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157章 姐姐她竟然咒我

不提云忠,就說尋巧。

尋巧暗衛出身,何等敏銳,很快發現后面有人跟蹤,快走兩步到柳煙柔耳邊低語。

“小姐,有人跟蹤。”

柳煙柔沒有回頭,不動聲色的低聲問道:

“認識嗎?”

尋巧沒有回話,去街邊小攤位假裝挑選,片刻后回來道:

“是柳相府大公子。”

柳煙柔怔了下,唇角勾起抹嘲弄的笑。

細算起來,她重生后還沒正兒八經的和這個大哥打過交道。

印象里,他是一個非常嚴肅不茍言笑的人,每次看向她的眼神都帶著淡淡的嫌棄和不贊同。

今兒個跟著她,估摸著也是因為昨晚在宮里的事情。

不是埋怨她頂撞柳夫人的,就是替柳清婉出頭的。

柳煙柔臉色有些冷,不動聲色的往后看了眼,在尋巧耳邊低語了兩句。

尋巧眼睛亮了亮,很快離開。

蘇興業看了眼,疑惑的問道:“怎么了?”

柳煙柔沒有隱瞞,直接道:“柳家的人在跟蹤。”

蘇興業下意識就要往后看,又忍了下來,有些擔憂的看了眼妹妹,確定她沒事這才放下心來。

“他們跟蹤你做什么?”

他語氣里是掩飾不住的嫌惡和心疼。

柳家人讓妹妹受了那么多委屈,他心里也極為不爽。

可畢竟是妹妹的親生爹娘,他就算不爽也只好忍著,只是更心疼妹妹了。

柳煙柔道:“我們到前面沒人的地方停一下,等下大哥能不能答應我不說話。”

蘇興業還以為她是怕他和柳家人鬧起來,心道妹妹果然還是在意柳家的,面上卻是不顯的點頭。

“只要他們不欺負你,大哥就一句話也不說。”

柳煙柔笑了笑,“大哥放心,他欺負不到我,走吧,我們過去。”

兩人說這話,往旁邊不遠的小巷過去。

蘇興平一無所覺,正眼睛不夠看似的一路走一路買。

小到點心零嘴,大到金銀首飾布匹,全是柳煙柔會喜歡的,身后小廝懷里抱的滿滿當當。

蘇興平剛看到買糖葫蘆,正準備問姐姐要哪種口味。

一抬頭,哥哥姐姐全都沒了蹤影。

“人呢?”

蘇興平納悶的看了看四周。

小廝懷里抱的滿滿當當,也疑惑的看向四周,不明白剛剛還在一起的,怎么忽然就沒人了。

“會不會是已經回去了?”

“竟然都不喊我,也不怕我走丟了。”

蘇興平有些委屈,但這里距離梧桐小巷不遠,他倒也沒太擔心,買了幾個糖葫蘆,這才帶著小廝回去。

卻不知,柳煙柔和蘇興業就在距離他不遠的小巷里。

這個小巷很窄,壓根過不了馬車。

柳青允要想追上來,就只能下馬車。

蘇興業以為柳煙柔是想要在這里等柳青允好好談一談的,就見尋巧拿著幾個麻袋回來了,不禁疑惑,“這是?”

柳煙柔拿了一個麻袋塞到蘇興業手里,指了指旁邊,“大哥,你在那邊盯著,等下負責柳青允身邊的小廝。”

蘇興業有些懵的看了看手里的麻袋,又看了看柳煙柔,嘴角抽搐。

就見柳煙柔和尋巧一人一個麻袋躲到了旁邊,探頭探腦的盯著路口。

而她身后的素琴手里正抱著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棍子和繩子。

“快去啊!”柳煙柔指了指對面,“一定切記不要說話。”

套麻袋這種事,當然是悄摸的。

她早就想這么做了,只是之前遇上柳家人的那幾次,四周人都挺多了,這次時機剛好。

她要柳青允被打了也不知道是被誰打的!

蘇興業腦袋嗡嗡的,看了看躲在一旁的柳煙柔欲言又止,就聽巷口傳來一道男聲。

“確定是進了這個巷子?這么窄她去這里干什么?還和個男人一起,簡直不知禮數!”

蘇興業沒敢再遲疑,連忙敞開麻袋躲到了另一邊,一陣無奈。

罷了,誰讓是妹妹呢!

而且既然是柳家人,那肯定也是活該。

肯定是他們欺負了妹妹,不然妹妹怎么不去套別人。

柳青允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套麻袋。

更不知道,套他麻袋的會是自己親妹妹。

想到柳煙柔跟一個男人進了巷子,他就不由想起柳煙柔三日回門那日勾引丁粱昀的事,更是氣的雙眼冒火。

不過到底是不想家丑外揚。

怕等會兒會看到什么不得了的場面,走進巷子前吩咐小廝。

“你這盯著,我沒出來前不要讓任何人進這條巷子,還有,等下不管聽到什么聲音,都不要進來!”

若妹妹真和那人有什么,他能做的也就只有盡可能的讓更少的人知道。

該死!

青州蘇家那些人怎么養的,怎么就養出這么個不知廉恥的!

簡紹和她和離,肯定也是因為她做了什么!

柳青允臉色難看的進了巷子,看著空蕩蕩的巷子,也沒多想。

他跟的很緊,柳煙柔前腳進巷子,他后腳就跟著進來了,這么短的時間,她根本不可能走完這一條巷子。

她肯定還在巷子里,指不定躲在哪里。

柳青允越想臉色越是難看,見前面有個拐角,直接就道:

“柳煙柔,我知道你在這里,你給我出來!”

“柳煙柔,你看看你像什么樣子!那個男人是誰?簡直丟人現眼,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給相府帶來多大的……”

柳青允正厲聲呵斥,眼前忽然一黑。

還不待他反應,嘴巴就被堵住了。

想喊叫都沒來得及,就被人拖到了一邊。

緊接著,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蘇興業整個人都看傻了。

因為進來的只有柳青允一人,他根本沒派上用場。

只看到尋巧速度很快的拿麻袋將人兜頭罩下,自家溫柔可人的妹妹拿布團直接就伸進麻袋將人嘴巴給堵了。

然后是拿著繩子的素琴上前,動作非常麻利的幾下將人綁了個結結實實。

還不待他反應,主仆三人就一人手里一根棍子,一陣猛砸。

那默契狠辣的程度,看的蘇興業瞠目結舌,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忽然就有些同情起來。

也不知道這位倒霉蛋是柳家哪位公子。

不過,他也沒敢再遲疑,生怕這邊的動靜引來了小廝,連忙探頭探腦的盯著路口。

好在,這條小巷人很少,而柳青允的那個小廝也一直盡職盡責的守在小巷口,聽到動靜也沒太在意。

毆打足足持續了半刻鐘。

柳煙柔最后踹了一腳,就給蘇興業使了個眼色,然后就像是什么事都沒發生一般從巷子另一邊離開了。

他們不知道的是,屋頂,一道紫色的身影將這一切盡收眼底。

柳煙柔剛走了幾步,忽然停下,似有所覺的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