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75章 奸情敗露

尹秋影見都這時候了,柳煙柔竟然還這般囂張,當即就忍不了的道:

“你自己脖子怎么回事,小侯爺怎么會知道。”

“他是我夫君,他知道不是應該的嗎?”

柳煙柔似笑非笑的看著尹秋影。

尹秋影被看的不自在,下意識的道:“小侯爺昨晚又不在你那邊,怎么可能和你……”

“弟妹!”簡紹黑著臉制止。

柳煙柔卻是笑道:“哦?弟妹倒是知道的清楚,連小侯爺昨晚有沒有在我房里都知道?怎么的,他不在我房里,難不成在弟妹房里?”

尹秋影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著急的說道:

“你……你胡說八道!你……我……你這是污蔑!”

心下更是惶恐,下意識的去看四周眾人的神色,生怕他們會通過柳煙柔這話懷疑什么,心虛的模樣明明白白寫在臉上。

柳煙柔神色淡淡,輕描淡寫道:“我是不是胡說八道弟妹不是再清楚不過了嗎?畢竟這種事情以前也不是沒發生過。”

“柳煙柔!我和你拼了!”

尹秋影最怕別人提起這一茬,當即就忍不了的要沖過去拼命。

柳煙柔淡笑的看著尹秋影,目光落在簡紹身上,道:

“夫君這是要看著別人欺負我?”

簡紹本是想看著尹秋影對柳煙柔動手,看柳煙柔被揍一頓,再裝樣子上前去拉架的。

此刻也不得不上前,攔在了柳煙柔前面,沉著臉道:

“我們房里的事情,就不勞弟妹操心了。”

尹秋影看著攔在自己面前的簡紹,滿心的委屈,眼眶都紅了,指著柳煙柔道:

“可她背叛你,她脖子上那痕跡只要不傻就能看出是……”

“弟妹!”

簡紹沉著臉打斷她的話,“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就不勞弟妹操心了。”

“可是……”

尹秋影還想再說什么,她想不明白,簡紹昨晚一整晚都在自己那,根本不可能和柳煙柔做那事。

他到底為什么替柳煙柔遮掩。

簡紹目光沉沉,“我昨晚在聽雪苑!”

尹秋影腳步踉蹌了下,不可置信的看著簡紹,“小侯爺……”

他就算不能承認昨晚在她那邊,也完全可以說是睡在書房。

他只要咬死不在柳煙柔那邊,這一次就可以定死了柳煙柔,甚至可以給她按一個和人私通的罪名,讓她名聲掃地。

甚至可以休了她,讓她再也無法仗著是小侯夫人作威作福!

“弟妹,這是我們大房的事情!”

簡紹目光陰沉的盯著尹秋影。

尹秋影滿心傷心,踉蹌的后退了一步,苦澀的笑了笑,道:“倒是我多管閑事了。”

見她后退,不管是簡紹還是湯氏簡老夫人都松了口氣。

好在紹兒足夠聰明,不然這件事鬧開,對侯府沒有任何好處不說,還可能得罪東廠那位,徹底將柳煙柔這個棋子推開。

湯氏和簡老夫人放下心來后,都冷冷的看向了尹秋影,暗怪她多管閑事。

而尹秋影卻壓根就沒注意到這些。

她整個人的所有心神都在簡紹身上,想到簡紹明知道柳煙柔不對勁還要護著她,就嫉妒的發狂。

柳煙柔始終淡淡的笑著,從頭到尾都沒有絲毫的擔憂。

她不懷好意的目光落在尹秋影身上,端起茶杯朝著尹秋影走去,說道:

“弟妹,你想必是對我有些誤會,這杯茶我敬你,咱們一笑泯恩仇如何?”

尹秋影抬頭,臉上的嫉妒都沒來得及掩飾,只覺得柳煙柔根本不可能這么好心給自己敬茶。

“你嫂子說的對,把茶喝了,以后好好相處。”簡老夫人發話道。

就連簡紹也道:“弟妹,你嫂子都退了一步了,你也退一步吧。”

尹秋影看著簡紹,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抬頭看著屋頂逼退眼底的淚意,伸手就去接茶杯。

柳煙柔卻忽然手一滑,一整杯茶水全都倒在了尹秋影衣服上。

“啊——”

她似是受了驚嚇一般,連忙拿了帕子就去給尹秋影擦。

擦拭途中,好巧不巧的扯開了尹秋影圍在脖子上的圍脖。

如今這天,不算暖和,但也不冷。

尹秋影今兒個過來時戴著圍脖,簡馨還好奇問了一句,尹秋影當時說前兩天得了風寒,這幾日怕冷的緊。

本就是二三月的天氣,穿什么的都有,她這么一解釋,眾人也便不再好奇。

可此刻,圍脖被扯下來,脖子上那曖昧的痕跡,比柳煙柔脖子上的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更重要的是,人家柳煙柔大大方方的沒有絲毫遮掩。

而尹秋影卻遮遮掩掩的,明顯有貓膩。

“二嫂,你的脖子……”

簡馨本就是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當即就指著尹秋影的脖子驚呼道。

柳煙柔故作才發現一般抬頭看向尹秋影的脖子,然后特別做作的捂嘴后退了一步,驚訝道:

“弟妹,你和二弟也這般激烈嗎?”

尹秋影慌亂的捂住自己脖子,下意識點頭,掩飾道:“當家的是有些……”

后面的話她怎么也說不出口。

雖說她和簡紹有些不倫的關系,可到底是有臉有皮,哪里好意思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討論房中的那些事情。

況且,她本就心虛,更是不敢多說。

柳煙柔卻早就沒那些顧忌了,當即就笑道:

“弟妹剛才指著我脖子上的痕跡大驚小怪,我還以為弟妹是個特別保守的人,沒想到弟妹也……看來弟妹和二弟感情也很和諧呢。”

可屋里的所有人,卻全都臉色難看的看著尹秋影。

簡越這兩天不在,這點眾所周知。

可尹秋影卻……

湯氏臉色當即就難看起來,目光在簡紹和尹秋影身上來回轉,哪還有不明白的,氣的捂著心口差點兒摔倒。

簡老夫人卻還不知道簡紹和尹秋影的事情,只知簡越不在,此刻面色陰沉一字一句的道:

“越兒媳婦!你當真不知廉恥,說那奸夫是誰……”

“婆母!”

湯氏疾呼一聲打斷了簡老夫人的話,祈求的看著她,然后看向簡馨道:“馨兒,你先回去吧。”

簡馨這會兒還有些弄不清楚狀況,狐疑的看著尹秋影。

可聽到湯氏的話,也還是乖乖的點頭告退。

“祖母,母親,那馨兒便告退了。”

看著簡馨離開,尹秋影卻還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等著看熱鬧,湯氏當即就沉著臉道:

“紹兒媳婦,你也回去吧。”

這么好的看熱鬧的機會,柳煙柔怎么可能放過,當下直接起身坐在餐桌前,道:

“母親,兒媳還沒吃飯呢。”

說著,便拿起一個水晶包小口的咬了一口,晶亮的幸災樂禍的目光在一屋子人身上來回掃過,直氣的湯氏臉都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