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穹頂之戰 > 第七十九章 吳磊的保護
  既然“蒼藍之光”的方法斷了,那接下來,該怎么辦?

  面對眼前的局勢,楊洋突然間很是無力。

  以前的他在面對任何的情況時,都會顯得游刃有余,可唯獨這次,內心卻沒有一丁點的底氣。

  怎么辦呢?

  楊洋呆呆地坐在窗戶前,直勾勾地看著眼前那逐漸漆黑的天空,一言不發。

  而與此同時,宿舍中的王陵和謝飛,也是在商討無果后,最終陷入了沉默。

  平和的夜晚中,三個人久久無法入眠。

  然而,這還不是最讓人絕望的事情。

  因為第二天一早,頂著一臉黑眼圈的王陵,更是被吳磊給叫到了校長辦公室。

  起初,他還覺得只是監控環的問題,可已進入辦公室后,里面的氣氛,壓抑到可怕。

  吳磊正端坐在椅子上,身前更是放著一砸厚厚的資料表。

  他的臉上完全沒了之前的平靜,緊皺的眉頭中,更是擰出了一道“川”字。

  看著面沉如灰的吳磊,王陵下意識地感覺到了不對勁,一個不祥的預感,更是瞬間從心中涌出。

  看樣子,這是出大事了啊。

  王陵老老實實地站在桌子前,身上更是感受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

  在這種沉默的氣氛中堅持了許久之后,他剛想開口打破這一氛圍,可眼前的吳磊,卻率先開口。

  “王陵同志,有個很不幸的事情要通知你一下。最近需要你離開學院一段時間,沒有我們的通知,千萬不要踏入學院周圍一步!”

  吳磊的語氣很是嚴厲,聲音中更是帶著毋庸置疑。

  王陵聽完這話后身體更是猛地一顫,隨即有些緊張地問:“校長,是我哪里做的不對,然后被開除了嗎?”

  聽到這話,吳磊原本緊張的面色微微一緩,隨即搖了搖頭:“不是,不要想太多,你就當成這是一次外出任務就行了。”

  “可就算是外出任務,那也得有個明確的計劃啊,就這么直接讓我走,是不是真的因為我目前的情況,所以選擇將我開除?”

  王陵繼續對吳磊進行質問。

  走可以,但最起碼要給自己一個明確的答復啊。

  面對有些咄咄逼人的王陵,吳磊也只能使出了殺手锏:“這是命令!”

  這句話雖然強硬,但卻讓原本緊張的王陵,瞬間放松了下來。

  有這句話也就說明吳磊還是當自己是學員的。

  難不成真的是因為特殊原因?

  王陵很是詫異,目光閃爍之際,更是鼓起了勇氣問了一句:“能說說具體的原因嗎?有沒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幫得上忙的?”

  聽著他的詢問,一旁的吳磊則是微微擺了擺手:“這事情就算是我,也沒有信心可以去保證,所以能做的,就只有盡可能地減少各種隱患。

  聽從命令吧,這或許是最好的辦法了。”

  “嗯……”

  王陵深吸了一口氣,內心的情緒也在不斷地翻涌。

  他知道,自己現在確實和吳磊說的那樣,是一個不穩定的隱患。

  雖然自己現在可以控制,但保不齊會發生意外。

  而如果到了最為緊要的關頭,哪怕是一個最細小的意外,都會成為影響整個局面情況的關鍵。

  王凌并不是無理之人,在得知了一些情況之后,最終也同意了這一安排。

  看著眼前如此干脆的王陵,吳磊對于他也產生了一絲的敬佩。

  輕輕地笑了笑后,隨即將一張蓋著紅章的紙條遞了過去。

  “拿著這個,去后勤那里領一個補給背包吧,里面不僅有一個星期的食物和水,還有一些藥品和全球都可以通訊的裝備。

  少則一兩個星期,多則一兩個月,到時,我會通知你入院的。”

  “好。”

  王陵點頭回答,雖然他表面上很是平靜,但內心,卻非常的無奈。

  回到宿舍之后,便在沉默中開始收拾東西。

  盡管王陵已經很小心了,但些許的動靜還是將沉睡中的謝飛給驚醒。

  他扭頭看了一眼,隨即奇怪地問:“你這是在干啥?”

  “沒事,接到了一個任務,需要離開學院一段時間。”

  “任務?我可沒聽說過一期學員接受任務的,是不是出事了?”

  “沒……”

  “說實話!”

  王陵看著眼前那瞬間瞪起眼睛的謝飛,最終還是將事情和謝飛說了一遍。

  聽完這話,就算是一直懶散的謝飛,都忍不住瞬間從床上蹦了下來。

  “這不是扯淡呢么?這個時候讓你出去,說好聽點事防止意外,但要知道,他們趕你走的原因可是出現了變故,搞不好可能還會在外面遇到荒神。

  那東西,要是你一個人遇到了,這不是必死無疑么?

  不行,我得去找一下吳磊問個清楚。”

  謝飛一邊說著,一邊就要沖出宿舍,任憑王陵怎么拉都拉不動。

  看著那氣勢洶洶的謝飛,王陵更是在心中大叫了一聲。

  這到底是個什么事兒啊!

  謝飛一路橫沖直撞,旁邊的學員們在看到一個面色陰沉的壯漢后,根本就不敢阻攔,紛紛讓開了道路。

  就在他剛走沒多久,人群中周宏突然鉆了出來。

  他先是一臉茫然地看了看謝飛的方向,隨即在看到了王陵后,更是趕忙問:“這是怎么了?剛才是你舍友吧?怎么一臉氣沖沖的模樣?”

  “唉,我就不該多嘴。”

  王陵這邊說著,周宏卻一眼看到了他床上整理好的行李,整個人微微一愣后,更是趕忙問:“到底發生了什么?”

  看著眼前和謝飛一模一樣的周宏,王陵雖然有些驚訝,但內心還是有些熱烘烘。

  他沒有繼續隱瞞,而是將之前的情況說完之后,眼前的周宏并沒有像謝飛那般,直接去找吳磊興師問罪,而是面露深思間,眉頭更是猛地擰在了一起。

  他一把將王陵給拉進了宿舍之中,隨即關死了房門后,幽幽地說了一句。

  “情況很不對勁啊,正如謝飛師兄所說的那樣,這個時候讓你自己一個人出去,確實很危險。

  更何況你現在的情況,多拖一日就危險一分。

  原本你留在學院里是最安全的,一方面是荒神打來了,學院內還有那么多的導師和學員進行抵抗,另一方面則是就算是你的被侵蝕到百分之百,這么多的學員和導師還制服不了你嗎?

  所以我總覺得現在的情況并沒有那么簡單,或許是吳磊校長想要保護你,才會讓你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