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史上最狂小藝人 > 第一百六十七章:反向play更為有趣
  接下來便是化妝了,周樂的妝最好化,一來是周樂底子實在太好了,不需要修飾臉型或五官,二來幾天沒剃頭的周樂是個半光頭,也不需要做發型,樸素簡單的——帥絕。

  戚葳和吳宣怡直夸周樂好看,在娛樂圈長得好看,是真可以當飯吃的。

  周樂賤賤一笑:“帥吧?是范霜霜的!”

  戚葳頓時有些生氣,覺得范霜霜太過分了,人家這么高大帥氣一個男孩子,真心誠意跟你談戀愛,你倒好,把人家往死里坐……

  吳宣怡心想,該不會是范霜霜想把周樂的精力消耗掉,不讓他去找那奶蕭吧,真是善妒!還國際巨星呢?

  “她呀,總是喜歡欺負我。”

  周樂又黑了一波小阿姨,開心地捧著手機到一邊發微訊去了,告訴范霜霜這里發生的事情,告訴她喜提新綽號了。

  霜姐睡醒了就能看到。

  她不會生氣,小阿姨高興還來不及呢,又可以被當眾羞恥play一波了,真好。

  待到藝人們化好妝,節目錄制開始。

  《新手駕到》是個小節目,制作成本不高,請到的嘉賓陣容也不是豪華版,它也請不到豪華陣容,這年頭沒駕照的明星是真不多,尤其是男明星,幾乎只有新人才沒駕照。

  不過,周頂流一個人就夠豪華了,但節目組請不起他常駐,周樂要拍戲也常駐不了,主要是真來考駕照的。

  第一個環節是棚內前采,也就是錄制之前的采訪。

  問題也簡單……為什么要來考駕照?

  王凱林自告奮勇第一個上去,掩飾不住滿臉的興奮:“一個男生有了駕照后,那種成熟感。就會由內而外的散發出來!你就不像一個小孩了,因為你會開車了。如果你會開車,那真是……泰褲辣!”

  其他藝人都在下面笑,這人好呆逼呀。

  周樂一針見血,點評道:“幼稚而愚蠢,幼稚到以為會開車就是成熟,愚蠢到想用一本駕照來欺騙自己。這玩意兒,十年內長不大的。”

  節目組把周樂這一段拍了下來,是他要求的。

  我周樂只來三期,那就多給我點鏡頭和戲份,這樣才對得起你們花的錢,其他藝人也覺得應該,這節目很大程度上要靠周樂來吸引觀眾。

  就連蔡誠域,見識了周樂的氣場之后都立刻服氣了,這人真的就是巨星氣質。

  比不過,完全比不過。

  而且,能讓范霜霜連榨三天,肯定是這個男人讓她迷戀到無法自拔了。

  接著是戚葳:“我跟炫哥大概討論了一下,因為我老公開車很好。他覺得我做什么事情都會做得很好,唯獨開車。我覺得他說的,沒有道理!”

  大家鼓掌,夸她有脾氣有勇氣,敬她是一條漢子。

  周樂卻不這么看:“我懷疑他在皮尤誒伱,但是我沒有證據,怕你不敢來所以激將你。這樣,以后就可以你開車,他坐旁邊玩手機了。”

  戚葳直接不屑,我像你啊?

  在感情里我才是主動的一方,那事兒上也是我上位,不過我比你家那位克制多了。

  下一個是武乙:“我其實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以后我和我的家人一起出去旅游的時候,我可以在我爸累的時候,接過他的方向盤,行使這一份家庭的責任。嗯!”

  “哈哈哈……”

  “接過他的方向盤!”

  “感覺像是在交接權杖~”

  “武乙太好玩了。”

  周樂看著大家笑,又覺得奇怪:“他說得挺好的啊!知道心疼父親,知道照顧家人,你們笑啥?”

  就他一直get不到武乙的笑點在哪里,明明就很孝順。

  吳宣怡:“因為之前一直在南韓當練習生,有很長一段時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歸到正常生活中,所以,我就想這次來考個駕照,借助這個事回歸到生活中。”

  周樂:“說得好像你是天上的仙女兒來下凡一樣!”

  吳宣怡直接沖上來小拳拳打他,打得自己啊啊叫:“啊啊啊……你不毒舌會死啊?”

  周樂繼續毒舌:“還回歸到生活中,要回歸,你去菜市場買菜去大街上擼串去啊,那才是真正有煙火氣的生活,考個駕照算怎么回事?”

  吳宣怡打得手都累了,這家伙肉體硬邦邦的,果然跟程蕭描述的一模一樣,真有意思。

  虞美仁奇怪道:“你們很熟嗎?”

  周樂:“很熟。”

  吳宣怡:“不熟啊。”

  虞美仁被秀了一臉,你倆玩兒我呢?被打的說熟,打人的說不熟。

  周樂和吳宣怡確實是又熟又不熟,周樂知道她和奶蕭的友情,吳宣怡也清楚他和程蕭的激情,但兩人之前沒見過。初次見面,還挺奇怪的,互為熟悉的陌生人。

  吳宣怡也順勢坐到了周樂旁邊的沙發上,開始聊天。

  周樂是最后上去回答問題的,別人都是兩三句話搞定,周樂不一樣,他要裝逼。

  “眾所周知我有一輛蘭博基尼跑車,五百多萬吧,目前在川音里停著呢,沒有駕照我也開不了,所以,我就想著借在橫店拍戲的時間,去報了個駕校班。然后……”

  吳宣怡:“然后你就來這節目了?”

  周樂搖頭:“你想得太簡單了!我在衡店考駕照這件事,很不巧,又又又上了頭條,我都懷疑危博老板是不是我親戚。就不能換個人嗎?光盯著我天天上頭條?要雨露均沾!然后,陳茹涵總監就打電話問我,這事兒能不能搞個節目,我說完全可以,于是就有了這個節目。”

  眾人聽得一愣一愣的,有人覺得牙酸,有人覺得周樂真牛,原來這節目都是從你那來的。

  吳宣怡撇嘴:“你不裝會死啊?”

  周樂又開始搖頭:“少女!你不懂的事情還有很多,陳總監覺得這節目差點火候,想要我來常駐,試問哪個綜藝不想我去常駐呢?怎么可能?而且我還要拍戲,劇組也離不開演技出色的周樂啊!所以,最后我只答應來參加考試的這幾期。所以,我不是為了這節目考駕照,而這個節目是因為我考駕照來的。”

  吳宣怡:“是是是,你真棒!”

  周樂:“上個月,霜霜又給我定了一輛賓利,現在已經在海上了,差不多我考完就會送到京城。”

  “喔……”

  眾人表情頓時炸裂,這孫賊真能顯擺啊!

  酸死個人了。

  戚葳整個人都不好了,吃人狂魔為了榨人,還真是下了血本啊。

  吳宣怡:“啊?你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嗎?”

  她還知道,閨蜜程蕭賺得不多,但也在抽空到處看車,準備花一百萬給周樂一個驚喜……

  吳宣怡覺得她瘋了。

  最后,周樂一臉無趣地道:“所以,我考駕照純粹是為了開車,都有兩輛了,放著不開也挺浪費的,浪費可恥!”

  你才可恥!

  眾人徹底的服氣了。

  逼王果然是逼王,超級凡爾賽啊!

  不過,真吃軟飯的是絕不會說出來的,周樂說得這么坦誠,可見其自信。

  可想而知節目播出的時候,觀眾們的彈幕吐槽會有多積極,畢竟周逼王就是黑紅黑紅的。

  這還沒完,周樂正經臉:“希望不要再有人給我送游艇、飛機什么的,我現在通告多得不得了,沒有時間再去考證了。”

  所有人都麻了,完全說不出騷話來懟他。

  吳宣怡倒是早知道這貨的逼格:“游艇和飛機又不用你自己開!”

  周樂:“是嗎?那就可以送,我還沒坐過游艇和私人飛機呢。”

  吳宣怡吐槽:“說得好像真有人送一樣。”

  其他人卻覺得真有可能。

  因為,范霜霜那種多財多億的絕美女魔頭,游艇、飛機對她來說真不貴。而且,她以前本來就有一架三千萬美元的私人飛機,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賣掉了。

  而在不為人知的角落,古娜力扎已經暗戳戳地關注私人飛機價格很久了……

  采訪環節結束,嘉賓們轉到外場繼續錄制。

  主持人張少剛老師跟他們簡單互動一下,讓各位嘉賓選擇自動擋和手動擋兩個小組。

  結果戚葳、周淺、虞美仁和蔡誠域選擇了手動擋,吳宣怡、武乙、王凱林和王異子選擇了自動擋,只剩下周樂了。

  張少剛:“周樂,你的選擇是?”

  周樂:“我選自動擋。”

  王凱林和王異子立刻激動起來,又是歡呼又是擁抱的,大哥果然是愛我們的,錄個節目也要和我們一組。

  武乙也暗自竊喜,他對我好好啊,知道我笨來幫我的吧?

  周樂根本沒有想那么多,因為他在衡店報的就是自動擋,考試只能考自動擋啊。

  張少剛問道:“你為什么選自動擋?你不是一直很狂嗎?怎么不挑戰難度系數更高的手動擋?男生好多都喜歡手動擋。”

  周樂回懟:“那我怎么不去學駕馬車呢?那不是更酷?現在市面上都買不到幾輛手動擋的車了,還學手動擋,我是閑得慌嗎?我時間很貴的!”

  學手動擋的虞美仁叫道:“來我們這邊吧周樂,武乙是踩不到離合,你那么高怕什么?”

  武乙尷尬一笑,其他人已經笑瘋了。

  周樂:“其實,我是不想跟你和戚哥一組,怎么就不明白呢?”

  虞美仁頓時尷尬,以為得罪周樂了。

  戚葳鬧起來:“我怎么了?你看不起我啊?為什么嫌棄我倆?”

  周樂走到學自動擋的吳宣怡旁邊,手托了托她下巴,然后蹲下,手掌一直從她的頭比劃下去直到腳面,然后才站起來說:“這臉、這胸、這腰、這腿,你就說我該不該嫌棄你們吧。”

  周樂只是找個借口而已,對吳宣怡沒什么想法,她是那種上鏡不是十分美艷,但在現實生活中看起來非常順眼漂亮的類型,周樂跟她挺聊得來。

  吳宣怡羞得捂臉,終于知道奶蕭為什么發瘋了,哪個女人頂得住啊?

  又高又帥又有才華,還這么機智幽默!

  戚葳翻了個白眼:“活該你被……被壓榨!被你老板范霜霜壓死,姐都不同請你!”

  虞美仁:“就是,我也不同情你了!”

  戚葳看向周淺:“你怎么不說?”

  周淺:“說啥?我還要靠翻唱他的歌上綜藝呢。我傻呀我?周樂的歌我免費唱,你讓我得罪他?”

  戚葳更好奇:“啊?為什么?我聽說他的歌版權費挺高。”

  周淺也是懵的:“我哪知道啊,反正自從有了他的免費歌曲后,我就再沒花過錢……”

  周樂的歌又多又好聽,還最當紅,免費的不用是傻子。

  大家又問周樂,為什么只有周淺免費。

  周樂:“因為我喜歡他唱歌啊。”

  他在夢中世界喜歡這個人,現實世界也喜歡。

  周樂加入自動擋隊伍,兩隊先去做體檢,測視力量身高之類的,測身高環節還挺真實的。

  周樂193厘米,王凱林179厘米……

  被嘲笑矮的武乙167厘米,而周淺的身高是161厘米。

  做完了檢查,就到吃午飯時間了。

  這節目還是挺輕松的。

  剛吃完飯出來,就看到一個絕美的女人,瀑布一樣的長發披散著,穿著一身灰色衛衣,斜背著一個古馳包包,拿著一紙袋炸洋芋靠在欄桿上邊吃邊等人。

  在幾乎沒有打扮,只化了個淺妝的情況下,依然美艷無敵,整張臉都在發光。

  戚葳:“陰魂不散啊!太殘暴了!”

  虞美仁殺了:“真的是絕了,她好美啊!”

  吳宣怡也搖頭,奶蕭哪里比得過?

  女藝人尚且如此,男藝人就更別提了,一個個眼睛都看直了,就周淺稍微好點,推了推周樂。

  周樂喊道:“阿姨!這邊兒。”

  眾人表情頓時古怪起來,這個周樂活該被壓榨啊!

  嘴也太欠了。

  王凱林和王異子對視一眼,這樣一論,范丕丕豈不是大哥的小叔叔了?真會玩兒!

  范霜霜一笑傾城,拎上腳邊塑料袋里的吃的,就撲了過來,當眾抱住周樂轉圈圈:“我在酒店睡了五個小時,醒了洗個澡就過來找你,在外邊買了些吃的,可好吃了……”

  她可喜歡被周樂當眾叫阿姨了,羞恥得一匹。

  藝人們都看不下去了,趕緊走人。

  好你個華娛女王,榨了人家三天三夜,還讓人家抱著你轉圈圈,真是不當人啊。

  人都走了,周樂俯身親了一口:“啵兒~你看微訊了嗎?妞兒。”

  范霜霜笑容古怪,喂周樂吃了一個炸洋芋:“看了看了!他們怎么傳的謠言啊?越傳越離譜,我就昨晚跟你單獨睡的,還盡聊天去了。”

  周樂:“那這事兒也沒法跟他們解釋啊,總不能說前晚是古娜力扎和可樂姐,大前天晚上還有奶蕭和歐姐吧?”

  范霜霜哼了一聲:“還挺刺激的!”

  “又想被我play了?”

  “對呀~”

  周樂帶著范霜霜來到節目組準備的休息間,大家都在,有的在玩游戲有的在吃雪糕,見到范霜霜后全都站了起來,比上午對周樂還要尊敬。

  這很正常,嚴格來說范霜霜跟在場的其他藝人已經不是同一類了,她是貨真價實的資本,身家接近一百個小目標。

  霜姐跟大家打過招呼,又吩咐王凱林和王異子別跟范丕丕學壞。

  然后,她和唯一相熟的戚葳坐一起,一邊聊天一邊削蘋果。

  戚葳直接說道:“霜姐,你稍微節制一下,人周樂真的還是個孩子,才二十歲。”

  范霜霜抿嘴一笑,妖媚道:“他那么帥,我哪里忍得住呀~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跟他連在一起,做他的掛件。”

  戚葳眼睛都瞪圓了:“你不能這樣!他現在工作那么忙,本來就幸苦,你還……還一連榨人家三天,嘖,我都不好意思說你。你比我大兩歲吧?咱們現在這身板什么實力,他這種小年輕哪遭得住喲~天天來,莫把命除脫!”

  這是急得都開始飚西川話了。

  范霜霜突然有些驕傲,她夸我實力了,雖然是假的,但也很開心。

  反向play更為有趣!戚葳真會夸人。

  其實范霜霜不弱,只是周樂的實力實在過于變態了,相比之下她成了弱雞。

  這有啥辦法?

  霜姐以為自己老了,沒想到里面那五六公分全是嶄新的……

  她悠悠道:“你跟他第一次見,這么著急干嘛?”

  戚葳:“我!我和他老鄉啊,再說了,這孩子這么可愛,你怎么忍心啊?”

  “他可愛?嚯嚯嚯……那你是沒見他懟人吧?”

  “我見過啊,他錄節目還懟我了呢,網上的視頻我也看過,我就喜歡這種有個性的男生啊。你別不知道珍惜,聽我的細水長流。”

  “那我豈不是要委屈自己?”

  “你……真不要臉。”

  “哈哈哈!”

  “不是,你怎么削蘋果這么厲害?我都不會。”

  “為了他,學的。”

  范霜霜還蠻喜歡這種被誤認為是大銀魔的感覺的,好像自己真的很強大一樣,就很爽。

  她之所以削蘋果,并不是因為周樂喜歡吃蘋果,而是因為《蘋果》陪伴了周樂的整個青春,所以,范霜霜就經常削蘋果給他吃,是啥意思倆人都懂,這是一種情趣。

  又懟了范霜霜幾句,戚葳碰碰她手臂,指了指遠處:“你男人不對勁啊,他在節目里就一個勁逗吳宣怡,還伸手勾人家下巴。那女人也不躲,一直和周樂互動。”

  范霜霜喜不自勝,那女孩兒上鏡一般現實中看起來挺有味道啊!

  她開始飆演技:“放心吧!等姐把他榨干,就老實了。”

  戚葳:“你是怕他出去沾花惹草,才這么干的?”

  范霜霜一副霸氣女王范兒:“不然呢?”

  戚葳突然就勸不動了。

  周樂這邊正在逗吳宣怡耍呢,小吳姐姐臉都紅透了。

  “還想騙我,程蕭什么事都跟我說的,你罩杯多少我都一清二楚。真的,姐,我兄弟們組了個男團,一共九個人,連我這個名譽隊長一共十個,總有一款你喜歡的。”

  “我工作很忙的,沒想過談戀愛。”

  “別急著拒絕,你先看看,看看照片嘛,個個年輕帥氣身高又高,你看看。”

  “我不看,哇啊……”

  吳宣儀嘴巴都張大了,看著nine男團的照片懵了,這是他們成團后拍的寫真,全是上身沒穿衣服那種,而且……周樂也在。

  她看著鶴立雞群的周樂,看著他結實健壯的肉體都愣神了,真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啊,奶蕭原來沒撒謊……

  周樂:“嘿嘿!喜歡那一個?我給你介紹,不,我直接命令他追你。”

  吳宣怡又多看了幾眼,才撇嘴道:“真的我選誰都行?”

  周樂點頭:“當然!你是不知道我在他們中的威望。”

  吳宣儀手在周樂平板上一指:“這個。”

  然后,臉就更紅了。

  周樂嘖了一聲:“真是防火防盜防閨蜜啊!姐姐,我對你一片赤誠,你竟然想睡我?”

  吳宣怡踩了一下他的腳:“是你讓我選的啊,我當然選最帥那個!”

  周樂笑道:“這個我就做不了主了……”

  吳宣怡壞笑著報復道:“我知道,范霜霜才能做主嘛,你個被壓榨的社畜!”

  周樂:“不,我的意思是,你要是想來,需要問問奶蕭,她如果愿意可以帶你來。”

  吳宣儀就笑不出來了,慌忙解釋:“我不是,我沒有……”

  周樂突然湊過去,近距離盯住她的雙眼:“現在呢?”

  噗通噗通噗通……

  吳宣怡的小心臟突然亂跳起來,一股詭異的粉色情緒悄然而生,根本不敢看周樂的眼睛。

  這家伙太蠱了~根本頂不住。

  奶蕭說只要周樂想,他可以迷住任何一個女人,也沒有夸大其詞。

  過了好一會兒,吳宣儀悄聲道:“你這樣當著你女朋友的面撩……呃,好像也正常,奶蕭都得到了霜姐給的那么多資源,還給他出單曲出EP。”

  一時間,她竟然有些動搖了,倒不是因為資源,而是因為旁邊這男人笑得太邪魅了。

  “吃點水果。”

  一個溫柔的聲音響起,接著一陣香風拂面。

  吳宣怡嚇一跳,手機都掉了。

  范霜霜給她撿起來:“宣怡,蕭蕭經常說起你,你也在樂華旗下是吧?”

  吳宣怡接過手機,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當著老板的面跟他男朋友眉來眼去說悄悄話,實在太可怕了,啊!我在想什么呀,笨蛋。

  她都不知道說什么了,腦袋里一片漿糊。

  范霜霜坐到了周樂身邊,喂他吃水果。

  周樂替吳宣怡解圍:“宣怡姐挺好的,是我在逗她玩兒,問她要不要和奶蕭一起來找我睡覺,哈哈!”

  吳宣怡更緊張了,這是能說的嗎?

  范霜霜:“哦,那我打擾你們了,你們聊,我去和戚葳侃大山去。”

  說罷就走了。

  吳宣怡緊張無比:“周樂,你瞎說啥呀,她封殺我怎么辦?”

  周樂一臉霸氣:“我說我想睡你,她只會給你遞資源,怎么會封殺你呢?”

  吳宣怡再一次紅了臉:“啊!我知道了,你根本就沒有被她壓榨,我早該想到的,她們加起來都打不過你,而且范霜霜那么寵你,怎么可能壓榨你……”

  “行了姐,我們來玩游戲吧。”

  “我不是隨便的人。”

  “王者,你……”

  “哦,對不起。”

  踢米~

  另一邊,戚葳沖范霜霜點贊:“厲害厲害!你一過去,那小妮子立刻嚇得魂飛魄散,不愧是女王啊!”

  范霜霜陰冷一笑:“敢勾引我男人,回頭我就讓樂華封殺她!永封!”

  心里卻想到,這小女孩兒長得挺討喜的,適合上綜藝,回頭幫她問問樂華那邊的資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