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99章 保護好她

柳煙柔眨巴了下眼。

督公他……是自己想的那個意思嗎?

她看著他半響,猶豫著朝他走去,在他臉上親了下,臉頰羞紅的看著他。

見他又指了指另一邊臉,臉更紅了,飛快的又在他另一邊臉上親了下。

心里一陣暗笑,只覺得這樣的督公比上輩子的督公鮮活多了。

上輩子的督公永遠冰冰冷冷的,讓人害怕。

如今的督公,不止床上會說甜言蜜語哄她,平日里也時不時給她點兒小驚喜,如今更是如稚童一般,她要出門還得先親他一下才行。

想了下,又一邊臉各親了一下,這才眼巴巴的看著他。

云北霄努力的壓下止不住上揚的唇角,道:

“去吧,早點回來。”

“嗯嗯。”

柳煙柔高興的點頭。

見督公明明高興,卻努力壓制唇角笑意的模樣,沒忍住抱住他的臉,一邊各親了一下,這才離開。

云北霄摸了摸臉上被她親過的地方,失笑搖頭,吩咐道:

“去兩人跟上,保護好她。”

黑暗中,兩個暗衛悄然領命跟上。

柳煙柔先去了一趟鋪子里,安排王掌柜去收新到手的兩家鋪子。

王掌柜這幾天正在忙著京城主街鋪子的事,因為想價格便宜一些租下來,還在和對方僵持,忽然接到去收新鋪子的命令,些懵的問道:

“哪里的新鋪子?”

是他聽錯了嗎?

小姐剛才說的是京城主街的鋪子?

兩家?

柳煙柔笑著點頭,“對,京城主街,兩家鋪子,收了后立馬安排裝修。”

“京城主街?兩家鋪子?”

王掌柜愣愣的重復著柳煙柔的話,明顯還沒有這忽如其來的驚喜。

那可是京城主街的兩家鋪子啊,價值無法估量。

“小姐,你認真的?”

柳煙柔直接拿了契書給他看,王掌柜這才信了,卻還是激動的不住的撫著自己胡子。

平日里極為愛惜的胡子被拽下來幾根都沒注意到,高興的咧嘴傻樂。

“小姐放心,三個月,不,兩個月保證讓鋪子開起來。”

柳煙柔好笑的道:“不著急。”

柳煙柔又大概和王掌柜說了一下自己對鋪子的構思,就將鋪子的事情交給了他。

自己則帶著尋巧和素琴素琪離開準備去一趟梧桐小巷,看看大哥和三弟,他們聽說了侯府的事情,肯定會擔心她的。

卻不想,剛出門就看到街道兩旁圍滿了人。

柳煙柔好奇過去看了眼,臉上就揚起了笑。

可不就是侯府的人。

簡老夫人、湯氏、尹秋影、詩婉婉……除了偷偷溜去找左永言的簡馨,侯府能數上名號的全都被東廠的人押著。

一路走過,所有人都在議論著,更有不少人往他們的方向呸口水,口中罵罵咧咧的朝他們扔臭雞蛋爛菜葉子。

“活該!朝廷賑災糧也敢貪污,早就該抓他們了!”

“做了那么多喪天良的事情,這永昌侯府也算是到頭了。”

還有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隨便拉了個人問道:

“這永昌侯府怎么回事?怎么都被抓了?”

“這你都不知道?江南貪污案你知道嗎?牽扯其中的江南簡家正是永昌侯府的本家,之前永昌侯府還到處走關系要救江南簡家呢,那會兒我就覺得這其中肯定有貓膩,江南簡家貪污,指不定就是侯府授意的,現在看來,果不其然!”

……

人群外,柳煙柔看著,唇角勾笑的悄然離開。

人群另一側,蘇興平看到永昌侯府的人被抓,嚇得手中剛買來的糕點都掉在了地上,連忙扒開人群跑到前面。

確定被抓的人中沒有柳煙柔才稍稍松了口氣。

可他不敢遲疑,趕緊就跑回梧桐小巷,將這件事告訴了蘇興業。

蘇興業一聽,臉都白了,“你說什么?永昌侯府的人被抓了?妹妹呢?妹妹怎么樣了?”

蘇興平搖頭道:“被抓的人中沒有妹妹,應該還在侯府吧,咱們去侯府看看。”

“對對對,要先確定妹妹有沒有事,你去妹妹在京城的鋪子里打聽,我去侯府。”

蘇興業安排完,鄭重的拍了拍蘇興平的肩膀道:

“若我天黑之前沒回來,你切記不可沖動,先去找蘇力弄清楚怎么回事再說。”

侯府現在還不知道是什么情況。

更重要的是,抓人的是東廠的人,東廠兇名在外,他不敢保證他此去侯府找妹妹會不會有危險。

若侯府真的牽扯到江南貪污案中,自己這會兒過去,說不定也會被抓去盤問。

自己和此事無關,最多被抓去盤問幾句。

但小弟行事沖動,若自己回來晚了,小弟擔憂之下沖動行事連累了妹妹就不好了。

“嗯。”

蘇興平重重點頭,擔心姐姐安危的他并未多想,立馬就要出去打聽情況。

蘇興業也連忙往侯府過去。

結果剛出門,就撞上剛好過來的柳煙柔。

“妹妹!”

“姐姐!”

兄弟二人激動的喊著,連忙拉了她進院子,又警惕的看了看院外,確定沒人跟著這才放下心來。

“妹妹(姐姐)你沒事吧。”

兩人拉著她著急問道。

見兩人果然已經知道了侯府的事情,柳煙柔趕緊安撫道:“大哥三弟,你們別著急,我沒事。”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兄弟兩人松了口氣。

蘇興業放下心來就神色嚴肅的道:

“這里也不能呆了,妹妹你先去換身衣服,我們出去安排一下,夜里就送你離開京城。”

蘇興平也跟著點頭,“對對對,不管侯府什么情況,姐姐你先出去躲一陣子,等這件事過去了再說。”

見兄弟二人又要忙著去安排她離開京城,柳煙柔連忙拉住了兩人,笑道:

“大哥,三弟,我真的沒事,沒人抓我的。”

兩人對視一眼,狐疑的看著柳煙柔。

“可是,侯府的人都被抓了。”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

柳煙柔說道,有些猶豫要不要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他們。

可督公畢竟身份特殊,他們要是知道了她和督公在一起,肯定會擔憂她的。

可若不說,侯府出事,他們肯定會擔心她,甚至可能會為了她去替侯府到處打點。

柳煙柔思索著,試探的看著兩人道:“大哥,三弟,若我說我要和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