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妻女死祭,渣總在陪白月光孩子慶生 > 第117章 你們都在利用我!

林知意怔愣,但理智迅速將她拉回現實。

她和宮沉?

不可能!

如今他們之間沒有孩子,沒有逼婚,什么都沒有。

只有恨。

最關鍵的是……宋宛秋并沒有帶球跑路。

林知意身子一凜,仿佛一下子從炎炎夏日被拽入嚴寒深冬,每一個毛孔都在輕顫。

她抿唇:“小叔,這話還是留給你的女人聽吧。”

“我幫你傷口包扎一下,有時間多去看看你的女人。”

見見你思沉寶貝的最后一面。

或許她變得冷血了。

當她知道宋宛秋想要流掉孩子時,除了有點吃驚,她一點也不覺得可惜,也完全沒想過要通知宮沉。

萬一他阻止了就沒意義了。

那種惡魔孩子就該化為一灘血水流去下水道。

他的壞學了宋宛秋八九成,借著自己身體不好,總是捉弄星星。

有次甚至用彈弓朝著星星的眼睛射去,還好星星蹲下躲過一劫。

事后,他卻笑著說:“電視劇說這樣能把人眼珠子打爆,我還沒見過,就想試試,誰讓你躲的,真沒意思。”

林知意護著驚魂未定的星星,說了他兩句。

他就自己故意撞在樹上,趴在地上大哭,引得所有人圍觀。

“林阿姨要是不喜歡我,我和媽媽這就走,你別打我好不好?我只有這么一個彈弓,我不想讓給星星玩,我已經把爸爸讓給星星了,還要我怎么樣?”

所有人都指責林知意和星星,而星星因為收了驚嚇哭不出來,反倒成了迫害者。

所以,這樣的惡魔為什么要生下來?

林知意說完讓宮沉去找自己的女人后,他深邃眸中幽然加深,宛若漩渦般深不可測。

他盯著她,淡聲道:“你說得對。”

林知意噎了一下,一言不發地將愈合貼貼在傷口上。

宮沉皺眉:“你再用點力,傷口又要裂了。”

“……”痛死拉倒。

“林知意,我死了,你也別想活。”他道。

林知意一怔,低頭看了看自己心口,沒字啊。

見狀,宮沉垂了垂眸隱去眼底情緒。

他見桌上有熱水,翻開壺蓋放了一些茶葉,下一秒,房中茶香四溢,讓人安心。

簡單沖泡后,他給林知意倒了一杯茶。

“喝吧,淋雨滋味不好受。”

林知意端起茶,微微一怔,什么都瞞不過他。

看來宮石巖說得對,她去宮氏偷看項目文件,宮沉恐怕早猜到了。

那他為什么不阻止?

林知意喝了一口茶,是她喜歡的茶葉,宮沉泡的濃淡也剛好,喝進胃里,全身都暖暖的。

她輕瞥宮沉,小心問道:“小叔,那大哥……”

宮沉緩緩轉動紅翡扳指,眸底森寒:“合作送給他都行,但他吃得下嗎?”

林知意聽了臉色比之前還要蒼白,握著茶杯的手都在顫抖。

“你什么都知道!所以任由我傳遞消息!你利用我去對付大哥!”

宮沉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林知意猛地起身,手里的杯子砸在了地上,碎片劃破了她小腿,她也毫無痛感。

“你們都在利用我!看我接近你討好你,糾結掙扎,你是不是覺得很好笑?你和大哥有什么區別?”

她在這些人的斗爭中,連螻蟻都不是。

“不……”

宮沉剛開口,就被手機鈴聲打斷。

掏出手機,屏幕閃爍著宋宛秋三個字。

他起身拿著電話走到了陽臺,背對著林知意不見神色。

只是剛才還說忍不住的男人,頃刻間便是一副冷淡模樣。

可他和宋宛秋說話的語氣卻很輕柔:“嗯,來了。”

掛了電話,宮沉穿好了衣服,沒看林知意就走了,連一句解釋都沒有。

林知意早有預料,臉上沒什么表情,只是安靜地坐著,手里還捏著愈合貼的包裝紙。

她知道,宮沉的心里只有宋宛秋。

林知意麻木地坐了很久,直到門鈴再次響起。

她拉開門,是外賣小哥。

“小姐,對不起,送的有點晚了。”

“沒事。”林知意揚起笑容。

對面外賣小哥卻嚇了一跳:“小姐,你要是心情不好就別笑了,對了,你腿流血了。”

林知意提著外賣低頭,發現小腿上已經多了一條血痕。

連個陌生人都看到了,宮沉看不到?

只是視而不見而已。

林知意收笑,說了句謝謝就關上了門。

坐回沙發,她抽了紙巾隨意擦了擦血跡,打開了電視,挑了一部喜劇,一邊看一邊嗦粉。

每次看到精彩的地方,她就止不住大笑,結果被嗆得眼淚直掉。

大部分喜劇開頭大多無厘頭,末了卻總是喜歡加一些肺腑感慨。

屏幕中的男女主也是如此。

前一秒兩人還在出洋相,后一秒就在海邊生離死別。

“謝謝你陪我這么多天,我也死而無憾了。”女主角戴著帽子,臉色慘白,笑容卻十分純凈。

男主角跪在輪椅邊,眼眶通紅:“可我有遺憾,如果我能早點表明心意,我們就不會錯過這么久,我們不會只有這么幾天,我們會有很多天,很多很多天……求你,別對我這么殘忍,別離開我。”

“那下輩子,你早點開口,別老是惹我生氣,那我就……我就……早點答應你……”

“不……”

咔。

林知意在結局前關了電視。

白癡。

她低頭罵了一句。

林知意吃完外賣,洗了個澡,感覺身體還是有點冷,擔心會生病,就喝了一包沖劑,直接倒床就睡。

……

翌日。

林知意一進工作室就看到被同事簇擁在中間的宋宛秋。

她這就流完產了?

全套精致妝容,唇瓣難得擦得那么艷麗,但再艷麗也比不上她脖子上彩虹糖果似的項鏈。

為此,她特意穿了一件大領口的衣服,就是想讓每個人都看清楚宮沉對她的愛。

似乎是察覺到了林知意的目光,宋宛秋揚起修長的脖子。

“三爺真是太直男了,我就說吃藥好苦,想吃點糖,結果他居然買這種糖,實在是拿他沒辦法。”

“上百萬的糖,夠甜了。我們只有羨慕的份。”同事笑道。

“其實我覺得比起這些還是陪伴最重要,昨天三爺就放下工作陪了我一天,你說是不是,知意?”

宋宛秋自己炫耀還不夠,非要扯上林知意。

林知意放下包,側首掃視她全身,然后夸張道:“難怪你病好得這么快,原來三爺還有這種功效,不過……你到底得的什么病?”

提到病,宋宛秋神色頓時變了,就連艷麗的口紅都有些遮不住泛白的唇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