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穹頂之戰 > 第八十一章 我有一個計劃
  校長辦公室內,隔著房門都傳出了一陣尖銳的聲音。

  “我說老頭,你到底發什么瘋?王陵現在的情況他能走嗎?他走不了啊!

  我告訴你,就他現在的這種情況,最多也就一個月就會被侵蝕到百分之百。

  到時候咱們學院,可就真的缺失了一個潛力極佳的學員了。

  你也別告訴我你不知道,能源戰士的最大缺點就是壽命短,就算是‘蒼藍之光’也不例外!

  到時候如果這一稱號出現斷層的話,整個國家之內都會先從精神上徹底墜入深淵。

  別說我沒告訴過你……”

  楊洋像個連珠炮一樣,對著吳磊就是一陣劈頭蓋臉的大叫。

  他是真的生氣了,因此直接連著說了近乎于十分鐘。

  吳磊則是無奈地看著眼前那歇斯底里的他,面無表情中,待著楊洋徹底閉嘴后,這才淡然地插了一句:“說完了嗎?”

  “還沒,等我喘口氣,繼續說醒你這個糟老頭!”

  楊洋氣鼓鼓地回答,但粗重的呼吸聲,還是暴露了他有些缺氧的情況。

  看著楊洋這般模樣,吳磊則是微微搖了搖頭,說:“先坐下喝口水吧。”

  他一邊說著,一邊遞過去了一個茶杯。

  楊洋卻一把推開,隨即繼續運起了一口氣,說:“不需要你的假情假意,你真想讓我輕松點,就別給我添那么多的亂子,我實話告訴你,王陵不僅很有潛力,而且還是一個我從未見過的情況。

  如果給我足夠的時間來對他進行研究的話,我們能源戰士的能力,絕對會得到一次空前的進化!”

  “我知道……”

  “那你還讓他走?”

  “你先聽我說完。”

  吳磊那面無表情的臉龐上,突然間多了一絲的凝重。

  看著他這般模樣,楊洋的情緒也稍微緩和一些。

  他雖然情緒激動,但理智還是存在的。

  盡管在平時的時候,楊洋一直稱呼吳磊是個糟老頭子,但真要遇到事情的時候,對方就會露出這種表情。

  看樣子這里面真有隱情存在啊。

  他不在繼續和吳磊進行爭辯,而是耐下心來選擇了傾聽。

  看著冷靜下來的楊洋后,吳磊這才繼續說:“你說的那些,我都知道,我也不想讓他走,可現在的情況,已經迫在眉睫了。

  之前你和蒼藍之光唐舒云溝通的時候,應該也聽到那爆炸聲了吧。

  那是駐扎在蒼月星上的荒神發起總攻的信號。

  現在唐舒云正在奮力抵抗,已經連續戰斗了近乎于二十四個小時了!”

  “那……情況如何?”

  “很不妙,我們的蒼月科技前哨站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前方的太空陣地更是反復易主。

  上級已經下達了紅色預警,所有的穹廬全部都會關閉。

  這個時候,你就算是留王陵在學院內,也于事無補。

  畢竟只有B1區的‘思想黑盒’才能解決掉王陵的麻煩啊。”

  “思想黑盒?那不是洗……用的嗎?”

  楊洋剛想脫口而出,但趕忙閉嘴。

  因為“思想黑盒”這東西雖然聽起來沒啥營養,但顧名思義,就是一個可以將人類記憶短時間籠罩在內的一種行為。

  這是一個對抗荒的一個武器。

  外表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頭盔,但佩戴上之后,就會根據指令,將其中的某一段記憶給徹底關在黑盒子里。

  因為從一開始的時候,能源戰士就知道荒神有著可以操控人類心神的能力,因此為了防止這一外星生物會直接從人類的大腦中得到情報,因此在一些特殊行動之前,這些能源戰士都會被擦除掉這次任務的所有記憶。

  直到開展行動的前一秒,黑盒才會被撤去。

  這一設備楊洋也曾聽說過,但卻一直沒放在心上。

  因為他對于這個設備的印象并不怎么好,畢竟在現實中都有暗箱操作的手段。

  這種行為本來就很讓楊洋反感了,更不用說這次暗箱操作的,還是記憶。

  畢竟誰能保證在一個人的記憶缺失之后,再次恢復之際,還能不能保持自身的純粹呢?

  楊洋雖然將這個設備歸于“洗腦”,但聽到可以幫助王陵解決現在的狀況后,自身也只能強忍著這一設備的厭惡,繼續追問著該物品的原理。

  在這般詢問下,眼前的吳磊卻微微搖了搖頭:“我也和你一樣,只知道有這么個東西存在,但至于什么原理,亦或者是怎么幫助王陵同志解決問題的,我的權限不夠資格。”

  “那又該怎么辦?”

  “所以只能讓他們自己出去,自尋出路,或許只有這樣,王陵同志得到恢復的幾率,還會更大一些。”

  “好吧……”

  此時的楊洋這才明白了吳磊的良苦用心。

  他默默地看著眼前的吳磊,內心還是第一次對這個老頭產生了些許的敬佩。

  “既然這樣,那就讓他們走吧,等這次的情況穩定之后,希望還能見到一個完完整整的王陵吧。”

  楊洋淡淡地說了一句,隨即起身離開了校長辦公室。

  他已然徹底的恢復了理智,原本想要到王陵宿舍的沖動,也在此刻徹底的熄滅下去。

  既然自己已經認同了吳磊的想法,那么也沒必要過去了。

  楊洋緩緩地拿出了通訊裝置,隨即繼續撥通了王陵的通訊器。

  在經過了近乎于半個小時的交流后,通訊這才掛斷。

  楊洋有些疲憊地繼續回到了醫務室,而在宿舍中的王陵等人,則陷入了沉思。

  許久之后,王陵率先開口:“這‘思想黑盒’,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他看了看一旁的周宏,但對方卻搖頭表示不知道。

  緊接著王陵又看了看謝飛,卻發現對方正在沉思之中。

  難道飛哥知道這東西?

  就在王陵猜測之際,眼前的謝飛則是地抬起了頭,隨即緩緩地說:“這東西,我還真有點印象。”

  “怎么說?”

  “這東西就是用來阻斷思想的,簡單來說,有了這東西,就可以完全將你大腦中和荒神的聯系,進行短暫的隔離,不過副作用也挺大的,聽說之前有很多的戰士都因為這個,導致了大腦內百分三十的記憶永久性消失了。”

  王陵感嘆:“額,這那是什么黑盒啊,這分明是橡皮擦啊。”

  “也可以這么說,不過這么多年過去了,這黑盒的技術應該也更新了不少,你別說,他還真有可能解決掉咱們的問題……只可惜,現在B1區已經被封閉了。”

  “唉,難道咱們真的要栽在這里了?”

  就在王陵深感絕望之際,旁邊那一直皺眉思考的周宏,卻突然間抬起了頭。

  “這黑盒的原理,應該是對記憶進行切斷,然后再短時間內抹除掉這一段記憶對吧?”

  “差不多是這樣。”

  謝飛點了點頭,而得到這一回應之后,周宏的臉上,則突然間露出了一絲笑意。

  只不過笑容中,卻帶著一絲的瘋狂。

  “既然這樣,我有一個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