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49章 名聲盡毀

她就是下賤!”

簡越雙目猩紅的看著尹秋影,雙拳緊握的怒吼。

尹家的幾個哥哥雖然不恥尹秋影做出的事情,可看到她被人打成這樣,也還是心疼的,再聽簡越這話,全都怒火直冒的看向了他。

雙拳緊握,咬牙切齒。

“我打死你!”

尹家兄弟怒吼著沖過去,對著簡越就一陣拳打腳踢。

簡越倒是想還手,可他雙拳難敵四手,根本反抗不了。

湯氏猛地一拍桌子,怒吼:

“你們瘋了,給我住手!憑什么打越兒,是尹秋影下賤勾引她大伯哥!越兒沒打死她就是我們侯府善良!”

“來人,快來人啊,都是死人嗎?看不到二公子都要被打死了嗎?”

“你以為你們侯府是什么好地兒嗎?你們侯府簡直惡臭沖天!”

“你們出去打聽打聽,誰不知道你們侯府內里的污穢!”

……

叫罵聲,廝打聲。

侯府護衛想拉開尹家兄弟,尹家帶來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全都上去幫忙。

尹夫人身邊的丫鬟婆子更是趁機把湯氏也拉入了戰圈,在她臉上撓了好幾把。

柳煙柔沒去管打起來的眾人,默默讓人去請大夫。

尹夫人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一直等大夫過來,將尹秋影抬下去救治,這才站起來,猩紅著雙眼看著漸漸平息的混亂,目光落在被撕扯的頭發散亂、狼狽不已的湯氏身上,冷冷道:

“侯夫人,就算我們尹家教女無方,也不是你們將我們尹家女兒打成這樣的理由!你們侯府必須給我們尹家一個交代!”

湯氏一把扒拉開臉上散亂的頭發,兇狠的看向尹夫人,絲毫不退讓。

“難道不是你們尹家給我們侯府交代嗎?

之前在湯家的時候,你那好女兒就不甘寂寞勾搭男人,被我兒子捉奸在床,我兒子心善將她接回來,結果這才幾天,她竟然直接爬到了她大伯哥床上!

簡直下賤無恥!這樣的女人,我們侯府可不敢要!”

“你……”

尹夫人氣的臉色發黑,眼眶猩紅的指著她怒吼:

“你無恥!之前在湯家明明是你設計的,要不是小侯夫人送禮道歉,你以為我們尹家會讓我們女兒再回侯府?!”

湯氏心下發虛,狐疑的看向了柳煙柔。

完全不相信她會好心送禮到尹家道歉。

不過眼下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她梗著脖子,冷哼了一聲,說道:“我沒有設計她,是她自己……”

“侯夫人!”

尹夫人冷著臉打斷她的話,咬牙切齒道:“我們尹家不是好欺負的!”

“明明是她自己下賤!”

兩位平日里儀態端方的當家主母,一個面目猙獰,一個頭發散亂,一時間吵的像市井潑婦一般。

柳煙柔默默在旁邊看熱鬧,見兩人吵的面紅耳赤也沒有撕打起來,略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上前勸道:

“婆母!尹夫人,事情已經發生,不如坐下來心平氣和的談一談吧。”

“沒什么好談的!侯府(尹家)必須給我們尹家(侯府)一個說法!”

兩人同時開口,又狠狠瞪了眼對方。

柳煙柔努力壓下上揚的唇角,一臉無奈的做起了和事佬。

“婆母,尹夫人,侯府和尹家的名聲要緊。”

這話猶如一盆涼水對著在場的人兜頭澆下。

尤其是尹夫人。

她不禁想到了尹秋影在家那幾天做下的荒唐事。

若真將她帶回去,老爺和府上其他人肯定不會同意的。

而且,湯家的事情哪怕外面都在傳是湯氏算計兒媳,可尹秋影被人捉奸在床是事實。

她的名聲已經毀了。

若離開侯府,她就得回尹家,會連累府上其他未出閣的姑娘。

就連現在,府上姑娘的名聲都已經受了影響,正在議親的三丫頭最近眼睛都要哭腫了,幾個兒媳婦也沒少埋怨她。

就連她今兒個帶著幾個兒子來幫女兒,都是瞞著老爺和幾個兒媳婦的,若將尹秋影帶回家去,府上怕是得鬧翻天。

一時間,尹夫人氣焰都弱了下來。

湯氏也稍稍冷靜了一些。

事情鬧到這般地步,休不休尹秋影已經不是重點了。

重要的是,這件事傳出去對侯府的影響。

大伯哥睡了弟妹!

這樣的丑聞會讓侯府本來就不好的名聲雪上加霜。

先不說休了尹秋影,越兒還能不能娶到像尹家這樣家世的妻子。

就說馨兒。

她的馨兒已經十四了,眼看就到了出閣的年紀,若這事兒鬧的人盡皆知,馨兒也得跟著受連累,以后還怎么嫁個好人家。

幸好馨兒跟著老夫人去寺廟祈福了,暫時不會被府上這些污穢事兒影響。

否則以她的脾氣,現在說不定已經鬧著要死要活了。

就連簡紹和尹家兄弟也都冷靜了下來,開始衡量這件事鬧開對自己的影響。

只有簡越還沉浸在怒火中,一句話也不說。

柳煙柔將眾人神色盡收眼底,心下冷笑,面上卻是不顯,一臉擔憂的道:

“婆母,尹夫人,和氣為貴,真鬧起來,兩家臉上都不好看,此事不若等大家都冷靜下來再坐下來好好談談。”

“哼!”

尹夫人冷哼了一聲,看向柳煙柔的目光卻稍稍柔和了幾分。

“永昌侯府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竟然娶到小侯夫人這般識大體的女子。”

話說完,冷冷看了眼湯氏,轉身就走:

“我們走!”

尹家誰都沒有再說替尹秋影出頭的話,只留下一句。

“這件事,不會就這么完了的!我們尹家的人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欺負的!”

尹秋影可以舍棄,但尹家名聲不能受損,不能連累府上其他人。

看著尹家人浩浩蕩蕩離開,柳煙柔低垂著眸子,掩飾著眼底的惡意。

經此一事,尹家徹底惱上了永昌侯府,但尹秋影還只能留在侯府。

不管以后如何,眼下,侯府絕不會休尹秋影。

只要尹秋影還在侯府,手腕上的鐲子也還在,她就注定會周旋在簡紹和簡越之間。

讓兄弟兩反目成仇,身體都越來越差。

不過,經過這事,湯氏肯定會懷疑,說不定還會親自去檢查尹秋影手腕上的鐲子是真是假。

柳煙柔眸子微瞇,再抬頭時,只剩一臉的擔憂。

“婆母,我去送送尹夫人吧,畢竟是親家,還是不能鬧的太僵。”

湯氏冷哼了聲,沒有阻止,目光撇過她手腕上的鐲子,眸子瞇了瞇,心下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