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34章 打起來了

湯正磊不止流連花叢,性子風流,還長得圓圓胖胖的。

尹秋影往日里是絕對看不上湯正磊這種男人的。

根本不可能和他做那種事。

她完全想不明白,他剛才只是和自己說了幾句話而已,自己怎么就好像跟著了魔似的,真就順著他的話,跟著他一起來了這邊。

甚至還真的就和他上了床做了那種事……

還偏偏被簡越給逮到了……

尹秋影只覺得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

她完了!

這輩子都毀了!

簡紹要是知道了,該怎么看她!

到了這一刻,她想的最多除了自己一輩子都被毀了,竟然還有簡紹怎么看她。

“是正磊表弟,是他害我……是他拉我來的,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尹秋影一個勁的哭著,將所有的錯都歸結到湯正磊身上。

“肯定是他,他給我下藥!肯定是這樣的!”

尹秋影仿佛找到了為自己辯駁的理由,一口咬定時湯正磊給她下藥。

湯正磊這會兒也找回了些理智,當然不會承認,當即就道:

“胡說,分明是你自己跟著我來的!”

他是浪蕩,是喜歡逛青樓,可也有分寸。

不該動的人絕對不會動。

今兒個忽然聽人說小侯夫人如何美貌,也只是好奇而已。

畢竟他之前去侯府時也見過小侯夫人,只覺她雖然美貌,可通身都染著愁容,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之所以往二房那邊過去,也只是想看看被幾個丫鬟私底下議論的小侯夫人到底和之前有何變化。

卻不想碰上了尹秋影。

他曾經看到過尹秋影私底下懲罰下人,欺負小侯夫人,對這樣的女人,他一向敬而遠之。

只是畢竟是親戚,既然碰上了也不好轉頭離開,就想著打個招呼便好。

可剛一靠近,忽然就聞到一陣異香,心底沒來由的一陣沖動,想要更靠近她一些。

等一靠近,聞著那股子異香,就忍不住的將用在青樓姑娘身上的那些撩撥話語用到了她身上。

話出口豈是就有些后悔了,卻沒想到尹秋影非但沒生氣,反而還害羞起來,就更是讓他心口一陣邪火,膽子也更大了。

等再撩撥了幾句,她竟然就真跟著他來了客院。

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他也沒什么好說的。

但今天的事情本就是你情我愿,說是他強迫的也就罷了,竟還說他下藥,這就過分了!

他湯正磊就算再不是東西,也不會對女人用藥!

湯正磊越想越委屈,大聲道:

“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說的我好像強迫你了似的!

我是在池塘那邊碰到你的,池塘距離這邊這么遠,我要是強迫你的,這一路你難道就不知道呼救嗎?”

湯大舅母剛過來,就聽到這話,心里暗道:

這小子,可算是聰明了一回。

原本聽到丫鬟說這邊的事情,她還很擔心的。

自家這老三一向混賬,她是真怕老三瞧上了簡越媳婦,把人給強迫了。

可路上聽到柳煙柔的話,就意識到事情不是那么簡單。

自家老三就是再混賬,也不是別人算計他的理由。

原本還擔心老三沖動,將事情弄的越發不可收拾,此刻聽到這話,總算是放下心來。

她沉著臉道:“到底怎么回事?”

說話間暗暗瞪了眼湯正磊,目光就落在了尹秋影身上,也不等她說話,就直接問道:

“正磊?是你欺負了你表嫂?”

湯正磊嚇得縮了縮脖子,可對上她看過來的視線,立馬明白過來母親這是準備保他,當即就道:

“我可沒有!本來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從池塘到這邊,她一路跟著我過來的,不信你去問府上丫鬟,我就不信這一路沒人看到!”

湯大舅母聞言,又松了口氣。

不過她到底是湯家當家主母,考慮的也要更多一些,當即看向簡越,沉著臉說道:

“簡越,你怎么說?”

這種事情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前提是簡越懂事,能顧全大局。

然而,簡越卻只看著跪在自己腳邊的尹秋影,陰沉著臉一句話也不說。

尹秋影祈求的看著他,扒著他的褲腿,不住的求饒。

“夫君,我真的沒有,我是被強迫的,我一個弱女子,又是在湯府,我不敢啊……況且就湯正磊那樣子,我也瞧不上啊……”

她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直接引得湯大舅母怒火中燒。

算計了她兒子,還說瞧不上她兒子!

她兒子就是再不好,也輪不到一個外人說!

湯大舅母臉色難看的冷笑了一聲。

“既然這樣,那就查吧!”

原本還想給永昌侯府和湯氏幾分薄面,將這件事壓下去,私下里囫圇解決了,也不至于鬧的太難看。

可現在……

湯氏匆匆過來,就聽到這話,眼前一陣發黑,氣的沖過去抓著尹秋影就一陣廝打。

“你個賤人!你怎么能做出這種事!”

跟過來的湯二舅母翻了個白眼,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冷笑道:

“她怎么做出這種事的,你這當婆母的難道不知道嗎?”

湯氏臉色一僵,別過頭色厲內荏的道:

“我哪里知道?”

“你不知道?不是你身邊的昕月和府上的丫頭故意在正磊的必經路上說你這二兒媳長得有多漂亮的嗎?

正磊還小,本就好奇心重,聽了這話,能不去看嗎?”

湯二舅母陰陽怪氣的說著,就又冷哼了聲,道:

“你既然說你不知道,那你倒是解釋一下,你身邊的昕月好端端的跑來我們湯家,說你們侯府兒媳婦長得多好看是幾個意思?可別告訴我,這就是你們侯府的家風!

京城大戶人家中,可沒哪家下人敢隨意議論主子容貌的,還是故意說給外男聽。”

湯正磊原本想說,他聽到的是柳煙柔多漂亮的話。

可轉念一想,覺得這事兒不能再鬧大了,于是也跟著點頭,一指昕月就道:

“就是!我就是因為聽到她說,才好奇過來看看的,可我只是和表嫂說了幾句話的功夫,表嫂不知怎么的,就跟著我來了客房。”

說著,就不屑的看了眼尹秋影,哼道:

“你情我愿的事情,非要說的好像我強迫你似的。”

他的目光落在尹秋影身上,看著她因為湯氏剛才的廝打,又露出來的半截香肩,頓時又一陣心癢難耐。

不止是她,在場的小廝護衛看著尹秋影的目光也都帶著火熱。

還有人直接和人小聲議論起來。

“瞧著就是個會勾人的,看的我都有沖動了。”

“誰說不是呢,這樣的尤物,別說是三少爺了,就是我也按奈不住啊。”

“嘖嘖嘖,三少爺好福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