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容蒼楚云緋鳳掌江山 > 第486章 恩科
  傅東籬聽到這句話,用一種崇拜而驚喜的眼神看著謝麟,只覺得他是天上無雙地下僅有的絕世好男兒。

  不單單是因為他玉樹臨風,優雅貴氣,也不僅僅是因為他官職高還對妻子好,更是因為他有一個無比清醒理智的頭腦,聰明睿智,像是大賢者,比那些愚昧男子清醒太多了。

  謝麟被她看得心情愉悅,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是不是覺得你家夫君無敵厲害?”

  傅東籬連連點頭。

  “以后還有更厲害的。”

  傅東籬抿唇笑得開心。

  謝家這邊兩人坐月子都跟新婚一樣甜蜜,那邊安郡王府里,容離又一次來到竇惠然房門前,沉默地站了好一會兒,才道:“如果我說我跟蘇瑤沒有過任何關系,你是不是也不能原諒我?”

  房門緊閉,竇惠然坐在梳妝臺前,看著鏡子里短短一年已經明顯憔悴的容顏,聽到容離說的話,微微一怔。

  從沒有跟蘇瑤有過關系?

  騙鬼嗎?

  她輕輕閉了下眼,然后睜開眼,起身出去打開房門,看著外面容離同樣憔悴的臉:“明明已經發生過的事情,現在否認有意義嗎?”

  “沒有。”容離看著她,“若做過了,我不會否認,但確實沒有。”

  “我親眼看過。”

  “那是故意讓你看到的。”容離垂眸,“是我混賬,鬼迷心竅想為蘇家討一個公道,沒了解真相就傷害了你,是我對不起你。”

  竇惠然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你現在后悔,是因為自己傷害了我,還是因為蘇瑤給你母妃下毒,以及差點弒君一事讓你感到后怕,才意識到自己錯了?”

  容離淡道:“都有。”

  “所以我如何能確定,你以后不會再聽信讒言,因為別的我一無所知的事情,再次傷害我?”

  容離被她問得無言以對。

  沉默良久,他才道:“我可以不進朝堂,在家里做個閑散郡王,手里無權,自然不會有傷害到你的機會。”

  竇惠然冷笑:“一個男人若想傷害一個女人,辦法多得是,不是非要有權力才行。”

  “你說得對。”容離緩緩點頭,“所以條件隨你提,只要你想要的,我都答應。”

  “那我能不能知道,王爺為什么改變主意?”竇惠然嘲弄地一笑,“當初厭惡我至此,不會突然改變主意說喜歡上我了吧?”

  容離這一次沉默得久了些。

  大概是這些日子,他一個人待著的時候思考了很多很多,容離斜倚著門框,聲音淡淡:“我們是夫妻,不管之前發生過什么,夫妻關系都改變不了。”

  竇惠然道:“我可以去出家。”

  “明明是我的錯,就算真要去出家,也不該是你。”容離說著,嘴角揚起一個自嘲的弧度,“我希望能修補我們之間的夫妻關系,就算做不到恩愛和睦,也能相敬如賓,而不是像一對仇人似的,被困在這座王府度過余生,那樣的日子會過得很艱難,于你于我都是。”

  竇惠然心頭有些意外,意外于他的誠實。

  他說的只是修補兩人的夫妻關系,而不是說他喜歡上了她。

  是啊,誰說夫妻之間一定要彼此喜歡呢?

  就算有些許感情,在曾經那些刻骨銘心的傷害中也消磨殆盡了。

  況且竇惠然從未在跟容離的相處過程中,感受過他對自己的愛意。

  感情這種東西大抵是騙不了人的,尤其是逐漸清醒的女子,更能理智地面對這一切。

  竇惠然望了望天際,平靜說道:“你給我一點時間考慮。”

  容離松了口氣:“好。”

  這么多日子,這是她第一次松口。

  竇惠然轉身進屋,關上門,安靜地站了片刻,然后走到內室,獨自思索很多。

  其實一旦不去較真愛不愛的,那么男人心里有誰,碰過誰,都不那么重要了,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常態,她糾結一個已經死去的女人有何意義?

  她現在唯一需要考慮的是,自己或許應該要個孩子。

  既然和離不了,也無法真的跟他破鏡重圓,那就生個孩子吧,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至少表面上可以改善一下夫妻關系,免得被人看笑話。

  有了孩子,爹娘會少去很多擔心,對皇家也有個交代。

  至于以后,容離想納妾就納妾,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不會干涉。

  相敬如冰和相敬如賓,也就一個字之差。

  ……

  春暖花開的季節里,京城忙忙碌碌,已經逐漸有南北方學子入駐,各家客棧酒樓幾乎爆滿。

  跟往常不同,今年的學子們在一起討論不是學業文章,也不是誰能奪魁,而是討論那個剛出生不久就被封為朱雀公主的小公主,以及這場特意為小公主增開的恩科。

  “聽說皇上對小公主極為寵愛,這場恩科特地是朱雀公主增開的,我們算是托了公主的福。”

  “新帝登基,尋常都會增開恩科,就算沒有小公主——”

  “這可不一樣。”另一位學子反駁,“往常新帝登基開恩科,是因為老皇帝已經……咳咳,但這次情況不是特殊嗎?太上皇退位,新皇上不好直接開恩科培養自己的新勢力,但是借著小公主的理由就不一樣了,所以準確來說,我們還是托了公主的福。”

  恩科這種事對學子來說是好事,但說到底還是歷代新皇急著培養自己新勢力,所以才多舉辦一次科舉。

  朝中那些大臣們都有自己的勢力派別,就像根深葉茂的大樹,盤根錯節,勢力龐大,仗著是前朝老臣,總有一些人不把新帝放在眼里,亦或者就算承認皇帝,也不會那么忠心耿耿,更多的是考慮自己的利益。

  所以新帝需要自己的新勢力。

  新勢力不但便于掌控,初入朝堂時更有一腔為國為民之心,能使老臣有危機感,能讓新帝有人可用,這才是恩科之所以存在的本質原因。

  去年太子監國時,就主持過一次殿試,選拔了一批優秀學子,今年恩科開不開對他影響不大,所以說是為了朱雀公主,這個理由合情合理。

  一些學子就是看到這一點,所以才覺得是托了公主的福,然而誰也不知道,今年的春闈會出現一個冒名頂替之人,且這個人還中了狀元。

  春闈結束之后,六月殿試上,被容蒼欽點為狀元的男子二十八歲,陽城人士,家中有父母妻兒,家境還算不錯。

  然而容蒼盯著這個人看了良久,忽然問道:“陸學子,陽城知州管謙官風如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