高士躦去拜訪慶賀,大概是剛剛回來沒有準備的緣故,只殺了十幾只雞招待,高士瓚便由此嘲對方。結果,諸葛仰表面上不吭聲,第二日卻將自己帶回來的大牲畜直接挑最大的殺了,據說豬羊長八尺,而且餅子格的寬丈余;高士瓚表面上沒說話,卻深以為恥,回來后立即邀請對方來他這里,雞鴨魚肉豬羊牛俱全不說,據說最后干脆尋了一對雙胞胎少年,洗干凈整個蒸了,分人肉下去。」

  錢唐目瞪口呆。」這還不算,據說諸葛仰回去以后再請,先派出一個美妾過去伺候,然后將這美妾也給煮了,還當著高士瓚的面吃了。」張世遇搖頭以對。

  「大約便是這類說法。」

  「是真是假呢?」錢唐到底年輕,立即追問:「吃人的事?」

  「斗富估計是有的,肆意打殺奴仆我估計也是有的,但吃人我估計是沒的,最起碼沒聽到直接證言,更像是今年饑荒,周圍人看他們奢侈無度,又對奴仆莊戶過于苛刻,所以專門編排的。而這二人全都畏懼黜龍幫,據說也是為此,黜龍幫不是有說法,極度厭惡此類豪強嗎?打殺奴仆和斗富這種事反正在黜龍幫那里落不得好。」張世遇倒是見識老道。

  錢唐緩了口氣,卻又覺得哪里不對這種混賬玩意,害怕黜龍幫,卻不怕官府嗎?」不過,這也不是說這些人干不出這種事,只是此時咱們尚在,圣人尚在、皇叔尚在、薛大將軍尚在,他們還沒法作威作福罷了。」

  張世遇不知道對方所想,復又感慨道:「可若是世道再亂下去,沒人管這種人,他們憑著武力、財力、勢力肆無忌憚,爭強好勝,漸漸的,怕是什么惡心事都能做出來南唐世族剛剛南下時,有皇親國戚勸酒,一個客人不喝便要殺一個婢女的,那可是真真正正的事情,反正亂世人命賤,不如一碗粟。而那般行為,與吃人何異?罷了。」

  張世遇不知道對方所想,復錢唐嘆了口氣,卻又搖頭:「咱們跟這種人聯合,便是此番局面解了,怕是將來編排咱們的也不少。」

  張世遇笑了一聲,似乎想再說什么。

  而也就是此時,忽然有婢女將盆、架、巾之類事物送來,還有嶄新衣物,二人隨即住嘴。

  然后,卻又齊齊楞住又感慨道:「可若是世道再亂下去,沒人管這種人,他們憑著武力、財力、勢力肆無忌憚,爭強好勝,漸漸的,怕是什么惡心事都能做出來南唐世族剛剛南下時,有皇親國戚勸酒,一個客人不喝便要殺一個婢女的,那可是真真正正的事情,反正亂世人命賤,不如一碗粟。而那般行為,與吃人何異?」

  因為婢女抬進來的盆子里,赫然是乳白色的奶湯,而且奶味清晰可聞。

  「這是什么?」錢唐只覺得頭暈目眩起來。

  「是人奶是也不是?」張世遇見多識廣,當即道出。

  婢女們立即小心頷首,然后兩人一組主動上來為兩位郡君挽手。

  「人奶……喝的嗎?」錢唐小心至極。

  「凈手洗臉的。」張世遇冷笑一聲,直接將雙手放入溫熱的奶水中。

  錢唐怔了一怔,但警了一眼身側的婢女,想起史書中的那些典故,卻居然不敢拒絕,而是直接俯首凈面,卻幾乎要嘔吐出來。

  洗完臉,二人轉出,外面設了小閣中設了小宴,不過三案,正是高士瓚和兩位郡君各領了一案,然后卻見到小閣外的空地上,須臾數十婢女涌出,隨之侍立。

  高士瓚面有得色,嘴上卻連連道歉,只說招待不周。

  但下一刻,或是甜品果子,或是豬羊牛肉,或是海鮮魚蝦,骨肉腦髓,或烹或煮或蒸或炸或腌或拌,初冬時節能想象到的食物種類一樣不缺。

  更不要說酒水也足足有七八種錢唐坐在那里,稍動了幾筷子,喝了兩杯,卻又想起路上遇到找田鼠都找不到的那群少年,和相關的食人傳聞,一虛一實疊加起來,弄得他心浮氣躁,委實食欲不振。便是另一位張郡君,也沒吃多少。

  錢唐嘆了口氣,卻又搖頭:「咱們跟這種人聯合,便是此番局面解了,怕是將來編排咱們的也不少。」張世遇笑了一聲,似乎想再說什么。

  而也就是此時,忽然有婢女將盆、架、巾之類事物送來,還有嶄新衣物,二人隨即住嘴。

  然后,卻又齊齊楞住。

  因為婢女抬進來的盆子里,赫然是乳白色的奶湯,而且奶味清晰可聞。

  「是人奶是也不是?」張世遇見多識廣,當即道出。

  婢女們立即小心頷首,然后兩人一組主動上來為兩位郡君挽手。

  「人奶……喝的嗎?」錢唐小心至極。

  凈手洗臉的。」張世遇冷笑一聲,直接將雙手放入溫熱的奶水中。

  錢唐怔了一怔,但警了一眼身側的婢女,想起史書中的那些典故,卻居然不敢拒絕,而是直接俯首凈面,卻幾乎要嘔吐出來。

  洗完臉,二人轉出,外面設了小閣中設了小宴,不過三案,正是高士瓚和兩位郡君各領了一案,然后卻見到小閣外的空地上,須臾數十婢女涌出,隨之侍立。

  高士瓚面有得色,嘴上卻連連道歉,只說招待不周。

  但下一刻,或是甜品果子,或是豬羊牛肉,或是海鮮魚蝦,骨肉腦髓,或烹或煮或蒸或炸或腌或拌,初冬時節能想象到的食物種類一樣不缺。

  更不要說酒水也足足有七八種錢唐坐在那里,稍動了幾筷子,喝了兩杯,卻又想起路上遇到找田鼠都找不到的那群少年,和相關的食人傳聞,一虛一實疊加起來,弄得他心浮氣躁,委實食欲不振。便是另一位張郡君,也沒吃多少。

  可這并不耽誤盤如流水,速速上,速速下。

  錢大府君親眼看見,下去的盤子被放在一輛擺在院中的牛車上,居然迅速擺滿,而待他昏昏沉沉吃完一頓晚飯而已,牛車都來了三回。

  這等奢靡,與食人何異?也難怪大家要稱兩個斗富的豪強為食人賊。

  用完飯,錢唐委實待不下去,只以軍務嚴肅,主動連夜縱馬逃了。

  翌日,其人回到被半包圍的平原郡安德城中,稍作歇息,幾乎一口氣睡到天黑才醒,卻又忍不住在榻上來想若是昨日在高士瓚莊園中的人是白有思會如何?

  答案似乎顯而易見,白有思會一刀剁了高士瓚,然后將莊園的糧食拿出來放了。

  不過,那是白有思修為卓絕,換成其他人呢?修為和自己差不多的那種?比如換成張行會如何做?

  答案似乎還是顯而易見,張行會不動聲色吃完這頓飯,然后回去請白有思繼續將高士瓚一刀剁了,然后放糧。

  但還是不對。

  錢唐敏銳察覺到了其中的難處——張行也好,白有思也好,都不會讓高士通這種混賬玩意打下半個郡,然后逼到城下的。而自己卻正面對著兵臨城下的尷尬的情形,便是想處置高士瓚這種混賬,甚至只是想鼓起勇氣打開庫存放糧,恐怕都缺乏現實基礎。

  就這樣,隔了一夜,還是太年輕的錢唐方才緩了回來。

  但也就是這一日,他收到了兩份報告。

  一份來自自己大河對岸安排的探子,探子告知淮右盟淮西大舉事后直接降了黜龍幫,而濟水一帶的黜龍幫全線異動,如今河對岸民間傳聞滿天飛,都說黜龍幫那位左翼大龍頭張行要親自率軍北上,開辟河北!

  只是不知道進軍路線,也不曉得傳聞真假而第二份報告來自于錢府君極度厭惡的高士瓚,此人得意洋洋,說計策奏效,高士通已然相信了他,正在與他積極聯絡,商議突襲渤海郡重鎮樂陵。

  如果說第一份報告錢唐還是勉強維持鎮定,因為他知道,隨著淮右盟起事后,黜龍幫必然會掀起進軍的討論,河北必然是其中一個討論方向,那么第二份報告就讓錢唐有些失控了原因再簡單不過,第二份報告恐怕正是第一份的佐證。

  高士通說不得已經得到消息,所以才會迫不及待接受高士瓚的邀請。

  花了許久才平復好心情的錢唐決心已定,他要速速擊敗高士通,然后卸磨殺驢宰了高士瓚,再行私自開庫放糧,整頓民心。

  這叫打掃好屋子再請客。

  為您提供大神榴彈怕水的《黜龍》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第一百零九章臨流行(12)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