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43章 暴露

柳煙柔看著所有人都離開后,冷笑的掃了湯氏一眼,也跟著出去了。

被押著跪在地上的昕月一看到她,就又開始大喊大叫。

“少夫人,你這么做將夫人置于何地?你簡直太放肆了!夫人不會放過你的!

來人!快來人啊!少夫人要害夫人,還不趕緊拿下少夫人!”

她面目猙獰,語氣急切。

府上的護衛都被喊來了,可卻全都站在湯氏院子里沒有上前,更不知如何是好。

按說昕月是夫人的貼身丫鬟,她的話就代表了夫人。

可奈何少夫人也在。

這種情況下,他們自然不可能聽一個丫鬟的。

更何況,說少夫人謀害夫人?

簡直天方夜譚!

就少夫人那溫和恭順的性子,怎么可能會謀害夫人。

柳煙柔看了院中護衛一眼,見他們沒有動作,這才滿意,直接下令道:

“夫人病重,昕月作為丫鬟不說替夫人請大夫,竟還攔著人不讓進去看夫人,有謀害夫人之嫌,給我打!”

侯府護衛們面面相覷,全都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昕月。

柳煙柔帶來的人沒有任何遲疑的上前按住昕月,直接揮舞起了板子。

“啊——”

慘叫的聲音在湯氏院子里響起,已經離開的妾室們無不打了個寒顫。

現在的少夫人,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

發起火來,連夫人身邊的人都說打就打。

不能惹。

惹不起啊!

屋里,湯氏聽到外面昕月的慘叫聲,立馬就要穿上鞋下來阻止,卻被尋巧一個箭步攔住。

“夫人,您有病在身,還是好好歇著吧,昕月惡奴欺主,差點兒害了夫人,少夫人已經在懲罰她了。

夫人放心,有少夫人在,絕不會讓夫人受委屈的。”

有什么樣的主子就有什么樣的奴婢。

尋巧以前也是沉默寡言的性子,可這段時間跟著柳煙柔也學會了顛倒黑白陰陽怪氣的本事。

幾句話就氣的湯氏胸口不住起伏,眼看又要暈過去了。

尋巧怎么可能讓她暈了,連忙扶住她,迅速取下頭上的發簪,朝著湯氏人中就刺了下去。

“啊——你放肆!”

湯氏疼的慘叫,人中瞬間滲出血珠。

尋巧卻恭敬道:“夫人,您忍著些,奴婢也是為了您好。”

柳煙柔聽著屋內湯氏的慘叫,心下冷笑,目光落在聽到湯氏慘叫后目露狐疑的護衛們身上,口中擔憂道:

“夫人應該是病情又加重了,大夫怎么還沒到。

你們繼續行刑,我進去看看。”

一眾護衛對視一眼,眼中狐疑散去。

實在是柳煙柔平日里的形象太好了。

在所有人眼里,她都是唯唯諾諾的,從不敢忤逆夫人和小侯爺的話,更不可能有膽子做出傷害夫人和小侯爺的事情。

今兒這事,肯定也是昕月有錯在先。

而且,剛才也的確是昕月將前來請安的所有人攔在外面,緊接著里面就傳出夫人病重的消息。

還有昨天,昕書被東廠阿忠公公逮到欺負少夫人,少夫人也都大度的不計較,還拼命幫忙求情,這才沒讓昕書被抓去慎刑司。

可夫人卻一句求情的話都不敢說,還夸阿忠公公教訓的對。

昕書和昕月從小一起長大,昕書這次遭了這么大的罪,昕月怕是也寒了心,才心生歹念,故意延遲請大夫,想讓夫人病重受罪。

護衛們看了眼正在被打板子的昕月,搖了搖頭退下了。

昕月被打的慘叫不止,心下悲切。

屋內的湯氏更是氣的呼吸都粗重了,可卻想暈都暈不過去。

她坐在床上,不住的拍著床,咬牙切齒惡狠狠的瞪著進屋的柳煙柔。

“賤人!賤人!賤人!你怎么敢的!”

柳煙柔神色溫柔的上前按著她躺下,細心的給她蓋好被子,聲音輕柔的哄著。

“婆母您別氣了,昕月姑姑這次的確是做的太過了,您好好休息,等您好了再親自教訓她。”

“賤人!賤人!”

“婆母,您真的不能再動氣了。”

湯氏一聲聲的罵著,柳煙柔始終溫柔的哄著。

大夫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這樣一幅場景,心下暗暗搖頭。

永昌侯府的小侯夫人,真的是難得的好兒媳啊。

不然就永昌侯府的這些個狗屁倒灶的事情,沒有少侯夫人撐著,怕是早就垮了。

昨兒個外面就在傳侯夫人算計二兒媳,給二兒媳和她侄子下藥,試圖拿住二兒媳把柄,從而利用她二兒媳娘家替小侯爺鋪路的事情。

甚至還有傳言,說侯夫人為了侯府,要將她二兒媳送到京中大官的床上,氣的湯家大房和二房都直接和她撕破了臉。

可憐的侯府二少夫人更是氣的直接就回了娘家。

所有人都以為湯家和尹家絕不會放過永昌侯府。

卻沒想到,小侯夫人站出來主持大局,分別給湯家大房二房和尹家都送去了極為難得的夜明珠賠禮道歉。

想著這些,大夫不由感慨。

怪不得永昌侯府這些年越來越沒落,就湯氏這個做法,說不定沒幾年侯府就得被她徹底敗沒了。

不過也是他們運氣好,竟然娶了小侯夫人這樣的好兒媳,在關鍵時候力挽狂瀾。

大夫心下暗暗嘀咕感慨著,可剛一靠近,就聽到了湯氏的怒罵。

“柳煙柔,你個和人私通、被太監褻玩的賤人,你怎么不去死!”

大夫頓時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私通?!

被太監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