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76章 又五千兩到手

湯氏隱忍著怒氣說道:“紹兒媳婦,你回自己院里吃早飯吧。”

“為什么?”柳煙柔疑惑的眨巴著眼,絲毫離開的意思都沒有。

“我覺得老夫人這里的水晶包格外好吃,婆母,你要不要再嘗一個。”

“……”

湯氏氣的心口不住起伏,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更明白,柳煙柔肯定也看出了什么,這是故意不走,等著紹兒給她交代呢。

可是,她自己就先不干凈,憑什么要紹兒給她交代!

可偏偏,柳煙柔不干凈這事兒,他們誰也不敢提。

怎一個憋屈了得!

“柔兒。”

簡紹深吸一口氣,說道:“柔兒,祖母和母親應該是有話要說,你先回去吧。”

柳煙柔冷笑一聲,直接挑明道:

“是說二弟妹脖子上那些痕跡嗎?正好,我也想聽聽,畢竟夫君和二弟妹有前科在前……”

她挑釁的目光在尹秋影和簡紹身上掃過,眼底的惡意絲毫不加掩飾。

尹秋影原本還心虛,聽到柳煙柔這話,再也忍不住的指著她道:

“你有什么資格質問我們?你倒是說清楚,你脖子上是怎么回事!少說什么小侯爺昨晚在你那,小侯爺昨晚根本就……”

“二弟妹!”

“越兒媳婦!”

“尹秋影!”

簡紹、簡老夫人、湯氏幾乎同時開口阻止。

尹秋影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三人,終于后知后覺的意識到湯氏和簡老夫人竟然也在護著柳煙柔。

她們似乎也都知道些什么。

她們是不是都知道柳煙柔和人私通,卻都護著她!

尹秋影是沖動了些,可又不傻,哪還能不知道這里面怕是有天大的秘密。

最大的可能是,和柳煙柔私通的那個人他們根本惹不起,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甚至是替她遮掩……

“繼續啊,小侯爺昨晚在哪?”柳煙柔笑嘻嘻的問道。

尹秋影張了張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下意識的看向了簡紹。

簡紹看都沒看她一眼,目光始終在柳煙柔身上。

他深吸了口氣,盡可能的讓語調柔和些的道:

“柔兒,二弟妹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不知道,雖然之前我做了糊涂事,可我昨晚在你那,事后又去了書房。”

說在柳煙柔那邊,是說給眾人聽給柳煙柔遮掩的。

至于后半句,則是說給柳煙柔聽,解釋他昨晚人在書房,并沒有和尹秋影在一起的。

柳煙柔可不在乎他昨晚到底在哪。

她只是想將水攪渾,看著侯府的人倒霉而已。

她笑盈盈的點頭道:“我當然沒有懷疑夫君的意思,可弟妹卻……弟妹糊涂啊,你這樣讓二弟如何自處,上回二弟都原諒你了,你這又……”

尹秋影臉色煞白。

哪怕是上回,她也是用了些手段才讓簡越原諒自己的。

若這次再讓他知道……

后果不堪設想!

就連簡紹也臉色難看至極,心中后悔自己為何就忍不住去找尹秋影,更怕簡越知道這事……

自從上次的事情后,他多次和簡越示好,兄弟間的關系是緩和了些的。

可現在……

若被他知道,后果不堪設想!

“柳煙柔你胡說八道什么呢,簡越昨晚在府上。”湯氏病急亂投醫道。

這話出口,簡紹就知道要壞。

果然,就聽柳煙柔道:“那讓人叫二弟過來問問不就好了,也省的誤會了弟妹。”

湯氏眼皮直跳,也知道自己剛才一時口快壞了事,著急道:

“越兒今兒一早出門了……”

柳煙柔笑道:“那就等他回來再問。”

看那架勢,竟是真要將這事捅到簡越跟前去。

簡老夫人雖然不知道簡紹和尹秋影之間的事情,可看這會兒也明白過來,氣的狠狠剜了尹秋影好幾眼,同時看柳煙柔也更不順眼了。

這賤人!

原本紹兒設計將她送給云北霄時,她還于心不忍。

可現在看來,就該早點送!

該早點讓她被那死太監玩死才對!

“夠了!”

簡老夫人猛地一拍桌子,冷冷看著柳煙柔道:“紹兒媳婦,你回去吧。”

柳煙柔依然不動。

“怎么?我的話你也不聽了?你這是不孝!”

簡老夫人眸子危險的瞇起,直接一個不孝的大帽子就給她扣了下去。

“老夫人這話說的,孫媳只是想吃老夫人幾口早飯而已,怎么就成不孝了,若真這樣,那老夫人這邊的早飯,孫媳可是一口都不敢吃了呢。

只是這樣一來,孫媳就得重新開灶,開灶也得花銀子……

哎,老夫人、婆母、夫君想必也知道,我之前在相府就不受寵,陪嫁也都是些上不得臺面的破爛玩意兒,手里實在沒銀子,想必老夫人和婆母夫君也不想看著我餓肚子吧。”

這就是明晃晃的要銀子了。

一時間,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柳煙柔身上,眼底的鄙夷都快要溢出來了。

湯氏直接就道:“昕月,給她二百兩。”

昕月當即就拿了二百兩銀票出來給柳煙柔。

柳煙柔不客氣的接了,卻依然皺著眉,說道:“這染了綠色的水晶包想必是極貴的,兒媳還想多吃兩頓呢,只二百兩的話,怕是不夠。”

她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指著尹秋影,將‘綠色’兩個字咬的格外重。

“你……柳煙柔,你別太過分!”湯氏怒道。

柳煙柔縮了縮脖子。

“兒媳只是想多吃個水晶包而已,婆母怎么就發這么大的火,難道婆母是舍不得?想將這些綠色的水晶包都留給二弟?”

“你……”

這賤人,竟然威脅他們!

一屋子的人,哪能聽不明白柳煙柔話中的意思。

她分明就是在說,不給的她滿意了,她就將這事捅到簡越跟前去。

簡紹想到柳煙柔之前張口就是十萬兩的事,深吸了一口氣道:

“柔兒想吃水晶包,為夫自當滿足,等會兒就讓人給柔兒送五千兩銀子去。”

五千兩也不少了。

柳煙柔見好就收,起身直接朝簡紹伸手,眨巴著眼,氣死人不償命的道:

“柔兒現在就想吃呢。”

簡紹又深吸了口氣,壓下心中怒火,讓人去取了銀票給柳煙柔。

柳煙柔拿了銀票,這才心滿意足的走了。

路過尹秋影時,對上她那嫉妒到扭曲了的神色,笑道:

“弟妹可別嫉妒,誰讓夫君最愛我呢。”

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又道:

“哦,對了,我一早就看到二弟回來了呢,不知會不會來給老夫人請安。”

她說著就往外走,剛走了兩步,忽地就笑了。

“嘖……二弟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