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史上最狂小藝人 > 第二百二十四章:周樂耍大牌
  反派當然能贏。

  但問題是反派贏了之后節目組很是忐忑啊,跑來跟周樂商量要不重錄一下,讓讓孫雷紅讓他贏?畢竟那邊是警方隊,你只不是是個黑幫小馬仔。

  節目組的顧慮周樂是明白的,為了減輕風險,萬一節目播出后被人舉報就麻煩了。

  孫雷紅更是現身說法,當初的《挑戰極限》就是因為太野了,被停播了好長一段時間,所以,在節目里玩兒可以,結局需要正向。

  周樂也懂,但是:“我不管,反正我贏了。”

  勝負欲極強的周樂,是不可能讓孫雷紅贏的,這不是做不做假的問題,也不是周樂輸不起,而是古娜力扎不能再輸了。

  至于節目影響?

  關我屁事!

  古娜力扎也跑來聲援周樂,憑什么我們贏了就不算啊?周樂好不容易才贏下來的,他還救了我……

  導演不理她,拉著周樂到一旁說道:“我們知道你為這節目付出了很多,也知道你現在演唱會正緊鑼密鼓的,很忙很忙,特地抽出時間來我們節目,我們節目組上下也非常尊重周樂老師……”

  周樂:“叫我小樂就行了,別老師。”

  導演略尷尬:“行,小樂。咱們節目劇本已經很少了,最大程度地放任嘉賓們自由發揮,這才是真人秀的正確方式,只是,你也知道節目有一個影響問題,如果這一期真的讓黑幫贏了,確實比較不好……”

  這世上就是傻逼太多了,所以連藍貓都能被舉報到禁播,也難怪導演這么卑微。

  周樂依舊非常強勢:“反正,游戲環節必須我贏,因為我真贏了。”

  導演說不出話來。

  周樂現在的咖位和影響力,是各大節目爭相搶奪的香餑餑,所以,對于他來參與節目錄制,節目組是全程捧著的,不敢得罪。

  孫雷紅想說什么,但最后還是閉上了嘴,他知道周樂已經不是上次在《挑戰極限》虐他的那個周樂了。

  彼時,周樂還只是一個未出道的素人,而現在,他已經是名滿全球的亞洲小天王了。

  人的心態是會變的。

  但周樂其實并沒有膨脹,他只是要一個公平。

  不是為自己要公平,而是為古娜力扎要這個公平,她在這節目里被欺負得太慘了,就因為她笨,因為她單純。

  不然,周樂真的是因為孫雷紅兩次把她虐哭,所以來幫她報仇的嗎?

  如果是正常錄節目,輸贏很正常,周樂不會幫她。

  此時周樂對導演攤牌:“不要再消費古娜力扎的智商了,可以嗎?”

  導演一愣:“什么?”

  周樂:“不要再刻意在節目里放大古娜力扎的笨,用讓她出丑的方式策劃節目了,行不行?你不用解釋,我什么都懂,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會來錄這個節目?”

  導演:“……”

  古娜力扎小臉上露出了大大的驚訝,啊?節目組在消費我的智商嗎?

  孫雷紅左顧右盼,假裝什么都沒有聽到,事實上,這個節目一開始就在利用古娜力扎的笨,特別是讓偶像孫雷紅去欺負古娜力扎,制造節目效果和爆點。

  古娜力扎崇拜孫雷紅,她崇拜任何演技好的演員,因為她沒有演技。

  她也相信任何人,包括節目嘉賓和導演組。

  可就是這些人,在利用她的天真搞事情,專門通過劇本和游戲來放大她的愚蠢,從而娛樂觀眾。

  不是說古娜力扎玩不起,而你老是針對她一個人,就有點過分了。

  導演很油滑:“當然!我們會給每位嘉賓策劃高光表現,古娜力扎是屬于先苦后甜的設計,我們會讓她在后面幾期里面完成蛻變,成為一個很厲害的玩家。”

  算是變相答應了周樂的條件。

  周樂這才說道:“游戲已經錄完了,我覺得是什么結果我們就得認,我贏了,這一點無可厚非。但是,你們可以讓編劇組想想反轉情節,做一個壞人沒有好下場的收尾就行了。您覺得呢?”

  導演立刻點頭笑道:“謝謝你的配合,先去休息吧,我這就去和編劇組開會。”

  周樂帶著古娜力扎往休息區走。

  古娜力扎還在好奇地提問:“周樂你剛剛和導演說啥呀?我出丑是因為我自己笨,不是導演的錯啊,而且雷紅哥、寧婧姐還有那姐他們都很照顧我……”

  周樂直接扭頭看了孫雷紅一眼:“聽到了嗎?”

  她多真誠?

  孫雷紅摸了摸鼻子,沒說話。

  聰明如周樂,怎么會看不出這里面的貓膩?之前那幾期錄制后,古娜力扎都會給周樂打電話哭訴,因為幾乎每一期她都會被孤立和欺負,但是她又覺得那是她自己太笨,大家對她挺好。

  這兩天,周樂親自參與了節目錄制后,發現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節目常駐嘉賓確實在孤立力扎,男的嫌她蠢,女的嫌她美。

  比如徐治勝之前就有機會帶著古娜力扎去找周樂的,那樣的話力扎也不至于被四人圍在墻角,再比如上一期和這一期,幾個女嘉賓幾乎沒有和古娜力扎同框過,因為會被艷壓。

  如果不是這期古娜力扎手里有鉆石,她就是打電話給謝那,謝那也不會去找她。

  謝那找她,就是為了虐她,充分暴露她的愚蠢。

  古娜力扎真的是太蠢了,她以為謝那在《偶像來啦》里面對她好,在這個節目里也會對她好,她又不是上升勢頭迅猛的趙莉瑩。

  《偶像來啦》里面是因為人家需要那個人設。

  當然,這些事情周樂也不能完全替古娜力扎解決,他最多只能欺負欺負節目組導演,讓以后別專門設計劇情讓古娜力扎出糗。

  今天這臥底就純為了讓古娜力扎出丑的,也不看看這邊有些什么人,就周樂是隊友,其他人全部是對面的人,包括曾偉志,他給謝那打那個電話暴露力扎完全就是節目組安排的。

  快到休息區的時候,周樂停了下來。

  孫雷紅一笑:“放心,以后在節目里我照顧力扎,不讓人欺負她。”

  周樂也笑了起來:“就像你當初照顧張興藝一樣?謝謝哥!”

  孫雷紅表情稍顯不自然。

  肯德基事變后,他被張興藝的粉絲們罵得體無完膚,又知道張哥背景也不簡單,所以之后的節目里他最寵張興藝了,還落了個好大哥的名聲。

  可同樣是被虐哭,古娜力扎可沒有得到絲毫照顧,反而被虐得變本加厲,因為沒人替她出頭。

  那……周樂就來了。

  以孫雷紅的咖位,自然是不虛周樂的,但是,也架不住他三番兩次的虐啊。

  所以,孫雷紅只能選擇妥協,不然大魔王人設會變成受氣包。

  周樂也不得罪他,笑笑道:“雷紅哥去休息吧,錄一天了也怪累的。”

  孫雷紅看了看古娜力扎,走了:“我沒事兒,關鍵力扎今天應該是嚇壞了。”

  很明顯,周樂有話單獨跟古娜力扎說。

  古娜力扎呆呼呼的:“雷紅哥還怪好的嘞,說以后要照顧我……”

  周樂抬手就是一耳光,然后一頓臟話輸出。

  大意是,你特么被欺負了這么久還替他們說好話?要不是我來錄節目,發現你被節目組和嘉賓們算計,你之后還會被他們針對的。

  古娜力扎一臉樂呵:“啊?謝謝主子來幫我。”

  周樂:“你沒有發現一個問題嗎?每一次的劇本里,你都是最不好的那個角色,而且,玩游戲的時候他們都不跟你一起,經常你一個人孤零零的做任務,而到了你智商捉急的環節,所有人都來了。”

  古娜力扎茫然:“可是,我覺得他們對我還挺好……”

  “除了寧婧和黃韜子,其他人對你好?他們跟你玩兒嗎?”

  “沒那么嚴重吧?”

  周樂也是無語了,誰讓自己攤上這么個傻玩意兒了呢,他只能用最簡單的話教育她:“以后錄節目,再拿到不喜歡的角色直接跟節目組換,錄節目的時候多跟寧婧和黃韜子一起,他倆不會坑你。千萬別聽謝那和孫雷紅的,這倆都不是好東西,徐治勝和孫芊兩個滑頭,你最好也別指望。”

  古娜力扎點頭:“哦。我還以為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呢~”

  “你……那你說說圈內有幾個對你真心好的?”

  “你,霜姐,麗芭師姐,糖糖姐,婧姐……”

  “拉倒吧小傻逼!我告訴你,只有我一個人是真對你好,都還只是現在,以前我也在利用你,玩你。”

  “啊?可是霜姐她給了我好多資源。”

  “沒有我,你看她搭理你嗎?”

  “呃……”

  “記住!娛樂圈是一個刀光劍影的名利場,別信任任何人除了我。我是因為喜歡你,才對你好的,其他人圖什么?”

  周樂已經不止一次說她了。

  古娜力扎突然面露嬌羞:“你說你喜歡我?嘻嘻……”

  周樂毛了:“我重點是你別亂信任別人,重點你記住了嗎?”

  古娜力扎絞手指:“你也不是鐵石心腸嘛,哼~”

  周樂直接捂臉:“我他媽……”

  絕了!

  就這樣吧!

  周樂放棄了,管她在節目里被虐成什么狗樣子呢,只要身體和感情不吃虧就行,其他的無所謂了!

  其實,古娜力扎被虐,對于節目效果來說是好事情。

  只是周樂心疼她,這才來幫她出頭的,奈何她自己又支棱不起來,那就算求。

  周樂帶著她來到休息間的時候,兩位萫港大佬已經走了,只剩下粱景輝還在跟編導錄花絮。

  嘉賓們聊著閑篇,徐治勝貌似沒心沒肺地吃關東煮。

  周樂深深看了那家伙一眼。

  徐治勝最后坐電梯上去那一下就是純送死行為,還想拉著周樂一起去,因為他看出來了,謝那和孫雷紅在虐古娜力扎玩兒,當傻子玩兒呢,四個人圍著一個也不打,看她哭哭啼啼瑟瑟發抖。

  所以,徐治勝跑去送死,給他們送人頭,這種人最惡心了,玩個游戲還要討好大佬出賣隊友,這就是所謂的高情商?

  他才是真臥底!

  警方隊那邊人數更多,還有徐治勝、曾偉志兩個“臥底”,這邊真正玩游戲的就古娜力扎和周樂,能贏,純粹是周樂足夠強大。

  所以,還想重錄讓我輸?怎么可能!

  周樂可不是軟柿子。

  謝那和孫芊開始安慰哭過的古娜力扎,夸她這一期好勇敢,力扎又信了。

  周樂微微嘆氣,坐在沙發上喝水,心想,當初幸好我足夠堅定,沒有答應她三番五次的追求,感謝霜姐,感謝《蘋果》。

  很快,到了復盤環節。

  其他人開始上價值,給節目輸出正能量,周樂也懶得說話,謝那cue了他兩次,完全不鳥。

  一句話也不說。

  嚴格意義上來說,周樂這行為已經算是耍大牌了,這是他從來沒有做過的,也是最討厭的,但為了古娜力扎他還是這么做了。

  就是要對節目組和嘉賓們擺出十足的姿態……不許欺負她!

  周樂雖然總體上三觀比較正,但做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他不光是做事不留遺憾,甚至都不留余地。

  這很沒有職業道德。

  但有效。

  謝那已經在心里盤算怎么討好周樂,怎么在以后的節目里幫助力扎贏了,最好再帶古娜力扎去上一次快本,和她結成像趙莉瑩那樣的親密關系。

  徐治勝低頭吃關東煮,時不時悄悄抬頭打量周樂,思考用什么樣的話術挽回一下關系。

  他也知道,最后進電梯送死賣古娜力扎那一下,真的惹到周樂了。

  再往前說,他能不知道古娜力扎就是臥底?他為什么不帶古娜力扎去找周樂?而把她露給謝那和孫雷紅?

  他自己知道,他知道周樂也清楚,所以心虛得一匹。

  寧婧也不說話,靜靜看周樂用冷酷的氣場碾壓這幾位前輩,心下想著錄完節目去問范霜霜怎么調教的,明明就是個新人,卻把謝那孫雷紅壓得大氣也不敢喘。

  孫雷紅變得很活潑,話很多的在賣力調動氣氛,和謝那一起夸周樂的厲害。

  只有孫芊還算好,她沒有在節目里針對古娜力扎,她只是不喜歡和古娜力扎走在一起,因為她倆都是一米七二,但那女的顏值太高了,一對比她就成路人甲了……

  并且,連導演都在考慮接下來幾期,給古娜力扎設計一些高光的表現機會。

  你們看,這幫勢力生物就怕橫的。

  徐治勝照舊在那夸謝娜,他知道該討好誰:“那姐特別聰明,她給你們發消息的時候是假裝在練歌,嘴和手都沒閑著,我們都以為她只是單純在練歌呢。”

  她聰明,就古娜力扎笨唄?

  很多時候節目里的聰明和笨都是營造出來的,全靠嘉賓們刻意烘托,比如徐治勝發現了不說,而另一邊的古娜力扎根本沒機會發消息,還被各種戲弄。

  周樂:“你和她坐一排是吧?我說呢!你就是發現了,沒有揭穿她而已。”

  徐治勝弱弱道:“我沒發現只是有點懷疑,那我也不敢說呀,我又沒有證據。”

  什么沒證據?

  他就是很純粹的在舔謝那。

  周樂可不慣著他:“你就不怕我們這隊如果輸了,我會不高興嗎?我周樂可是一個輸不起的人!”

  徐治勝眼神閃躲說不出話來,他也不敢得罪周樂。

  謝那圓場道:“說得好像誰輸得起一樣!哈哈,開玩笑啦,今天周樂的表現簡直封神了,我們警方隊的六名嘉賓全部是被他一個人淘汰的,這也太強了。”

  孫雷紅:“確實很強!只要有我在的節目,他就會暴走,以后不跟他一起錄節目了。”

  “哈哈哈哈……”

  寧婧爆笑起來,你以為你很幽默?周樂早知道你欺負力扎了,專門來虐你的!

  古娜力扎傻笑道:“雷紅哥今天嚇死我了,還有那姐,我一個人被你們圍住的時候真的好絕望,哭都哭不出來那種,幸好周樂來救了我,他就像一個蓋世英雄一樣……”

  誰說她傻了?

  她還知道討好周樂,讓周樂順順氣別跟其他嘉賓產生矛盾。

  周樂冷冷一笑:“如果這期沒有我,你那一波會被人嘲笑一年的。”

  古娜力扎:“觀眾開心就好呀!”

  周樂:“……”

  在這一期節目的正片里,復盤環節的時候,幾乎就沒什么周樂的鏡頭,有也是大全景,只有最后說了兩三句話。不少網友們都在發彈幕說,周樂生氣了,明明他贏了為什么還生氣呢?因為節目組玩不起。

  為什么這么說?

  因為節目復盤結束后,周樂被導演叫去和粱景輝老師錄了一段劇情,大致就是周樂成功干掉所有的對手后,一個人逃出了商場,但是臨上車前,被趕到的粱景輝一槍嘎了。

  就游戲是周樂贏了,但總體來看還是邪不勝正。

  這期正片的播放順序是先放的周樂被嘎,再放的復盤環節,所以,大家就以為是周樂不滿意節目組最后的強行反轉。

  只有參與復盤的幾位藝人才知道,周樂那種沉默的恐怖氣場壓制力有多強。

  復盤環節錄完。

  周樂一拍手,站起來豪邁道:“走!喝酒!我請客,想吃什么盡管說。”

  寧婧:“你精分吧?剛剛還板著一張帥臉。”

  謝那舉手:“烤羊肉串!節目組雖然伙食一直不錯,但適合力扎的菜比較少。”

  孫雷紅微微后仰靠在沙發上,才發現被周樂玩了,他并沒有真的生氣,而是演給大家看的,讓嘉賓們在整個復盤環節敬小慎微的夸古娜力扎。

  徐治勝和孫芊對視一眼,暗暗咋舌,頂流就是頂流,把我們所有人都拿捏了啊。

  周樂當然不會生氣,打一巴掌再給個甜棗,帶著大家吃宵夜喝酒去。

  什么?

  調整情緒再補錄一下復盤環節?你說錄就錄啊?

  周樂臨走前,還給導演說:“你就把我黑臉的鏡頭全剪進去。古娜力扎在你們節目這么慘,主要原因就是她自己太蠢,你們也只是稍加利用,但是,我從來都不講道理的,反正以后她不能太慘。”

  導演表示你是頂流你說了算。

  節目組可以不理周樂的,但是得罪一個頂流劃得來嗎?顯然劃不來。

  吃吃喝喝是一個社交,這事兒周樂已經很熟練了,但是,在喝酒的時候,也沒給孫雷紅和謝那太好的臉色,尤其是徐治勝,周樂沒少懟他,他不敢回嘴,就古娜力扎在旁邊勸周樂夸嘉賓們平時都很照顧她。

  就說這人紅了吧,真的可以耍大牌,今天的周樂就是這樣,大家還得哄著。

  吃喝完畢,回酒店休息。

  一進屋,古娜力扎就抱住了周樂,哭唧唧:“謝謝你來幫我,我太難了在這個節目里……”

  周樂冷冰冰道:“之前為什么不和我說?”

  古娜力扎:“我不敢讓他們知道我知道他們在欺負我,會覺得很難堪很尷尬。”

  周樂:“記住!只有我可以欺負你。”

  “哦~”

  她今天可高興壞了,周樂簡直是踏著七彩祥云來拯救她的,那一撥她真的恥辱極了,謝那的欺騙和孫雷紅的戲耍,讓她心態都崩潰了。

  真的,明明可以直接淘汰她的,非要給她那么多的時間讓她垂死掙扎,說著一些非常愚蠢的話。

  綜藝節目里真的有欺負人這么一說的。

  好在,她有周樂。

  膩歪了一會兒,她揮揮手讓收拾行李的琴姐先離開,然后撒嬌道:“周樂~你剛剛說喜歡我,是不是真的呀?”

  周樂冷笑:“你是豬嗎?我不喜歡你會拋下緊鑼密鼓的演唱會來給你找回場子?我不喜歡你會耍大牌逼孫雷紅和謝那表態?我不喜歡你會硬剛節目組?”

  “嘻嘻……”

  “嘻你個頭!滾去洗澡。”

  “一起~”

  “滾!我要跟霜姐打電話聊工作,我特么被演唱會場地方坑了。錄一天節目,我還不知道那邊情況怎么樣了呢。”

  周樂嫌棄地推開古娜力扎,去了客廳。

  古娜力扎嘟著嘴,自己去了衛生間,打開淋浴花灑,默默流眼淚。

  他真的,我哭死……

  我都不知道他還遇到了這種事情,這么大的困難,換做是別人恐怕早就飛回去處理了,他竟然為了幫我出頭,還硬挺著錄了一天的節目!

  古娜力扎的感動沒有錯,因為,她如果不是古娜力扎的話,周樂早就飛回尚海了。

  她哭了一會兒,又笑,對著鏡子笑,一邊笑還一邊模仿剛才周樂不經意間的表白:“我是因為喜歡你,才對你好的……”

  過了好久,她才洗好澡出來,聽到周樂還在和霜姐打電話,似乎演唱會的事情挺嚴重的,古娜力扎又內疚不已。

  同樣作為女人,范霜霜可以為周樂保駕護航沖鋒陷陣,而她屁用沒有只能沖,還給他丟人現眼。

  這種自卑早就有了,古娜力扎發現自己最沒用,于是就跑到周樂面前蹲下,略盡綿薄之力。

  她也只有一副好嗓子了……

  卑微!

  小美扎把自己填裝得滿滿當當的,歪著頭瞪大眼睛仰視周樂,聽到他說:

  “這些事情你看著處理吧,辛苦你了小胖。我明天一早趕過來,優先嘉賓們的彩排,我不需要彩排……哦,這邊的事情差不多搞定了,節目組和常駐嘉賓不敢在欺負狗扎了,她不是不爭氣,她是真的太單純了。行,明天我帶她過來,你給她上上課,但是你別兇她,我可以兇她嘶……你不行,她會真的怕你……”

  古娜力扎又一次被感動,他真的好溫柔呀!

  于是,她更賣力了。

  周樂低頭看了她一眼,對電話里的范霜霜說:“以后別給力扎太多資源,讓她簡簡單單的吧。”

  又聊了幾句,周樂掛了電話拿起平板。

  踢米~

  翌日上午。

  周樂公然帶著容光滿面一臉膠原蛋白的古娜力扎出現在紅橋機場,任憑記者和狗仔們拍攝,古娜力扎還有意跟周樂拉開距離,周樂卻不管那么多,帶著她去了坐落于尚海的周樂工作室總部。

  一進去,可樂就把古娜力扎帶去吃零食喝酸奶,讓周樂去辦公室找霜姐。

  今天就是演唱會舉行的日子了,現場才剛剛布置好音響和燈光設備,現在范霜霜又支開古娜力扎讓周樂單獨去找她,顯然就是出現了新的情況。

  周樂來到辦公室,關上門走過去,抱住眼圈暗淡的范霜霜。

  顯然,周樂在杭州一夜春宵的時候,范小胖還通宵達旦在肝工作,因為臨時換場地的事情,她是一宿沒睡。

  周樂:“情況怎么樣?”

  范霜霜冷然一笑:“查出來了!是京圈那幫人在搗鬼。”

  “你不睡覺就是查這個?這不重要,晚幾天查出來也一樣。”

  “晚幾天證據就被洗干凈了,再也查不到了。”

  “那查到了又能怎么樣呢?我是不在乎,可你自己就是跟那幫人一伙兒的,你能跟他們撕破臉嗎?”

  周樂揉著小阿姨的腦袋說道。

  范霜霜查出來的,是誰在演唱會場地這件事上搗鬼,結果指向的是京圈,而恰好,范霜霜自己也是混京圈出來的,現在,她也是京圈資本的臺柱子。

  她能有今天的資本,全靠京圈的資源。

  并且,周樂工作室的投資人中,就有好幾位京圈大佬,只不過,他們的股份占比很小,周樂不屬于京圈的核心人物,他們更樂于捧次頂流而已。

  周樂不怕事兒,真敢跟對方撕破臉,但范霜霜呢?她沒有這個必要!

  但范霜霜說:“這件事不能這么就完了,明天……明天我親自去一趟京城,我當面問他們是什么意思!”

  周樂勸道:“逼你賣股份呢,你能不知道?”

  范霜霜:“……”

  現實就是這么骨感而真實。

  有些大佬對于目前的股份不滿意,覺得范霜霜不應該占據太多的股份,周樂應該被他們控制。

  殊不知,范霜霜拿大頭是她自己掏出來的真金白銀,而且,這些不是為了賺錢,是為了日后逐步贖還給周樂,她想讓周樂不被資本掌控。

  資本能同意嗎?

  于是,就有了這次演唱會場地事件,類似的事情以后也不會少。

  簡單來說就是,憑范霜霜的地位和資本,還不足以完全支撐周樂真正的獨立自主。

  周樂想了好一會兒,道:“咱們的新電影什么時候啟動?”

  范霜霜愣了愣,怎么突然跳躍到電影上面了?即便是電影,那也是被京圈把控的,他們如果不滿意照樣會搞事情。

  周樂說:“還記得上次我們沒有明確推掉的一個通告嗎?一個沒有通告費的通告。”

  “央臺6套的《電影星播客》?”

  “問問!問問能不能去那個節目打新電影的廣告,打廣告不重要,借六公主之名讓那幫人消停會兒吧。”

  “我回頭問問……”

  “睡會兒吧。”

  “我還有點工作。”

  “讓可樂做,她現在腦滿腸肥的,越來越懶了。”

  “你不就喜歡腸肥的?”

  “啊你真惡心……”

  周樂公主抱把范霜霜抱到沙發上,拍著她的后背讓她睡覺休息,腦子里想著怎么阻止京圈資本的侵襲,太紅了就是一個香餑餑,誰都想上來咬一口。

  這也是很正常的!

  周樂不是善男信女,不是古娜力扎那種蠢貨,也不相信圈內的資本有道德。

  每個圈子都是一樣的,越往上走越艱難!

  就在這時,可樂敲門進來,見到范霜霜被周樂哄睡著了,拿著平板壓低了聲音說:“剛剛花姐發來的郵件,說是全球最頂級的音樂節目給你發來邀約了,花姐問你和霜姐的意見。那節目對華語音樂不算友好,通告費也一般,但是影響力大,正好《羅剎海市》那幾首在國外很紅,可以擴大你在海外的影響力……”

  周樂看了看平板,若有所思。

  犬志龍?!

  他看到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名字,那節目新一季的選手有不少曰韓頂流啊,現在又來邀請自己這個中華頂流,擺明了就是要搞事情。

  周樂對可樂說:“姐,你去整理一下這個節目的詳細資料,以及過往幾季的節目錄像,我要看。”

  可樂點點頭走了。

  其實,要對抗國內資本的盤剝和針對,去海外發展是一條路徑,不過,治標不治本。

  能先治標也是不錯的,等自己再強大一點,就可以直接掀桌子了。

  現在掀桌子不行,會連累范小胖。

  (本章完)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