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8章 督公,柔兒替您寬衣

湯氏眸子危險的瞇起,打發詩婉婉回去后,就道:“去將東西拿來。”

看著匣子中的金鐲子,湯氏用帕子掩住口鼻,問道:

“確定有用?”

“有人親自試驗過,戴的時間久了,身上會散發出異香,有迷情作用,男人聞的久了,便會離不開。”

湯氏滿意的點頭,道:“放桌上吧,明早拿給她,她最好聰明點,若留不住東廠那位,她也沒必要活著了。”

-----------------

柳煙柔回到聽雪苑的時候,香蘭已經將帶來的人都安排好了。

院里,各個重要的位置都換成了柳煙柔帶來的人,至于院里原來的人,則都被安排到了外間,負責灑掃之類的事情。

菊蘭正雙手叉腰的和香蘭吵架。

遠遠看到柳煙柔,立馬哭著跑了過來。

“少夫人,你快管管香蘭,她算個什么東西,竟要讓我去外間灑掃,我可是您身邊的一等大丫鬟,她怎么敢!”

柳煙柔淡淡瞥了她一眼,腳步都沒停。

“是我的意思。”

菊蘭呆住了,不可置信的看著柳煙柔,追上她就道:

“少夫人,您是在為前天的事情生氣嗎?可奴婢都是為了您著想啊,您做出那等事情,就該……”

“啪!”

清脆的耳光聲猛然在空氣中炸響。

菊蘭不可置信的捂著臉,看著忽然動手的尋巧,雙眼通紅的怒斥道:

“你竟然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說著就朝著尋巧沖了過去。

柳煙柔也沒想到尋巧會直接動手。

不過,她很滿意。

見菊蘭要動手,立馬冷冷喝道:“住手!”

“少夫人!”

菊蘭氣的跺腳,不甘心的瞪著尋巧,又看向柳煙柔,委屈又倔強的道:

“少夫人,奴婢哪里做錯了,還請少夫人明示。

奴婢是少夫人身邊的一等丫鬟,對少夫人忠心耿耿,為何忽然將奴婢調去外間做下等丫鬟才做的灑掃工作?

少夫人這般對奴婢,可想過怎么和夫人交代!”

她說的夫人,自然是那個對柳煙柔這個親生女兒嫌棄萬分,卻將假千金當眼珠子的相府主母柳氏。

“交代?”

柳煙柔笑了,上前直接給了她一巴掌,冷冷道:

“你倒是說說,我堂堂侯府主母,需要和誰交代?”

菊蘭捂著臉,被她忽然拔高的氣勢嚇得不住倒退。

“我……我……”

柳煙柔卻不再理會她,直接轉身回屋,同時說道:

“冒犯主母,掌嘴二十,在院子里罰跪!”

“少夫人!啊——”

菊蘭求饒的話都還沒說出來,就是一聲慘叫。

柳煙柔帶來的人,對她的命令無條件遵從,可不會管菊蘭是誰,毫不客氣的上手就打。

二十巴掌下去,菊蘭臉都腫了。

可這還沒完,她還必須板板正正的跪在院子里,但凡腰彎一下,就有人直接給她背上一記教棍。

聽著屋外的巴掌聲,香蘭冷哼,“活該!”

就該好好的給她立立規矩,不然她都不知道誰才是她主子。

仗著她是夫人安排給小姐的,小姐又什么都聽夫人的,好幾次都故意拿夫人打壓小姐。

張嘴夫人,閉嘴大小姐,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大小姐的人呢。

還有前天,要不是她故意在小侯爺面前說那些話,小侯爺和小姐也不至于鬧成那樣!

柳煙柔也在聽外面的巴掌聲,只覺得格外悅耳,唇角的笑意都更濃了幾分。

聽完了巴掌聲,這才吩咐道:

“你們把屋子里里外外都翻一遍,所有吃的用的都換上梧桐小巷帶來的,從今天開始,我這院子單獨開火,所有的吃穿用度都用我們自己的,不夠的讓蘇元蘇全去采買。”

侯府的齷齪,根本防不勝防,她上輩子沒少吃虧,既然回來了,那就必須將她這聽雪苑打造的鐵桶一樣。

“是。”

香蘭和尋巧一起忙活了起來。

等忙活完,天色就已經暗了下來。

明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柳煙柔早早便歇下了。

迷迷糊糊間,感覺床邊似乎有人。

“督公?!”

上輩子的習慣使然,還睡的迷糊的柳煙柔幾乎沒怎么想就默默的伸手替他寬衣,聲音也帶上了幾分嬌柔。

“督公,柔兒替您寬衣。”

看著她伸過來的手,云北霄整個人都僵住了。

他只是聽說她回了侯府,想著來看看她可有被欺負,怎么就……

他連忙攥住了她的手,聲音沙啞,“本督就來看看,你好好睡覺。”

這丫頭,腦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亂七八糟的。

柳煙柔清醒了些,這才意識到,她此刻在哪里。

她和督公的情況已經和上輩子不一樣了。

他們之間,還只有昨晚的那一次。

她猛的收回手,臉紅的滴血。

督公不會以為她就是個孟浪的女人吧。

“那個……臣婦以為督公深夜前來是……是……”

她羞紅臉的低下了頭。

云北霄瞧著她連脖子都變成可愛緋紅色的羞赧模樣,一整天的煩躁都消散了個一干二凈。

心里也一陣陣的異樣感覺,下腹那股子沖動再也壓制不住。

他唇角勾笑的起身脫了外袍上床。

“既然柳姑娘盛情相邀,那本督今夜就宿在這吧。”

“啊?”

柳煙柔錯愕的看他,縮了縮脖子。

不是說,只是來看看嗎?

怎么又……

完了,明早腿肯定又要軟了。

一早還要去請安,這可如何是好?

云北霄低笑著摟住了她,下巴抵在她發頂,輕輕在她腦袋上落下一吻,柔聲道:

“乖,今晚一次就好。”

可這種事情,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尤其是云北霄剛嘗情欲不久,一旦開始,就更是情難自抑。

一次又一次,一浪又一浪的高峰。

柳煙柔摟著他的脖子,委屈的不住求饒。

“督公,說好一次的,柔兒明一早還要去請安。”

“乖,最后一次。”

柳煙柔委屈的狠狠咬在他肩膀上,“您剛才就說最后一次。”

“乖,這次是真的。”

可這種事,哪有最后一次。

柳煙柔對他的話一個字都不信,最后還是累的不等他結束就睡了過去。

云北霄饜足的抱緊了她,看著她睡著了還蹙眉的樣子,心下暗暗自責。

這般嬌嬌弱弱的小娘子,自己實在不該這般鬧她。

低頭,輕輕的在她發頂落下一吻。

他的小丫頭,長大了。

原以為她成了簡紹的妻子,他們之間便再無可能,沒想到……

低頭,輕撫著她微蹙的眉,眉宇間盡是溫柔。

屋外,尋巧默默守著,不讓任何人靠近。

這時,忽然有腳步聲靠近。

尋巧皺眉,一個縱躍到了屋頂,就看到簡紹正帶著小廝過來,眉頭當即皺了起來。

怎么這會兒過來了?

督公還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