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65章 從此督公不早朝

床上的男人一身紫衫,墨發披肩,懶洋洋的斜依在床上,正笑盈盈的看著她

“督公……”

柳煙柔欣喜的喚道。

下一刻,意識到自己剛洗漱過,衣衫松松垮垮掛在身上,臉一下子紅透了,抓緊衣擺,囁糯道:

“督公什么時候來的?”

“你洗澡的時候。”云北霄低笑道。

柳煙柔臉更紅了,整個人都變得有些扭捏起來。

那豈不是說,她又被督公看光了?

雖然,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可這也太羞人了……

“督公怎么都不吱聲。”柳煙柔小聲咕噥。

云北霄挑眉,“吱?”

柳煙柔整個人都驚呆了,不可置信的看著斜依在床上的男人。

他……

他、他……竟然,‘吱’了。

瞧著她驚得瞪大眼的模樣,云北霄就忍不住的唇角上揚,故意逗她,“不是嫌本督不吱聲嗎?怎么?本督吱的不滿意?要本督再吱一聲?”

柳煙柔驚得連忙搖頭。

天啊!

權傾朝野殺人如麻的督公,他竟然‘吱’!

這真的還是督公嗎?

“督公?”

柳煙柔下意識的,有些不確定的喚了一聲。

云北霄低笑,瞧著她臉頰通紅的模樣,只覺這一路快馬加鞭都值了。

“過來。”

他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床上來。

柳煙柔抬頭看他,想到他剛才那要幫她寬衣的話,臉頰又一陣滾燙。

卻沒有遲疑的往前走了兩步,正要解開衣衫,云北霄一把拉住她,按著她在自己前面坐下,拿了干帕子就開始替她絞頭發。

“督公……”

柳煙柔整個人都震驚了,錯愕的扭頭看他。

卻被按住腦袋動不了。

“別亂動。”

云北霄聲音沙啞,眸底是壓制的欲念。

柳煙柔立馬乖乖不動了,緊張的揪著衣擺,小聲道:“我自己可以的。”

天啊,督公不止‘吱吱’逗她,還幫她絞頭發。

柳煙柔一時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夢里。

她悄悄的在自己腿上掐了下。

“嘶——”

清晰的疼痛讓她倒吸了口冷氣。

“噗——”

云北霄忍不住的低笑出聲。

柳煙柔臉更紅了,抓緊衣擺不敢動。

云北霄輕輕在她臉上捏了下,“感覺在夢里?”

小心思被戳穿,柳煙柔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云北霄卻在她耳畔道:“若是在夢里,本督早就將你吃干抹凈了。”

炙熱的呼吸噴灑在脖子上,癢癢蘇蘇的,柳煙柔縮了縮脖子,低著頭不敢看他,抓著衣擺的手心都出了汗。

心頭的酥麻令她腳趾都蜷縮在一起。

她笨拙的轉移話題,“督公剛回來嗎?”

“嗯,沒回督公府,直接來了你這邊。”

云北霄說著,繼續替她擦拭頭發。

黑云般的發絲在他白皙修長的手指間滑落,一下下的,動作輕柔優美,在擦拭的仿佛不是頭發,而是珍貴無比的名品古玩。

柳煙柔心跳都漏了幾拍。

督公這話,是不是在告訴她,他從江南回來,第一時間就來找她了?

細細密密的驚喜和雀躍幾乎將她整個人淹沒。

嘴上更是咧開了個大大的笑,整個人瞧著都有些傻傻的。

云北霄給她擦完了頭發,放下帕子,掰著她的肩膀讓她面對著自己,瞧著她傻傻笑著的樣子,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子,將人緊緊抱在了懷里,附身在她耳畔,聲音沙啞的道:

“還記得臨走時你答應本督的嗎?”

柳煙柔一時沒想起來。

“你答應過本督,要讓本督盡興的。”

炙熱的呼吸噴灑在耳畔,柳煙柔呼吸一滯,整個人都僵住了,腦子里一團亂麻,心跳加速,一時不知該做何反應。

半響才嬌羞的低下頭,整個人都埋在了他懷里。

“那個……督公能不能溫柔些……”

云北霄低笑,“素了一個月了,怕是溫柔不了。”

柳煙柔藏在他懷里的小身子都忍不住顫了顫。

腦海里浮現出前幾次他瘋狂的沖擊,整個人都酥麻了,手腳都使不上力了一般,靠在他懷里,緊緊抓著他的衣襟。

瞧出她的緊張,云北霄也不逗她,將她放在床上,道:“放心,本督會溫柔的。”

柳煙柔回神,不敢看他,小聲道:

“那……督公說話算話。”

“好。”

話是這么說,可素了一個月的人了,真到關鍵時候,如何能溫柔的了。

“督公……嗚嗚嗚,你說話不算話……”

“饒了柔兒吧,真的不行了……”

“乖,再一下就好。”

房間內,時不時的傳來柳煙柔求饒的聲音。

從床頭到床尾,再從床尾到桌上、椅子上,最后又回到床上。

柳煙柔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散架了。

失去意識前還在想著,下回再也不信督公的話了。

他在床上說的話,從來都不作數。

說最后一次,可實際上多少次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云北霄看著懷中貓咪一樣縮成一團的人兒,輕輕的撥開了她凌亂的散落在臉上和肩膀上的發絲,替她擦了擦汗,低頭在唇瓣上印上一吻,低低的笑了起來。

清晨。

“嚶——”

柳煙柔悠悠轉醒,嚶嚀了聲,剛伸了個懶腰,人就呆住了。

“督公?”

以往兩人在一起,大多數時候,柳煙柔醒來的時候督公都已經不在了。

柳煙柔已經習慣了晚上在一起,白天各忙各的。

卻沒想到,今兒個督公竟然還在。

柳煙柔有些出神的看著督公熟睡的模樣,手指細細描繪著他好看的眉眼。

若不是他兇名在外,又是太監的身份,就他這絕美的容顏,想嫁給他的女子怕是都能從督公府排到城外。

督公緊閉的眸子動了動。

柳煙柔連忙就要抽回手,卻已經晚了。

手被攥住,對上那雙含笑的眸子,柳煙柔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朵根,急中生智道:

“我,我……督公臉上有頭發,我只是想幫督公拿開。”

她的心虛都寫在臉上,云北霄哪能看不穿,低笑著一把將她拉回了自己懷里。

“乖,時辰還早,再陪本督睡會兒。”

柳煙柔身子僵硬的躺在他懷里,感受著他一點點起立的某處,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再動一下,自己今兒個就起不來床了。

可縱是這樣,該來的也還是來了。

督公的手開始亂動。

柳煙柔嚇得連忙抓住,“督公,說好的……”

“嗯?”

云北霄就好像沒聽懂一般,輕巧的捉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又開始不安分了。

柳煙柔都快要哭了。

“督公,您今早不上朝嗎?”

“不用,最近幾天都不用去。”

云北霄低沉磁性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帶著濃濃的情欲,“說好的讓本督滿意,小丫頭想說話不算話?”

還沒滿意?!

昨晚都折騰一晚了!

可不等她說話,唇就被堵住了。

又是一上午。

如柳煙柔預想的那般,她整整一天都沒能起床。

上午是被纏著起不來,下午是腰酸腿軟起不來。

等晚上,也不用起來了。

第二日清晨,見云北霄還在,柳煙柔忍不住問道:

“督公不去上朝真的可以嗎?”

云北霄揉了揉她睡的毛茸茸亂糟糟的腦袋,笑道:“他們都不知道本督已經回京。”

柳煙柔錯愕的看他。

云北霄低笑,“之前沒和你說嗎?本督是快馬加鞭回來見你的。”

快馬加鞭?

回來見她?

柳煙柔心砰砰直跳,可還不待她感動。

下一刻,她就瞪大了眼睛。

只見督公拿出一封信,笑吟吟看她。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柳煙柔總覺得他看著她時,眼里帶著些怒氣。

像極了上輩子,她每一次替永昌侯府求情時,督公看她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