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穹頂之戰 > 第十四章 王陵的學院生活
  到達安全區域后,王陵和周宏徹底的忍不住了,對視一眼后,開始瘋狂大笑。

  他們就像是兩個惡作劇成功的孩童,對于自己的成果極為的滿意。

  笑了許久之后,王陵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的眼角,說:“這下子少說也得減員不少的同學了吧,你這招可真夠損的,靠著留下一個人,故意引起其他人之間的爭斗,咱們卻在這看戲。”

  “哈哈,可不止幾個,這個第三次的收縮范圍是最大的,再加上咱們來到中心的速度要比快過大部分的同學,所以少說也得十幾個,畢竟他們這一打,后面的人想過來也就難了。”

  王陵聽了,也是連連點頭,對于周宏的腦子,贊許有加。

  這家伙不僅滿肚子壞水,而且對人的心理,也是拿捏得當。

  他很清楚這些后面的學員最緊張的,就是時間,因此在這種焦急的心理下,第一反應就是從上面過而不是走水路。

  也正是因為這樣,那個倒霉的學員就算是被淘汰了,都不一定發現自己其實是被陰了。

  此刻,距離選拔結束的時間,還剩下了不到四個小時,而防護罩,也在面臨著最后一次的收縮。

  在周宏的估算下,整個范圍內的學員數量,最少還有二十幾個,而比賽,也即將進入白熱化階段。

  在這狹窄的范圍內,躲在角落中的王陵更是能清楚地聽到,周圍好幾處地方都有著戰斗的聲音,為了應對這種大概率的遭遇戰,他需要一個接下來的的行動計劃。

  這一任務,自然落到了周宏的身上。

  一路走來,王陵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開始依賴上了周宏的腦袋了。

  休整之中,王陵笑著問:“接下來該怎么做?”

  面對這一問題,之前一直自信滿滿的周宏,卻突然面露難色:“我也不知道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王陵甚是詫異地問:“怎么了?”

  “怎么說呢,我今天有點倒霉。”周宏無奈地嘆了口氣,手指也是輕輕地敲了敲胸口處的烏金,說:“不知道怎么搞的,我的烏金突然無法吸收能量球中的能源,搞得我只能躲在暗地里敲悶棍。”

  “嗯?”王陵愣了一下,隨即不敢相信地問:“你也無法吸收能量球中的能源?”

  周宏敏銳地捕捉到了王陵的關鍵詞:“‘也’?這么說你的也不行?”

  王陵直接掏出了能源球,對著胸口處的烏金就碰了碰,確實沒有一丁點的反應。

  看到這一幕,周宏直接蹲在了地上,滿臉的苦悶:“好么,這不就完犢子了么,咱們這可真是侄子戴孝帽——死輸啊。”

  “這可怎么辦啊,一直茍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防護罩再縮的話,早晚會有一戰的。”王陵愁眉不展,突然間僥幸地問了一聲:“你說,是不是這能源起球有問題啊?”

  “你的能源球拿過來給我看看。”

  王陵將能源球遞了過去,而當周宏接過來的一剎那,能源球瞬間亮了一下,但隨即又突然沒了動靜。

  看到這模樣,周宏無奈地嘆了口氣:“就是這種情況,我之前搜集到的那顆能源球,也是這樣,不應該啊,我以前記得沒問題的啊。”

  “你以前用過能源球?”

  “嗯,做完能源實驗的之后,進行過檢測,你呢?該不會沒用過吧。”

  “沒用過,而且我的情況和你的也有點不一樣,你最起碼還閃點光,我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難不成我的烏金根本就壞了?”

  聽到這話,周宏臉上的驚訝更盛:“不可能吧,第一次長跑的時候,你身上還閃出了藍光,我之間好像見過這種情況,貌似是烏金激活了之后,才會出現,你當時用能源球激活了?”

  “沒有啊。”

  “那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不知道,就跑著跑著,突然間就充滿了力量。”

  “額……你還真是個怪胎啊……”

  隨著周宏的聲音落下,二人再次陷入了沉寂。

  突然間,他又猛地抬起了頭,似乎想到了什么:“之前教官說過,這能源球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再加上這次是個考核,所以為了公平,這能源球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王陵皺眉問:“既然能源球沒問題,那就是我們的問題?”

  “也不一定,你我之前都是放過烏金的力量,所以不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既不是你我的問題,又不是能源球的問題,那到底是什么問題?”

  “既然不是主觀問題,那么,可能是客觀原因。”周宏微微皺眉,沉思了許久之后,突然間猛地抬頭:我想起來了!”

  王陵趕忙問:“怎么了?”

  “我想起來之前不對勁的地方了,就咱們跳傘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特別不舒服,就跟有電流從我胸口的烏金里面,突然竄過去似的。”

  “具體什么時候?”

  “我想想,好像……”周宏繼續沉思,突然間猛地一拍大腿,說:“對,就是飛機晃動的時候,當時要不是因為這感覺讓我一失神,就算后面有人撞我我也能穩住!對,錯不了,絕對是那個時候!”

  聽到這話,王陵的面色逐漸變得凝重。

  因為情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么當時飛機發生晃動的情況,可能不是一次偶然事件啊!

  難不成,這次的考核中還夾雜著其他的東西不成?

  王陵突然間只覺得心頭升起了一絲寒意,一股不詳的預感,瞬間將他整個人都為之籠罩。

  這雖然只是一種直覺,但王陵相信這種感覺,因為正是這種如野獸般的直覺,讓他再過去的拾荒生涯中,規避過諸多的危險。

  王陵深吸了一口氣,隨即轉頭朝著周宏問了一句:“你知道這兒哪里能有通訊器嗎?”

  “你找這東西干什么?”

  周宏開始還漫不經心地問,但在看到王陵那陰沉的面色后,整個人也是一激靈。

  他深吸了一口氣,想了一下后,最終搖了搖頭。

  因為這次是個考核,所以學員是無法攜帶通訊器的,只能等到考核結束之后,等著時間到了,飛機再來迎接學員。

  等等,不對!

  周宏突然間又想到了什么,隨即將目光落在了不遠處高塔之上。

  那地方正是飛機降落的地方,而且還是這整個島嶼中唯一的人工建筑。

  或許在那里面,有著可以聯系到學院的通訊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