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穹頂之戰 > 第二十六章 強行抽取
  荒神的聲音雖然不標準,但里面所蘊含的憤怒與殺意,卻是真真切切。

  嘹亮的聲音響徹整個小島,大片的飛禽紛紛涌上天空,它們似乎也察覺到了島嶼中荒神那凌冽的殺氣,隨即想要趕快遠離這塊是非之地。

  經過之前荒神的戲耍,王陵同樣也非常的憤怒。

  面對著眼前怪物的叫囂,他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想殺我?那,就來吧!”

  強烈的戰意讓王陵徹底忘記了恐懼,他身上的熒光繼續開始變得充盈,以至于在心臟的部位,都開始爆發出一陣陣的電火花。

  王陵能夠感受到,這次的能量比之前跑步的時候還要強,無盡的力量更是在全身的肌肉中蓄勢待發。

  不理會荒神的咆哮,他繼續主動發起了攻擊。

  每次揮舞出去的一拳,都運用了全身的力量,淡藍色的拳頭每一次擊打在荒神身上的瞬間,都會爆發出了陣陣的悶響。

  荒神練練后退,身上的黏液也因為這力量而出現大片的漣漪,以至于在有些時候,漣漪的范圍更是化作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弧度。

  在王陵的這般瘋狂擊打下,就算是一塊堅硬的巖石,也會化為片片碎屑。

  可在這般進攻中,王陵卻越打越心寒。

  因為在黑霧中的那幾下,他確實有著擊中后的實感,可當黑霧被荒神吸收后,每次的擊打卻如同打在了棉花上一般。

  力量雖然強橫,但回饋卻極為空洞。

  這種毫無反饋的攻擊,也是極為消耗體力,就是這么一波沖鋒,王陵就有些氣喘吁吁。

  他咬著牙揮舞出了最后一拳,看著直接被打飛的荒神,內心卻是百感交集。

  攻擊的成果確實明顯,可自己怎么就總感覺沒打中幾下呢?

  就在王陵調整之際,那被擊飛出去的荒神卻緩緩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低頭看了一下身上的黏液后,隨即發出了一聲不屑的氣流聲。

  顯然,王陵的猜想沒錯。

  之前的打擊雖然猛烈,但卻并未對眼前的荒神造成任何的傷害。

  看到這一幕,王陵原本強烈的戰意,瞬間冷卻了一半。

  如果說這么猛烈的進攻都無法擊敗對方,那么這荒神,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存在?

  王陵雖然驚訝,但卻并沒有失去理智。

  他繼續調整好戰斗的姿態,視線死死地盯著眼前的荒神。

  經過仔細觀察,王陵瞬間發現,這荒神身上濃厚的黏液,在此刻卻被削減了不少。

  難道說,自己的攻擊力道,全被這黏液給化解了?

  王陵內心進行著猜測,但視線卻不斷地掃視著周圍的地面,隨即便找到了之前掉落在地上的匕首。

  他二話不說,一個側身就撿起了那把匕首。

  既然拳頭沒用,我還不信利器也沒用嗎?

  王陵瀟灑地用匕首揮舞出了一道道的刀花,鋒利的刀身在王陵力量的加持下,更是發出了一陣嗚嗚的破風聲。

  他繼續抄起匕首,再次發起了進攻,可反觀荒神,卻直接站在原地。

  譏諷的笑聲再次響起,王陵雖然大感不妙,但手中的匕首還是朝著荒神的腦袋就刺了下去。

  隨著刀尖和黏液接觸的剎那,一股黏糊糊的力道卻突然從荒神的體內涌出。

  王陵只覺得自己這一刀像是扎進了一灘泥潭之中,所有的力道都被化解殆盡,不僅如此,隨著刀身的進入,一股磅礴的吸力更是順著匕首涌了出來。???.

  一眨眼的功夫,王陵的匕首便被這黑色的黏液給拉扯了進去,如果不是撒手及時,就連他的手掌都會被陷進這黏液之中。

  王陵幾個閃身,和荒神拉開了距離。

  在這一連串的進攻下,終于讓他看清了眼下的情況。

  王陵回想起了之前地穴中的慘狀,更是想起了周宏之前所說的那些話。

  像匕首這種武器,對付荒神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用處。

  王陵雖然絕望,但大腦仍然在思考。

  因為如果普通的武器對荒神沒用的話,那當時的白狐小隊,又是怎么將那只荒神給打成重傷的?

  自己和那支隊伍人員的差距,到底在哪兒?

  就在王陵驚駭之際,眼前的荒神卻突然發出了一陣怪笑,隨即便展現出了與其身形完全不相符的速度,瞬間來到了王陵的身前。

  還不等王陵反應過來,荒神直接抬起了粗壯的大腿,一腳就踹了出去!

  這一腳速度極快,王陵完全做不出任何的反應,直接就被踹飛了出去。

  蠻橫的力道瞬間席卷了他的全身,強悍的力道更是讓他覺得腹腔內的內臟,都要吐了出來。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王陵直接被嵌進了圍墻之中。

  剛剛還活蹦亂跳的他,瞬間虛弱無比。

  淡淡的藍光開始收縮,轉而進入到他的四肢百骸,修復著受傷的身體。

  這種自動化的修復雖然減少了王陵的傷勢,但他也只能卡在墻縫中,無力地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一腳踹飛的荒神并沒有對王陵進行補刀,而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隨即緩緩地來到了周宏的身邊,一把就將其給提了起來。

  在周宏的慘叫聲中,他雖然展開了奮力的掙扎,但卻于事無補。

  荒神一手抓著周宏的腦袋,一手靠近了他的胸膛。

  而早周宏那胸口處的烏金,也仿佛受到了荒神的召喚,開始劇烈的顫動。

  大片的藍光開始從烏金里面剝離,最終匯聚在了荒神的手掌之中。

  王陵清楚地看到,周宏胸口處那還釋放著淡藍色光芒的烏金,正逐漸變得黯淡,而在荒神的手中,一顆晶瑩剔透的藍色光球,正緩緩凝聚成功。

  看著那逐漸成型的光球,荒神蒼白的眼睛內再次出現一絲的波動,一條莫名的信息,似乎被傳遞到了這光球之中。

  做完這一切,荒神緩緩地托起了手中的光球,巨大的手掌更是猛地一捏。

  光球驟然炸裂,一道淡藍色的光芒瞬間沖上天空,隨即便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內。

  唯有片片光球結晶的碎屑悄悄地落在地上,光芒也徹底的黯淡下去。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著眼前荒神的舉動,王陵非常疑惑,但隨后,便被憤怒替代。

  當周宏體內的光芒被這荒神抽離之后,原本還不斷掙扎的他,緩緩地失去了動靜。

  整個人就像是失去了生命一般,徑直地垂在荒神的手中。

  荒神不屑地看了一眼手里的周宏,隨手像是扔垃圾一般,將他給扔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