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穹頂之戰 > 第九十一章 三招
  聽著王陵的打趣,謝飛更是一邊揉著自己發酸的鼻子,一邊甕聲甕氣地叫罵:“你TND睡覺系安全帶,我躺著系安全帶,這么一折騰那帶子豈不成了我的上吊繩了?”

  王陵繼續笑嘻嘻地問,“那你還睡不睡了?”

  謝飛在看了一眼幸災樂禍對方后,隨即沒好氣地繼續罵了一句:“睡個屁,這么一折騰,老子短時間內算是睡不著了,老子的門牙啊……你小子也別笑,有你倒霉的時候,先給老子講講剛才到底是啥情況?”

  在他的叫罵之下,就算是周宏也忍俊不禁,車廂里更是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王陵更是抹了一把眼角笑出的淚水,掙扎了許久之后這才強忍住了笑意。

  他斷斷續續地將剛剛的事情說完后,醒來的謝飛更是釋放著起床氣一般的大叫:“原來是這么個事,就這三個臭番薯爛鳥蛋就讓老子白白地損失了一顆門牙?

  要是有機會,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謝飛罵罵咧咧,鼻血更是因為情緒的激動而再次噴涌而出。

  就在他準備拿紙擦拭鮮血的時候,一直專心開車的周宏卻冷不丁地問了一句:“飛哥,如果你剛才醒著的話,有把握對付三個或者三個以上的能源戰士嗎?”

  “把握?不需要,對付他們,我一人一招就夠了!”

  “真的不是吹牛?”

  “你看我像吹牛的樣子嗎?”

  “既然這樣……”周宏突然間踩了一下剎車,隨即在一陣刺耳的“嘎吱”聲中停下了車輛。“那前面的麻煩,就交給你了。”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謝飛更是疑惑地探頭看了一下前面,赫然發現了前方又多出了三個漆黑的烏金盾牌。

  其中一名躲在盾牌后面的戰士,還似乎用頭盔在交流著什么。

  “看來麻煩并不止剛才的那些人啊。”周宏揉搓著眉心,隨即扭頭朝著謝飛問:“飛哥,剛才可是你說的沒事啊,現在他們就在前面,你要是真打不過,現在還有機會開車飛過去!”

  “飛過去干嘛?想讓老子的門牙變得對稱一些嗎?”

  謝飛一邊說著,一邊推開了車門,健碩的身軀上,那宛如鋼鐵一般的肌肉更是不斷地抖動著。

  他看著眼前那些緩緩逼近的盾牌,臉上更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從剛才老子就窩了一肚子的火了,現在你們還敢送上門來?你們幾個就在車上好好地坐著,看看老子怎么教這些孫子做人!”

  謝飛說完,猛地一關車門,巨大的力道更是讓這輛卡車的輪胎在地上劃出了一條黑線。

  他一步一步地朝前走著,隨著腳掌的每一次落下,身上更是被裹上了一層烏金。

  漆黑的鎧甲在謝飛的身上迅速形成,但奇怪的是,他身上的鎧甲和王陵有些不同。

  在王陵的手掌處的鎧甲上,則是一副手套的模樣,但在謝飛的身上,則變成了一個由烏金組成的圓球。

  這圓球就像是流星錘一般,光滑的表面上,更是多出了幾根長長的尖刺。

  只是看上一眼,就讓人覺得肉疼。

  謝飛碰撞這雙手上的拳套,看著那不斷朝著自己靠近的盾牌墻,隨即毫無花哨地打出了一拳。

  這一拳看似平平無奇,但陣陣破風聲卻展示著這一拳的威力。

  拳套和盾牌接觸的剎那,隨即爆發出了一陣巨大的響聲。

  在王陵和周宏那驚訝的神情中,那被擊中的盾牌更是瞬間凹陷出了一個巨大的弧度。

  與此同時,那舉著盾牌前進的戰士更是在謝飛拳頭上的余力之下,直接飛出了十幾米遠,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之后,便一動不動。

  看著一拳就解決掉了一名和蒼狼小隊同一等級的戰士,王陵更是發出了一陣驚呼:“好強的力量!”

  而車外的謝飛更是在狂笑一聲后,大喊了一句:“這是第一招!”

  就在他報數的時候,剩下的兩名手持盾牌的戰士則是呈兩面包夾之勢,對其展開了包圍。

  眼看著謝飛那巨大的身形即將被卡在兩面盾牌之中了,可對方卻完全沒有任何急躁的表現。

  只見他深吸了一口氣,兩手上的拳套更是瞬間變成了手套。

  巨大的手掌猛地一撐,隨即便擋住一面朝著自己撞過來的盾牌。

  無論對方怎么催動背后的推動器,謝飛卻宛如泰山一般,巍然不動。

  控制住了一個人之后,謝飛更是將視線落在了另一個人的身上。

  看著那越來越近的盾牌,他腿上的鎧甲更是瞬間變成了和之前拳套一樣的形態。

  猛地抬腳后,謝飛就是一個側踹,蠻橫的力道更是直接將對方給踹了出去。

  隨著又是一陣悶響,這被踹飛的戰士全身直接嵌在了馬路兩旁的樹林之中,生生撞斷了好幾棵大樹后,這才停下。

  “這是第二招!”

  謝飛不理會那被踹出去的人,轉而繼續將視線落在了那被自己擋住的盾牌之上。

  他就這么居高臨下地看著那還在奮力推動盾牌的人,大笑一聲后更是用那空余出去的手,一把就抓住了對方的腦袋。

  “這是第三招!”

  謝飛一邊說著,一邊猛然用力一提,所及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那使用盾牌的戰士也極為的健碩,但在謝飛的面前,卻如同一個小雞仔一般,直接被硬生生地抓住腦袋上的頭盔給提了起來。

  謝飛就這么用一只手直接將這個不斷掙扎的戰士給舉過了頭頂,隨即猛地向下一摁。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原本平靜的地面更是顫了顫。

  而那被摁在地上的戰士,則完全沒了任何的動靜,整個人的腦袋更是深深地嵌進了地面之中。

  三招,真的只是三招,謝飛就解決掉了這一次的麻煩。

  在王陵的眼中,這三招雖然樸實無華,但那磅礴的力量,著實沒有人可以抵擋得住。

  哪怕是這些攔路的戰士有著烏金鎧甲的防護,但謝飛的力量還是突破了他們的防御,這些人所受的最輕傷都是腦震蕩。

  此刻,王陵和周宏已然徹底被眼前的謝飛給震撼到了。

  如此力量,也難怪會讓之前的陸甲感到恐懼啊。

  這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啊!

  就在二人還在驚駭之際,一旁的謝飛則是隨手將那腦袋被摁在地里的戰士給周拔了出來,隨即像是扔垃圾一般,隨手拋到了馬路旁。

  他身上的鎧甲也瞬間退去,臉上卻露出了意猶未盡的模樣。

  “連我一招都接不住的家伙都能畢業嗎?看來著學院的教學水平真是越來越差勁了啊。”

  謝飛一邊說著,一邊繼續上了車。

  抬手拍了拍駕駛座上的周宏后,淡淡地說了一句:“開車吧,在遇到這些家伙,全部都交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