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穹頂之戰 > 第六章 求救信號
  從北極到炎黃國,坐飛機就算是最快也得五六個小時,難不成自己昏迷了這么長的時間了?

  還有這地方到底是哪兒?

  王陵只覺的疑惑,但身邊的韓方和劉英全部都忙著將直升機降落,根本就無暇管他。

  在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飛機平穩降落在了這建筑如同螺絲帽的最頂端。

  劉英率先跳了下去,低著頭走出了螺旋槳的范圍,王陵躲在后面,遲遲不敢下去,隨即被后面的韓方給架了下去。

  攙扶著王陵,三人輕車熟路地找到了一個通往下處的樓梯,經過一番旋轉后,赫然來到了一條環形的走廊。

  走廊的一端,是一排窗戶,另一排則是整整齊齊的房間。

  從門牌上的“校長室”來看,這里,應該就是這棟學院導師們辦公的地方。

  王陵就這么被拖到了校長辦公室前,韓方轉頭敲了敲房門。

  “進!”

  聲若洪鐘的聲音響起,韓方趕忙小心翼翼地拉開房門,隨即探進去了腦袋朝里面張望。

  房間里面的吳磊正在批閱著桌子上的文件,察覺到沒人進來后,這才有些疑惑地抬起了頭,在看到有些鬼鬼祟祟的韓方后,突然笑了一下:“是韓方啊,還愣在外面干什么?快進來。”

  “是!”

  韓方拉著王陵進入了辦公室,劉英緊隨其后。

  吳磊看著突然出現的三個人,整個人微微一愣。隨即將目光落在了王陵的身上后,中氣十足地問:“這位是?”

  “這是新來的能源戰士,希望校長您過一下審批手續,這是資料,您可以先看一下。”

  在吳磊的身前,這原本桀驁的韓方顯得極為的老實,恭恭敬敬地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信封交了過去。

  接過信封,吳磊撕開了上面的密封條,從里面拿出了一砸資料后,隨手戴上了老花鏡。

  他仔細地看著,剛開始還沒什么表情,但越看,臉上就越是驚訝。

  看完資料,吳磊瞪大了眼睛,仔細地盯著那有些不知所措的王陵。許久之后,蒼老的臉龐上露出了一絲笑意:“有意思,當真是有意思啊,這事情我知道,劉英你先帶這個小伙子去熟悉一下學院吧,韓方留下。”

  “是!”

  王陵再次被劉英拖著帶走,校長辦公室更是緊緊關閉。

  房間內的吳磊摘下了眼鏡,渾濁的雙眼內卻閃爍著一道道的光彩:“小韓,你確定這個叫王陵的同志,真的是沒有經過改造,自己成為能源戰士的嗎?”???.

  “肯定沒錯。”韓方將自己展開任務,隨即在北極的地下洞**發現王陵的情況,全部都說了一遍。

  不僅如此,就連死在了王陵身邊的那只荒神的情況,也說的極為仔細。

  荒神的尸體已經被專業人員進行過解剖和研究,最終死亡的結果,卻是被活生生的吸干了能量而死的。

  一個普通人,可以反殺一具受傷的荒神本身就已經讓人非常的震驚了,更何況殺死的手段,還是吸干對方的能量。

  這就算是韓方那些經驗老到的能源戰士,也無法做到。

  但這一切卻被這么一個叫做王陵的人給做到了,因此,無論是主席還是韓方,都對這個突然出現的年輕人,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通過那機密文件,吳磊知道了上級最根本的目的,鄭重地點了點頭:“我會時刻留意這位同志的,有機會我會派人對他進行檢查的。”

  與此同時,在劉英引導下的王陵,則是短時間內忘記了心中的惶恐。

  他的興趣,已然被這眼前的建筑給吸引住了。

  通過劉英的介紹,王陵這才可以得知,這棟建筑,其實就是通過一座大山開鑿而成的,除了最上面的辦公區域裸露在山體之外,其余的部分則全部都嵌入山體之內。

  整棟建筑一共分為六層,以辦公區為第六層的話,那么第五層是宿舍區,第四層是食堂,第三層是教室,第二層是操場,而最后一層,則是一個巨大的空間。

  而里面所存放的東西,王陵暫時不得而知。

  他雖然很好奇去詢問,但劉英卻笑著不吭聲。

  圍著螺旋通道,王陵花了近乎于一個下午的時間,這才將這整個建筑給轉了一遍。

  臨近傍晚,劉英引導著王陵在食堂吃了飯,隨即將他又帶到了宿舍中。

  隨便找了個房間讓王陵去住后,有深處纖細的手指指了指那環形的宿舍區域:“記住,這一半是你們居住的區域,另一半是已經正式入院的學員們居住的區域,雖然中間沒有阻隔,但我不建議你沒事去那里閑逛喲。”

  “為什么?”

  “好啦好啦,先回宿舍休息吧。”

  劉英推著將王陵給打發走,自己轉身就順著樓梯離開了宿舍區。

  熟悉的惶恐再次涌現在了王陵的情緒之中,他先是看了看不遠處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更是發現了在這些人也和自己一樣,心臟部位都被鑲嵌著一塊漆黑的金屬。

  王陵咽了口吐沫,深吸一口氣候便推開了眼前的宿舍大門。

  一進去,赫然就看到了一個不大的空間,空間兩側分別擺放著兩張床,一張床上整齊地疊著一套學院制服,另一張床上,則是躺著一個穿著制服的人。

  他察覺到了王陵的到來,但卻并沒有起身,而是有些懶散地問:“新來的?”

  “嗯嗯,新來的。”

  “哦,那張床你就睡吧,這里什么都不缺,廁所就在你的左手邊。”

  “好的好的,謝謝謝謝。”

  王陵有些局促地來到了床邊,小心翼翼地用半邊屁股坐在了床邊,全身緊張的緊繃,視線更是漫無目的晃蕩。

  一旁躺在床上的人似乎察覺到了王陵的緊張,余光瞥了一眼后,隨即無奈地嘆了口氣:“我叫周宏,你叫什么?”

  “王……王陵。”

  “我說王陵,你這么緊張干什么?”

  聽到這話,王陵苦笑了一聲:“我能不緊張么,突然被抓了起來,非得說我是什么能源戰士,還說一個什么怪物是什么荒神,緊接著就又坐飛機從北極拉到了這里,結果我連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兄弟你說,我能不緊張么?”

  聽著抱怨,原本還懶散的周宏猛地彈起了身子,隨即有些不可置信地問。

  “不是吧,你連荒神和能源戰士都不知道?你之前沒做過能源實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