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163章 他察覺到了不對

“二姐。”

柳煙柔帶著尋巧等人剛到門口,就被一道人影攔住。

看著面前神色憔悴的柳青松,柳煙柔神色淡淡。

“有事?”

柳青松看著她,張了張嘴,片刻才鼓起勇氣一般,說道:

“二姐,對不起。”

柳煙柔依然神色淡淡,對他的話無半分波瀾,“說完了?說完了就讓開吧。”

柳青松忽然就一陣挫敗,忍不住的拔高了聲線。

“我都道歉了,你還想怎么樣?”

柳煙柔翻了個白眼,越過他直接離開。

柳青松臉色難看的跟在后面喋喋不休。

“二姐,咱們是一家人,真的要鬧成這樣嗎?我承認,我們以前是有些地方委屈了你,可我們都已經在給你示好了,就連爹都給你臺階讓你回來住了,你還想怎么樣啊!

你不就是不喜歡柳清婉嗎?可柳清婉都已經去渡安寺了,你就算回家也見不到她,你到底還在氣什么,一家人非要……”

“示好?給臺階?”

柳煙柔輕笑,忽然停下。

看著面色不善的柳煙柔,柳青松話音頓住,有些忐忑的看著她。

“二、二姐……”

柳煙柔聲音冰冷,一步步逼近。

“你們示好我就要接受,給臺階我就要下?傷害了一句輕飄飄的對不起就想求得原諒?你們想的未免也太美了吧,憑什么?”

“可我們是一家人……”柳青松緊張的說道。

“一家人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傷害?”

柳煙柔看著柳青松的目光,沒有半分親情,有的只是冷漠。

她和他們的親情,早在重生前就磨光了。

“柳青松,你真的看不出你那好父親叫我回去住的目的嗎?恐怕我前腳回來住了,后腳外面就在傳相府對我這個二小姐有多好了吧。

瞧瞧,簡家出事,相府立馬幫助女兒和離接回相府,多好的爹娘啊,怎么可能會是外面傳的苛待。

相府名聲好轉,而我之前鬧的事情就會變成笑話,不孝、囂張、顛倒黑白人人喊打!”

柳青松被逼的一步步后退,臉上閃過一抹錯愕,很快就變的鎮定,“可是,我們是一家人,相府因你名聲受損,你……”

他話沒說完就被柳煙柔嗤笑的打斷,“我就該賠上自己的名聲成全相府?”

柳青松不敢和他對視的低下頭。

柳煙柔卻忽然暴起,一拳砸在他肚子上,“去你的成全,我這就成全你!”

他不可置信的捂著肚子看著忽然爆粗口的柳煙柔,緊接著就又挨了一腳,踉蹌著摔倒在地。

柳煙柔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語氣里滿是厭惡,“別再來煩我,看你們一眼都讓我厭煩!”

她說完轉身就走。

柳青松爬起來,呆呆的站在原地,臉上滿是委屈,想了下又追了上去。

“二姐,就算你不愿意回來住,我們還是一家人,爹都說了單獨給你個宅子,你就不能……”

柳煙柔厭煩的揉了揉眉心,扭頭道:“別再跟著我!”

柳青松卻似是沒聽到一般,神色堅定的走到柳煙柔面前。

“二姐,我承認,我們以前是對你苛責了一些,可那些事情也不怪我們啊,你剛回來就和柳清婉爭搶東西,我們向著柳清婉也沒錯啊,你還勾引丁粱昀,柳清婉哭的那么難過,我們也不能……”

柳煙柔臉色越來越陰沉,她確定了,柳青松哪里是來道歉的,他和以前的每一次一樣,壓根就是來污蔑她的。

看向今早剛跟著自己的四人,道:

“你們幾個去,別打死了就行。”

柳青松沒想到,柳煙柔真的會說打就打,他著急的喊道:

“二姐,你聽我把話說完,這些事情我已經弄清楚了,都是柳清婉故意冤枉你的,我們之前都是被她蒙蔽了。”

然而,柳煙柔根本就沒搭理他。

他哪怕有些身手,可面對暗衛出身的四人,他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只能拼命的抱住自己腦袋,眼睜睜的看著柳煙柔離開。

心底一陣苦澀。

二姐終究還是不愿意原諒他們!!

都怪柳清婉,都是她!

是她一次次似是而非的話,才讓他對二姐的誤會越來越深的。

每回她們鬧出事情,柳清婉都會很溫柔的說一句‘不怪妹妹,都是我的錯。’

每每那時候,他就會特別討厭二姐,覺得二姐囂張跋扈,才回來幾天就容不下大姐。

宮宴那晚,柳清婉出事,母親去安慰她,她說的依然是不怪妹妹。

那會兒他只覺得疑惑。

明明還沒查出結果,她為什么要那么說?

柳煙柔沒有任何機會接觸到舞裙,根本不可能是她做的,可她的那句‘不怪妹妹’卻瞬間將兇手指向了二姐,母親連查都不查就開始怪二姐。

他越看越覺得不對。

如果宮宴大姐舞裙出事,和二姐沒關系,卻讓母親誤會是二姐做的,那以前呢?

真的就是二姐容不下柳清婉嗎?

還是說是柳清婉一次次的誤導,才讓他們越來越容不下二姐。

從宮宴回來,他腦海里無時無刻不在想那些事情,也終于讓他察覺到了不對。

可二姐卻已經不理他了。

身上的疼痛遠遠比不上心里的痛楚。

打他的那四人已經離開了,可他卻躺在地上半天都沒有動彈,直到有人過來扶起了他。

看著出現在面前的柳青禮,柳青松忽然道:

“二哥,我們去一趟渡安寺吧,我有些事想問問柳清婉。”

柳青禮點了點頭,“好,一起。”

宮宴那天,柳清婉出事后說那句‘不怪妹妹’時,他也在場,柳青松的懷疑亦是他的懷疑。

這幾天,他將自己灌的酩酊大醉,不出門也不理事,直到聽說柳煙柔來了才出來。

可等追出來卻只看到柳青松被打的癱在地上。

可他卻生不起氣來。

如果是他,被親生爹娘哥哥弟弟們冤枉那么久,也不可能原諒。

對于兩人的變化,柳煙柔壓根就不會在意。

她現在只想拿著契書先去將幾個鋪子都收回來。

只是,才剛到轉角處,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她微微挑眉,走了過去,“督公這么快就辦完事了?”

“無關緊要的事情罷了。”

云北霄低笑著,指了指旁邊的馬車道:“走吧,本督送你回去,正好有些東西要給你。”

“什么東西?”

柳煙柔疑惑的看他,眼神撇向馬車,耳尖都有些紅了。

上次在馬車上的事情在腦海里閃現,現在讓她都有些無法直視這兩奢華無比的馬車。

“大皇子托本督轉交的。”

云北霄低笑著牽了她的手上了馬車。

柳煙柔卻是怔住,“大皇子?”

那可是導致她上輩子命運坎坷,導致督公身死的罪魁禍首,怎么可能會有東西轉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