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55章 都留下吧

翠萍拉著菊蘭跪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

“夫人,我女兒雖然是奴才,可也不能被這樣對待啊……”

柳清婉連忙上前去扶翠萍。

“翠萍姑姑,您這是怎么了?有話您好好說,您是母親身邊的老人了,母親肯定會給你做主的。”

柳夫人也蹙眉道:“你把話說清楚。”

翠萍哭著不肯起來,狠狠抹了一把淚,一指柳煙柔就道:

“二小姐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把我們菊蘭降做粗使丫頭,這也就罷了,她還讓她的那些丫鬟欺負菊蘭,看給我們菊蘭欺負的,身上青青紫紫的都沒一塊好肉……”

她說著,就一把掀起菊蘭袖子,露出胳膊上的青紫痕跡。

柳清婉捂嘴驚呼,“天啊,怎么被打成這樣?菊蘭,你是惹妹妹不高興了嗎?”

菊蘭不住的磕頭,“奴婢沒有,奴婢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二小姐,奴婢在二小姐這真的待不下去了,求夫人和大小姐救救奴婢。”

“這不可能吧,妹妹最是善良了,她不可能做這種事的。”

柳清婉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眼底卻滿是幸災樂禍。

柳夫人臉色陰沉。

菊蘭扒著自己袖子,委屈的直哭:

“大小姐,奴婢知道您善良,可您也不能這般偏袒二小姐,奴婢身上的這些傷都是證據,不止胳膊上有,還有背上、腿上。

那天二小姐心情不好,就罰奴婢跪在院子里掌嘴,只要跪的不板正,她就讓人用棍子往奴婢身上打,奴婢被打的兩天都沒能下床。”

“還有這院子里以前夫人給二小姐選的那些人也全都被二小姐發賣了,現在這里伺候的,全是二小姐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人。

這些人只聽二小姐的,他們見二小姐不喜歡奴婢,私下里也總欺負奴婢,臟活累活全都讓奴婢干,奴婢有時候到半夜都睡不了覺……

夫人,大小姐,救救奴婢吧,奴婢真的不敢留在這里了,再這樣下去,奴婢會被二小姐活活打死的。”

“妹妹,菊蘭說的都是真的嗎?你怎么能這樣做。”

柳清婉心疼的拉著菊蘭的手,看著她胳膊上的青紫,紅著眼眶看向站在屋檐下好整以暇看熱鬧的柳煙柔。

“菊蘭伺候了你這么多年,你就算不喜歡她,也不能這么對她啊。”

柳夫人也看著柳煙柔,嫌惡道:“你怎么變成了這樣!”

卻也猜到,菊蘭之所以遭遇這些,應該也和柳煙柔忽然對柳家轉變的態度有關。

她如今連她這個母親都不叫了,這么對菊蘭,也并不奇怪。

她深深看了眼柳煙柔,似是看出了她眼底的決絕,冷哼道:

“既然你不想留著菊蘭了,那我就將她帶回去了。”

不管怎么樣,翠萍都是自己身邊的掌事姑姑,菊蘭作為她的女兒,她不能不管。

柳煙柔淡笑著掃了眼菊蘭,說道:

“這可不行呢,菊蘭的賣身契在我這,柳夫人帶不走呢。況且,菊蘭知道侯府不少秘密,不說是我了,我婆母和夫君也不放心她離開。”

她要想讓菊蘭離開,早在當初剛重生那會兒處理自己院子里下人的時候,就放她離開了。

“那你想怎么樣?”柳夫人壓著火氣問道。

柳煙柔目光落在翠萍身上,淡笑道:

“讓菊蘭離開是不可能的,不過翠萍姑姑要是擔心女兒的話,倒是可以留下來照顧她。”

這母女兩個,最好一起留在侯府,和侯府一起共沉淪。

上輩子,菊蘭被抬姨娘后不久就懷孕了,哭著和自己說想娘,她便帶著她回了一趟相府。

讓她意外的是,之前一直將她拒之門外的相府,那一次竟然對她開門了。

菊蘭見到了她母親。

而她,也久違的見到了柳夫人。

可臨走的時候,柳夫人卻說菊蘭懷孕了,身邊沒人照顧不行,讓翠萍跟著一起去照顧菊蘭。

還說菊蘭如今是侯府姨娘,翠萍也不能再是奴籍,特意將賣身契還給了她。

翠萍從此成了自由身,而她那會兒也當真愚蠢至極,為了方便她照顧菊蘭,竟然特意在侯府給她安排了個單獨的小院住著,待遇即便不如侯府的主子們,也絕對比一般的掌事姑姑強。

可讓她沒想到的是,就是這么兩個她給了無數信任和幫助的人,帶給她的傷害卻一點兒都不比侯府的人少。

母女兩人知道她的實際情況,根本不擔心她會和菊蘭爭寵,在她面前從來都是趾高氣昂陰陽怪氣的,甚至好幾次當面故意提及她給督公做情人的事,給她難看。

甚至以此作為把柄,讓她給她們行便利,若不然,就要將她和督公的事告訴相府。

督公出事她被侯府關起來后,母女兩人更是第一個落井下石。

她臉上的第一道疤,就是菊蘭親手劃的。

第一次被掰斷手指,則是翠萍的杰作。

她之所以發賣了其他從柳家帶來的人,卻獨獨留下菊蘭,不是因為她是柳清婉的人,而是因為要留著她慢慢折磨,讓她跟著侯府一起沉淪,體驗她上輩子的絕望。

柳煙柔面上始終淡笑著,可看著菊蘭和翠萍的目光卻越來越冷,淡淡道:

“翠萍姑姑這么擔心菊蘭,想必也是不放心一個人回去的吧。”

柳清婉卻是眼睛一亮,立馬給翠萍使了個眼色。

她提議今兒個帶翠萍姑姑過來,就是為了讓她順利留在柳煙柔身邊,沒想到柳煙柔竟然自己要求了。

翠萍會意,朝著柳夫人跪下道:

“夫人,奴婢實在不放心菊蘭,求夫人允許奴婢留在侯府伺候二小姐。”

柳夫人原本也是要留下翠萍的,聽她這么說,便點了點頭,道:

“既然這樣,那你就留下吧。”

話說完,就不想再多和柳煙柔說一個字的轉身就走。

柳煙柔卻喊住了她。

“柳夫人莫急,翠萍姑姑的賣身契柳夫人還沒給我呢。也不讓柳夫人吃虧,像翠萍姑姑這樣的下人外面是什么價,我就給柳夫人什么價。”

“不用!”

柳夫人聽著她一口一個的‘柳夫人’,氣的臉色鐵青,冷冷撂下兩個字,抬腳就走。

柳煙柔卻直接借坡下驢,喊了尋巧道:

“尋巧,你跟著去相府拿翠萍姑姑的賣身契吧,記得拿上銀子,人家說不用,咱們也不能真不懂事,不然以后還真就說不清了。”

柳夫人腳步微頓,臉色難看至極。

柳清婉卻著急起來。

菊蘭在侯府之所以被拿捏,最大的原因還在她的賣身契在柳煙柔手中。

若翠萍的賣身契也到了柳煙柔手中……

那自己送翠萍過來,豈不是肉包子打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