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97章 做婊子還要立牌坊,小侯爺不累嗎?

可娘和大哥根本不會同意……

簡馨話音頓住,想明白了什么,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是啊,若她和左大哥已經做了夫妻,娘和大哥就算不同意也沒辦法了。

他們只能接受左大哥!

“大嫂,我還有事,先走了。”簡馨站起來就往外走。

她要趁著娘受傷趕緊溜出去找左大哥。

不然等娘腳好了,她就沒機會了。

真是多虧了東廠那位暗衛,若不是她,自己還沒機會逃出去。

看著簡馨匆匆離開,柳煙柔唇角勾起了抹冷笑。

不是嫌她多管閑事,壞了你和你左大哥的姻緣嗎?那這輩子,你就和你心愛的左大哥永永遠遠在一起吧。

簡馨走后,柳煙柔繼續忙活起來。

原以為湯氏腳被踩斷,侯府總要亂上兩天簡紹才會來找她。

卻不想,只隔了兩個時辰,天色剛暗下來,簡紹就過來了。

“柔兒,你能不能去一趟督公府……”

他一臉無奈痛苦,似是猶豫了很久才做了這個決定一般,“柔兒,只有你能救侯府了。”

“行啊。”

柳煙柔懶得看他表演,回答的爽快,“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賣我了。”

“柔兒……”簡紹臉色難看,“我真的是沒辦法了,你就當是為了我……”

“打住!”

柳煙柔語氣淡淡,實在是惡心聽他那些自以為深情的話,直接道:

“十五萬兩外加京城正街的兩家鋪子,什么時候到,我就什么時候去。”

“柔兒……”

簡紹還想說些什么,試圖少拿一些銀子,或者干脆一文錢不給讓柳煙柔去督公府。

卻對上了柳煙柔冰冷的視線。

“小侯爺覺得,若沒有這些銀子,督公真的會放了侯府?”

簡紹咬了咬牙,從小廝手里接過了早已準備好的銀票和京城正街鋪子的契書,神色嚴肅道:

“東西給你,你一定要救下江南簡家,保證侯府沒事。”

“那我可不敢要了。”

柳煙柔淡淡睨了簡紹一眼,欣賞著自己手指上的蔻丹,道:

“督公那陰晴不定的性子,別說是這點兒東西送去,就是整個侯府的東西送去,都不一定能起到作用,小侯爺將這么大的擔子扔我肩上,我可不敢接。”

簡紹拿著匣子,咬牙道:

“柔兒,侯府只能靠你……”

“可別。”

柳煙柔打斷他的話,嗤笑的看了他一眼,道:

“說的好像是我要貪你這東西似的,東西你拿回去吧,侯府和江南簡家這兩個重擔,我一個婦道人家擔不動。”

簡紹目光陰沉的看著她油鹽不進的樣子,半響深吸了一口氣,放軟了語調,道:

“柔兒,是我不好,我一時著急說錯了話,這些東西你拿著吧,不管能不能事成,都不怪你。”

柳煙柔淡淡看了他一眼,并不去接。

簡紹只好又裝作深情的樣子道:

“讓你去督公府本就難為你了,是我這做夫君的沒用對不起你,又有什么臉面要求其他。”

“小侯爺知道就好。”

柳煙柔這才接了匣子,當著簡紹的面打開,先拿了京城兩家鋪子的契書檢查了一下,然后直接拿了銀票遞給了身后的素琴。

“數一下,看數目對不對。”

“是。”

素琴當即一張張數了起來。

一千兩一張的大面值銀票,厚厚的一沓,素琴一張張的數著,數出十張就遞給素琪,讓她也再數一遍。

簡紹臉都黑了。

柳煙柔淡淡看了他一眼,笑道:

“小侯爺勿怪,十五萬兩畢竟不是小數目,總要當面點清的,不然到時候少個一張兩張的豈不是說不清了。”

簡紹藏在袖中的拳頭暗暗握緊,欲言又止。

“柔兒,這里只有十萬兩,十五萬兩實在太多了,侯府一時半會兒的拿不出來。”

柳煙柔神色驟然冷了下來。

“小侯爺,你莫不是將我當傻子戲耍,這會兒告訴我只有十萬兩?是不是我不數你就真當給了我十五萬兩?

小侯爺既然沒想讓我幫忙,那也便罷了,反正那督公府,我也不想去!

素琴,將銀子放回去。

尋巧,送客!”

簡紹這下是真的急了,也顧不上辯解,著急道:

“我忽然想起來還有一個匣子。”

他急切的看向小廝,“另外一個匣子呢,趕緊去拿啊。”

“應該、應該還在小侯爺庫房里。”

小廝也不敢遲疑,趕緊跑去拿了。

小廝速度很快,可簡紹生怕柳煙柔等的不耐煩徹底撂挑子,等的心焦不已。

看到小廝拿了匣子過來,他連忙快走幾步去接了過來,遞到柳煙柔手里,笑道:

“我一時間忘記還有一個匣子了,另外五萬兩我放在這個匣子里了。”

“小侯爺年齡不大,記憶倒是先不行了。”

柳煙柔嘲諷了句,就重新將兩個匣子一起遞給素琴和素琪,讓兩人數。

這回是十五萬兩,分毫不差。

簡紹殷切的看著柳煙柔,道:“柔兒,你看你什么時候去督公府。”

銀子和鋪面契書到手,柳煙柔態度也好了很多,淡淡道:“那就看小侯爺怎么安排了。”

“宜早不宜遲,要不現在?轎子已經等在外面了。”

柳煙柔深深看了他一眼,忽地就笑了。

簡紹被笑的渾身不自在,可在這緊要關頭,他一句多余的話也不敢再說,生怕刺激的柳煙柔又不愿意去了。

“那就走吧。”

柳煙柔起身理了理衣擺就往外走。

“啊?”

這回倒是輪到簡紹驚訝了,他看著柳煙柔這就要走,連忙道:“不急在這一時。”

說著就對素琴和素琪道:

“你們兩個,還不趕緊伺候你們夫人去洗漱梳妝。”

柳煙柔又忍不住笑了,他這是生怕她打扮的不體面,勾引不到督公呢。

不過,銀子都收了,表面功夫還是要做一做的。

柳煙柔轉身去了內室。

梳妝好出來,簡紹就看了過來,見她已經重新打扮過,這才松了口氣,卻偏要裝出無奈不舍的痛苦模樣。

“柔兒,是我對不住你,若有辦法,我定不讓你”

柳煙柔眼珠一轉,故意道:

“小侯爺既然不舍我去伺候督公的,要不我就不去了吧。”

看著簡紹瞬間僵硬的臉色,柳煙柔嗤笑道:

“做婊子還要立牌坊,小侯爺不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