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史上最狂小藝人 > 第一百六十章:其樂融融
  古娜力扎是真的骨頭硬嘴更硬,愣是不投降認輸,都快喘不上氣了還在吐口水,程蕭怕把她弄死,按著打了一頓屁股后還是放開了狗扎。

  奶蕭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帥氣十足:“就憑你?弱雞!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古娜力扎已經罵不出來,體力透支十分嚴重,躺在地毯上吐口水,吐不出來,只有弱弱的聲音:

  “tui~tui~tui……”

  程蕭看看可樂又看看王歐:“還有誰不服?”

  可樂這種五花肉當場就服了:“我服我服,我相當服!蕭蕭霸氣~”

  胖可樂她就是個沒骨氣的。

  王歐笑著搖頭:“真厲害!難怪就你能跟周樂打得有來有回,我們都不如你。”

  程蕭走過來墊腳,吧唧了周樂一口:“她們這些每天減肥控制身材的內娛女演員,我能打十個!南韓那邊的訓練量,能把她們練死!”

  不遠處,地毯上癱著的古娜力扎:“救我……”

  周樂理都不理她,摟著程蕭就回餐廳了,繼續給她剝蝦洗蝦吃,這是勝利者的獎勵。

  心想,這不比之前黑化期好玩多了?

  這兩三個月周樂從寂寂無名一躍成為華娛最高的頂流,心態上出現了嚴重的波動,任何人一夜爆紅都會心態爆炸。

  強如周樂也不例外,他自己知道。

  但忍不住……

  現在想想,周樂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她們的,她們都那么好。

  幸好被小阿姨及時治愈,她身上真的有一種很神奇的魔力,因為周樂從小迷戀她,所以,愿意聽她的建議。

  那首《飛鳥》更是一劑良藥。

  周樂已經找節目組拿到了現場音頻,回頭單曲循環,好好的凈化一下邪惡的靈魂。

  現在,周樂也從可樂嘴里聽說了《飛鳥》的來歷,范霜霜昨天參加了劇組的媒體探班,晚上又拍戲到凌晨,才有機會聽周樂唱給她的《往后余生》,聽哭了。

  回到酒店,她情動之下在餐巾紙上寫下了那幾句情詩:

  你是孤獨的飛鳥

  來自海中的仙島

  伱從哪里來

  要回哪里去

  你是狂傲的飛鳥

  捧在手心里

  你帶走短暫的甜蜜

  留我在無盡余味中回憶

  然后,她半夜給相熟的音樂人作詞人打電話,讓他們幫忙改詞譜曲,做成一首歌,據說還是苦苦哀求,求他們寫好聽一點,把存留的好的靈感旋律都拿出來。

  她幾乎一夜未眠,幾位音樂人幫范霜霜做出了這首《飛鳥》。

  小阿姨真的,我哭死……

  今天,范霜霜到了酒店放下行李就去了電視臺彩排,完全沒有休息,只在彩排結束后請三位“閨蜜”喝了一杯咖啡,她連午飯都沒顧上吃,還是古娜力扎乖巧,給她帶了一個面包去。

  最厲害的一點是,范霜霜請來了美扎、奶蕭和歐姐一起對周樂唱歌,說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以后,周樂就可以光明正大去找她們了。

  在這之前,周樂都不知道,他以為《魯玉有約》就是一場普通的訪談節目,事后才知道自家女朋友為了他付出了多少。

  再看看自己,盡想著今天要怎么沖她,真不是東西啊……

  周樂拿出了手機,又看了一遍范霜霜九年前去醫院檢查是否整容的視頻看了一遍,自我凈化。

  有了智能機,就不需要U盤了。

  U盤這種裝備,是周樂初高中時代用來隨身攜帶女神資源的工具,每到一個網吧都能無縫銜接,直接開始整活兒。

  這U盤周樂他還留著,對,我會遇見范霜霜,所以我可以跟同學炫耀,女王未來是我老婆,我要給她看我以前存她用的U盤。

  現在,這個U盤已經在范霜霜手里了,永久封存。

  作為定情信物送給她的。

  當時……她的表情也是十分炸裂,覺得周樂十足是個變態。

  作為交換,范霜霜送了他一顆……心形石頭。

  報復!

  周樂直接就扔大便池里了,什么狗屁東西?

  他當然知道心形石頭的來歷,要不是這玩意兒,以周樂當初選秀還未功成名就的狂傲勁兒,是絕不可能去范霜霜劇組見她的,就為了逼范霜霜把那人趕走他才去的。

  霜姐也乖,周樂走后立刻就拒絕了那人,并且明確告訴他——我只喜歡周樂。

  然后,周范二人一直曖昧拉扯。

  看了一遍范霜霜醫美檢測的視頻,周樂感覺心靈得到了凈化,她是上天派來拯救我的吧?

  其實,周樂也是上天派來拯救她的。

  叉掉視頻后,周樂看到微訊里邊,迪熱麗芭的消息99+。

  啥情況?

  打開一看,原來是在解釋說上課玩手機,被老師沒收了,所以沒有及時回消息,希望周樂不要生氣之類的。

  看得出來,一開始麗芭還是有點兒傲嬌的,隨著周樂幾個小時沒有回消息,那邊的氣焰逐漸下來了,變得越來越卑微。

  最后一條消息是:“等到你的消息,我才睡覺,求求了,真的沒有故意不理你。”

  周樂看看時間,快十點了,學校要關燈了吧?

  換做以前,周樂一定會在腦子里謀劃,要怎么折磨迪熱麗芭,新加入的成員必須經受磨礪之類的,他以前甚至考慮過讓小美扎去套路小麗芭的橋段,尤其是剪了短發的古娜力扎那么颯……

  現在,周樂自己都想罵一句……真不是東西!

  當心里的陰郁和黑暗被放逐一空后,周樂這才發現自己有多幸運,有幾個喜歡自己的女孩子和王鷗大姐姐,還有一個最疼自己的小阿姨。

  所以啊,對于迪熱麗芭他也沒啥戾氣了,心平氣和地回復道:

  “我下午去錄《魯玉有約》了,主題是我和霜妞兒的戀愛細節,所以沒看到手機。沒有生你的氣,芭姐別瞎想,有空多跟你喜歡的男孩子聊聊天吧。”

  這是一個轉變。

  周樂紅透的時候,看起來接地氣,實際上恨不能把整個娛樂圈的美女全收了,不然,也不會在王者活動的時候,為什么那么招惹楊覓和迪熱麗芭。

  現在,他已經釋然了,就這些就很對不起她們了。

  何必自尋煩惱?

  迪熱麗芭秒回消息:“那就好,我還以為你生氣了呢,我沒有喜歡的男孩子。”

  周樂想了想,我雖然系統鎖定她了,但只要不繼續迪化,應該問題也不大,我和她可以做朋友。

  于是回復:“晚安。”

  迪熱麗芭回道:“我可以跟你視頻嗎?”

  周樂:“有事嗎?”

  迪熱麗芭:“想當面跟你解釋。”

  然后視頻就打過來了。

  周樂想了想,走到套房陽臺上,接起視頻:“哈嘍~芭姐素顏也很漂亮啊,記住不要太瘦,你瘦了不好看的。”

  迪熱麗芭瞥了一眼旁邊賤笑的袁冰顏:“我哪瘦得下來啊,臉上都是嬰兒肥。”

  “胖迪好看,有什么好解釋的?我工作去了,沒有及時回你的信息,是我對不起,芭姐別生氣就行。”

  “啊……你咋這么好說話了?”

  “怎么?覺得我就是一個很難溝通的暴力犯嗎?”

  “沒有沒有,就是覺得你挺,挺……溫柔的,一開始就是,只是以前心口不一,現在從心了。”

  “啊?”

  周樂很迷惑,我溫柔嗎?

  不剛被霜姐治愈嗎?

  哦,迪化任務……

  【迪化度+1%】

  周樂一臉的無語,他現在已經當人了,不想再迪化迪熱麗芭了!

  仔細想想,被生母拋棄是一方面,這個狗系統也作孽不少,所以才讓周樂險些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我還能讓你控制了?

  周樂開啟了反向操作,直接罵道:“你才溫柔,你全家都溫柔,滾!”

  掛了通話。

  這下,迪化度總不會再惡意上升了吧?

  希望迪熱麗芭能夠好好的,不要被系統牽連進來,人家多美好一個女孩子啊,犯不著欺負她。

  【迪化度+3%】

  臥槽!

  周樂都快瘋了,我真的不想啊!我不是都罵她了嗎?

  為什么?

  那頭,袁冰顏笑容詭異:“你倆像有事兒啊!他竟然這么罵你,嘖嘖~”

  迪熱麗芭慌亂道:“他其實是個靦腆的人,我說他溫柔他不好意思了,你怎么能瞎想呢?周樂他呀,真的是一個特別特別好的男孩子,又帥又有才華。明明是我沒及時回消息,他還主動跟我道歉,他最后掛視頻也是害羞而已……”

  袁冰顏正色道:“確實,看得出來他滿臉的正氣,挺帥的。”

  迪熱麗芭:“哼~所以呀!思春的是你。”

  然后,她就收到了周樂發來的消息:“不要再在內心自我暗示說我好了,我是壞人,真的,求你了,我真的是壞人。”

  迪熱麗芭臉紅紅,直接展示給袁冰顏看:“你看!他多么的謙虛?!”

  袁冰顏都服了,這個周頂流真的過分謙虛了……

  【迪化度+1%】

  周樂撓頭,想抓頭發,但是沒有,他特么現在是光頭,每三天剃一次。

  他是真不想在禍害芭姐了。

  但,狗系統停不下來。

  那就不想了,跟四個小可愛一起玩游戲吧,夜深人靜獨處一室還能玩什么游戲?當然是……斗地主。

  輸了讓位,輪流打牌,一邊吃剩下的龍蝦鹵肉喝酒。

  周樂也在輪換陣容之中,戴著一個藍牙耳機聽《飛鳥》,整個人干凈之后,跟她們相處都輕松了許多,少了很多負罪感。

  但是,輪著打撲克牌的四個女孩子,就沒那么干凈了,看向周樂的眼神格外幽怨。

  這么晚了還打牌?不打別的?

  十點多,范霜霜穿著吊帶睡裙打著哈欠出來,看到可樂、美扎和奶蕭在斗地主。而周樂正在展示他的高科技裝備,密碼鎖皮帶。

  古娜力扎:“給我氣得,都想出去買剪刀了!”

  范霜霜指著周樂罵:“你特么腦子有病啊?給我取了!”

  周樂笑著站起來,雙手合十,光頭一點,正氣凌然:“各位女施主請自重,貧僧自東土大唐而來,前往西天求取真經。途徑此處腹中饑餓便來化緣。女施主們不給齋飯便罷了,為何還想我的裝備?”

  范霜霜聽得牙酸,表情非常難受。

  古娜力扎這小笨蛋到很配合:“呔~臭和尚,進了我們盤絲洞,還想走?”

  程蕭:“盤你妹兒呀盤絲洞,你還配合他?”

  “哈哈哈~他好煩啊!”

  王歐捂著臉笑得一聳一聳的,這劇情也太奇怪了。

  范霜霜忍不了:“解開!”

  周樂一笑:“此乃觀音大士賜我的法寶,鉗坤圈,爾等小妖休想破除!”

  范霜霜:“打他!打他丫的!”

  程蕭第一個沖上去撲倒周樂,按在沙發上一通亂拳。

  “呀~”古娜力扎第二個殺上去,一邊踹周樂的腿,一邊砸他的頭。

  王歐猶豫了一下,這不行吧?

  于是,她看到了范霜霜鼓勵的眼神,下定決心以下犯上一回,我沖上去就給他一個壁咚,不,腿咚。

  “啊……”

  王歐沖了上去。

  恰在此時,程蕭和古娜力扎退開了,打周樂手疼。

  周樂抬眼一看,正看到王歐沖到面前,提起一只腳好像要踹,美腿懸在半空頓住了。

  王歐眼神飄忽表情恐懼,怎么都跑了呢?

  周樂:“大傻歐你要干什么?”

  王歐眼珠一轉:“我新買的高跟鞋,漂亮嗎?”

  范霜霜捂臉,沒眼看,歐歐長得御姐風實則膽小鬼,猶猶豫豫的,吃那啥都趕不上熱乎的。

  “拿來吧你!”

  周樂拽住她的腿,一把拉過來,按在沙發上……撓癢癢。

  王歐笑得快要斷氣了,掙扎不脫。

  周樂道:“那我退一步,給你們出一道題,答案就是密碼。說雞兔同籠,頭有29個,腿有92條,問雞有幾只兔有幾只?”

  范霜霜翻了個白眼,去一旁吃東西去了,不搭理那個不要臉的男人。

  可樂點頭:“密碼是1217。”

  周樂都驚呆了:“可樂姐你怎么猜出答案的?”

  可樂扶了扶眼鏡,鏡片閃爍出智慧的光芒:“能給霜姐當助理的,哪個不是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像你們這群藝人?一群丈育!姐姐我可是名校碩士!”

  周樂崇拜無比:“哇……”

  范霜霜問道:“你這皮帶哪來的?別說是你自己買的啊,那就真有病了,我得帶你去看心理醫生。”

  周樂撫著古娜力扎和程蕭的辛勤的小腦袋:“是范丕丕買的,他趁黃朋昊在演唱會后臺午睡的時候給他換上,然后昊子醒來想上廁所解不開,只能滑跪叫爸爸。解開后,黃朋昊異常憤怒,把皮帶給我寄來了,讓我主持公道。”

  范霜霜啞口無言,好一會兒才道:“回頭帶我弟去看心理醫生……”

  一會兒范霜霜過來,歐姐主動讓出位置,范霜霜坐在周樂身邊摟著王歐:“這樣其樂融融開開心心的不也挺好嗎?干嘛非得讓人家哭?”

  “謝謝小阿姨!阿姨真好~”

  周樂笑道,果然,家里還是要有個女主人才行。

  只有歐姐小小有點遺憾。

  事到如今,歐姐也只能賣弄唇舌賣力地夸獎范霜霜,夸舒服了有資源拿。

  而女碩士可樂,已經坐到沙發靠背上cos起了女菩薩,佛手圣體,口中誦著般若波羅蜜心經:“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