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81章 不仁不義,拋棄同族

正在院子里的可不就是青州蘇家長子蘇興業。

看到柳煙柔忽然進來,也明顯怔了下,隨即大喜。

“妹妹?”

可下一瞬,臉上就閃過一抹局促。

妹妹不愿意和家里聯系,他也是能理解的。

一個是相府,一個是商賈之家。

是個人都知道怎么選。

他不怨妹妹。

就連這次來京城找弟弟,他也沒打算驚動妹妹。

只是想著弟弟來京城也沒地方去,要找她的話,很有可能會來梧桐小巷,就過來問問。

卻不想……

剛來就撞上了。

“妹妹最近可好?”

蘇興業有些忐忑的問道,生怕從柳煙柔臉上看到疏離。

他緊張的手心出了一層細汗,無措的都不知道該怎么打招呼。

只覺得眼前的妹妹似乎比以前瘦弱了不少。

一年前,妹妹嫁到永昌侯府時,他和爹娘其實有偷偷來過京城,卻只是遠遠的看了眼她穿著嫁衣的模樣,連正臉都沒看到。

他當時還仔仔細細的數了數,六十六抬嫁妝,在京城也不算寒酸。

可想到前段時間收到的書信,心里就又一陣抽疼。

他怎么也沒想到,當初的六十六抬嫁妝竟然只是表面,內里竟是隨便湊出來的。

相府的人竟還搶了他們給妹妹準備的傍身的鋪子和金銀!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們恨不得立馬來京城討個說法。

可是,他們不知道妹妹到底是怎么個想法。

更沒有資格去問。

蘇興業張了張嘴,千言萬語想說,可喉嚨里卻似是堵了棉花一般,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靜靜的看著她跑過來,眼底一陣陣熱意。

“大哥,你什么時候來的?”

柳煙柔一把拉住他的衣袖,高興的問道。

沒有疏離的問他怎么來了?

只是眼淚巴巴的看著他,一如在青州時,他每次出門回來,她抓著他的胳臂說想他了時一樣。

蘇興業心底的那點兒忐忑瞬間消失了大半,只剩下滿滿的心疼,聲音有些哽咽的道:

“剛到,妹妹最近過的……”

可好。

到嘴邊的兩個字被他吞了回去,又問:“妹夫對你……”

怎么樣。

幾個字又被他咽了回去。

永昌侯府夫人設計兒媳婦和侄子通奸,這事鬧的紛紛揚揚,還是妹妹站出來又是送禮又是說好話的,才將尹家和湯家的怒火壓下去。

這事,他來京城第一時間就打聽清楚了。

只覺得妹妹過的肯定極為不易。

“都好,都好。”

柳煙柔哽咽的連聲說道,眼底一陣陣熱流,眼淚根本不受控制。

抓著蘇興業的胳臂,仰頭看著他,似是看不夠一般,哽咽的道:

“哥哥呢?還好嗎?”

“都好,家中都好,怎么哭了?是受委屈了嗎?”蘇興業緊張問道,伸手替她擦了眼淚。

柳煙柔連忙搖頭,自己抹了眼淚,擠出一抹笑道:

“沒有委屈,就是見到哥哥太高興了。”

真的太久太久沒見了。

上輩子,她連給哥哥收尸都不能,這輩子,她定要好好的護住他,護住青州蘇家的每一個人。

能見到哥哥,真好。

柳煙柔靜靜的看著蘇興業,似是看不夠一般。

“傻瓜。”

蘇興業聲音沙啞,只覺喉嚨里堵的更難受了,眼眶也有些熱的抬頭望著天空,盡可能的逼退淚意,不讓妹妹看到了擔心自己。

柳煙柔哪能看不出他也在哭,卻沒有拆穿,只笑著問道:

“大哥是來找興平的嗎?”

“你見過他了?”蘇興業問道。

柳煙柔眨巴了下眼睛,狐疑的看向了一直站在自己旁邊的蘇興平。

蘇興業順著她的視線看去,這才看到蘇興平。

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咬牙切齒道:

“蘇興平!你個臭小子竟還敢離家出走!”

蘇興平嚇得立馬躲到了柳煙柔身后,和以前每一次一樣,委屈巴巴的道:

“姐姐,大哥要打我。”

柳煙柔也一如之前,護在了蘇興平前面,道:“大哥,你別生氣,興平這不是沒事嗎?”

“就是!”

蘇興平接連點頭,又沖著蘇興業吐了吐舌頭,故意控訴的道:

“大哥偏心,我明明和姐姐一起進來的,大哥卻只看到了姐姐,都沒看到我。”

蘇興業臉黑了下,“你還敢說!別以為有妹妹護著你,我就不敢揍你了。”

蘇興平躲在柳煙柔身后。

一點都不怕。

哥哥可雞賊了,在姐姐面前從來都是溫柔好哥哥的模樣,最怕的就是讓姐姐看到他兇巴巴的一面。

他才不會當著姐姐的面揍他呢。

“大哥,我們進屋說話吧。”

柳煙柔高興的拉著兩人進屋,就迫不及待的問起了青州爹娘的事情。

蘇興業確定柳煙柔沒有對他們疏離,也漸漸放下心來,說道:“青州一切都好,就是爹娘一直以來都挺記掛你的。”

多的他就沒再繼續說了。

他還不確定,妹妹對他們到底是什么樣的態度。

萬一,她因為相府想要和他們疏離,他們再表現的記掛她,只會讓她更加內疚。

爹娘不止一次叮囑過,讓他們不要來打擾妹妹的生活。

只要妹妹過的好,他們就高興。

“是我不好,這三年都沒聯系你們。”

柳煙柔哽咽的道,心里更是溢滿了內疚。

蘇興業連忙說道:“妹妹,這不怪你,我們都能理解的。”

相府畢竟是權貴,而蘇家只是商賈。

妹妹就是想要聯系他們,相府怕是也不讓。

只是……

想到相府對妹妹并沒有他們所想的那么好,蘇興業心里又一陣難過,想問又怕惹她難過,一時間卡在心里,上不去下不來的難受極了。

她拉著蘇興業又問了許多青州的事情,得知爹娘過的都還不錯,家中生意也比以前更好了,這才放下心來。

柳煙柔也撿著自己在相府的一些不那么糟心的事情都說了。

兩人聽的仔細,卻也都看出柳煙柔是在報喜不報憂。

可兩人誰也沒拆穿,就靜靜的聽著柳煙柔說,臉上滿是笑意。

許久不見的三人整整聊了一天,柳煙柔干脆就沒有回侯府,當晚就在梧桐小巷住下了。

她在梧桐小巷住了兩天,直到第三日,接到江南簡家的人找到了侯府的消息,這才離開。

臨走時,特意留了蘇元和蘇全在梧桐小巷。

叮囑著蘇興業和蘇興平一定要多呆一段時間,等她忙完侯府的事情,再來梧桐小巷陪他們。

永昌侯府。

柳煙柔的馬車剛停下,就聽到了上次那位江南簡家來的老者氣急敗壞的聲音。

“湯氏,你少在這狡辯!我上次聽的明明白白,就是你讓人攔著不讓我進的!

一邊去!我和你說不著,老夫人呢?我要見老夫人!

江南簡家出事,侯府明明知道卻置若罔聞,不仁不義拋棄同族,老朽倒是要問問簡老夫人,江南簡家每年往侯府一車隊一車隊送東西時,簡老夫人是怎么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